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公主女”也有伤不起的时候(二)

原创作者:舞月飘雪的微博,发表于千月枫痕

(二)

他怎么可以劈腿?

而且速度快得令许小柳咋舌。

本来,两人说起在许小柳30岁生日之际,会商量一下婚期的,许小柳告诉黄海跃,“不管多么难,我许小柳认定的事一定不会改变。”并且在电话里提醒对方,“我想在30岁之前嫁出去。”彼时,黄海跃没多说什么,只告诉她,“或许,生日那天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惊喜。”

她盼望着这个惊喜。盼望着30岁生日早点到来。

却不料,最后的结果只有惊,没有喜。

其实一切是有征兆的。

首先,那天的天气就怪异得很,许小柳的生日在三月末,按理说三月的天应该温暖和熙才对,当天上午的天气还算温和,路旁的迎春花早已经随风摇曳,想到晚上的约会,许小柳还特意跟要好的同事郑宛莹吹牛,“本姑娘明天有大事向你宣布。”听得郑宛莹心头痒痒的,连工作都放下了,跑过来跟她起腻,腻了半天还是许小柳先告饶,“哎呀,我就招了吧!嘻嘻,今天我生日。”

“生日礼物都送你了,我怎么会不知道是你生日?这也算大事?”郑宛莹不满地撇嘴,“还以为你要嫁人了呢!”

这就是郑宛莹的聪明。她比许小柳还要大一岁,因为太过崇尚爱情,百战不殆,“追爱女”一枚,在她心里爱情大过天,就算年龄再大也难不倒她追寻爱情的诚意,可是世间事就是如此,越强求就越难求,31岁的大龄却还是单身一个,当然,这种年龄的女人心底还是恨嫁的,所以不管是对许小柳还是对自己,她始终认为嫁人才算得上大事件。

被对方猜中,许小柳也不再卖关子,“恭喜,你可以买彩票喽!让你猜对一大半呢,我还真想嫁人了。”

“一大半?”郑宛莹反诘,“嫁还是不嫁?”

“嫁不嫁的,不是人家还没求婚吗?”许小柳边笑边摇头,“说到底,咱们再强势,终究还是需要男人先开口谈起婚事,不然,一辈子落个不矜持的罪名。”

“是呀,这就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区别,说是男女平等,一旦到了真事儿上,还是男权至上!”郑宛莹不无感慨,“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恭喜你,八字终于有一撇了!哎,对了,你父母同意你和黄海跃的事情了吗?”

说到父母,许小柳的心还是有点不安。自上次不愉快的见面之后,在父母那里,她是不听话的女儿,特别是在母亲心里,简直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在黄海跃眼里,她跟他之间仿佛也存在一座跨越不了的鸿沟,欠缺一座能随时沟通的桥梁。但不管怎么说,许小柳认定的事,就一定会想办法解决。她希望跟黄海跃先把生米做成熟饭,到那会儿再来个负荆请罪,请求父母的原谅。

女人为了爱情,常常是充满战斗精神的,许小柳已经打定主意,父母越是反对,她跟黄海跃的心就越坚决,颇有点私奔的味道,颇为悲壮。

“也只能如此了。”许小柳像是在说给郑宛莹听,又似地说给自己听。

无认如何,想到自己的两年地下恋情马上就要见光芒,心里还是有些小兴奋。下午单位事情少,许小柳还跟主任耍赖讨了两个小时的假,跑到楼下的美发厅做了个卷发,离约会时间尚早,又到美容院做了个简单的补水面膜,令自己看起来神采奕奕。刚走出美容院,又觉得不够,伸出手来看看自己的五个手指,左右衡量,就觉得少了点什么,想到今天晚上会有特殊的礼物,她不免笑了,心想,万一黄海跃拉过手来给自己戴戒指,没有一双美手可配,那怎么说得过去呢?这样一想,就返回了美容院,又花了点儿时间做美甲,眼见着时间来不及,迅速打车,急匆匆往约好的餐厅跑。

天气是从许小柳赶着去约会的这一刻,开始狂风大作的,一路阴霾,睁不开眼睛,下车之后要穿过一条窄胡同,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赶,怕风把自己的新发型吃乱,几次伸手拦车,却没有一次成功的,心里不免有些抱怨,抱怨天气,抱怨黄海跃不来接自己,更抱怨今天竟然还是自己的生日。

当然,抱怨归抱怨,当许小柳赶到约会地点时,心里的怨气瞬间消失无踪。

尽管黄海跃还没到场,迟到了,她却有了时间打扮自己,理顺了头发,重新补了妆容,看看光洁白晳的双手,不禁婉尔,心想,今天天气可以不好,但确实是个好日子。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黄海跃就到了。

几天不见,对方的表情竟然有些抑郁,好看的剑眉微拧在眉心,表情肃穆,服装搭配得倒是鲜亮,上身嫩粉的衬衫,下身是条蓝裤子,这样明亮的装扮还是两人相处两年来第一次见到,许小柳深感意外,她不知道,对方这是为自己的生日特意打扮的,还是穿衣风格突变?想问,又似记起什么似的,顺着对方的上身往下看,发现对方的双手是握着的,空无一物。

竟然没有生日礼物。

许小柳有些不可置信。她更愿意相信,对方把戒指这类礼物是放在衣兜里的,这样一想,心便释然,伸出手去,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子,“快坐啊,傻站着干吗?”

黄海跃坐了下来,表情依然不轻松。这跟过去善于言谈的他完全不一样,许小柳却单纯地认为,对方是在酝酿求婚的情绪。

“好了啦!认识这么久,都了解你是怎样的人,何必跟我装呢?”她笑着,想打破沉闷的气氛。

黄海跃咬了咬嘴唇,还是没接话,沉默着。

“喂,什么情况呀?来了半天,一句完整的话也没有!”许小柳有些坐不住,本来满怀期待,如今看对方毫无表示,不免着急,“就算是我过生日,你也用不着这么严肃对待吧?”

“对……对不起。”黄海跃终于开口。

“呵呵,有什么好道歉的?来,点菜吧,我都饿了!”许小柳想缓和一下气氛。其实她心里何尝不紧张?一旦黄海跃开口求婚,她以怎样的方式接受?接受了他如何跟父母交待?

黄海跃始终没有开口求婚。甚至连生日礼物也没有。最让许小柳纳闷的是,他连点餐都拒绝,只喝眼前的免费红茶。

“你……没事吧?”许小柳这时才觉得异样。

“我……”黄海跃面露难色,不知从何说起似地,双手不停地握在空中,摩擦,停下,再摩擦。这时,他的手机适时响了,拿起来,他脸上的赧色更加凝重,“哦,我知道……是,刚到,还没……没说呢……”

他越是为难,许小柳就越是兴奋。她以为,他的求婚仪式用足了工夫,甚至还有“同谋”,如此一想,不免心头有种小幸福感,不管这个男人是富贵还是贫穷,至少他愿意对自己费心思。

世间事,只有做不到,没有想不到。

黄海跃这头收了线,许小柳那头就听到了一个天大的惊喜。

“对不起,小柳,我想,还是直说了吧!我们……分手吧!”黄海跃一鼓作气,索性把话说了个透,“你父母不同意,我们的脾气也不和,所以……别耽误了彼此,分手吧!”

接连两次提及分手,许小柳自然是听清了的。只是这消息太突然,太突然。

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为……什么?”还是不争气地问出这一句。做为被分手的一方,她也只能这么问。

黄海跃汲了汲鼻子,一副沉重地样子,“这几天我反复考虑过,我和你之间存在的问题挺多的,你的个性太强,我怕承受不了一辈子,而且你父母一直嫌弃我,我更怕跟他们没办法融合……还有,我是农村来的打工族,你是城市娇娇女,咱俩根本不在一条起跑线上,所以……所以分手最合适不过。”

“你说什么?”许小柳这时才一点点恢复理智,刚才还懵懂地沉浸在求婚的美梦中,如今梦醒了才知道,对方不是来求婚,是来毁婚的!“两年相处,不合适你早干什么去了?两年相处,我是怎样的脾气你不知道?”

“小柳,我知道分手有点突然,算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也应该为我着想一下,30岁之前,男人比帅气,比身高,比背景,但30岁后,男人比财富,比权势,比地位。我仔细想过,做为一个马上面临三十而立的男人,既然我30岁之前没有背景,那就寄望于30岁之后的奋斗吧!我和你在一起,感觉到的只有卑微,对于未来我看不到一点希望。这是我的心里话,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对不起。”

黄海跃说完,想起身离开,却被许小柳一把抓住,“一句分手,你就想走人?站住!你给我说清楚,你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跟我分手?凭什么?两年的感情只需下达一个分手通知就算完结了吗?”说话声儿太大,竟然招来周围食客的好奇目光,可是她管不了这么多,一个头两个大,仿佛装了几百只蜜蜂,嗡嗡直响,难受得她想撞墙。

显然,黄海跃不想恋战,几次挣扎,欲挣脱她的纠缠,胳膊却被许小柳缠得死死的。

一个要走,一个不让,一来一回,两人就僵持上了,明明是被抛弃,却连一个抛弃理由都不给自己,许小柳自然不甘心,来来回回的手揪扯中,眼见着黄海跃就要逃脱,情急之下,另一只手将半杯残余的红茶顺势泼了过去!

想不到的是,茶水泼的不是黄海跃,而是一个过路的食客。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舞月飘雪的微博,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关于本文作品合集:
本文是连载作品《婚至》的其中一篇,您可以通过这里阅读完整作品:>>点击阅读完整合集作品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