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直到我无法承受。)
19世纪的英国,雾气弥漫的伦敦。工业革命过后,明显难以赶上时代步伐的奢华马车,依然会载着什么恪守礼仪的旧式贵族,从喧闹的街区匆匆驶过。或许在某个不被注意的时刻,亚麻色蕾丝手套里纤细的指尖,轻轻拨开随马车不断抖动的绒帘,留出一线足以窥探陆离世界的空间。
此时此刻,日不落帝国的米字旗嚣张地从欧亚大陆覆盖至北美以及大洋洲。《天佑女王》的旋律或许会在除了大不列颠以外的任何一片土地上奏响。
即便是在伦敦郊区过于宁静的乡村里,也应该能感受到北冰洋和北海吹来的季风不断转变着方向。过分的宁静反而破坏了时间一成不变的流速,在这里我坐在沙发深处牙齿不自觉地啮咬着羽毛笔的一端,在窗帘前,由清晨枯坐到深夜。——却依然等不来小说第一句的开头。
曾经,每一个灵感汹涌在心间的时刻,我想象它们像是发光的粉末,在无数漆黑的夜晚,如海浪一般涌入我的梦境。它们充斥血管和神经,将我占领。我可以坐在书桌前只喝着凉透了的黑咖啡从不暂停地书写一整天也不觉得疲惫。
现在医生建议我远离城市和人群,尽管除此之外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愚蠢并且可笑,但不得不说这一句正合我意。
如果说神秘是韵味必不可少的那一味调料,那么这可真是歪打正着。懒于解释不止带给我误解,还有莫名的仰慕。在我被这个矮小瘦弱的男人求婚的时候,看着他郑重其事的神情我忍不住唇边的笑意——真滑稽。
婚姻可以是用以填补破损自尊的装饰,我需要它所以攥紧它,迫不及待、拼尽全力,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水面漂浮的稻草——
我与姐姐的冷战已经持续了三个月,起初我以为这会像曾经无数次的吵架或者争斗一样:时间冷却冲动,会有人妥协,然后我们重归于好。在清晨透彻的阳光下相互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一如既往地为各自泡一杯咖啡,然后她站在钢琴前背对书写的我,开始绘画。——事实上我在梦里看见了这样的画面,最后微笑着醒来。
午夜轻薄的月光下,能看到蕾丝的睡衣圆领托着修长柔软的脖颈,牛奶般的月光铺洒在她柔润起伏的躯体上,我注视着她的后背直至清晨,她起身背对着我换衣,然后目光越过我取她挂在床头的发带,装作我不存在。当天下午遭遇求婚,我于是毫不犹豫地微笑点头,带着报复和自虐的快意。
如果非要用背叛来形容这个结局,那也是她先背叛了我——并且不知悔改!查理送我回来的时候,我故意带着他路过我们卧室下的窗口,我挽着他的手臂为他无聊的笑话,白痴一样地咯咯笑个不停。查理痴迷地看我,栗色短发下灰色的眼珠迸发快乐的光彩。我知道他爱我,正如我也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却假装不知道。一直以来歇斯底里的都是我,她冷漠地看我不顾一切地自我剖白,置身事外。那么今天我要告诉她,我也可以冷漠,我也可以。
瓦纳萨是我见过的最绝情的人了。她也将是我生命中最绝情的人,是我永不愈合的伤口。
所以我也绝情。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