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永生!
朕曾对此深以为然,以为天子之尊,富有天下,自可执掌风云,主宰一切。可当朕耄耋之年,才发现,所谓功名富贵,不能让朕换得多活哪怕只是一秒。生死之外,没有什么能难得倒朕。朕虽贵为一国之君,却依旧是肉眼凡胎,无法跳脱轮回。
朕老了!
金戈铁马,南征北战,一统六国,纵横捭阖,朕自觉可称千古第一帝!
焚书坑儒,兴建长城,则被部分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称朕为暴君!
朕老了,可朕并不糊涂。朕也不许那些奸侫小人将屎盆子往朕头上扣!
当年六国初统,饱受战火荼毒的百姓渴望过上安定富足的日子。就在这百废待兴之际,居然有人打着孔儒的旗号蛊惑人心,妄图煽动百姓造反,反抗朕。造反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朕不指望天下人都赞美朕,有人夸,自然有人骂,悠悠众口,朕管不住,也不想管。可是,你煽动百姓造反,祸乱天下,就是罪无可恕,死有余辜。朕焚书坑儒,焚的是反书,坑的是反贼。
北匈奴时常南下,在边关烧杀抢掠,嚣张至极。朕修长城,一为巩固边防,抵抗匈奴铁骑入侵,二为分配流民。立国之初,流民众多,这些百姓无田无家,都吃不上饱饭。朕征役修长城,也是为了百万流民可以自食其力,吃上口热乎饭。
朕至今日仍旧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会骂朕,抨击朝政。朕若有罪,罪何?
朕自问平生未曾做过有悖天理的事情,有人骂,就让他们去骂好了。朕的江山是一村一寨打下来的,骂是骂不倒的。
朕虽为九五之尊,却依旧是个凡人而已,朕怕死,比普通人更怕。年轻的时候,尸山血海里朕都不曾皱下眉头。年岁渐长,朕又久居深宫,养尊处优,慢慢也就失了血性。想到死,朕就寝食难安。
朕派徐福东渡求不死药,也只是心里求个安慰。朕自知无论蓬莱还是徐福口中的东极岛都没有不死药,徐福妄言,已是欺君之罪。但朕不怪他,他若回来,朕仍视他为肱骨之臣。朕只盼他能回来,陪朕下下棋,聊聊天。
朕老了,发须皆白,老态龙钟,走路也是走不稳了。朕年轻时就下令工匠为朕修陵墓,如今已是建的差不多了。朕的新家里,有山有水,有草有木,有亭台楼阁,有小桥流水。就连天上的日月,朕的新家里也有。朕以军立国,以军治天下,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朕的那支虎狼之师。朕令人按照真人比例塑兵马俑,有这些兵俑陪朕,朕也就不孤单了,也就不必在朕百年之后再找人殉葬了。
朕自知时日无多,朕去了以后,朕的尸体也会慢慢腐烂,朕的灵魂也会消散。但朕这一生,功过是非,自有后世评断。朕虽死亦无憾了!
亡者永生!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