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是高楼,箭是好箭,屋是空屋。

阁楼里许多的灰尘,在这样的天气中,又是格外的阴森寒冷了。

容卿提着一盏八角琉璃等灯,跟在无妄的身后,踩着咯吱咯吱响的楼梯便进了在老板口中从来没有外人进过的阁楼。

里面果然是什么也没有,就连灰尘也完好如初。

仅凭着二人手中的两盏灯,又用火折子点燃了灯,虽然明亮许多,然而也不过是能够看清事物的程度。

这样寂静的空间里,就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呼出的白气袅袅升起,飘散空中,容卿跟在后面,他甚至有些惊奇的发现,竟然也可以听到无妄的脚步声了。

他因为身份和人物的缘故,脚步声已经练到悄无声息的地步了。

窗户上糊着纸,外面明明暗暗的烟花也十分的模糊,只能看到大团的彩色光影,无妄走过去,将窗户打开,咔哒一声,便从缝隙间流出一线月华之光。

烟花的声响也瞬间扩大许多。

容卿站在三步远的距离外,目不转睛的看着无妄。

他在窗户前站了一会儿,腰间是那柄从不离身的青玉萧,又有衣带生风,是无法言喻的感觉。

容卿紧紧握着手中的灯柄

“容卿,我们惹上麻烦了。”

他转过身说道,面容一半掩在阴影里,是前所未有的郑重其事。

容卿不明就里,疑惑的走过去,随着无妄的目光看向窗户的下端,她心中一凛,立刻蹲下去,伸出手摸了摸那一层木框,果然有一段凹陷。

无妄看着她的神色,便知道她发现了异端,随后就着素布,将一直提在手中的箭从箭尾处折断,将末梢递给她。

容卿接过,站了起来,对着月光看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异常,然而多看一会儿,便露出一只银针,小心翼翼的画出一道细缝。

这银针上有腐蚀性的。

果然在细缝处翘起了细小的毛边。

又仔仔细细的将那薄膜除去,便看见一朵梅花,还有一行字。

【千里取命,一击必中。】

“是寒梅神兵营?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容卿大为吃惊,神兵营是驻扎在京郊的一支兵力,犹以射箭精准为名,虽然他们常自嘲是哪里缺人往哪搬的后备军,然而其实力确实是不容任何人忽视了。

但是怎么会派人来杀乐今朝这样一个还没有出头的后辈小子?

“别急。”无妄把那箭柄又接回去,见她些许慌张,便又说道

“他们每个人的箭都有各自的名字,这只箭既然没有署名,要么是还没有来得及往上刻字,要么则是用了什么东西抹去,私自行动,又或者根本不是神兵营……”

“无妄!”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疾呼,阁楼虚掩着的门被一把打开,容卿转过身,却见是应该在画舫上醉生梦死的乐今朝。

他站在门口,喘着气,看着他们两个人好端端的站在一起,大松了一口气,便背靠着墙壁,闭着眼大 笑道

“没事就好……快要吓死我了,倘若你因此再受伤,老头子真要打死我了。”

颇有些劫后余生的意思在。

“哦?”

杨无妄挑挑眉,背在身后的手一动,那箭柄便瞬间化成斐粉,从窗户间随风而去了。

“那可不一定啊。”

又意味深长的笑道。

容卿与今朝二人起先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等到几人回去,他们便明了了。

乐府的天井处早就让仆人扫出一片空地,众家仆分立两侧,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就连乐夫人,也是欲言又止的模样,只有乐老爷冷若冰霜的坐在太师椅上,端着茶已经做出兴师问罪的架势了。

三人一进门便是这个阵仗迎接,乐今朝眼看不妙,仆一转身要默默离开,便被乐老爷一声“吧少爷叉过来!”给喝住了脚步。

只好愁眉苦脸,步履阑珊的走过去。

容卿临走前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低着头一言不发听教训的乐今朝,真真是不禁有些同情他了。

“这真是一事未平,一事又开事端啊。”


阅读完整连载: 落叶满长安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