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海棠

原创作者:想飞天的小笨猪,发表于千月枫痕

记得入观那天,我从没有见过母亲那样美丽,她穿着印有红色海棠的旗服,尖角燕尾发显得干净利落,脸上露着久违的笑容,自从父亲离开后我就再没见过笑的这么美丽的母亲。

母亲早早的把我叫醒,告诉我今天有庙会,让我换上干净的衣服和亲手为我做的鞋子。帮我把辫子梳理整齐,又在柜子中拿出父亲送给我的帽子,我好久没有那么开心过。我扑在目前怀里对她说:“要是爸爸在就好了,我们一起去逛庙会,爸爸肯定会给我买红枣炸糕,我最爱吃红枣炸糕了,每次爸爸都会给我买。”

母亲说:“爸爸会回来的,爸爸会带着更好的礼物回来。”

我说:“那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我的木马还没有做完呢,也没有人陪我画画了,我不喜欢别的礼物,我只想让爸爸带我去吃红枣炸糕。”

母亲把我抱上马车,一路上握着我的手,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母亲的手掌那么温暖,我看到母亲眼中噙着泪珠,但嘴角却是微笑的。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哭,我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可以笑着流泪,我不懂母亲当时的感受。

我突然好想爸爸,爸爸在家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是整个世界。我依稀记得家中的那个果园,樱树、梨树、杏树,每到开花的时候,地上落满各色花瓣,红的、白的、粉的,我的小小世界多么的缤纷,爸爸会抱着我采摘树上的果实,母亲会用花瓣为我编织美丽的草帽,我的世界是多么的快乐。

我仍旧记得门前那条小河,父亲会和我一起筑起堤坝,会和我一起抓鱼摸虾,傍晚我和父亲光着脚丫坐在岸边,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父亲总是对我说:“看看你的小脸蛋儿,被夕阳映的就像个小猴子。”我多么希望父亲能快点回到我身边,再把我当成小傻瓜一样的亲昵。

父亲是一名武官,我记得父亲的盔甲会挂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父亲会把盔甲擦得闪闪发光,我总是吵着要父亲的头盔, 常常想要偷着拔出那把佩剑。这时候父亲总是把我高高举起,掐着我的小脸告诉我,等到你长得和这身盔甲一样高的时候,爸爸就让你穿上它,你要用这把剑去保家卫国。我说:“我不想去打仗,我想陪着爸爸妈妈,我想穿上它保护妈妈。”

坐在马车上,我感到自己真没用,好想赶快长大,像父亲那样威武,像父亲那样保护妈妈。我没有看到庙会,却被带到了道观。我对妈妈谁:“这里不是庙会,我想吃炸糕。”

妈妈说:“跟着师傅好好习武,妈妈去给你买炸糕。”

望着妈妈下山的背影,就像一朵红色的海棠,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我坐在道观门口的石阶上面望着山脚,期待某个瞬间,爸爸和妈妈带着我喜欢吃的炸糕一起来接我。

日出日落,树叶落了又绿,雪花消融,一转眼已经十年过去,每到傍晚,我都会在道观门前坐上一些时间,期盼着那两个身影的出现。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想飞天的小笨猪,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关于本文作品合集:
本文是连载作品我的江湖的其中一篇,您可以通过这里阅读完整作品:>>点击阅读完整合集作品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