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娜


礼拜天的晚上,我照例在厨房为一家人准备晚饭。当我从冰箱拿出一整只鸡准备肢解的时候,先生忽然在客厅大喊,快来看,这不是你那个同学周莉莉吗?


我放下菜刀和剁了一只腿的鸡,飞快下楼,看到新闻频道正在播一则国际新闻——3月14日晚,巴黎一所小学遇袭,华裔女教师当场身亡。


虽然血迹遮盖了她的半边脸,虽然她四个身材魁梧的警察抬出去的镜头只是匆匆一瞥,我还是无比确定,她就是我的研究生同学周莉莉。她那如明月一样的脸庞,当年被系里的男生哄抬为“小邓丽君”,虽然现在已经不流行邓丽君式的美了,现在流行的都是清一色网红锥子脸,但是她的美那样摄人心魄。我当下心中轰然一声,感觉到天旋地转。


我和周莉莉已经5年没有见面了。

6年前的秋天,我从家乡小城辞去体制内的工作,晃晃悠悠拎着两只超大号行李箱来北京念书的时候,第一个认识的同学就是周莉莉。宿舍楼下那辆白色宝马x5停得特别霸气,周莉莉从副驾驶出来的时候,穿着Chanel最新款套裙,拎着粉色中号hermes brinki,踩着7厘米的Jimmy choo,刻意扮欧美名媛风的她,却长着一张邓丽君式的圆脸。她的刘海过份张扬的参差不齐,过份白净的脸和猩红的嘴唇,都让她和这栋小小的破旧的学生公寓格格不入。


看我提着行李箱上楼,周莉莉大方地和我打招呼,“同学你也是新生吗?你在哪个宿舍?”


“是的,301”。


“我叫周莉莉,古典文学系的,你呢?”


周莉莉边说边跟着我上楼。我气喘吁吁地把两只无比沉重的行李箱拖到宿舍门口,发现周莉莉的宿舍也在3楼,就在我斜对面的306。


她从brinki里掏出一串钥匙,又扭头对我说,以后请多关照哦。


你一个富二代有什么需要我关照的。我脸上笑着,心里却有点酸酸地想。这次辞职念书,妈妈是不同意的,说一个女孩子念那么多书有什么用?乖乖在单位里待着,找个好男人嫁了不好么。爸爸却是支持我的。他得知我辞了工作,狠下决心来念研究生,给我一沓厚厚的信封,我不肯要,那差不多时他半年的薪水啊。


我用工作3年攒下的钱支付了学费,至于生活费,我会写稿,也能拉下脸来做兼职销售,慢慢赚吧。


研究生一年级基本上就是上上课,课程排得也不满,我就选修了一些和专业无关,但是我比较感兴趣的。比如《红楼梦》解读啦,唐宋诗词赏析啦。白天上课晚上给报纸写专栏,我对学校的社交活动并不热衷,一个月下来没认识几个新同学,只有对面的周莉莉,常常买了新衣服新手袋跑到我宿舍问我好不好看。每次她走了之后,我其他几个室友总是不屑,“得瑟什么呀,300块买的高仿吧。”


周莉莉的男朋友是那种看起来特别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学生会主席,永远穿着一丝不苟的白衬衫,每天晚餐时间拎车周莉莉的浅蓝色水壶帮她打好水,放在宿舍楼下。周莉莉的业余生活很忙,微信朋友圈里时不时晒出一张名媛范儿的照片,背景要么是那辆霸气的宝马车,要么是保利剧院之类的文化场所,或者是高级西餐厅。所有的男生都仰慕周莉莉,所有女生都嫉妒周莉莉。


但是周莉莉又不是那种持宠而娇的姑娘。比如说,我们一起上《红楼梦》解读课,她如果先到教室,会帮我占好位置,课间去打水,也不会忘记带上我的杯子顺便帮我灌满水。她说话永远是轻声细语的,是那种家教良好的女孩子才会有的温柔妥帖。




顾老师的《红楼梦》解读课在学校里大受欢迎,吸引了很多像我这样的外系学生。因为他讲得好,而且人又帅——40多岁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喜欢穿细格子纹衬衫和质地上乘的羊绒背心,无名指上那枚明晃晃的结婚戒指,显示着他是个爱家庭的好男人。据说他和太太结婚十年没有要孩子,他不仅在大学里任客座教授,还开了一家影视公司。


我是在一次课堂作业之后被顾老师找到的。


走进那间清雅幽静的办公室,我被整整一墙的书震惊到了。我在书柜对面的黑色皮沙发上坐下,语无伦次地表达着我对这门课的喜爱。顾老师示意我不要紧张,起身帮我接了一杯纯净水。


“我看了你的课堂作业,对晴雯这个人物性格分析写得很好。你是个很有天赋和灵气的女孩,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到我公司写剧本?”


突然的邀约我有点受宠若惊。后来说了些什么我已经忘记了,也不记得怎么走出顾老师办公室的。


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周莉莉。没想到,她非但没有为我高兴,还有点生气似的。


“写剧本可比写豆腐块专栏难多了。”末了,周莉莉来了这么一句,我有点扫兴,也就没有多说话。


有一天夜里,宿舍楼下忽然发生一阵争吵,伴随着中年男子的吼叫,低沉的哭泣声。我拧亮台灯,扒开窗帘往下看,穿着睡衣的女孩背景好像周莉莉。室友们也都醒了,我们索性把窗户开了一条缝,听得更清楚了。


“爸求你了,这次就要30万,30万就能救爸爸,爸爸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女孩一直哭一直哭,路灯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显得那么孤单。


“女儿,爸爸知道对不起你,但是你妈跟我离婚了,房子都在她名下……爸爸身无分文了,欠了他们30万,如果还不上,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呀。”


男人像是绝望了,对着空无一物的夜空大吼了一声,然后扑通一声跪下了。


女孩一个巴掌匡在男人脸上。


“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这是最后一次要钱是不是?好,30万,三天之内打给你,以后我们断绝关系,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了。”


男人已经泣不成声,连连答应。女孩口气又软了下来。


“爸,我求求你,以后不要再去赌钱了好吗?唉……”


我拉好窗帘关掉台灯,在黑暗里心却怦怦直跳。周莉莉家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爸爸欠了债为什么不去找已经事业有成的儿子要钱,却来找还在念书的周莉莉呢?


第二天的《红楼梦》解读课,周莉莉照常帮我占了座位,帮我的水杯灌满开水,好像昨夜那个女孩并不是她。但是看到她肿的像核桃一般的眼睛,不是她又是谁呢?


周莉莉始终没有对我说那个夜晚爸爸来找她的事情。但是她还一如既往地上课,臭美,让我觉得那个晚上好像梦一样不真实,又或者,她家的事情早已顺利解决妥当了吧。


我给顾老师公司写剧本的事却没那么顺利,迟迟没有开工,据说资金有了点问题。不过我也没有太失落,继续白天上我的课,晚上给报纸写豆腐块专栏。


一个月之后的周末,周莉莉一大早就来宿舍敲门,喊我陪她去逛街。我虽不情愿,看她那么委屈的小样子,还是答应了。逛百货公司对我来说真的是苦差事,因为囊中羞涩,便不好意思大张旗鼓地试太多,售货员小姐那温柔的渴望你买单的小眼神总是让人心虚。好在周莉莉是有钱人,和她逛街好像也有了底气似的。


周莉莉并没有带我去百货公司,而是走进一个二手奢侈品店。


周莉莉把手提袋扔在柜台上,我才看到原来她带了一只lv的皮包。我张大了眼睛,“怎么,你要卖啊?”


那是一只经典款式的老花皮包,手柄已经变成了蜜橘色,经历了岁月的风尘之后,皮质显得更有韵味了。


店主的报价是8000块。


“太黑了,我这个包男朋友在巴黎买的,还要30000多呢。”


周莉莉一边数着现金一边小声抱怨,轻轻叹了口气。


北京的冬天到处一派肃杀之气,天是灰蒙蒙的,树叶都掉光了,pm2.5每天都超标。我和周莉莉走进星巴克一人要了一杯咖啡。


“我怀孕了。”


这四个字从周莉莉嘴里蹦出来的时候,我正百无聊赖摆弄着吸管。她若无其事地喝着她的焦糖玛奇朵,好像在谈论别人的事。


“那你打算生下来吗?22岁也可以考虑结婚了。”


周莉莉苦笑了一下,那神情变得我非常陌生。


“男朋友不同意结婚?”


“不是。”


“那是什么?”


“我可能要休学一年了,今天跟你告个别。”


周莉莉没有再多说什么,她要生下孩子,这是她无比坚定的事。


周莉莉休学之后关于她的传闻并没有消失。有人说她是回家嫁人了,两家人是世交,她和先生都是富二代,家里有公司可以继承,哪需要念什么学位。也有人说她被人包养,当二奶去了,她根本没有个有钱的爸爸,她用的那些名牌包都是假的。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还是觉得周莉莉是个善良的女孩。


冬天很快过去了,春天也很快过去了。



第二年的5月份,我忽然接到顾老师的电话,说资金已经到位,剧本可以开工了。他在电话里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去公司找负责人讨论。


我坐了1小时地铁又倒了1趟巴士,终于找到公司所在地,在郊外的一个别墅区里面。那是一片联排别墅,白色围栏,绿树成荫,淡黄色的墙壁,尖尖的屋顶,每一栋房子的顶层都有一个大露台。5月的微风轻轻吹着,小区里每家的院子里都种着花,空气里都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在这里工作,真的好惬意啊。我心里暗暗赞叹。


我按照备忘录里的地址找过去,9号楼903。走到6号楼的时候,忽然透过落地窗看到一个孕妇女孩的身影,她的刘海长长了,脸几乎没有变,除了肚子大到像是快要临盆了,其他都没有变。


周莉莉家怎么会住在这?她不是四川人吗?


无数个问号在我心里盘旋,可我不敢去问她,甚至不敢去辨认。在我发呆的瞬间,女孩早已上楼,消失在我视线。只有那辆停在门口的白色宝马x5,明晃晃地提醒着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的剧本写得很顺利,收入自然也比之前多了。当我用自己赚的钱买下第一只lv包包的时候,我总想起周莉莉,想起那间二手奢侈品店,想起那个别墅里怀孕的她。


7月12日,周莉莉生下宝宝,给我发了一条微信:母子平安,勿念。


9月份,周莉莉的朋友圈已经在晒巴黎了。她还是那么瘦,脸圆圆的,眼睛亮亮的,穿的更有品味。她很少回复留言,我们只知道她在念艺术硕士。


又过了一年。2012年的夏天,我要毕业了,那段时间赶毕业论文,就没法抽出时间好好写剧本,心里觉得十分愧疚。答辩结束之后,给顾老师打电话,想去登门道个歉。顾老师在电话里很开心说,没什么啦,12号我儿子抓周,你来玩吧。


我再次坐1个小时地铁,倒了1次公交走进那个别墅区的时候感觉很恍惚,盛夏的蝉鸣叫得人心烦意乱。顾老师儿子的生日party在公司的院子里,小规模的 BBQ,大家在草地上玩得很开心。顾老师抱着儿子,小家伙一直在哭闹个不停,可是那双大眼睛,分明就是周莉莉的翻版;顾老师的夫人笑意盈盈地招呼着大家,一切都显得幸福好不容易,一切都显得太过正常而无趣。


从那之后就没有再见过顾老师。毕业之后忙着工作、恋爱、结婚,早已把这些往事淡忘了。直到礼拜天晚上的那则新闻,我才想起我的同学周莉莉。先生见我一直发呆,追问我,是吗?是你同学吗?


“不是。她不是那个周莉莉。”


我背过身去,眼泪却掉了下来。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