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绵绵,下了一个星期,我烦躁的在客厅里踱来踱去,望着窗外雾蒙蒙的天,不知道要干什么。忽然,听见一阵“砰砰”的响声,我循声查看过去,原来是厨房壁橱里发出的动静。猛地拉开橱门,只有一瓶酒静静的立在那。“是你发出的动静?”我问她。她没有回答我,而是睁大了眼睛看着外面,长长的呼吸了一下。“你能把我拿出来么?”她有点哀求道。“嗯。”我答应了她,把她放到了客厅的桌子上。她回味的打量着四周。“墙上的蝴蝶标本还在,桌布还是以前的桌布,只是你,我第一次见。”她看着我,静静地说道。“我在这栋房子里住了才一年。”我边和她说话边用湿抹布把她的身体擦干净。不一会儿,她就浑身散发出墨绿色的光泽。“真漂亮!”我不禁赞叹道。“你是哪一年来到这个地方的?”我端详着她。“你看看我的头顶,上面有我的出生时间,出生后六个月,就到了这个地方。”我看了看,她头顶上写着:2011、08、30。“原来你是处女座。”我笑道。不知道下雨湿度大还是怎么回事,她忽然哭了起来。我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能重见天日,应该开心才是。”我抽了好几张纸巾给她,慢慢的,她哭的声音小了好多。

“那天,这家主人家庭聚会,我和朋友们被带到这个地方。和我们一起来的,还有一瓶黑乎乎的可乐。整个聚会结束,只剩下我和他,被主人家放在了厨房的橱子里。那一阵,暗无天日,我想死的心都有了。那黑乎乎的家伙,一开始只知道对着我呵呵的乐。后来,看我越来越不开心,就天天陪我聊天,变着法的逗我乐。慢慢的,我也就不怕那黑乎乎的环境了,心情也好了很多。有时候,他说话很有意思,有时候,他又说话笨笨的。他还说,我们两掺在一起,就会变成透明的水,他还有个老死不相往来的哥哥,我才不信呢,觉得他是个骗子……”她自言自语说了快一个小时,我托着腮,仔细的听她讲,窗外,雨下的越来越大,天也更加阴沉。“那他人呢?怎么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了?”我疑惑道。“我们在一起呆了整整半个月,我都习惯了有他的存在,有他的陪伴。可忽然一天,橱门被打开,他被这家主人带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这整整四年了。”她黯然的和我说。“你认为他会回来么?”我反问道。“说真的,我挺恨他的,如果他知道有天会离开,一开始就不要进入我的世界。接纳一个人对我来说本来就不容易,更何况要从心里撕裂、剥离的,我以为他不会回来了。实在难过的时候,我就会默默的一个人哭。”“也许,他也有他的苦衷,这道门,他走出去了,就再也回不来。假如当年是你,被带了出去,你也回不来,独自守候的,就变成了他。”我安慰道。

说到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我飞快的跑到卧室,从床底下找到了还剩下小半瓶的可乐。“你说的那个人,是他么?”我努力地调整好呼吸,看着她。她惊叫了一声,瓶身上忽然多出了许多水珠。“嗯!”她给了我一个简短而又有力的回答。“去年刚搬到这个房子里,我打扫卫生的时候看见他的,离橱门不到两米。那时候他就已经快不行了,说话断断续续。他要我不要扔了他,把他在这个屋子里安放好。我嫌带着他下六楼麻烦,就把他放在床底了。”我说。“他为什么不让你把他放回我身边呢?”她哭着问我。“也许,他不想让你见到他这么落魄的样子。”我考虑了半天,似乎只有这么一个答案。听完我的解释,她不说话了。我庄重的打开了他,也打开了她,把两种液体倒进了玻璃杯里,果然一混合,变成了透明的水。“他没有骗你。”我淡淡的说道。“那请你,把我们放在一起吧。”她恳求道,浑身散发出迷人的光泽。我找了段胶带,把他们缠在了一起。不知道我还会在这个城市呆多久,想了想,又贴上了一张纸条:“请不要把他们俩分开,即使要扔了他们,也请帮他们一起扔了。”她没再说话,我把他们一起放回橱子里,那个他们曾经一起呆过十五天,有过无数回忆的橱子里。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开心,但我知道,我不会再听到砰砰的响声了。

窗外,雨还是在下着,想见的人还是见不到。只是,忽然觉得高兴起来,好久没下雨了,替每个植物感到开心。


阅读完整连载:下一页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