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原创作者:未知知了er,发表于千月枫痕

那一年,她站于庭院品雪瓣之森凉,他立于阶上赏她之通透。不必相识,已甚相知。

他看她入画却终未攫取。她亦知晓而他懂得。

她偏仰着头,看那纯净的六角花瓣从天而落,漫天白茫茫的,竟刺的她眼睛一痛,她愣生生的张开小嘴去接,然而在舌尖还未体味到那是什么滋味时,那花儿已经融了,不剩痕迹半点儿,她又伸出小手去抓,可是除了刺骨的凉意,却什么也没握住。她就那样拖着自己小小的身躯在空旷的宅院中久久的立着,看那雪,这场景好像是见过的,似乎也是这样的凌厉的与其本身的美妙大相径庭的肃杀的白和仍旧是看久了就会有些模糊的视野,想不起来了,她下意识地眨了眨了眼睛,那轻覆在浓密纤长睫毛上的花儿便同她眼里的泪齐齐地滚落了下来,温凉而又炽热的,混合着她自己还有老天的温度。

他差点就有了想走过去抱一抱她的冲动,展开羽翼不惜把自身全部的温暖都加盖在她羸弱的小小身体上,然后将一切的冰冷苦痛都拒之门外。然而他不能,就像多年以后,他一次次的看她蚌壳般地将疼痛揉进心底,在无人看的见处磨砺的血肉模糊,再在天长地久中拼力容纳,直至含化成珠。

她曾说她生长在这个世界的盲点。

他亦说那么他便是这个盲点里的一粒尘埃。

盛昭建文七十一年,国内纷争四起,帝专宠宛妃十年余,后宫莺莺燕燕,视若无物,故而膝下子孙甚怜,实无承大局之选,而国力在内耗中日渐消糜,终于在昭文帝羽化消息放出时,这个曾盛极一时的诺大王朝在四面八方山雨欲来的呼啸声中摇摇欲坠。

就在昭文帝驾崩的第二日,宫中立皇储之圣旨遗失的消息便不胫而走,四下疯传,朝中大乱,元氏一族借镇乱调重兵据守帝都,迅速控制各方势力,又有敬烈公楚王水家倾兵相助,元氏趁此大开杀戮,以风驰电掣雷厉不可挡之势对整个盛朝大肆清洗,前朝后宫,几无一人生还。短短数日,元氏便用汩汩鲜血于前朝皇族尸山血海之上为己屠就出了一条登基之路。建立新朝,定年号为熹平。

巍峨屹立三百一十年之久的大盛王朝终没能逃过倾覆之运。

新朝熹平元年建子之月,帝都南城。楚王水日渊于南疆平乱凯旋而归,其麾下六十万大军分三路于皇城胜利会师,至此民心大振。元岳帝终于露出登基以来鲜有之笑容,龙颜大悦,加官进爵赏金封地以后,竟然又亲自指了一桩娃娃婚给水日渊现大夫人柳咏絮之女水筱月与自己的二儿子元策。

只不过,几乎是同一时间,元岳帝颁布了另外一道圣旨,赐今年刚满十岁的四皇子元宸成王之封号,并于次日与二皇子一并送至极北之地慕容世家拜师学艺,待二人自学成便可归朝,彼时二皇子与水家郡主才可完婚。故而先前所颁的婚旨只能是秘而不宣,干巴巴的被束之高阁以待皇子回归。

圣旨初下,朝中虽议论纷错,但并没有人真正站出来去说话,百官心里何尝不明白,新朝初立,这现如今看起来无比祥瑞平和的表面之下还不知道暗涌着多少刀光剑影和豁出身家性命的厮杀,谁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就往这绞肉的机关里滚。

谁也不想。

(未完待续)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未知知了er,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关于本文作品合集:
本文是连载作品水梦笙的其中一篇,您可以通过这里阅读完整作品:>>点击阅读完整合集作品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