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量

?“哎呀!好漂亮的鸢尾花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呵呵,对了,这才是我喜欢的!”????

那夜,荣翎回到宫中,听到了士兵们一阵感叹,他的寝宫门口绽开大片大片的鸢尾花,已然将宫殿包围,寰日宫旁栽种的本是含苞待放的海棠如今多了鸢尾花,寰日宫印刻在一院深浅不一的紫色中,十分梦幻夺目。

荣翎脸一冷,侧目,只见他宫中光影漂浮,是花青色,闻听鸢雪笑声轻快,他的守卫,他的宫女一齐笑了,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于是,这个冷傲的王也露出了微笑,她似乎在他房里玩的很开心。

不过,没过多久,他的脸又沉了下来,他要阻止他。

?“别这么放肆!”??

?“你没看见他们笑得很开心吗?刚才你也笑了,我喜欢看你笑。”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不!是第二次。”?

?“我说的不是这个!”????

他推门而入,她俯躺在他的几案上,左手一盏灯,右边用他的墨色战袍半掩着身体。荣翎走近,凑到她耳边温柔一语,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冷冷的杀气。

她却在笑,那笑容好似做了坏事窃喜的孩子。因为她终于又感觉到了,他环抱自己的优柔气息和温存的体温,因为解决掉了那些和她分享他体温的人。

?“下次别发这么大的火,没那个必要!”?

?“因为我不开心!”?

?“现在我对你笑,你开心了吗?”?

鸢雪妩媚又娇嗔的模样,在荣翎眼眸里肆无忌惮地展现着她属于妖精的魅惑和风情。荣翎的手都握紧了剑柄,可仍旧笑脸相迎,坐在她身边,轻言细语。没有责怪,没有追究。笑容里满是难以言语的妖娆和蔑视一切的无谓。他面对眼前这个美的不得了的女人只能笑,他在想用另外一种方式报复她。

她看见他的笑,便会情不自禁地笑得灿烂开怀。这个荣翎又在搞什么鬼,说实话,荣翎轻轻一笑,笑容里的美和魅,一点不比鸢雪逊色多少。他对她出奇的温柔和宽容,若是别人他定是利落一剑,可这一回他没有。

他坐了下来,在她身旁感受着浮动的光影和旖旎的花色,荣翎觉得困乏。对于那些事他一时半会一点主意也没有。今晚上他没有吃药,疼痛在他身体里逃窜。他感受到自己在这世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越发艰难。

?“这样你会不会好一些?”?

?“从前你是怎样和荣翎相处的?”?

?“就像现在这样,那一晚实在是太短了,为什么现在你不理我呢?”

他试着和她聊天,她用温柔的方式替他消减疼痛,说着说着鸢雪便紧紧拥着他开始呜咽,他第一次看她流眼泪。

他没有拒绝,任她环抱,渐渐闭上双眼睡去,他眼角也有泪,只是她没有发现。原来在疼痛的时候,人和妖都一样。容易被蛊惑,无力抗拒。

夜晚到了这个时辰,皇位钱财成了最无关紧要的玩意,疼痛给了荣翎最醒目的感觉,只要能减轻一些痛他做什么都无所谓,鸢雪就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做了最讨巧的一件事。于是今晚她可以同她肆意抱拥。

天大的事明天再说。荣翎在寰日宫中安睡。

倾瀑回到了自己的客栈。

?“公子,你说咱们这次有机会搬到救兵吗?我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早些离开为好。”?

?“不···我们一定要沉住气,他们的国主不会杀我,刚才要不是他,我肯定回不来了。”?

?“下次有什么事,我们陪公子一起去。”?

险中求生,倾瀑安然脱险,立马回到客栈给属下们报平安。倾瀑刺探回来,冒着生命危险去“撩音阙”走了一趟,原来他们这次看不仅仅是躲追兵那么简单。

如今天下乱世,群雄争霸,各方都在想尽办法扩充自己的势力,而倾瀑却将希望寄托在江湖上一个神秘的国度上。因为齐人笑的一朵兰花,因为对荣翎剑法的仰慕,就算是把命搭上他都要冒险一试,荣翎实在是太吸引他。

??“公子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 “静观其变。”?

大伙还在商量,忽然听到房梁上有人,倾瀑立马吹熄了烛焰,大伙假装上床睡觉。各自握紧手中的兵器。也不知道刺客是谁。

后来“啪”的一下,从窗外扔进来什么东西,倾瀑战战兢兢走近一看,瞬间展露笑颜。

?“不要紧张,是熟人。”?

哈哈是鸡爪。这还用猜吗?齐人笑那小子的独门暗器啊!鸡爪到了,倾瀑接收到了齐人笑的召唤。提剑出门,又把一行的哥几个扔在了客栈。也不知道那小子要他干什么去。不过为了把鸢瑰国看清楚,无所谓了。命都丢过,其它更是无所畏惧了。

荣翎放心安睡,这边的好多人都在继续忙碌,江湖为什么凶险难测,因为这一刻你想要停止,而其它人总是有各种理由让一切继续。

?“老板这是你要的东西。”?

?“好,放在这里,你们去领银子吧。”?

?“多谢老板!”?

“撩音阙”热闹不歇,花灯歌舞夜夜不断。在最安静的暗格,他们的老板此夜就靠着一只烛台和几张探子们送来的枫叶过活。他看得很仔细,生怕漏掉哪里。鸢瑰国每来一个新人都逃不过”撩音阙”的追查,齐人笑,墨青染如此,倾瀑亦然。特别是这位倾瀑,刚来就喝了国主送的酒,在楚娆歌看来这可是件大事,这下探子们需要三天才做完的事,他一个晚上就要他们交到他手上。

交货,拿钱,一点不含糊,不然留下的就是命。

握着茶杯,将枫叶靠近烛台,面无表情,他在等。不知道荣翎看到这个会是什么反应。窃喜,担忧,使得他不得不又绽开他的折扇舞出丝丝柔风让他的心稍微平静一些。

?“何故你们对这个新来的小子这么有兴趣?”?

?“这是国主的意思,我只是叫他们快些而已。”?

暗格多了一点光,一个女子握着烛台走进,那个在“撩音阙“被荣翎一巴掌打到流眼泪的女人带着浓浓的胭脂香和淡淡的酒气,出现在楚娆歌的房间。

霓裳长裙在身上,跌跌撞撞,脸上的笑有些媚有些冷,她望着楚娆歌手上的枫叶表现得有些厌恶且不解。

“撩音阙“除了楚娆歌应该她最大。她俩一个姓,甚至容颜都有些相似,不过是性别的差距罢了。

两个人,两只烛台,两张美艳到有些哀伤的脸相对。冷言冷语,冷着的神情,冷了的茶。这样尴尬的相对每晚都会继续,旁人没法理解他们是什么关系,只是知道有这样一种惯例。鸢瑰国有两个人可以自由出入楚娆歌的房间,一个是荣翎一个就是这位楚姓女子。

?“听说他今日逃出了我们撩音阙‘万鼓阵’。”?

?“呵呵,鸢翎剑出鞘,什么东西能阻挡。”?

?“既是国主的意思,你就别太操心了,喝完这杯茶早些歇息吧。”

?“有劳挂心。”????

既然来了总归是要说两句的,连楚玉容都惊异于倾瀑的本事,能让荣翎为他出剑不说,他能让楚娆歌将神情扭曲成她眼前这难看模样,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都说女人吃起醋来诸事不理,这男人也差不多,楚玉容笑了出来,真正的讥讽。她没兴趣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她感兴趣的是荣翎的想法。

他恨,她笑,茶凉了热,热了凉,终于将这纠结一夜结束。各有各为,各自肚肠,他们都在等,等他们的王做答复。


阅读完整连载: 倒影迷歌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