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左在挣扎了跟随心意和理性这个问题后,没多久却将它抛在了脑后,因为遇着安久久的他压根就没有理性可言!
  窝在被窝里的卿左突然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安久久的,把她的朋友圈翻了一遍!
  “11.15一座城对一个人的意义只有一分,剩下的九分全然是城中的人所给,于是刚刚好,变成十分的喜欢!”
  卿左知道这是她是在刚来A市前的一些小心情,点开图片发现居然是安久久和熊晓晓的照片,他突然莫名的有点生气,生气她都跟熊晓晓联系上了,却没有联系自己,因为大概是前一年自己和熊晓晓有了联系。
也就是说有两种可能,熊晓晓没有告诉安久久联系上自己了,或者熊晓晓告诉了安久久自己的消息,可她却当做不知道。
  虽然自己没向熊晓晓求证关于安久久的事,可是依着熊晓晓“大嘴巴”的风格,卿左知道是第二种可能。
  他突然觉得又生气又伤心,这个绝情的女人是又要跟当年一样嘛?
  他把手机重重摔在床头柜上,将头全部埋进被窝。
  大约半小时他又从被窝冒出头,重新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认真看了起来。
  “10.13谢谢大家,生日很开心!”
  卿左点开图片,一群人把安久久和叶晨围在中间,安久久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头戴生日快乐帽,闭着眼在许愿,笑容甜美,而叶晨看着安久久也笑的异常满足!
  叶晨的笑莫名刺痛卿左的眼……
  “9.15九九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卿左点开图片,是一只巴西红耳龟,这次他笑了,挺像安久久的风格,给乌龟起名叫“九九”!
  ……
  就这样卿左把安久久的微信朋友圈一直翻到了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填满那些年与她错过的时光。
  第二天卿左又顶着黑眼圈去了公司,丁莫捧着咖啡、扶着眼睛从他身边经过时摇摇头说:“这么大年纪就不要学人家小年轻纵欲过度!”
  丁莫说完,就飘飘然走了!
  卿左对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因为他早已习惯“丁莫是个斯文败类”的事实!
  晚上躺被窝里,卿左不自觉的又拿起手机,点开安久久的,犹豫了半天发了个笑脸,他实在有些不知道讲什么!
  安久久看见手机亮了,拿过来一看扑呲笑了,这人是真的不会聊天。
  “帅哥,干嘛?”
  “睡不着!”
  “那继续睡,到睡着为止!”
  卿左发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呵呵,逗你了!大神你也玩微信!”
  “嗯嗯,要与时俱进!”
  “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学了美术,是从高中就选修了嘛?”
  “是呀!没什么好意外的,就感觉这是自己想要的!”
  “嗯,你一向理智,也清楚自己想要的!”
  “当你夸我奥!”
  “我本来就是在夸你!”安久久躲被窝里咯咯笑了。
  “我以为你讨厌我了!”卿左犹豫了半天,还是按了发送键,他已经没有理智了,只想为当年的倍受冷落求一个答案。
  “没有,我从来没讨厌过你!你在我心里是很好很好的一个人!”安久久赶忙回复。
  “久久,我很开心你这样讲!那当年究竟是因为什么,你要那般待我!”卿左刚想按发送键,却见安久久发来三个字“对不起!”于是他还是按了删除键,没有追问下去,他想久久有她自己的苦衷吧!
  “知道对不起我就好,那请我吃饭吧!”
  “好!笑脸!”
  卿左看着安久久发来的‘好’笑了,回了个“晚安”,便甜蜜的睡了。
  安久久这边也回了个“晚安”,与卿左的甜蜜开心不一样,她却有些难过、有些愧疚!
  在安久久的心底一直有双眼睛,是卿左的,跟受伤的小鹿般的眼睛!
  那个叫卿左的少年曾经那么那么单纯且执着的喜欢过她,是的,她知道!
  可那时任性且恶劣的自己,却辜负了那个少年!

阅读完整连载: 卿左安久久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