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荣,你为何要在湖畔搭凉棚?”县令大人疑惑地问道。
马叔迟迟未答,似乎不太愿意说,马婶去推了推他,“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说,真想坐牢吗?”
马叔这才别别扭扭地开口:“是为范木生那小子搭的……他喜欢在湖畔待着,但最近太阳越来越猛了,所以想着给他搭个凉棚遮阳……”
马叔的话出人意料,范木生也愣住了,“怎么会……”
县令皱起眉头,“那你一开始说清楚不就好了?”
马叔低下了头,“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捕快按照木匠的说法去临明湖畔察看了一番,发现的确有打好的木桩,而且也有人出来证明,看到过他们在打木桩。
“打完木桩后,你们一起离开的吗?”
马叔想了想,道:“我担心档口生意太忙,妻子一个人忙不过来,就先离开了,木匠留下继续打木桩。”
“那木匠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这个……我也是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后来我和周归,陈温就到了临明湖,而那时范木生已经死亡了,所以我想他们应该没有杀人的时间了。
可是木匠一个人留下,究竟有没有继续打木桩呢?
由于证据不足,所以无法扣押马叔他们,他们就被当堂放了。
马婶和马叔走出衙门,马婶还断断续续地抽泣着,她抱怨道:“这个范木生,人都死了,还给我们找麻烦!”
她随即又叹气,“可是怎么突然就死了呢?那杀人凶手真可恶!”
“别说了,赶紧回档口去,把秤砣拿出来修修。”
“修秤砣干什么?”
“为了临明镇的声誉,不能再做缺斤短两的生意了!”
我看着马叔夫妇远去,又看向范木生,他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可嘴巴一瘪,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陈温道:“回家看看吧!”

阅读完整连载: 女刽子手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