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話

千守:’這是。。。一壇都給我?!’

雲知:’嗯。怕你喝不夠,你一個人喝了也都行!’

千守心道:’千守的酒量竟然有這麼厲害?!’接過罈子,千守心中嘀咕。

雲知心道: ‘這一罈子,就不怕你不醉。。。’雲知心裡,卻是別有

打算。

隨後,千守家

蔡千守家到家後,千守對著這一罈子青紅琢磨起來。’嗯,就喝一

口嘗嘗甚麼味兒。’

一小時後,蔡千守家

叮咚一聲,門鈴響起。 喝得暈暈糊糊的千守瞬間移動到門前,‘誰啊?’,打開了門。

站在眼前的,是李雲知。

千守:’雲知?’

雲知:’我來看看你。。。喝了沒?果然已經喝了?’說著湊著千守聞了一下。

千守:’嗯。。。。才喝一點呢。。’千守開始有點大舌頭。

雲知:’哎?我猜不少噢?嘻嘻。’雲知偷笑。

千守:’來來,才沒有那麼多,你看。。’千守說著拉住雲知的手,走向客廳。

那罈子酒正放在桌上,雲知上前拎起,在耳邊搖了搖,’果然只剩下

一點, 看這傢伙現在這大舌頭,應該也差不多了。’雲知心中很是篤定。

千守:’來,你也喝口,當真是甜的呢。’千守說著,拿過杯子給雲知斟上。

雲知:’哎呀我可不能喝,我對枸杞過敏,這個的原料就是枸杞,我

是萬萬不能喝 的。’雲知慌忙搖頭,找個理由推脫。

千守:’真的?還有這樣的事?’

雲知:’嗯。’

千守聳聳肩‘既然如此,’說著抬頭一飲而盡。

雲知:’穆炎為甚麼走?’

千守:’你有喜歡穆炎那小子麼?’ 兩人忽然不約而同發話。

雲知:’你說甚麼?’雲知方才沒聽清。

千守:’噢不,沒問甚麼,你剛才問甚麼?’千守好像聽到‘穆炎’兩個字。

雲知:’我問穆炎,穆炎他為甚麼走?’

千守:’他為甚麼走?。。。他,。。為甚麼走?’暈乎乎地重復了兩遍,千守歪著腦 袋想了想,‘他不是車禍嗎?’

雲知滿眼的期待頓時暗淡下去,’該死,還沒醉。’忙低頭給千守斟

酒,送到他手邊。

千守接過,滿面燦爛地衝雲知微笑,‘怎麼對穆炎感興趣了呢?是喜歡那小子嗎?’說罷一口而盡。

雲知滿臉狐疑。‘這小子是怎麼了,素來一提穆炎就翻臉的,怎的笑成這樣? 是因為穆炎死了,這傢伙開心了嗎?!!’想著,不由大怒,大聲道‘是啊!我承認 就是喜歡穆炎了!他可比你強千倍,不是一般的人呢!哼,你就是嫉妒,我也喜 歡他!!’說著要來揪千守領口。

千守瞬時笑成了一朵花,任由雲知揪住自己的領口,半醉半醒地問‘那你現在過來是做甚麼?’

雲知:’這!....’雲知頓時語結,眼見得千守半醉半醒,痴笑如癲,不由再斟了一杯 送到千守手邊。‘還是喝你的酒吧!’

千守:’噢。’千守乖乖接下一飲而盡,抬頭又笑問‘你說說看,喜歡穆炎甚麼呀?’

雲知:’嗯,喜歡他。。。’正要回答,忽想到,’憑甚麼要回答這臭

小子?問問穆炎 的事才是正經!’轉而改問,‘穆炎為甚麼走?’

千守:’這是因為,。。’千守打了個嗝,接著道,‘出了一點小意外。’

雲知:’意外?甚麼意外?’

千守:’龍。。。龍。。。。’

雲知:’龍?’

千守:’雷。。。打雷。。。’千守微微一笑,換了個詞。

雲知:’雷?雷打到穆炎身上了?’

千守:’沒有。。。。才沒有。。。’

雲知:’那他為甚麼要躲起來?他在哪裡?’

千守:’。。。。嘻嘻。。。。噓。。’千守伸出手指擺在雲知嘴前,作出禁聲的手勢。

千守:’他沒有躲起來。’

雲知: ‘他沒有躲起來?!!!’雲知不由得伸手扶住千守的雙肩,‘那他在哪裡?’

千守: ‘他。。。。他就在。。。’千守得意洋洋地伸手指指自己。。。

雲知:’他在哪裡?’

來不及回答,千守倒在了桌上。

第二天午間 高一三班

同學A:’嘿,聽說那天千守鉛球扔了 13.1 米遠,得了冠軍!’

同學B:’是嗎?看他那麼瘦瘦的,竟能扔這麼遠?’

雲知偶然間聽到坐在身後的同學,一驚一乍地討論起那天千守的成績。

雲知心道:’千守平時幫我從樓下搬桶水上來都怨聲連連,原來是裝腔作勢?’。

傍晚 李雲知家

李爸爸回家,打開門進門,卻一腳踩到了一大張白紙。 低頭一看,上書

有字。‘雲知,今天不來補習了。千守’

李爸:’喲,千守這小子寫了紙條,還是繁體的!’李爸嚷嚷著,將紙條送到了雲 知房間。

李爸:’你們倆吵架了?’李爸問。

雲知:’沒。’

李爸:’奇怪。諾。’李爸遞出紙條。

雲知接過低頭一讀,‘咦,這字跡。。。’雲知記得,以前蔡千守的作文,曾被 貼在學校的牆報上,大家也都一睹過千守的文採。千守的字跡非常特別,因為,。。。。 不像他本人,誰能想到,這猴子的字竟能像女孩子般娟秀。

再細細看每一個字,那‘雲’字尤其的眼熟。竟好似穆炎的手筆!‘穆炎!’ 雲知扔下紙條,飛奔出門衝往千守家門!

1分鐘後 千守家

咚咚咚咚!一陣猛敲門板,千守終於開了門。

雲知:’為甚麼今天不來?’

千守:’吃壞肚子了,肚子疼。’

雲知:’那紙條是你寫的?’

千守:’恩。怎麼了?’

雲知:’快說,穆炎在哪兒? ‘

千守頓時愣住,茫然不知所措。

忽然間時空定格,空氣震顫,邋遢大叔出現在雲 知身後。

邋遢大叔:’你個笨蛋!’邋遢大叔皺眉大罵。

千守:’嗯?’

邋遢大叔:’她認出了你的字跡。並且,千守的字跡,她還不知道嗎?!!’

穆炎低頭扶額。這裡,我們叫他穆炎。是的,我想你也猜到了。這個站在雲知和 邋遢大叔面前的,是穆炎。

穆焱:’也就是,她今天就是要追問個不休了?’穆炎面目冷峻地發愣半響,輕嘆口氣。

穆焱:’其實,我想告訴她。’

邋遢大叔:’告訴她?告訴她甚麼?

穆焱:’來龍去脈。所有。’

邋遢大叔:’你覺得她能接受麼?’邋遢大叔問出了關鍵。

穆焱:’三生石上千守能活到 86 歲,也就是,我至少還要在這裡 70 年。。。。到 那時候,雲知早已老了。另者,三生石上她不就是千守的命中人?那麼我來代替 千守已是最好的選擇。’

邋遢大叔:’現在你的容顏,已是千守,你確定真的可行?’

穆炎的眼神黯淡下來。‘如果她愛我的話。。。’

沈默半餉,穆炎對著大叔輕輕揮手,‘把時空定格解開吧。’

邋遢大叔無奈,’好吧。‘

1秒後,時空定格解開

‘快說,穆炎在哪兒?!’雲知衝到千守面前。

穆炎輕嘆口氣,一把拉過雲知的手,攤開手掌,在她手心裡。寫下一個匈奴文的穆字。

穆焱:’還記得這是甚麼?我一共寫給過你 2 遍。’

雲知心道:’千守說的沒錯,一次是 200 年前,在涼亭里,用毛筆寫的,一次是 2 周前, 在學校操場的大樹下,圓珠筆寫的。’

雲知不可置信地抬頭看千守,‘你怎麼知道?’

穆焱:’因為,是我寫給你的。。’ 雲知倒退一步,看著千守,

穆焱:’千守因我出了意外,魂魄被天神打得煙消雲散,不得已,我進入這身體, 維持他的生命。’

雲知:’你是穆炎?’雲知長大了口。 ‘是,我是。’

雲知緩緩靠近,看著千守的臉。

穆焱:’你。。。能接受這個我麼?’穆炎定定不移動雙目。

雲知:’你是說。。。千守永遠回不來了麼?’

穆焱:’他的魂魄並非去到陰曹地府,而是,被打散了。’

雲知:’那。。。。那。。。。。’

穆焱:’所以我要在這身體里,活 76 年。’

雲知:’76 年?’

穆焱: ‘千守的陽壽是 86 歲。’

雲知張口結舌,迷茫地看著千守。

穆焱:’我記得你昨天對我說,。。。。’穆炎歪了歪腦袋,‘你還記得昨天對我說 甚麼了麼?’

雲知低頭一想,忽然想起他半醉半醒時的問話,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退後一步。

這個站在自己面前的千守,正略帶得意,滿臉燦爛地微笑看著她。

穆炎伸出了雙臂,眼眶渝淚。

雲知:’穆炎?’猶豫半響,雲知試著靠近。

很奇妙的狀況不是麼,望著千守 的臉,她想起夢中,騎馬到蔡允的營帳前高聲叫喊時,由內走出的穆炎,想起一 起逛千燈鎮燈會,在將軍府的涼亭寫字,又想起西漢時和短短的 3 周前,穆炎手 把手教自己打水漂的一幕幕,如此種種,如過電影般浮現眼前。

雲知再忍不住,淚眼模糊撲進千守的懷抱,‘嗚嗚嗚嗚。。。我還以為你從此消失,再也找不到你了。。。嗚嗚嗚嗚。。’

穆焱:’傻丫頭,我不是在這裡?’

痛快地嚎哭半響,雲知掛著淚珠抬頭問,‘可是千守呢?千守還會再回來麼?’

穆焱:’到 100 年後,千守的魂魄在天地間逐漸重聚成形,才會進入六道輪 回。也就是,到你的下一世,我想你和我都會見到他了。’

雲知緊緊依偎在千守懷中,默然無聲。

穆炎墓前

雲知和千守,噢不,穆炎,兩人並肩站在穆炎墓前,倒了一杯清酒入土。

雲知:‘千守,謝謝你救了穆炎。’

穆炎:‘你小子投胎轉世的那一天,我定會來找你的。’

雲知:’你會來找我嗎?’一旁的雲知抬頭問。

穆焱:’會!當然會!’穆炎緊摟雲知到身前,‘不論多久,我都會來找你。只怕到時候,你們都不記得我了。到時候,你還會喜歡我麼?’

雲知:’呃。。。,不知道。’雲知調皮地朝穆炎眨眼。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