帝都天启,紫禁城中。当今圣上已命人在乾清宫前搭建好了擂台迎接巅峰论剑的武林大会。
  “想当年的决战紫禁之巅可是有着篡权夺位的大阴谋。不知道这次又会有什么故事。”狂风玩味着看着,小声对暮沉说。
  “这可不一样。那次是两大高手私下约定的,在江湖中造势而起,这次可是当今圣上亲自邀约安排布置的呢。”暮沉说。
  “可是当今圣上不是已经缠绵病榻多时了吗?”狂风依旧质疑。
  “我要是他,就算病魔缠身,只要是喜欢看高手比剑过招,我也会这么安排的。”暮沉说。
  “你以为当今皇帝跟你一样喜欢热闹呀。”狂风说完,勾了一下暮沉的鼻尖。
  “哼,那可说不准。”
  从邀约高手角逐,到之后的层层筛选,这次舞林大会终于决出了四位顶尖高手。这四位也全是大家心目中的武林巅峰人物,往昔剑、今朝刀、鲁光照和公公。
  三人出自卧虎盟,当真是可以被评为卧虎盟最鼎盛的时期。
  而暮沉他们一行人足足看了一个多月的比武,也是疲累不堪。
  “终于要到决赛了,这一个月下来除了鲁光照和欧梦旅的那场对决好看至极以外,其他的都悬殊太大没个意思。”暮沉说。
  “哟,你长进不小嘛,现在都能看出门道了。”狂风说。
  “风风你竟小看我家沉沉,这段时间她可见了大世面,你要不赶紧努力,眼看她的武学造诣就要超越你了。”夏大叔挑逗着说。
  “是我家沉沉,你家的是谢。”狂风吼道。
  “你要是嫌累我也可以替你把他收归我们欲仙王府照顾哈。”夏大叔继续挑衅狂风。
  “我轻松的很。”狂风说。
  然而一旁的暮沉完全没有将他们的话听进去的意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评论疑惑:“我看欧梦旅的逆旅剑法的威力当真厉害无比,真的有诗中所说‘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枯’的气魄,‘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我们这些活着的观众也就充其量算个过客啊。要不是鲁光照所练的神照经有‘练成神照功,天下无敌手’一说,怕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神照功专克快剑狂刀的。”狂风听暮沉叙叙点评了这么多,不禁插嘴点破。
  “那么他和今朝刀相比呢?”暮沉问。
  “你要知道尚善尚狂流除了今朝狂流刀之外还有一门家传绝学——若水刀法。‘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如此不争之刀,以柔克刚,光照的神照功怕是难有用武之地了。”狂风分析道。
  “这么一说光照肯定赢不了今朝狂流刀了?”
  “按道理是这样的。”狂风答。
  暮沉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夏大叔。
  “狂风说的对。”大叔答。
  “啊?你们怎么又都知道结果了,好无聊啊。”暮沉抱怨着。
  观赛期间夏大叔闲的无聊又很有头脑,仗着自己可以进出皇城观赛,借此机会大开盘口,按照他的话说:“场外的输赢与场内的输赢同样重要。挣够了银子就能给他的谢买许多她喜爱的金啊玉啊的了。”
  然而公公提前给夏托放了话,说自己会一路相让不争的至尊名号。所以夏大叔底气十足,拉着无名、易朝秋、小朱、风老大和紫荆开始了发家致富之战,日日开盘、分析盘口,当庄下注,好不欢闹。
  “公公的赔率已经被炒到了十赔一,哈哈,这次我们可赚发了。”刚刚打听完外盘情况的无名回来一边擦着汗一边说道。
  “如果往昔妹子这次赢了才是最大的冷门呢。”夏大叔嘴里叼着烟嘴,囫囵说着。
  “你少抽点烟吧。”谢小渝伸手拿走了他口中的烟嘴。
  “为什么往昔妹妹是冷门呢,我就觉得她会赢,她现在赔率是多少?”暮沉问。
  “一赔百。”
  “我……”暮沉开始摸索着身上的钱袋,“我押一两!”
  巅峰决斗为了公平起见,剩下的四位高手会被安排统一住在宫中,并分开居住。
  得之分组之后,公公便扔下了一句“英雄难过美人关”就弃权了他同李倾城的决斗。这件事让大庄夏大叔乐开了花。
  而另一组的鲁光照如大家所料不敌尚善,败下阵来。
  因而,最终争夺武林盟主江湖至尊称号的就成了往昔剑和今朝刀的宿命对决。
  “‘往昔剑今朝刀,刀剑合璧,天下无敌’。这样的赞誉已不知在江湖上流传了多少年,如今却要刀剑相碰,一决高下,当真是让人措手不及。”晚餐之时,风老大意味深长的说。
  “对于我们来说不过是能看一场精彩异常的决斗了。”白虎兴致勃勃。
  “对于我来说是又可以赚钱咯。暮沉妹子你这一两我可是要定啦。”夏大叔开心的说。
  “我只是很担心往昔妹子。”暮沉心情不好也没了胃口。
  “别担心,他们都是卧虎盟的,也都是朋友,会点到为止的。”狂风安慰着。
  “你们都不懂的。我在想,往昔妹妹现在心里一定很矛盾的。”
  “无所谓啊,尽力就好。”夏大叔也安慰道。
  “我说了你们都不懂的嘛。”暮沉使了小性子,踢着脚回了房间。
  决战当天,当兴致勃勃前来观礼的众人聚集在承天门城门口时,却临时被告知,今天的决斗不许任何人进皇城大内观看。
  现场一片哗然,叫嚣不止。只是没有人敢真的公开违抗圣旨和朝廷过不去。
  “呀!”暮沉突然想到了什么,慌忙摸了摸自己后背的剑匣。
  “怎么了?”狂风问。
  “今日决赛之后,他们四大高手要同时出宫接受朝廷封诰和武林各掌门侠士敬拜的。”
  “那怎么了?”狂风继续问。
  “公公的青玉绡麋竹剑还在我这呀!这可是他的荣誉之剑呀,这么关键的场合怎能不佩在他身边。”暮沉惊呼。
  “他们被封闭之前你怎么不交还给他?”狂风问。
  “看比赛看的投入忘了嘛。现在怎么办?要不然我跟门卫说一说,实在不行托个人带进去给他也好呀。”
  “你拿着剑去问问吧。”
  果真,看守城门的士兵和将领都无人敢接过这把神兵,而此时门外所有的人都对这个持剑的小姑娘另眼相看。
  此事汇报进内,不久便不慌不忙地走出了一位真正的公公,只是这位公公步履轻逸,一看便是有些功夫的:“你把这青玉绡麋竹剑交予我吧,我替你送给沐千岁就是了。”
  “沐千岁?公公还有这样的名号。”暮沉不禁发笑。
  “你等江湖草莽休得在天家重地妄言议论。”
  “此剑相当重要,还烦请公公务必交达。”暮沉郑重拜谢。
  “知道了。”这位公公单手随意拿着剑,一脸的不屑和鄙夷。
  “如此重物交予公公,还望公公告知姓名。”暮沉拱手请教。
  “信邸,徐公公。”
  过了很久很久,紫金城外不能进内观看的人们也都无人离去,也许觉得离着皇城近一些也能更快的知道比武的消息和结果吧。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鸦雀无声,气氛变得异常凝重。
  唯能听见皇城大内之中不断传来的刀剑相碰之声,和直射空中的剑气光晕。
  暮沉站在紫金城外的寒风口上,心里默默地为往昔妹子祈求情名能两全,不由地手心已经紧张地捏出了一把汗。
  往昔剑和今朝刀,李倾城和尚狂流,无人能敌的刀剑合璧,无人可相配的人中龙凤。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江湖不负君。
  最终,没有人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众人只看到尚善尚狂流单手捂着鲜血直流的胸口踉跄着走出了紫禁城的大门,并扬言从此退出江湖。
  随之而后出城的李倾城,虽然赢得了武林盟主、江湖至尊的名号,可是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更加反常的是,她也冲着所有武林群豪宣布:“往昔剑从此退出江湖。”
  除此之外,随之传来的还有两个震惊全国的消息。
  那就是,公公猝死宫中,和当今圣上病重驾崩。

阅读完整连载: 人在江湖十八阕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