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走了有些时间了,墙上贴的招租启示已经飞起了几个角,纸张也落了色。我拿胶水,把飞起的两个角重新沾了沾胶水,往墙上抹。

我盯着重新粘好的招租启示看了看,兜里的手机响了,我手才摸到手机,铃声又戛然而止。

我刚想掏出来看看谁打的,背后就有声音发话了:“您就是房东?”我转过身去,说话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尖尖的瓜子脸,白白净净,唇红齿白。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个背着背包的娃娃脸女孩子,鹅蛋脸,跟她书包上的那个晃悠悠的白熊公仔一般引人注目。

看女孩子挽着男孩子的手,我明白了这是一对情侣,还是一对超高颜值组合的情侣。我点点头,回答那个高个子男孩子:“嗯,是的,有事?”

男孩子笑了笑说:“哥,刚刚那电话就是我打的,我俩想租房。”原来是来租房的,我带他们进了家,让他们挑房间。

闲聊中,大概了解了这一对小情侣的情况。男生叫高翔,女生叫宋茜,是附近大学的大学生,因为小两口正在热恋中,都想搬出宿舍在外过二人世界,又不想离学校太远,就找到了我这来了。

男孩子看了几个房间都觉得挺好的,倒是女孩子,可能女生都比较挑剔一些,又是要采光,又要通透,又要离卫生间近,最后选了楼上中间的房间。

我白天帮着雇主跑货,晚上回来后有时候都要到一两点,除了刚开始见到了这对情侣,后来很少能和他们碰面。

而他们每个月的房租都是用支付宝付给我,所以我连收租都不用跟他们打照面。只是偶尔半夜从他们房间里传来的轻微调情声,提醒我家里还住着这么一对情侣。

日子就这么过着,转眼就到了夏天,天气热的一塌糊涂。然而到了夏天,就到了我们这行跑货运的淡季,我的活就变少了,少许的活也是帮一些果园老板运运西瓜桃子之类的。

活一少,这日子就不能大手大脚的花钱了,烟也由原来的两天一包变成了一个星期半包。更让我有些头疼的,那对甜蜜的小情侣也已经欠了我两个月房租没给我了。

我本来想着也许是他们给忘了,也许过些日子就给我,真不给我反正还有一个月押金。可是这都是第二个月,押金只够扣一个月。

看着他们阳台上还晾着衣服,每天晚上灯也照常亮起,就是看不到他们露个面,本想着指望他们看到我,能记得把房租给一下。

最后我还是坐不住了,倒不是因为想着他们两个月的房租不给念念不忘,平常我跑车忙碰不到就算了,现在我基本天天在家,还是见不到他们人影,我心里也有点纳闷,想去他们房间看看,顺便催一下房租,要真的要是有什么困难,我也不会太为难他们。

走到楼梯口,快到他们房间的时候,我就闻到一大股霉味。怪了,我这房子朝阳,通风好,何况最近天气这么干燥,怎么家里也会生霉?

来到了他们房门口,我便听见了房间里传来了稀稀拉拉的收音机的声音,嗞啦嗞啦的调频声响个不停。

抬了抬手想敲门,心里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场,是说“呃,收房租。”还是“来借点醋吃螃蟹。”

敲了三四声,没人应,想离开,心里估摸着是不是可能没听见,又转身敲了几下,回应我的依旧是房间里收音机的嗞啦声。

没办法,我只好从口袋里掏出他们房间的备用钥匙,要是进去后撞见他们在家,就说我是来抄一下房间的电表读数,敲过门但没人开门。

“啪嗒”,门打开了,刚刚那股霉味越发浓重。房间里原来裱在墙上的墙纸顶头爬满了霉绿,吊顶的天花板上隐隐约约还看出有残留的水渍。

我心里暗想:“这对小两口难不成在我家倒腾海鲜吧?把我好好的一个房间给折腾成这副鬼样子。”

站在他们房间里,我突然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摸着下巴上的胡渣,我意识到了哪里有问题了,就是那个刚刚一直嗞啦嗞啦响的收音机没了声儿,房间一下子变的好安静,那种安静不是能让人放松的安静,相反,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人窒息。

我随意的扫了扫四周,一个字乱,真想不到一副好的皮囊下个人生活是这幅德行。就在我想离开房间的时候,“嗞啦嗞啦”的声又响了,比在门外听的更清楚,是书桌那边传来的。

我走过去,果然在书桌上发现了一台半旧的收音机,顺手就拿起来,才发现收音机下面还压了一张揉过的废纸,上面好像有字。

我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一股寒意从脚跟升起,字不多,歪歪扭扭的聊聊几笔,“救我出去”,字后面还有四个数字4763,再后面就是一个图案跟着数字,但图案明显被人故意涂抹掉了,对着外面的光线才依稀分辨出图案的轮廓,其他的完全看不到。

那几个数字看起来是很匆忙写上去的,从4到3都是一笔写出来的,甚至那个数字6我都分不清是4还是6。

我放下纸条,将收音机重新压在纸条上面。转身朝门口走去,这里太他娘的诡异了,但是我接下来看到的才是更加惊爆我眼球的。

这房间里的门后面竟然挂着一副画,我进来的时候只顾埋头朝里走,没注意到门后的情况。

这是一副油画,从画上颜料的颜色判断下来,我推测这画有段日子了。画里面是一个女人在打坐,两手平放在盘着的腿前面,一身素衣,乌黑的头发中分,而让我感到惊悚的就是画上的女人的眼睛,没有眼白,全黑的眼瞳布满整个眼眶。

一张嘴似笑非笑让人渗的慌,我不敢再跟画里的女人对视,我感觉我再多看她一眼我魂都要被她给勾去。

我低着头快步走出房间,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回我自己房间里找出他们那会儿跟我签的房屋租赁合同,上面有他们留的号码,我迅速翻出来,按照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

打了几遍,无论是男生的还是他女朋友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这还真是见鬼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他们去哪了?”

回想着刚刚进他们房间的情况,我突然记起了一个细节,他们床头柜上的日历是六月十二号,桌子上的便利贴上最后一张便利条落款日期也是六月十二号,今天是八月中旬,算起来还真好是两个月左右。

也就是说从六月份他们就不在我这边住了,那也不对啊,这几天他们房间的晚上还是照常亮起,要是这两个月他们都不在这住,那又是谁在他们房间开灯关灯?就算人不在这住,我这房子也不可能在夏天潮湿的都生霉了。

不管怎么样,首先要找到他们,也许找到他们一切就有了答案,真到最后还是找不到,只能报警了,毕竟我是他们的房东,他们在我这出事了我也脱不了干系。

我也不记得那夜我是怎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似乎很多梦叠加在了一起,梦里一个女人一直背影对着我,猛地一转身就是画里那副女人的模样。一会儿就是那对情侣满身血渍的跪在我面前求我救救他们。

第二天,我早饭胡乱的扒拉了几口就出去了。

来到了他们的学校,我现在只知道名字,要在数万人的校园里找到他们,挨个的去问是不可能的,只好通过学校政教处,我自称是那个男生的远房亲戚,路过他学校,想孩子了,来瞧瞧,无奈手机一直打不通,又不知道他哪个系在哪个宿舍。

这招真灵,手里的一杯茶才喝了两口,政教处主任就把男生的辅导员给喊来了。跟辅导员寒暄了几句,辅导员看了看我,推了推眼镜说:“您是高翔的?”“舅舅,远房的,一直听说阿翔在这上学,你说我这个做舅舅的路过这了应该来看看他。”我赶紧接过话,不紧不慢的说到。

辅导员点点头,连连称是,停顿了会儿,他看了看我似乎有话说,但欲言又止。我问道:“怎么了老师?”辅导员叹了口气说:“您既然是高翔的家长,我也就不瞒您了,这几天我们学校也在尝试联系他的家长,无奈一直联系不上。”

我皱了皱眉毛问到:“阿翔怎么了?”辅导员继续说:“高翔已经有两个月没去上课了,宿舍同学反应过来的情况是他在外面和女朋友租房了,偶尔回宿舍应付一下查晚归。”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么巧,我试着问辅导员:“您还记得阿翔最后一次来学校大概是什么时候吗?”

辅导员想了想,回答我:“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六月分中旬,那会儿我召开了一次班会,因为宿管阿姨跟我说他老是晚归,我还点名批评了他,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他。”

我点点头,辅导员接着说:“您是高翔的家长,能不能麻烦联系一下他的爸妈,他再这样下去可是要被劝退的”

我对辅导员不好意思的苦笑了几下,说:“让老师费心了,我能去阿翔宿舍看看孩子的宿舍吗?”

辅导员连忙说:“当然可以,我这就带您去。”


阅读完整连载: 鬼眼看人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