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玉虚羲华

原创作者:傲娇红尘,发表于千月枫痕

昆仑通常被人世称为天柱,而昆仑宗,和蜀山宗,也被并称为道界和人间的天柱。
昆仑玉虚、极天两峰,为昆仑虚群峰之峦首。双峰常年抱雪而立,终年不化,六月盈盈的太阳流光扫下,便成了一番六月映雪的绝景。而山麓则是一片生机盎然,放羊牧马之民得养于昆仑山脚的丰美水草。一仙一凡,相得益彰,更显自然造化之力。
双峰之上,也一分昆仑两脉,羲华门居玉虚峰,神霄派居极天峰,两派因所追求的修仙之道的分歧而争斗不休,便定了每甲子召开一次仙诀抡魁,以各自门下弟子武学、道法、丹术之决以决定一门执掌昆仑大宗。羲华门主剑修,神霄派重道法修炼和丹术修炼。双方虽是分庭抗礼的相对,因着是修仙之人,加上昆仑的功体术法与别派不同,旨在修养心神,故两宗之人的脾性倒是很好,两派间情谊也算是笃厚,两支自门主、掌门以下,也多有往来交流,互有裨益。
墨夷瑾隽是在这六月映雪的时节来了玉虚峰。
他一身墨裘紧拥,行色匆匆。
山顶的景色极美,流阳映着雪的光白,把这一方天地衬得如琉璃冰清世界。他却无心多观一眼。
倦容和一路风尘掩盖了他欣赏的兴致,此行目的也让他越发焦灼。他虽然有修习术法和武学,可并不是真正意义的修仙者。且对这昆仑自然的极寒加之对外人布下的玄冰结界,他修为仍是单薄,所以御寒还是颇为费力,若不是之前有所准备,只怕真要冻死在这昆仑仙顶了。他腹诽道,朗毅的面容也不禁有些担忧,身上却忽感异寒入骨,眼前的景致好像抹上了一层血色,极为诡异。
他曾听说过玄冰结界能感受生人气息,非修行本派功体且功力低微之人贸然进入,灵能所生玄冰寒气入体不散,绝寒之意逼人痛苦不堪,甚至有可怕幻觉若现将人困住,传闻若再前进,则有性命之虞。
他抖动地取出了怀中新制的温元器,内中运转的暖玉,发出的光变得越来越熹微,显然是这结界的效力影响了这暖玉之力。若温元器失灵,只怕自己会被封印的幻觉生生折磨死。
墨夷瑾隽眉棱一蹙,颤颤巍巍的双手勉强结印,以灵力术法封脉减弱五感,冷意渐渐褪去,五感退化带来的,却是一种无名虚空。
必须尽快赶到羲华门,五感被封太久,极损经脉,甚至可能造成五感全失……必须快些,身边景物白银色渐变模糊,身上的寒意却在以一种惊速在消失,不过自己的脚步看上去是快了很多。
应该……应该是快了些,想来能在五感完全消退前,墨夷瑾隽想着,身体却突然不自觉向前倾倒,双膝也不自觉地弯曲坠地。
而眼前的世界逐渐清明,表示身体的五感慢慢恢复,几股温和的暖流淌过经脉,把体内的奇寒褪去,身体说不出的舒服畅快。
“你是何人?”
墨夷瑾隽蓦地听到人声,抬头,才发现有一只若无骨之手按在他的灵台上。
那人,一身玄青底、白梅纹的轻纱道袍,披了一层轻纱单衣。似是春夏装扮,玉冠束发,长发不随山风而动,面容却似被雾气遮住,清微缥缈,看得不清楚。
“在下是……藏机城……墨家的墨夷……求……求”墨夷瑾隽一开口,周身寒气趁机钻了进来,顿觉舌冷齿寒,似被奇寒冻住了一样,话竟不能说完。听到“藏机”二字,道人的小指好像微动了一下。
“进去再说吧。”道人双手一抬,身边景物忽然再次陷入虚无,可不过短暂一瞬,所见景物却全然变了。
彻骨极寒已经消失,墨夷瑾隽定神一看,自己已身处在羲华门阶前。形随心至,这种高深术法的范围有限,不过在十里之内,可练成者在当世修道界却是屈指可数。心中不由感慨此人道法的深微玄妙。
若有机会一定要留在羲华,学习昆仑仙术武学。他想着,心里的担忧也被少年激怀暂时冲散。
派门庄严威仪又不失幽致雅静,飞檐翘角,一片灵云悬殿门之上,云匾上书:羲华。门墙以玄色为主色,再有昆仑常年的卧雪相连点缀,一如眼前道人的衣袍。
自己腿忽然却站不稳了,身上的暖流也消散。他才发现方才那人的手已离了自己的身体,撤了术法,轻轻叩门。
门却自行打开了,门环上的铜做的辟邪兽竟开口打招呼:“真人回来了?”
道人摸了一下那只说话的铜兽环,踏步进了门,墨夷瑾隽紧随其后。门后就是羲华的修炼广场。
广场上云气漂浮,上空有层泛水蓝幽光的冰云笼罩了整个仙殿,想来应是羲华的结界。整个广场极大,可容纳至少数千人,弟子们清一色素白云纹道袍,似是低阶弟子服色,见了那道人便垂首行礼。广场的弟子或练习御剑,或练习道术,也有躲懒和仙鹤一起打盹,可并无师长去约束。
墨夷瑾隽细细打量,过了广场,眼前一片迷雾,耳边却传来低沉声音:“过冰阶时,抓着我的衣角。”
他无暇多思,因为他穿过迷雾后发现,原来整个羲华门是独立于山体之上百丈的飞岛连接组成,他置身的广场本身就是浮空的一座飞岛,连接另一座飞岛的是一座长桥,冰做的长桥。阳光洒下,冰质桥身闪烁着如虹的漂亮光芒。可在他看来,那桥实在不宽,与其说是长桥,不如说是一根冰索,好像风一吹就会断一样,透着丝丝清寒,却和结界颇为不同。
眼前人的背影已踏上了冰桥,一发乌绸静静如影。墨夷瑾隽赶紧抓着他的衣角,随后走上了桥,真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他紧紧攥着衣角,便觉得好像踩在平地般的平衡感。
墨夷瑾隽出身藏机城墨家嫡脉,耳濡目染,见识算是广博,察觉那道人的衣角好像是鲛云纱的材质,这种纱取自南海鲛人的鲛绡,捏起来很轻柔,像捉住了一缕薄烟在手上,若有若无的,而一股玄力通过衣角牵引着他。
冰桥下清晰可见的是云流如川,想来很高,掉下去就直接下昆仑山了吧。墨夷瑾隽却并不害怕,更好奇地欣赏云上风景。飞鸟灵禽悠闲穿行,怡然自得,也沾染了这昆仑宗的仙气似的。
倏然,手上的云纱被抽走了,玄力顿失,他平衡一失,身体不由得向后一坠,直直落下。
墨夷瑾隽大惊,忙向随身佩袋一探,向下扔了一只木鸢,口诵咒术,木鸢身形立刻巨化,稳稳接住了他坠落的身躯,向上飞去。
眼前的道人还稳稳立在冰桥(索)上,解了单衣在手,似是没见他掉下去一样。
墨夷瑾隽惊魂甫定,有些局促,坐在木鸢上并不下来,有些疑惑地望着眼前人。但他并不确认是否真是对方抽走了衣角让自己摔下去。
“当然不是我。”那人先开口道,他正面的面容仍是缥缈,如面笼轻纱,显然是隔离面容的术法。
手上的单衣却忽然说话了:“他不是没事嘛……”
道人半分戏谑半分认真地骂道:“再胡闹把你也扔下去”
手上的单衣不说话了,静静蜷缩成一卷纱绡。
墨夷瑾隽明了,他的单衣所用的鲛纱本就是灵蕴之物,有养灵之效,显然这是他豢养的小妖的一个玩笑。
“抱歉”那人歉然道,“这只小妖被我惯坏了。”
墨夷瑾隽有些气恼他看起来毫无诚意的道歉,但墨门的教养还是让他忍了下来。他正要说话,身后一道光符飞入对方袖口。木鸢却立刻委顿了下去,翅膀动也不动。显然是玉虚内也存有结界,对方暗中的术法加持,木鸢才能飞行上来,如此就算对方理亏,自己也不能责怪对方,毕竟他也算救过自己两次了……
道人这次却立刻抓住了他的手,袍袖一展,把木鸢收入袖口。
“在玉虚峰的第二重结界里,昆仑外门的术法奇物是无用的。”青袍道人解释道。“羲华门玉虚峰门规,外门之客必须经过冰桥,方能往鄙派主殿天则。”

墨夷心里把玉虚峰门规骂了千遍,可想到自己现在还是靠人家抓着,不敢露出分毫不满。可对方的手,触感真如无骨一样,如玉质温然,像自己常年接触的那些冷暖玉一样。人说修仙者容貌不衰,形体不败,想想这位道子既然被称为真人,修为又高绝,想必辈分极高,年岁也小不了,手却还像少年手掌一般。

“到了”道人迈下冰阶,一手指着前方,一手无声地抽出了手。

巍然玉殿立于前方,位于太阳的方向,显得格外耀眼。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傲娇红尘,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关于本文作品合集:
本文是连载作品云隽昆仑的其中一篇,您可以通过这里阅读完整作品:>>点击阅读完整合集作品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