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話

遠山中學高年生部高二(3)班,語文課

老師:’有鳥西南飛,熠熠似蒼鷹。 朝發天北隅,暮聞日南陵。 欲寄一言去,托之箋彩繒。 課堂上老師朗誦著西漢詩。

教室上方空氣震顫,千守隱身出現,低 頭尋找雲燦。 雲燦在堂下低喃一句‘有鳥西南飛,熠熠似蒼鷹。’昏然入睡。千守結印念咒,消失,進入雲燦腦海:

桓裕杭經由迴廊快步向書房行去。迴廊上方空氣震顫,千守半透明 漂浮在眾人身後的半空。

‘聽說是射下來的蒼鷹腳上綁著的??’桓裕杭問身邊隨從

隨從:’是。整卷羊皮之上,滿是匈奴文。’

此時天色已黑,遙見書房內燈火通明。屋頂上忽然甚麼明晃晃的東 西亮光一閃,千守定睛一看,那屋頂之上竟趴有一人。而明晃晃閃亮的, 遠望之下,似是護腕銅甲。 飄在空中的千守吃了一驚,‘那個。。。。難道就是前世的我!!?’

南京夫子廟 穆炎酒窖

‘李雲燦現在在想的,正是你此刻需要看的。快去吧。。。。’ 千守呆了一秒,消失在地窖中。

空氣微震,千守前腳剛走,南京土地,邋遢大叔就出現在趙永安

身後。

邋遢大叔:’你好啊,趙老頭兒,百多年未見,您還是一點兒都沒變啊。’邋 遢大叔一臉奧妙,皮笑肉不笑。‘想不到如此大膽,竟帶著毛頭小娃兒來 闖人家的私宅。’

趙永安:’呵呵,您也一點沒變,還是這樣年輕。’趙永安不驚不躁,‘今 時不同往日,這娃子的命如今可繫於穆炎一人之手,我們做神仙的,總 不能見死不救。’

邋遢大叔:’可是我想穆炎不會害死他。不要忘了,他不同於一般妖,是你 那毛頭小娃兒的家神,即使付出生命也會保護那娃兒。’邋遢大叔昂聲 反駁。

趙永安:’今次不同往日,你就能保證穆炎不會做出出格的事嗎!!?’趙 永安不服氣。

邋遢大叔頓時被這句話激怒,‘出格的事?您不記得上一世是誰 豁了命放棄諾雲放棄人形放棄一切去救的蔡允?’

趙永安:’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不服氣!!!你沒看到他的眼神?那條蛇 早已後了悔,你敢保證以後嗎!!?’說罷,趙永安搖手一揮,面前浮出 一朵浮雲,顯現此刻穆炎醉在東湖岸邊瘋狂大喊的情景!‘你能保證 嗎!!?’

邋遢大叔蹙眉凝視畫面中穆炎背影,抬頭問‘那麼您這打的究竟 是甚麼主意?要知道天機不可洩漏,你我不可介於他們之中參與此事。’

趙永安搖搖頭, ‘穆炎非人,和穆炎有關之事,盡可吐露。而只 有穆炎不在場的部分,才要千守自己去看。也不算我們洩漏。頂多只算 是作弊而已。’

邋遢大叔:’與穆炎有關的事,盡可吐露?’邋遢大叔愣在當場,‘趙老頭 兒,你是鐵了心哪怕犯規也要幫那蔡千守重回人間!!?’

趙永安:’呵呵呵呵,正是!’趙永安撫須點頭。

邋遢大叔:’但恐怕,您老這是多慮了!您以為我們穆炎會為了一個李雲知, 使那見不得人的卑鄙手段?蔡千守回到陽間又怎樣,你忘了,穆炎與桓 諾雲曾夫妻十年,恩愛異常。現如今李雲知想起前世過往,其心中所屬, 你我今天來爭,都是太早!所謂三生石的定數,三界皆知其並不盡然。 尤其那陽壽,這些年還不盡數都給改了!哼!’邋遢大叔一臉猙獰為穆炎 大鳴不平!

趙永安:’呵呵呵呵,那我們拭目以待。’趙永安毫不示弱。


阅读完整连载: 千守的秘密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