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莫九狭长的大眼睛透出一股别样的情绪,把包子往他手里一塞冷冷道:给你,破包子,我看剩下俩包子扔掉可惜就去喂驴……”

然后呢?陈楚看了看手里的包子问。

莫九哼道:没想到你们都讨厌我,连驴也是的,我喂的包子,那驴竟然不吃……”

嘿嘿嘿嘿……”陈楚心里一阵暗笑。

而王亚楠则不管这些事。

她见到莫九心情落寞的样子,似乎在倍受打击。

心里亦是别提多高兴了,不禁咯咯咯的笑道:那个啊……其实动物是最最通人性的,好人坏人不用人来评判,动物就是最好的审判老师了呢……咯咯咯……”

莫九脸色有些难堪,被王亚楠揶揄着狠狠哼了一声。

陈楚咧咧嘴,给王亚楠一个示意的眼色,那意思差不多就行了,这莫九可不是简单的角色,别太得罪了,哥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女人的对手了呢……

王亚楠也知道莫九有些神秘莫测的样子,遂揶揄了几句也不知声了。

最后剩的莫九撅着嘴,手里拿着两只冷冷的包子。

然后递给陈楚道:给你的,刚才给驴驴也不吃,现在给你吃吧……”

我擦……

陈楚脑袋嗡嗡响了几声。

暗想:这死娘们,给驴,驴都不吃,你给我?你把老子当啥了?都不如驴了么……

王亚楠咯咯咯笑道:陈楚,你倒是吃啊,吃啊你……”

陈楚咧咧嘴讪讪笑道:那个……不饿……”

王亚楠咯咯咯冷声几声:不饿?怎么可能呢?刚才你不是说很饿么,还说莫九在这里你吃不饱饭呢,还说刚才明明剩下两只包子怎么就没了?你还说肯定是莫九那女偷去了,还说人家莫九这女人手脚不老实……你还说……”

王亚楠喋喋不休的像是一只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的不停歇。

陈楚真想把她那只叽叽喳喳的嘴堵住,狠狠的堵住不可,实在不行买一捆火腿肠堵住她的嘴,这叽叽喳喳的太讨人厌了。

王亚楠说了一堆,莫九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俊俏的脸蛋由于气愤变得涨红。

陈楚………………”她说着脸上红的像是能滴出蜡水来:你竟然污蔑我偷你的东西?你竟然说我是小偷儿?我堂堂莫九竟然被人认为,被人怀疑是小偷儿?你可真是好的很哪……”

呀呀呀,我没有啊,我没有。

面对美女的咄咄逼人,陈楚的解释仿佛那样的苍白无力。

没有?如果你没有,那你就把这两只包子吃了,那样我就原谅你……不然?哼哼……”莫九说到这里攥着两只白嫩的小拳头。

晃了晃道:要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陈楚心里咧嘴。

亦是中忽然传来灵仙子的声音。

她亦是淡淡的叹道:陈楚啊,还是把这两只包子吃了吧,不然这个姑娘会打你的,唉……她的实力真的是很强的哦?

是么?灵姐啊,那你得帮我才行啊。陈楚意识中嘴都能咧成瓢了。

帮你?哼哼……”玉扳指内的灵仙子挥舞着白嫩的小拳头和细细的小白胳膊道:臭小子,刚才吃包子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我哪?怎么不想着我还没吃饭哪?你们把包子给这个,给那个的,还给驴!!!都不给我……在你的心里,我都不如一头驴了!我的地位都不如一头驴!

……灵界……”陈楚解释道:刚才不是没想起来你么?其实在我的心里你的地位远胜过驴的,再说了,你看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咋还总和驴计较啊?你和一头驴计较个啥劲儿啊……”

哼,我就计较,就计较,反正没吃到包子我就不舒服!你刚才要是先把包子分给我还差不多,现在……哼哼,想让我帮忙,免谈……”

小气啊……陈楚咧着大嘴。

忽然想到了那句:宁愿得罪小人也莫要得罪女人的话来。

这一旦得罪女人了,后果还真是不可设想的了。

陈楚捏了捏玉扳指,看着莫九小脸有些气得发白的模样。

主要不知道这妞儿的根底,实在是不好动作。

玉扳指内一股股冷气袭遍他的全身,让他倏地变得清爽起来。

眼睛望下撇了撇。

忽然见到一个小老头儿,弓着腰,腿脚有些不利索的模样,一撅一撅的走了进来。

咦?这不是王小眼么?陈楚忙招呼道:王大叔,王大叔……”

喊了两声,王小眼四处看了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陈楚忙指了指道:我忽然想起来了,有事找他。

说着不去看莫九,直接走下楼。

王小眼四处撒目着,正看见陈楚从上面下来,手里还捏着两个包子。

啥馅的?王小眼咋磨几下小眼睛问了一句。

这老头子占便宜没够的,平时都是占便宜习惯了,这时看见陈楚手里拿着包子,不禁咂咂嘴。

……猪肉芹菜的吧?陈楚含糊的说了一句。

我看不像?王小眼咂咂嘴。

陈楚,你快点吃……”莫九在小二楼上喊了一句。

王小眼愣了愣:谁包的包子?

中午食堂包的,我都吃撑了,唉,还让我吃。

饱汉不知饿汉饥,俺还没吃呢……”王小眼咋嘛几下眼。

王大叔,要不你尝尝?

陈楚看着莫九往楼下走。

王小眼也看到了,不禁觉得这陈楚怎么管自己叫王大叔了?今天怎么这么装人了?

莫九已经走了下来,纤细的手指,指着陈楚刚要说话。

陈楚这时低低从王小眼道:王大叔,你快尝尝,不尝尝我就喂驴了。

这么好的包子喂驴?王小眼撇撇嘴忙一把抓住一只包子,一口就吃了大半,两口把包子囫囵吞枣一样的吞了进去。

好吃吧。陈楚嘿嘿笑。

吃的太快了,没尝出来。王小眼说着又看陈楚手里另外一只包子。

果然,陈楚递给他:再尝尝看。

这多不好意思啊,我这么大岁数了,要是这么白吃,别人该说我馋了……”他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把包子接过去填进了嘴里。

嚼了几下美美的咽了下去。

莫九轻哼了几声。

王小眼撇嘴,又咂咂嘴美美的笑了。

人生最快乐的事莫过于占别人的便宜,占的越多便是越高兴的了。

而且白吃别人的东西就是香,尤其是偷来的东西,吃起来更是甘甜美味急了。

丫头啊,别这么生气,你王大叔就吃你俩包子,你至于这么生气么……”

莫九一听,有些火了。

转念又哼哼两声道:不生气,包子又不是我包的,我是拿去喂驴的,驴舔了半天都不吃,唉,真是的,王大叔啊,刚才我喊了好几声,就要你不要吃,不要吃,你偏偏吃的还快,唉,都被驴舔半天了,真是恶心人呢……”

………………”王小眼肚子一阵咕噜响,喉咙一阵缩紧,指着莫九,又指了指陈楚:……你们……你们是故意气我的?

陈楚呀了一声:我也不知道啊,莫九给我俩包子,也没说让我吃,我看你要吃,就给你吃了,也不知道是被驴舔过的,额……在说了,被驴舔过的也没事,大补……”

补个拽?王小眼有些发晕,直接跑到一片呕吐去了。

咯咯咯……有趣,有趣,真是有趣呢……”莫九咯咯咯的欢笑起来。

看着王小眼吐得越厉害,她笑的也是越厉害……

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王小眼吐了一阵跑到厨房漱口回来,找陈楚却不见人,想找王亚楠再要几把豆子,但看着王亚楠铁青着脸,这货也没敢张口。

陈楚跑到一楼一个单间,这里以前是张道宗住着的,后来闲置了。

张道宗在这里打坐练功,还有些昔日的痕迹在。

陈楚叹息一声,坐到练功的角落,慢慢的体察自己的身体,感悟着经脉的运转。

刚打坐五六分钟,忽然,小腹之内传来了一阵的刺痛,忙运功停止。

而再次运功,疼痛感亦是存在。

意识内灵仙子这时咯咯咯笑道:该呀,真是活该呀……”

怎么了?

你昨天被那高手击中一掌,虽然你卸掉了大半力道,但还是被伤了,毕竟你们相差的太悬殊了,你现在表面上觉察不出什么来,但一运丹田内便会出现痛楚症状的。

嗯?是这么回事啊,那岂不是,我现在动用不了内力了?

算是吧。灵仙子说着亦是咯咯咯的笑。

陈楚暗想:这女人,怎么一个个的都是这样没有良心呢!老子都受伤了,她还笑?还真是笑的出来呢。

灵姐,那我啥时候受的伤能恢复啊?

恢复?这个时间很难说啊,可能是一天,可能是一周,也可能呢,是一个月也不好说呢……谁知道呢……也有可能啊,一辈子都无法恢复呢!

呵呵,你吓我有意思么?陈楚意识感悟到玉扳指内灵仙子那嬉皮笑脸的模样。

吓唬你?怎么会,青莽山中很多这样的修炼者受伤后丹田受痛,一运功丹田就疼的,有的是过些时日便好,有的是丹田废了,无法再运功……”

我擦……”陈楚不去理她,想到时候问问龙九这是怎么回事的好。

当下闭目打坐,细细的运功。

阅读完整连载: 神医保镖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