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Memory会照常营业。今晚,她是否回来?他希望,自己可以提前见到她。哪怕,她第一个见到的相识之人不是自己,第一个要去的地方不是咖啡屋。

驻足在Memory外,面向玻璃门的景恒如一尊雕像似地在睹物思人。夜色朦胧,周遭清静,他的世界至容得下一个身影,再美的风景也无法与她的风华绝代相比。

回到咖啡屋,停下车子的她察觉到店外有人。明明是暂停营业中,是谁在门外停留?

下了车,她走向那人。觉察到有人靠近,他转身视之。

看清对方的模样,景恒柔声说道:“你回来了。”好像迎接着数日未见的心上人。

无需多问,冷雪面无表情地说:“进来吧。”

打开玻璃门上的锁,推开门后的她和他一前一后地入内。门上依旧挂着“暂停营业”的木牌。

因几日未营业,桌面上铺有薄薄的灰尘。于是,她用干布擦拭了位于中央的桌椅。随后,她为他制了一杯柠檬绿茶。

站在桌子旁,他静默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当她将玻璃杯放在桌面上,他落座于饮品前的座位上。

吸入一口微冰的饮料,冰凉的滋味弥散在嘴里,令人觉得惬意。凝视她,他柔和说道:“你泡的茶真好喝。”又吸入一口混有柠檬味的绿茶,他打趣道,“这杯茶有收钱吗?”

坐在对面的座位上,冷雪神色平淡地回应:“不收。”

愣了愣,他诧异她回应了自己的玩笑之言。看着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情怀令他觉得,她更加漂亮了。

读出他的心思,冷雪淡然说道:“喝完茶就回去,不要在这里耗费时间。”

“和你在一起不是耗费时间,而是珍惜时光。”眼角带笑的他在对她暗送秋波。

“随便你。”

见她起身欲走,他抓住她的手腕。

视线由手臂移至她的侧脸,起身站到她面前的景恒毫不顾忌地说:“冷雪,我想你。听说你去了国外,我不仅想你,还很担心,担心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甩开他的手,直视对方的冷雪目光冰冷,“你想念谁,和我无关。我和谁在一起,与你无关。”

看着被甩开的手,听到她冷漠的话,景恒难过地说:“为什么,你对我就没有一丁点儿的喜欢吗?”

“没有。”她答得毫不迟疑。

“朋友间的情谊呢?”他为自己寻求卑微的安慰。

“没有。”她的视线落在别处。

重复的字眼,不变的神情,她的漠然好似残忍的酷刑,凌迟着他的感情。

“我知道了。”

没有留下来的勇气,也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脆弱,他无精打采地离去,宛如泄气的氢气球。

他多么希望,她会对自己动心,会爱上自己。可是,现实一次次地粉碎自己的希冀。那么,是否要继续,是否要坚持,他进退两难了。

她不想伤害他,却更怕给他希望,让他误会。既然能够预见结局,那么,她决定封住所有的退路。

如此,他无路通往自己的世界。


阅读完整连载: 西雅图下雪了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