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怪的丝线

阴罗山事件发生的三个月后。

灯下黑夜晚刚刚过去,阳光撑开邪恶的鬼手照耀四方

黑水镇终于迎来了黎明的曙光。

  镇外有一方树林,种的都是银杏树,林间树影婆娑,千叶麋集,随风摇曳。此刻天光灿烂,莺飞草长,不少树枝都抽出了新芽,翠绿欲滴,十分可爱,树叶上清冽的晨露更饱满得像是珍珠一样,颗颗珠圆玉润,不断地从树叶上滑落而下,颇有一番‘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奇妙之感。

  整个树林中都回荡着晨间鸟儿欢愉的吟唱,不时还能看到胖嘟嘟的野兔从洞里冒出头来,你追我赶来回奔跑,好一片撒欢的天堂。

  此刻,一个窈窕清丽的倩影正踏枝点叶,十分灵巧地穿梭在数十株参天银杏中间,她的身子仿佛没有重量似的,薄薄的银杏叶经她曼妙的足尖轻轻一点,竟只是微微弯折,待回复原状时,却将那女子整个人像露水似地给弹射了出去。

  她就像云雀一样轻盈,虽然没有翅膀,却依然能纵跳如飞。只要她愿意,甚至可以十分轻易地在树杈间捉住那些来不及飞走的斑鸠和喜鹊。她此时看起来十分焦急,时不时会低头四处观瞧,似乎正在找寻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奇怪,声音明明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她一边寻找,心中一边犯了嘀咕。

  在她一对秀目的正前方位置,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串雪花状的光瓣,只见那光瓣优雅地绕成了一圈螺旋,随着螺旋转动的频率,出现了一个如同踏着华尔兹舞步的,裙裾飞扬的小精灵。

  小精灵离她的位置不过咫尺之间,这突然的出现倒让女子没有想到,她神色一慌,一双莲足刹车不住,身子竟从银杏树枝上仰倒了下去,还好她反应迅捷,及时地将脚背一勾,整个人倒挂在了树枝上,那姿势到有点像是猫头鹰。

  “姐姐,你没事吧?”这顽皮的小精灵正是花妖宝儿,她见自己闯了祸,忙飞到马小倩身边关切地询问了起来。

  “你这小丫头片子,每次都是突然出现,想吓死姐姐啊!”

  马小倩嘟着嘴抱怨着,随后双足一勾一带,整个人像荡秋千似地在空中倒飞了一道华丽的弧度后,翩跹地落在对面的银杏枝桠上。

  “噗~”宝儿捂嘴偷笑了一阵,仿佛在为自己的恶作剧得意,她见马小倩时不时地东张西望,不禁问道:“姐姐又要去找那个人吗?”

  马小倩瞪了宝儿一眼,道:“小孩子家别老这么多问题好不好?”

  宝儿吐了吐舌头,又道:“之前已经露陷过一次了,这光天化日的,要是让别人再看到你就完蛋啦!”

  “……”

  “我只是想看看他死了没有。”马小倩轻描淡写地说道。

  “管他做什么,死了不是更好吗?这样我们也报仇了!”

  马小倩兰指一弯,一颗荧光闪闪的露珠准确无误地弹到了宝儿的身上,宝儿抖了抖身上的露水,哆嗦着打了个喷嚏。

  “哎呀,人家的新裙子……”宝儿双手叉着腰,米粒大的小嘴撅得老高。

  马小倩莞尔道:“嘻嘻,谁让你八婆来着?姐姐什么事你都要管呢……”

  “那是因为,宝儿真的很在乎姐姐啊,你不是说过,姐妹间不应该有所隐瞒的么?”

  宝儿说着,竟显得有些黯然神伤,双手极不自在地玩弄着衣角,“如果姐姐觉得宝儿很烦的话,我以后还是不要出现好了……”

  马小倩见她眼圈都泛红了,忙将她捧在手中,心疼地宽慰道:“宝儿乖,刚才是在同你开玩笑呢,姐姐难道还不明白你的心意么?”

  “我们现在去找那个人,就算他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马小倩望向丛林深处,一对剪水双瞳中不经意间掠过一抹淡淡的忧色。

  马小倩在银杏林中纵跳如飞,一路惊起了不少撒欢的麻雀,宝儿则是紧随其后,生怕一眨眼就跟丢了,渐渐地,银杏树开始变得越来越密集,枝叶间葳蕤交错,遮挡住了阳光,光线也是越来越昏暗,此刻已是来到了银杏林的腹地。

  宝儿背后的薄翅高速扇动着,周围的树木像过山车一样飞快地从她身边掠过,她本是林中精灵,虽然身材迷你,却也能十分自如地穿梭于茂密的枝叶间,这样见缝插针的活计在她看来就如同玩闹一般。然而,当她偶然间从两棵较为低矮的树干间穿过时,却蓦地在空气中撞上了什么东西,那东西极富弹性,由于是高速滑翔的状态,她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传来,接下来身子便重重地弹飞了出去,在半空中直栽了好几个跟头才停下来。

  马小倩回头道,“宝儿,怎么了?”

  “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了……”宝儿稳了稳有些眩晕的脑袋,说道。然而当她再往两棵树中央看去时,却依旧是空空如也,并无任何异状。

  “好奇怪喔!刚才明明是有什么东西的啊!”宝儿嘟着嘴,心中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马小倩见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便跃上了其中一棵树上观瞧了起来。身为考察团领队,她经常需要埋首于一堆堆繁琐的数据之中,并试图找出其中的规律与联系。这样的工作习惯也让她练就了心细如发,眼尖如针的本领,她一眼就看到,在两棵树之间,连着一根极其细微的透明丝线,这根丝线大概只有毛发的一半粗细,在阳光中不断折射出荧荧光泽,也亏得有这层光泽作引,要不然连马小倩也是极难留意到的。

  她原本以为这丝线是系在两棵树之间,事实却并不是这样,只见这丝线两头都是远远地延伸了出去,一头是朝着林外的方向,另一头则似乎还通向林子深处,极目望去仍看不到尽头,给人的感觉倒像是有人揣着个毛线团子一路走过一般。马小倩将手指放在那丝线之上,一拉一弹,那丝线左右发颤,竟如同琴弦一样发出了一阵阵嗡嗡的瑟音,很是奇怪。

  宝儿吮着一根食指,大惑不解道:“姐姐,这是什么东西呀?”

  马小倩也是摇了摇头,她这会儿临时改变了主意,道:“咱们顺着丝线的方向找找吧!”

  银杏林的尽头是一座巍峨的老山,因为山上岩石遍布,土质稀松,并不利于耕种,因此也就一直这么废弃着,没人上去过。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银杏林眼看着就要到尽头了,除了几只隐遁在草间窥伺的豺狼嚎猪,便再没什么新的发现。马小倩这时也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她要找的是茅无极,可不是被这根破丝线给牵着走。

  马小倩看宝儿有些乏了,便用自己也没底气的声音鼓舞道:“说不定这丝线和他有联系呢,咱们顺着它走,一定错不了。”

  宝儿在半空中一起一伏,口中不满道,“那它要是通向湖北,咱们不得跟到湖北去呀?”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拨开了一堆浓密的银杏叶,这时展现在眼前的景象不禁让两人大吃一惊。

  只见眼前有一方半径在十米左右的圆形空地,空地四周都围着银杏树,唯独这片空地上寸草不生,甚至连一片银杏叶都看不到。在空地中央的位置,则建造了一个六角星形的低矮石台,这样的六角星形在当时是十分少见的,像是两个等边三角形一上一下锁成的形状,看起来倒像是某种神秘的符号。

  马小倩只感觉耳中嗡地一声响,忙用手将耳朵给捂住,表情十分奇怪。

  “姐姐,你怎么啦?”宝儿飞到她脑袋边上,关切地问道。

  马小倩口中喃喃道:“唔,这里有股强大的磁场……”

  “磁场?”宝儿显然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满脸的讶异与好奇。

  马小倩点了点头,解释道:“磁场便是一种特殊的能量脉冲,你没发现这里连树叶都没有吗?想必就是受这磁场的影响了。”

  “咦,那宝儿怎么没感受到这种能量呢?”

  马小倩和煦一笑,“傻瓜,磁场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你目前的修为还不够,没有达到眼通,耳通的境界,没有第六感,就自然无法感知到了。”

  宝儿满脸羡慕道:“哇,这么说来,姐姐还真厉害!”

  “那还用说?”马小倩一扬眉,得意洋洋道。

  马小倩这时发现,那根古怪的丝线正是从那石台的方向延伸出来的,似乎那里便是起源。为了解开心中的疑团,她从十来米高的银杏树上纵身一跳,轻巧地落在了地面上,朝那石台走过去。

  远远地,马小倩看到在那奇怪的六角形石台上,似乎有一堆黑乎乎的东西,待赶到一看,却发现是两个人。

  一个是阿桓,另一个则是一具通体溃烂,身材高大的僵尸。两人都躺仰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此时的阿桓遍体鳞伤,已是衣不蔽体了,而那具僵尸则几乎是泡在一滩墨绿色的尸血之中,前额笔直地插着一根到处是缺口的桃木剑,这木剑要刺破头盖骨,得需要多大的力道啊,马小倩心中也是啧啧称奇。

  石台上有许多深一道浅一道的划痕沟壑,看样子这里曾发生了异常激烈的打斗。马小倩颇觉得有些意外,没找到茅无极,却意外找到了他最得力的弟子。

  那根透明丝线正是从那具僵尸的脊背处牵出来的,只是马小倩想破脑袋也实在想不出这根丝线是干嘛用的,另一头又会延伸到什么地方,刺眼的阳光毫无保留地曝晒在僵尸朽烂不堪的身体上,发出“嗞嗞”的声音,不断冒起一阵阵散发着恶臭的青烟,看样子似乎正在融化。

  宝儿这时也赶来了,当看到衣不蔽体,几乎是赤条条的阿桓后,不禁“哎呀”尖叫了一声,赶紧扭过头去。

  “男人身上不就多了个把式么,有什么可害羞的?”马小倩狡黠一笑,俯身去探他鼻息,却见他面目死灰,气若游丝,不禁眉头一皱,又去摸他脉象。

  阿桓的脉象如同深谷落雪,微不可查,已是命在顷刻了,但马小倩同时也感觉到,在他的气脉中始终还存有一线没有放弃,看起来倒像是有某种精神支撑着他,才让他没有倒下。

  马小倩从那僵尸身上扯了一大片衣布盖在了阿桓身上,又回头对宝儿说道:“好啦,你可以回头了。”

  宝儿从手指缝中瞧了一下,这才放下心来,问道:“姐姐,他死了没啊?”

  马小倩道:“他伤成这样,和死了没什么区别了,没一个大夫能救得了他。”说完,她话锋一转,又道:“唉,可谁让他这么好命,遇到我马小倩呢……”

  “姐姐,你……”宝儿话还没说完,便看到马小倩从脖子上取下那串做工精致的纯银项链,随后又将项链上的球形吊坠给扯了下来,放在掌心里。

  但见马小倩手掌一挤一握,还没看清使的是什么手法,那球形吊坠便像是核桃似的裂成了均匀的两半,一颗深褐色的药丸暴露了出来。

  “蓬莱岛还神丹!”宝儿失声叫了出来,随后愕然道:“姐姐,你不会是想……”

  马小倩不以为然道:“他曾舍身救过我,今日我救他徒儿一命,也算是不拖不欠了。你知道,姐姐是最不喜欢欠人家人情的呢。”

  宝儿一脸的不可置信,“可这是保命的家伙啊,你今天给了他,要是以后你自己有个三长两短的可怎么办?”

  马小倩轻松一笑:“噗,放心啦。你不是说姐姐很厉害的么?姐姐会保护好自己的。”

  “……”

  “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你了!”

  “嘻嘻,大人们的事,小孩子怎么会懂呢?”

  “哼,不许说我小孩子,宝儿不小了!”宝儿撅着嘴道,她想生气,但见马小倩那嬉皮笑脸的样子,却又气不起来,趁着这个机会,马小倩已经将还神丹喂到了阿桓的嘴里,接着又在他喉头按摩了一阵,好让他顺利咽下去。

  “姐姐,那个人真的值得你这样做么?”宝儿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从她认识马小倩起,还从没见她这样对一个人上过心。

  阿桓服下还神丹后,不到片刻功夫,脸色便慢慢开始红润了起来,蹙成一堆的额头也渐渐舒展了开来。

  马小倩看到阿桓的病情有了起色,脸色也轻松了不少,在一旁自言自语道:“还神丹只能保住他心脉不失,若要完全恢复还需要用中药细细调理。”

  这时宝儿忽然指着阿桓的胳膊惊叫道:“姐姐,你快看!”

  马小倩循声望去,但见阿桓的胳膊上有两排鲜红的牙印,创口处还不断渗出粘稠的脓水,看起来十分恶心。

  马小倩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没办法。“中尸毒了吗?这下他那个不负责任的师父可有活干了……”

  另一头的僵尸此刻已经化得只剩一堆枯骨了,恶臭无比的尸液几乎流遍了半个石台,宝儿捏着鼻子,满脸厌恶道:“咱们还是快点离开吧,这里我片刻也不想多呆了。”

  马小倩看了看天色,首肯道:“好吧,他师父如果没死,此刻也应该回到镇中了,你将他绑结实了,可别让他掉下去。”

  “什么?!”宝儿的嘴巴长得老大,一脸不可置信,“还要带上他呀?”

  “当然啊,做事要善始善终嘛!把他丢在这不是便宜那些野狼了?”马小倩见她满脸不情愿,只一哂:“他身上这么脏,我可不要背喔,只有辛苦咱的乖宝儿了……”

  宝儿嘟着嘴,还想要争辩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只见她手中法杖一挥,竟变出一串长长的青绿藤蔓,将阿桓自上而下缠绕了好几圈,随后,她看也不看,一手拉着藤蔓直接垂直飞了起来,似乎不费吹灰之力,与此同时,阿桓那笨重的身躯在她看似随意的动作下竟也悬空升了起来!

  马小倩十分满意地笑了,心中说着:“茅无极啊茅无极,你又要欠我一个大人情了。”

  临走时,她留意到石台的六个正角上有一些十分拗口难念的古怪符文,这些符文都是深红色的,看上去像是用油漆刷上去的一般,马小倩微微有些惊愕,口中颇为玩味地说着:“冥界的文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鬼遮眼Ⅲ:幽冥之门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