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夏的寻找要求极其严格。仿佛这是一件神圣的使命。只能说,对于全国最繁华的S市来说,各种意义上的繁华,银夏找到了一个这样的人。各种基本要求,尤其年龄,还有工作,地点什么的,这个人后来银夏叫他方。
方,S市某大学大二学生,离银夏工作的地方不是很远。比银夏小三岁。可能是初生牛犊的关系,可能是冲击未散的关系,可能是很多可能,总之银夏与方联系上了,也许是银夏多年玩瓶子的经验,果然与方聊得来极了,银夏与方交换了电话,名字,照片。这是很久以后银夏仍然怀疑自己的事情,银夏玩漂流瓶跟陌生人聊天,从未给过电话,照片,甚至只是名字。银夏只说自己的网名墨白。
银夏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对方说,等处理完家里的事情回上海就去找方。即便后来很久很久以后都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银夏仍然觉得当时的自己并不是自己。
银夏当天下午六点多回到老家,直接去了大伯家,即使还未到村里都老远听到了唢呐声音,银夏脑海一阵阵刺痛。可还是被告知下午已经火化了,未曾见到最后一面,也许正是这遗憾让银夏更加确信自己是对的。银夏怀着虔诚的心情对着照片和棺木磕了四下,缓慢而认真。像是周礼。
银夏未换手机前都是用的电脑,换了手机银夏也未曾办理流量,幸好公司地铁住的地方都有无线。银夏老家自然是没有的,手机便关了。
银夏站在门口看着老人的遗照,人死了原来就只剩下这个了。
银夏从小就应了那句老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银夏的手机套餐有国内的免费通话,所以会跟方电话,只有对方能述说。
银夏母亲是基督教徒,银夏也算是在教会长大的,虽然后来银夏并未信仰,但是在晚上放置路上的指路蜡烛时,银夏走在最后,放置蜡烛的同时默念圣经,希望真是有天堂的。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国降临
......
阿门
银夏从小开始会祷告和唱赞美诗。

阅读完整连载: 左见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