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的时候,她几乎没有缺课。记得有一次,中午放学的时候,莫小伟低着头走在路边,旁边突然飞来石子,砸中她的头,当时血就往外流,从头到脖子,父亲赶过来带她去医院,父亲的手帕几乎被染红了,可是下午,莫小伟还是坚持去了学校。

莫小伟,是班里的班长。吴玲玲,是老师家的孩子,爷爷是校长,班里自然很多女生巴结她,这就是莫小伟起初在学校里性格内向的原因。可是她就算再怎么忍让,吴玲玲就是一副趾高气扬,惺惺作态的样子。只要你看过学校的暴力事件,就知道我说的其实一点都不夸张,吴玲玲是从内心第一个伤害莫小伟的人。可能真的只是莫小伟成绩好的原因。

“你看她在家呆了一个星期没上课,语文考试还98分,这不是老师偏心是什么?就她那酸不溜秋,土不拉几的样”吴玲玲恶狠狠的瞟一眼说道。吴玲玲拉拢班上很多同学都不和莫小伟说话,遇到的时候就要故意刁难,或者捉弄一番。

“是啊,谁叫人家是班长呢?平时就会在老师面前装无辜。其实啊,比马桶还臭”姚娟娟捂着鼻子应和道。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就是喜欢欺负别人,天生的。

这时莫小伟正好从教室外面进来,听到这话,她还是不做声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起书来,有的时候就是你越不理那个故意刁难你的人,那个人反而越生气。吴玲玲也是凡人。“班主任再这样的话我们就集体不上课了,看老师还偏心不?”说完真的掉头回家了。谁都不知道,莫小伟虽然因身上出红疹缺了一个星期的课,但是语文老师每天晚上都去她家给她辅导功课。其实莫小伟不想缺课的。但是在她出红疹的那个周一的升国旗仪式上,只有她一个女生站了一列,吴玲玲让所有人都不要靠近她,说她头上有颗大包,说不定是肿瘤什么的,会传染的。班主任知道后,就让她回家了。她也是第一次缺课。回家的路上,带着升旗仪式发的奖品,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她没有告诉母亲,她在学校被欺负的事情,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老师让我回来休息几天,说红疹可能会有传染。

那件事之后,班里转来个新同学(晓君),作为班长,莫小伟难得的一次热情,体育课上主动去和晓君说话,她也想有一个朋友,内心无比的期待。可是晓君哪里敢得罪校长家的孙女,很快就转战到吴玲玲的阵营。莫小伟又是一个人,一个人照旧的被欺负,一个人照旧的孤独。

时间过得真快,一学期结束了。

“听说下学期学校会进来很多学生,农村有好几个学校拆掉了,都会并到我们这里来呢。”李庆阳说道。

“进来再多的学生又能怎样,我爷爷是校长,他们都不还要听我的吗?”,吴玲玲故意声音提高起来。

“那是,你看她那编起来的辫子,头发油的可以沾苍蝇了,装什么单纯”,李庆阳说着就过去拉拉莫小伟的辫子。

和所有那个电视里报道的孩子一样,莫小伟都没有理直气壮的反抗过,那个时候觉得,越是反抗,就越是有压迫,总存着一丝侥幸心理,他们哪天能够从内心接受她。

五年级开学的时候,来了好多新的同学。学校决定分班。学校大会那天,莫小伟心里特别激动,因为分班,她和吴玲玲可能就不在一个班。主持人那边念着名单,念到的到另一边去。“景天、景云、叶飞飞、莫小伟、姚娟娟、吴玲玲·····”莫小伟就只听到这里,因为后面的结果对她根本不重要,她还是和她在一个班,莫小伟感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委屈极了,但终究没有流出来。班主任换成了语文老师,这点倒是让莫小伟有些欣慰,语文老师对她很好。语文老师姓徐,一条腿有点残疾,还是莫小伟的父亲当年在他车祸的时候,背他去的医院。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莫小伟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打气。命运有的时候就是爱这样捉弄人。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莫小伟。”

“我叫景云,分到我们班的几乎都是和我一个学校的。”

“哦,那挺好的”

“是呀,以后多多关照啊。”

“嗯”

····

“新学期啊,我按两次的考试成绩和平时大家的表现,选拔了第一批班干部的名单,后面我们会根据个人的表现进行大会选举,下面我宣读一下班委的名单:班长:叶飞飞;学习委员:莫小伟兼数学课代表;文艺委员:景云····。希望这些同学能够表现的更加出色,让我们五(1)班超过五(2)班。”

新学期就这么开始了。

“听说你之前一直被欺负?”

“哦,对啊,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做错了什么”,声音夹杂着那种让人心疼的酸楚。

“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爱多管闲事,以后我罩着你,看谁喜欢欺负人。”莫小伟很感动,从没有一个同学这样对她说。也不知道这样的感动是不是早了些。她不希望景云和晓君一样,她希望她的这个美梦可以醒的晚一点。

“走,去跳绳。”做完广播体操景云就过来拉着莫小伟的手说道,“是啊,一起吧。”洛霞俏皮的说道。莫小伟傻愣愣的半天没回过神,她接受不了那么多朋友对她的热情,对她的主动,她曾经一个人做操,一个人去厕所,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教室里看书。“走吧走吧”李佳边说边拽着莫小伟说道。第一次,莫小伟和大家在屋外玩着跳绳,斗鸡,拔河,第一次那么的开心。

上课的时候,大家都往教室走去,路过过道的时候,吴玲玲走过来把莫小伟挤下去说道,“我当是谁呢,你不是最会装了嘛,敢情现在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呀?”还是那样的软弱,莫小伟不想惹事,就径直回教室了,景云跑过来拉着莫小伟的手,走到吴玲玲前面说:“不就是你爸是学校里的老师们,你爷爷是校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除了会欺负人还会干什么?有本事开除我啊”吴玲玲哪里想到她会这么说自己,从没有人这样,一时间被气得语塞。“你们最好小心点”另一个跟班姚娟娟替她说了句。上课铃声响了,大家都急匆匆的进教室。莫小伟有些许的担心,因为自己和吴玲玲家是一个方向,放学吴玲玲肯定故意找茬。怎么办,怎么办,一天莫小伟都心神不宁的。

放学的铃声还是响起来了,今天不只有她值日,景云他们都在帮忙打扫卫生。莫小伟故意放慢速度,为了不和吴玲玲碰到一起。打扫完教室,大伙就有说有笑的散去了,莫小伟心惊胆战的往校门口走,步速很快。

“哟,现在挺厉害嘛,就你也配,以前徐雪在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厉害呢”(徐雪是莫小伟在景云没来之前最好的朋友,和她一起被吴玲玲欺负的体无完肤,最后她转校了)吴玲玲拦在莫小伟的前面。莫小伟没有做声,绕开她往前走,李向阳狠狠的从后面退了莫小伟一把,莫小伟差点摔倒,但是莫小伟还是没有鼓起勇气。等她们刁难完她,就一个人出了校门,往家走。多么美的夕阳,却照着一个多么可怜的小人儿。现实往往将最不该放在一起的事物放在了一起,可能只有用矛盾,却无法用其他来形容的矫揉造作了吧。

莫小伟觉得委屈,一路走一路流泪,她很想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母亲,可是告诉了又怎样,吴玲玲的爷爷是校长,最后还是会逼迫自己转校的。莫小伟不想转校,另一个学校离家很远,会不会遇到比吴玲玲更可恶的人,她也不知道。莫小伟还是忍着没有说出去。

学校在新学期依旧举行活动课。每周四下午每个人到自己的兴趣小组去上课。莫小伟选择的是乒乓球,她像个男孩子。曾经她选择数学组和围棋组都有吴玲玲,永远躲在拐角,尽量回避她视线有所交集。乒乓球比较适合男孩子,吴玲玲是绝对不会选择的,因为在她看来这不足以体现她高贵的身份。又到了周四的下午,乒乓球兴趣组就设在他们教室的后面。点完名后,莫小伟就到教室里去了,因为几乎都是男孩子,前几节课,她已经学会了很好地控制乒乓球。这节课唯一的几个女生都不在,她哪里好意思和男生对打乒乓球。

教室里,景云、李佳、洛霞都在,莫小伟还有些许纳闷,他们怎么都呆在教室里,一股神神秘秘的气氛在她踏进教室的那一刻戛然而止。“你怎么回来啦?”景云表现的有些异常的兴奋,“那边都是男生,没人陪我玩,我就回来了,你们怎么都在啊?”景云和李佳互相使了使眼色,说道,“我们几个有事商量”,景云起身把莫小伟拉到教室外面的那个巷道里,那个巷道可以通往乒乓球小组那边。

“我这有封信,你能帮我把它递给叶飞飞吗?”

“里面写的什么啊,这么神秘,你自己给他不就好啦?”莫小伟诡秘的笑起来。

“知道你还笑我,快去吧!”莫小伟知道这是份情书,景云不好意思给他,作为朋友,这个忙她肯定会帮。

“好啦,给我吧!”

“你不需要说这是谁的,我里面已经署名咯”

“知道啦!”

“叶飞飞,这是给你的信”,莫小伟第一次主动递给男孩子信,心里也有些莫名的羞涩与紧张。

“这是谁的啊?什么东西啊?”

“你看就知道了,里面写了名字的”

“哦”,叶飞飞接过去后,莫小伟就离开了,但是叶飞飞没有打开信,他将信塞进了口袋,继续他的回旋霹雳封杀球。莫小伟只知道她将任务完成了,她能够帮自己好朋友的忙,觉得格外开心。

星期六的早上,景云、景天、李佳、洛霞、叶飞飞就在莫小伟家的楼下叫她,莫小伟从来不睡懒觉,已经早早起床完成的周末的作业。景天是景云的弟弟,景云留级后就和她弟弟在一个年级,这次转校,又机缘巧合的被分在同一个班。莫小伟从楼上窗户里看到他们几个推着自行车在她家楼下等她,刺眼的阳光也跟着照进来。她一向周末不出去玩,因为没有朋友,这次母亲倒是感到意外,“那你去吧,下午早点回来”母亲说。“知道了”莫小伟还有些许兴奋,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就和大伙一起出去玩了。莫小伟的自行车是10岁的时候,姨娘送的,她一直都没怎么骑过。

他们带着莫小伟来到农村,田野里的油菜花黄的让人感到有点眩晕。莫小伟家住在镇上,可能她都分不清油菜和韭菜,稻谷和小麦。他们摘野果子,莫小伟都叫不出这些果子的名字,但是他们却一一都能报上名来。一路上荡漾着春天般银铃的笑声,就像一股股暖流,一阵阵清风。

走到田埂上的时候,莫小伟自行车的链条掉了下来,这或许是许久没有骑过的缘故。对于莫小伟,一个每天几乎只和书本打交道的她哪里懂得换链条。大家都骑远了,回头突然发现莫小伟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就都停下来等着她。这时景天从前面骑车过来看了看说,“你把车架好,我来帮你装上去”。没一会功夫,链条就安好了,“真是谢谢啊,从来没有搞过这个东西”,“客气什么,以后有什么事跟我说,你的事绝对优先”。莫小伟和他骑着车跟上了大伙,“哎,连个车链条都不会装,故意的吧”景云咯吱咯吱的笑着,大伙都跟着诡秘的笑了起来。青春就是这样,开始的毫无防备。

“ 我听被人说这里有个鬼谷,里面有个铁房子,住着一个会吃人的老奶奶,里面还有很多坟墓,要不要去看看啊?”景云说,“还是不要了吧,以前我听说有人进去过,都没有出来,还有一次一个村庄的人围着这个竹林,都没有人敢进去”洛霞说,莫小伟一向迎合洛霞,洛霞人缘最好。

“我们一起手牵着手进去,要是有什么鬼啊神的,大家千万不要松手”景天说道。

“有啥好怕的,飞飞第一个,我跟他后面,大家一个个排好队”景云说。

“那好吧。总觉得很可怕呢”洛霞说。

于是我们将自行车停在路边,几个人手牵着手走进林子。刚开始,他们遇到很多坟墓,每个都跪拜,谁也不想不好的事情发生。

“哎呀”洛霞一声就往后倒下了,莫小伟也一个趔趄摔倒了,大伙都惊慌起来,“我踩到骨头了”洛霞有些哭腔,“看着像人骨头,我们还是出去吧”叶飞飞说道。大家手牵着手往回走,心里都很害怕,祈祷着那位老奶奶千万不要出现。“终于出来了”洛霞说道,“还是很可怕的,虽然没遇到什么老奶奶”莫小伟喜欢附和着洛霞,她看到她的善良,真诚。“大家还是早点回家吧,路上注意安全”叶飞飞说。大伙也都骑着车各自散着回家了。

周一的早晨,刚进入班级,就听到景云夸张的说着昨天进鬼谷的经历。莫小伟默默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看起书来。同桌胡梅花是个比莫小伟更加内向的人,平时几乎不说话,成绩也不好,家境也很贫寒。在班里没有朋友,课堂上老师提问,她总是一言不发,是个几乎被遗忘的人。莫小伟觉得胡梅花有点同病相怜,除了成绩比她好以外,刚开始也没有朋友,她很能理解胡梅花的感受,所以莫小伟就经常偷偷的往她书包里塞些零食,纸条什么的,也经常拉着洛霞来和胡梅花说说话。胡梅花在班级里算起来,应该和莫小伟最熟悉了。莫小伟一向同情弱者。班里有一对双胞胎,听姐姐说,她在家经常被她母亲和她妹妹欺负,家务事都是她的,因此,莫小伟和景云他们在学校的时候也就时常帮助姐姐,忽略妹妹。那个时候,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单纯。

教室里还回荡着景云的声音,上课铃就响了。语文老师今天教字词笔画的时候,很难得让莫小伟上去默写,因为一向莫小伟都是预习好的,几乎没有什么是她不会的。清晰的记得是个“心”字,莫小伟在黑板上写了好久,怎么都写不对,原来是老师故意找的难题来刁难莫小伟的,有的时候一种刻意的困难的确刻意让人进步。“老师,我来写吧,莫小伟今天有些不舒服”叶飞飞举手说道。“你今天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语文老师安慰着说道,“肚子疼”莫小伟有些沮丧,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够优秀,不过心里还是很感谢叶飞飞。

中午上课前,景云把莫小伟拉倒教室外面,还是那个巷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弟弟啊?”“谁说的,开什么玩笑”莫小伟有些慌张,在她看来,一个好学生是不会在读书的时候谈恋爱的,况且自己还这么小,别说父母,自己都不会饶恕自己。话是这么说,可是那个时候,遇到比自己优秀的人,莫小伟还是会忍不住多看两眼,就当是自己的学习榜样吧。

下午放学的时候,大伙都走了,叶飞飞和莫小伟留下来打扫卫生。“你出来下,我有话对你说”叶飞飞说。“哦,好的”莫小伟放下扫帚跟着出去了。“听说你喜欢景天?”叶飞飞问道。“你听谁说的啊?”“景云他们都说”“没有啊,就是上次他帮我修车的来着,你不也在吗。我倒没什么”“你上次给我的信你还记得吗?”“记得啊,怎么了?”“没怎么,我觉得我们应该多努力读书,你的好意我还是心领的,如果我们已经都大学毕业的话,这几个名字当中我可能会选择你,但是现在我还是希望你把心放在学习上”叶飞飞似乎想一口气说完所有的话,莫小伟感到莫名其妙的,那封信明明是景云写的,怎么叶飞飞对她会这么说,难道信的署名是自己吗?那叶飞飞岂不是误会自己了,但是景云又说过不要说是谁给他的,究竟怎么回事,莫小伟已经不想再追究了,她觉得叶飞飞说的对。“总之,我们都要加油”叶飞飞拍着莫小伟的肩膀说道。“哦,嗯”莫小伟半天蹦出俩个字。叶飞飞的微笑,莫小伟到现在都还记得,像清晨的太阳,隔着云朵都会给人暖暖的光。

五年级感觉过的特别慢,比过去四年加起来都慢。

下学期的一个下午,第一节课下,洛霞拉着莫小伟轻轻地说,“今天马天琪给了我一封信,说他喜欢我,你说我该怎么办?”“还是不要理会他们,这东西越解释越会引起大家的误会”“嗯,你说得对”。放学后,洛霞留下来和莫小伟一起打扫教室。打扫完教室,关好门窗,她们俩就准备走了。这时马天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对洛霞说,“我送你回家吧?莫小伟你不会有意见吧?”“不用了,这样被别人看到多不好”洛霞说着,“是呀,还是不要被别人说三道四的好”莫小伟赶紧补上一句,因为打内心里,莫小伟帮着洛霞,在她心里洛霞是她现在最好的朋友。三个人说着就到了校门口,莫小伟和洛霞的家正好一南一北,偏偏马天琪的家和洛霞的家一个方向。

第二天,莫小伟一如既往的来到教室,刚坐下,洛霞就走过来说,昨天是马天琪送她回家的。莫小伟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让洛霞接受了马天琪。这时马天琪走过来,拿着早点给洛霞,洛霞并没有接过来,说“我吃过了,你自己吃吧”,这么一说,莫小伟更加迷惑了,她现在也不知道洛霞是怎么想的。马天琪吃了个闭门羹后,走开了。“我只是想和他好朋友,现在还是学习比较重要,如果以后他还这么对我的话,我就让他做我男朋友”洛霞憧憬着说道。如果爱情就是这么简单多好。

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上午第三节课结束,莫小伟、景云、李佳、洛霞四个人背靠着背坐在草坪上。每个人心中多少有些不舍。谁知道初中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呢?“就算以后我们不在一个班,我们也是最好的朋友”景云激动着说道,“那是自然,不过我相信我们还是会在一个班的”,李佳补充说道。“我不想一个人在一个班,如果这样的话你们一定要经常过来陪我。”洛霞带着点哭腔说道,“我们三个在一起已经五年,还有莫小伟,真舍不得你们。”“我家就在学校对面,你们谁都可以过去找我玩。”莫小伟说,她也不想离开这难能可贵的友情。“哎,时间过得真快啊,我们跟老师说搞场毕业晚会吧?”景云叹气的说着。“好啊”“好····”

毕业晚会是在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举行的。其实很多天前,莫小伟和景云就开始准备了,出版报、采购。当一切都准备好的时候,毕业晚会也如期而至。那天下午,景云的一首薰衣草,唱的她自己哭了起来,只有他们四个知道,这是唱给叶飞飞的,叶飞飞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歌,大多伤感。结束的时候,莫小伟一个人躺在草坪上,他们的友谊曾经将她从水深火热中打捞出来,如今又将被打回原形吗。“想什么呢?”“太累了,好想歇一歇”。莫小伟没想到叶飞飞也跟着出来了。“你知道成绩了吗?”叶飞飞问道,“不知道啊,不是说暑假才能知道吗?”“班主任找过我了,我考上了,可能就要去市区读书了。”莫小伟知道自己肯定考不上,整个五年级自己就和景云她们一起疯,为了那难能可贵的友情。“那不是挺好的,加油吧。”叶飞飞半晌没有说话。前一个月,学校选了几个 班里成绩好的去市区比赛,考试通过的人就可以进入市区最好的初中。叶飞飞和莫小伟都去参加了比赛,只有叶飞飞入选了。或许上苍知道,谁是真正的优秀者。

晚会结束的时候,洛霞拉着莫小伟的手说,“马天琪要去市区读书了,他们家在市区买房子了。”“那某些人的愿望不就要落空啦?”“去你的。去就去呗。我都不稀罕”洛霞难得一次说了脏话,嘴角有着难掩的悲伤。莫小伟看了洛霞一眼,什么都没说,因为她知道,劝慰是没有用的,结局是固定的。

读小学的日子就这么一晃而过。没有谁是谁的谁,最初的,淡淡的,简单的。愿每个人都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青春恋歌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