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阻断了山路仅有的一道木桥,上游的泥泞尽数冲到河谷间,疯狂涌下来的泥水汹涌澎湃,在折断的木桥上方激起层层卷浪。

“走不掉了呢。”

青年男子一身蓝白莲纹道袍早被湿了个透,他两手把竹笠支在头顶上,他因为戴着白玉长冠所以这竹笠也戴不下去了,为了不让脑袋过多的淋雨,他只能拿手支撑着竹笠。

青年男子名为归一,是朗青山天泽上尊的大弟子。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姑娘一袭红衣,装束艳丽,和归一的清冷气质极为不符。

这位姑娘名为红袖,其实两人并不相识,只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困在了一起而已。

“你看这里。”归一往后站了些,伸出手指指着被打落到地上的一块木牌,红袖见了弯腰拾起,就着雨水洗尽仔细辨认上面刻着的文字。

“不用看啦,准是写着前方有处山林客栈,是吧?”归一语气得意。

红袖仔细辨认上面的字,发现上面写的和这位道长所说一致。

“都去那里避避雨吧。”红袖道。

“倒也不是不可以。”归一说,他看着红袖,俊美的脸上露出认真的神色,“不过我要提醒红姑娘,去了那里你可得注意安全呢。”

“说什么安全不安全的话,天也快黑了,若是再不过去,我和你保不准会被滑落的山石砸个稀烂呢!”红袖说着往另一处走去,边走边说,“说来也真是奇怪,我老记得这山林还有一条路可以过河,但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啊。”

红袖走在前面,归一对这山林不熟,就顺着跟在后面。

泥泞的山路极不好走,归一一脚下去就是一个深陷的泥坑,他这一左一右走得摇摇晃晃,可前面的红袖却走得轻松自如,一蹦一跳如履平地。

她按着脑海里隐约不全的记忆寻路,归一跟在后面,静静地看着她。

“就是这里!”红袖指着前面突出在河上的小道,兴奋地喊着,“道长快过来!”

两人就从上游突出的高地踩过了河,按着树木上人为刀刻的箭头一路向前走着,走了约摸一盏茶的功夫,果真在葱郁茂密的山林间看到了那所谓的“山林客栈”。

那客栈就只是一间两层的木屋,看起来也有些年代了,屋里昏黄的烛光从窗柩透出来,和那坟地上空漂浮的阴森鬼火有些相似。两人就朝着小屋走去,红袖总觉这里气氛压抑,心里隐约地不安起来。

“这个拿着。”走到客栈之前,归一突然从怀中摸出一根绳子,说,“绑在手上可以辟邪。”

红袖拿了也不多问,接过顺手就绑在了右手上,说来也怪,这红绳刚绑上,心头的不安立刻烟消云散。觉得这红绳甚是有用,红袖就把它绷得更紧了些。

到了客栈门口,红袖先一步敲响了门:“有人吗?”里面传出桌椅碰撞的声音,等了半晌也没人来开门,红袖又道,“我们想要在贵店借宿一晚。”

归一躲进屋檐下,望着漆黑的雨幕像是在发呆。

又等了一会儿,门终于开了。开门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手提一盏油灯,烛光照在他皱皱巴巴的脸上,一眼晃过去宛若一个被吸干精气的枯骨,红袖很合情理地吓得尖叫了一声。

叫完后也觉得失礼,连忙向人道歉。

归一也站过来,老人提着油灯凑近些看着归一,浑浊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地转动,看了半晌才开口,声音沙哑难听:“就你们两位?”

“是的。”归一面露浅笑。

他长相虽然俊美,但他眉目间总让人觉得有股子邪气,一笑起来就像只得逞的狐狸。

老人忍着心中不快,问道:“你们有钱吗?”

红袖有些尴尬,她身上连个钱袋都没有,便向归一投去求助的眼神。

归一笑了笑,说:“钱当然是够了。”说着从袖中摸出钱袋,放在手上掂了掂,满满当当的荷包吸引了老人的注意。

老人一下换了副脸色,笑着把两人迎进来。

屋里就点了一只蜡烛,算不上明亮。

归一进来才发现屋内还有一个男人,男人坐在一张桌前,面前摆着一本翻开的书册,他看上去约摸三十来岁,应该是老人的儿子。这人虎背熊腰,眉骨处一道刀疤,眼神凶狠恶劣。

红袖看了他心里有些害怕,就往归一身后躲了躲。

“大金,快去多点几只蜡烛来!”老人朝男人挥挥手。

大金看了老人一眼,低低应了一声,正要转身,归一却叫住他:“不用不用,赶了一天路我们也准备休息了,就不浪费店家的蜡烛了,还是留着让兄弟看书吧。”

“看书?”老人先是一愣,继而瞧见大金面前翻开的书册,又了然地笑了笑,在身上擦干了手上的水,引着两人往楼上去,“二位就住楼上吧,我带你们去。”

归一和红袖跟着老人上了楼,红袖走在木梯上时偶然往楼下瞥了一眼,正巧和大金的视线相触,吓得她赶紧收回视线,乖乖跟在归一旁边。

“我们要两间房。”归一说。

老人一愣:“两位不是......”

归一笑了笑:“你看我这身打扮,像是有家室的人吗?”

老人眼睛不好,听了归一的话又举着油灯从上往下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眼前这人竟然是身道士打扮。

“原来是位道长,失礼了失礼了......”老人连忙又打开旁边的一间屋子,“那姑娘就住这间吧。”

“多谢。”红袖道。

“我和我儿子就住在楼下,二位有什么需要喊一声就好了。”

归一俯身看向一楼的阴暗处,突然说:“店里还有其他客人吗?”

老人唇角扯着干枯的脸皮,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这荒山野岭的哪有那么多客人呀。”

归一又似自言自语:“那真是可惜了,我来时看见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走在前面,这会儿这么大的暴雨,还不知道他怎样了呢。”

“书生?”老人表情变得有些怪异,又说,“若是还在山里那怕是凶多吉少咯。”

归一摇头叹息:“那真是可惜了。”

“二位还是早些休息吧。”老人把手中油灯递给归一。

归一又将油灯递给红袖,说:“你拿着吧,夜里不要灭灯,这荒野怨灵颇多,夜里小心些。”

红袖被他这话吓得花容失色,老人也咯咯笑着:“二位放心吧,我在这儿住了有几十年了,也没见有什么怨灵呢!”

归一朝他一笑:“保不准今晚就有了呢?”

老人脸色一僵,归一的笑容让他有些不安,随意客套了两句,就借着楼下的烛光下去了。



阅读完整连载: 人世鬼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