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江南

祸从口出。

我想这世间再没任何人能比自己更了解这四字真言了。

有时常常想,当时没有脱口而那句话,这沧海桑田,又是何种模样?

那年约莫才十五、六岁,我还记得那夜,月色昭昭。夜幕下的江南,风光无限好。我偷偷溜进一大户人家找东西吃,不想被抓个现。情急之下,我慌不择路的摸到一堵墙,三下五除二的蹭了上去。

只是千算万算,没算到,墙外是一汪河水。我自命事事皆通,唯一点,我不会水。掉下去的那一刻起,我就想,今日我命绝于此。

深秋的江南并不如给人印象那般婉约多情。当全身浸入水中,水寒彻骨,浑身颤抖。我在水里噗通了两下,脚踝被河底的芦苇割伤。顿时,我感到好冷,已经散开的长发随着河水的波动,手渐渐停止了挣扎,任由身体缓缓下沉。我昏昏沉沉的闭上眼,朦胧之间依稀可见江南万家的灯火和漫天的星辰点点,然却没有点半星光是为我而亮。

......

“啪嗒。”一只浑身湿漉漉的麻雀飞进了庭院躲雨,我心头一惊,思绪被拉了回来。

在里屋的人持笔的手顿了顿,“苏念,现下已是几时?”

我抬眼望去,站在书桌前的男子,身着月白色的广袖长袍,襟处绣有银蓝云纹, 发黑如墨披散在后,似水墨山青画卷走出的,一身无尘。

一如我初见他时那般美好,宛若梦里画中仙。

彼时我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方画船上。浑身的酸痛无处不在,脚踝处过着白色的绸布。我抱了一丝疑惑,勉强支起身子,向船舱外走去。

似有一人,独卧船前一隅。彼时夜已深,江边稀稀拉拉的渔火映出这片江面的宽广。清风拂月,晚潮流星。深秋的月色凉如水,不时落枫翩然纷飞。一片枫叶在空中悠悠的打了一个旋,落在船前那袭青衫之上。

我轻手轻手脚走过去,蹲在那人之前。那片枫叶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面颊之上,遮住了大半的容貌。只露出那略微薄凉的唇,弧度美好,似还缠绕着一股冷兰香。

我一时好奇,轻轻掀起那片枫叶。

只是彼时我并不知道,这一掀,便掀起了我这一世的缘,这一世的劫。

枫叶之下,是我从未见过的一种风景,高挺的鼻梁,那微皱的眉宇,狭长的眼角带着些湿意,兴许是刚才那片枫叶粘上的晚雾。

他忽然睁眼,眼眸里闪烁着些许疲惫,以及一抹转瞬即逝的哀愁。他动了动唇,宛若天人清歌一曲,刹那间让整片江枫渔火失色。

“你回来了?”

此刻我与他离得是那样的近,几缕发丝落在他的肩上。他启唇吐出的兰花香,乱了我的神智,像是患了失语症那般,我怔怔的不知所措。

随即,他摇了摇头似是梦呓:“我认错人了。”

我艰难的张了张口:“是你救了我吗?”

“嗯。”他微微偏开头,翻身而起,向船舱走去。

“那我该怎么报答你?”我急急脱口问道。

闻言他身形顿了顿。转过身,目光穿过那层层江枫,嘴角微抿,声润如玉,“你想怎么报答我?”

“那以身相许怎么样?”我红着脸冲他喊道。“我很会煮茶的,我做的糖醋鱼很好吃,我还可以教你女工......”

他惊诧的目光终于落在我身上,彼时我还满心欢喜的握着他的手说“我不会嫌弃你的。”

远处传来半山的钟鸣,桥边红药沉默的绽放着,晚风扬起他的衣抉,枫月无声,他愣了愣,展颜一笑:“你会煮茶?”

后来我才知道,他姓陆名羽,取《易经》占卦卜辞“鸿渐于陆,其羽可用为仪。”之意。传言神农可尝百草,治百病;陆郎可辨百茶,品其味,分其用,因此世人皆俯首称道一声茶圣。

许是长久的没有得到回应,屋里的人抬起头,我躲避不及,刚好撞上那浓黑淡漠的双眸,我讪讪一笑,“已是申时三刻。”

书案前的人听闻,放下手中的笔,走到庭院前。庭外,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我看着那略显消瘦的身影,叹了口气,转身取了件白色狼皮大裘给他披上,却蓦地听见一句呢喃:“是时候,该下江南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抬眼望去,烟雨朦胧,殷红的枫叶隐于这雁回山之中,却不远及那夜停泊在枫桥下漫天飞舞的落叶半分。


阅读完整连载: 江南绕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