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渐落,傍晚的风吹着南木的脸,凉凉的很舒服。一路上高耸的楼房离南木越来越远,不远处村子里的平房小楼渐渐变得清晰。

南木骑着自行车从热闹市区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地方。这里是给外来打工族,工人,低薪工资的上班族,穷人们租住的城郊村。

村子很老,有着南方特有的建筑风格,颇有年代感的石墙砖瓦镶嵌在村子里的每个角落。绿树成荫的巷口街道,参差错落的砖瓦小楼,饭菜的香气,妇人们的家长里短,孩子们的嬉戏打闹,巷头巷尾猫儿狗儿的叫声,这里的一切都让南木的内心感到平静。

  村里的老人喜欢围在村口的树荫下打牌乘凉聊天,南木骑着车子进村口时都会和老人们打招呼,老人们都很热情的回应着,村子里很多人都认识南木,老人们很喜欢他,小孩子们也愿意跟南木玩,南木也非常喜欢这里的一切。

  顺着巷子一直骑车,拐到了最熟悉的的巷口,住的地方到了。

进院把车子支好,房东正在院子里浇花看见南木回来笑道:“回来啦?第一天怎么样?以后咱们南木可就是高中生了。”南木的房东是一个快奔三喜欢留着胡茬的单身男人,但他整个人都因为留着胡茬而像个四五十岁的大叔,房东大叔给人很随和很亲切的感觉。

南木笑道:“还行,学校很好,同学们都很好相处,大叔浇花啊。”房东大叔骂道:“能不叫我大叔么臭小子,你见过我这么帅的大叔么!”

南木进屋回头道:“好的,大叔。”

南木和房东的关系就像家人。房东在市区上班,工作稳定工资也很高,父母都在市区居住,祖父留下的这套老房子没人打理,房东为了逃避父母为他安排的各种花样相亲,图个心静就搬了过来。自己住在一楼,闲置的二楼租给了南木,房东还给自己的这个私有二层小楼起了个名字叫【相楼】。

每个月要的房租并不高,只是看南木这孩子可怜,无亲无故的。才上高中就一个人租房打工上学,遇到有传统节日的月份就借口免掉南木的房租。对此南木心知肚明,内心充满着感激。

  南木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放下了书包,他并没有准备吃饭休息,而是脱下校服洗了把脸,换上了一件很成熟的黑色小礼服,把头发梳个偏分的发型喷了发胶固定,有些淡蓝色的微卷发这么一打理显得很精神,摘下了眼镜,一米八的大高个再加上这身行头,十几岁的男生瞬间就变成了二十多岁的成熟男人,十分有魅力。南木正了正领结,下了楼。

  房东大叔正准备回屋做饭看到南木穿了这么一身,不禁看呆了,感慨道:“哇…你小子不当明星真是可惜了,演艺界简直是少了一位巨星啊,你要是女的我就不发愁相亲咯~”大叔猥琐的靠近南木“说,是不是有女朋友了?穿这么帅肯定是去约会,你这是早恋你知道嘛”

南木瞥了他一眼:“大叔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八卦了?我这是去给你挣钱。”大叔一听吓得赶紧拉住南木:“这可不行啊!小南啊,你不可以出卖你的灵魂!大叔我可以不要你的房租的!你千万别啊!鸭…”南木推开了他,满脸都是你有病吧的表情打断他的话:“大叔你想啥呢,我这是去餐厅当服务生,又不是去当公关。”

  “哦。吓死我了。真的?”南木叹了口气“真的。”房东大叔这么一听才放心“那你自己注意点,工作别太累了哦”南木笑了出来:“知道了。”房东嘱咐道:“路上注意安全啊。”南木应了一声就出发了。

骑车出了村子天已经渐黑了,南木打工的这个西餐厅在市区离自己学校隔着两条街的地方,选择这里一是离学校近,二是基本上也不会有高中生来吃这种贵的要死的高级西餐。三是最重要的,工资高,还管饭,每个月两千左右的工资,除了交上房租两百,学校要的书本费各种资料费,留出来的生活费绰绰有余,南木刚交了一年的学费,手头很紧,原先打工的地方工资实在太低,所以换了这份西餐厅的工作。

  以前南木每次打工最发愁的就是老板询问年龄,因为是未成年。但现在南木已经17岁了,再加上这身衣服看起来很成熟,就不再担心这个问题了。南木握了握拳头,进了西餐厅。

餐厅老板是个中年男人,很干练,带着金丝边眼镜,身上围着围裙,摘了厨师帽露出油光闪闪梳得很整齐的大背头,在后厅见了面,老板扫了一眼南木的蓝头发:“多大啦”南木很快答道:“18了。”“还上学呢?以前干过吗?”“以前干过的,放学后时间很多,我想勤工俭学…”老板不耐烦地打断南木:“好了好了,既然以前干过,你今天就开始上班吧,要了。一会儿主管会给你安排具体工作。”

  老板说完就很匆忙的返回了厨房,南木捏了把汗,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了。这时一位文质彬彬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你好,我是餐厅的主管经理张文,你是来应聘服务员的对吗?以前干过吗?”南木点了点头:“是的,干过半年。张经理,我叫南木,我现在就可以开始工作。”

主管笑道:“巧的很,今天刚好有客人包下了整个餐厅,老板亲自招待,你一会儿可以试着上菜,先去换衣服吧。”“好的。”南木去员工休息室换了统一的服务员着装,到了厨房门口找到主管:“经理我换好了。”

主管看了一眼道:“形象很好。你可算是我们招的服务员里最帅的一个了。”“哪儿有经理您帅,我一会儿就上菜对吗?”经理笑道:“对,今天比较特殊,只有一桌客人。包场了,一会儿你一个人直接给客人上菜就可以。”

  南木心想,土豪果然大排场,吃个饭整个餐厅都要包下。大厨把菜入盘,南木熟练地端上,经理再三嘱咐今天包场的是房地产的大老板,是贵客,千万别出差错。

  餐厅内的灯光华美柔和,四周环绕着优雅的音乐,诺大的高级西餐厅只坐有一桌的客人而显得有些空旷。南木端着菜向那桌贵客走去,这桌客人一共就四个人,其中两个老板模样的中年男人对坐着正在交谈,一个穿着随意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在玩手机,还有一个是…司马相如…竟然是司马相如!

南木惊讶的看着司马相如,司马相如的表情更是夸张,南木快速放下菜想赶紧离开,趁着还没被认出来,没准能糊弄过去,不料却被司马相如一把抓住了手,并对着他旁边坐着的中年男人急切并认真的道:“爸!我真的有喜欢的人!就是他!他叫南木!长得好看吧!我们班的,我早就和他在一起了!”南木听到这话瞬间就傻了,嘴张的能塞下个鸡蛋,在场的其他三个人都傻了,目光全扫向南木。

  空气凝结了几秒后,南木打破了安静的局面,“司马相如!你疯了吗?你在瞎说什么啊!”南木着急的喊道,此话一出,其他几人都愣了,司马相如的父亲猛地站起来指着司马相如怒骂道:“你个不孝子!本来以为你在开玩笑!没想到你们真认识!畜生!气死我了…你你…你是想让我司马家绝后啊!!”“爸!爱情是自由的!您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爱情!我之所以要求在这个餐厅吃饭就是因为南木在这里!我就是喜欢南木!我不要娶心馨!我只要南木!”

司马相如拉住南木的手把他拽到怀里,在南木耳边咬牙小声道:“好哥们,求你帮帮我,我爸逼我娶这个女的,我不喜欢她,求你了!帮我!”表情错愕的南木正要准备揍他,这么一听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小声道:“怎么能这样,那你爸还不打残我啊!别胡闹了!”

司马相如焦急小声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幸亏你在这里打工,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你忍心看我一生的幸福就这么毁了么!求你了!帮帮我!”南木想了想只好无奈答应:“好吧,不过我在这里打工的事情你得保密,不许对学校的任何人说,不然我不帮你!”司马相如小声道:“成交!”

  对面姑娘的父亲也是气得够呛,大声道:“司马啊,我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嘛!你连你自己儿子的…这个…喜欢男的女的都搞不清楚就答应咱们的亲事,你什么意思啊!”“老刘,瞧你这话说的,我…我这不是不知道吗,我才知道啊!真是对不住!对不住啊!”司马相如的父亲连忙道歉,随之怒目看向南木:“你!你你小子是怎么回事啊!有病吧!放着好好的姑娘家你不喜欢,喜欢我们家相如干什么!”

南木一听气的半死,正要反驳,司马相如使劲掐住南木的手,用眼神哀求道:“帮我!”南木无奈的叹了口气:“叔叔,我没病,我是真的喜欢相如,我们在一起…很久了…”

这时经理见南木去了这么久都不回来端菜,就亲自来到内厅,看到南木和客人拉着手站在一起,又听到南木话也是惊呆了,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完这些话南木感觉有点反胃,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南木鄙视的瞪了司马相如一眼,司马相如抛给了他一个你真是棒棒哒的眼神,然后对他的父亲认真道:“爸,您都听到了吧,我俩是真心喜欢才在一起的,爱情是不分性别的。再说了,我们这样那样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我必须对南木负责,您就成全我们吧!”

司马相如的父亲气得打哆嗦说不出话来,经理本来想上前询问客人是不是南木犯了什么错误,听到客人这么说脸都绿了,没想到新招来的服务生竟然是…是个基佬,还和客人有一腿,于是决定不参与客人的家事。南木一听司马相如说他们这样那样的事情都做了,狠狠踩了他一脚小声骂道:“你想死么!”司马相如哎呦了一声。

  此时那位一直在低头玩手机的淡定姑娘突然合上了手机,看着南木和司马相如十指相扣的手笑了出来:“呵~今天我可是大开眼界了,二位还真是基情,那我祝福二位甜蜜幸福早生贵子啊~”说完又扭头对她父亲道:“爸,看见了没,人家没看上我,他们这是男男真爱,咱们可不能拆散人家,走吧,回家吧”说完毫不犹豫的起身就出了餐厅,“心馨!哎,心馨你等等!”

她的父亲匆忙的拿起外套对司马相如的父亲道:“司马兄啊,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您儿子…真是好样的,这婚事就当我没说你没提,走了啊,生意上的事再说吧!”老司马连忙道歉,目送完女方的父亲,回头对着司马相如就是一顿臭骂:“臭小子你什么意思!故意让我难堪吧!找茬是吧!你知不知道你这次毁了个大生意啊!兔崽子!我打死你!”司马相如连忙后退了两步尴尬道:“爸,我是真的喜欢…”“行了,别装了!我是你老子,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不想订婚就找这么个丢人的理由!我这老脸可算是在房产界丢光了!”

  南木看着这父子二人,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觉得好搞笑,老司马骂完了司马相如,接了个电话,然后对司马相如道:“我有事先走了,等回家我再好好收拾你!”说完便匆匆离开了餐厅。

南木小步走到司马相如身边:“哎,没事啦?你爸干什么去了,走得这么快,都没说跟你一块走。”司马相如耸耸肩道“他老人家才不管我的死活呢,我都能成为他大生意的交易筹码~估计是又忙什么大客户的生意吧”说完缓了口气拍了一下南木的肩膀笑道:“够哥们啊你!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大救星!要不是你出现,我恐怕就成了政治婚姻的牺牲品了,你看见刚才那妹子的暴脾气了么?我要是娶了那种女的,这辈子就完了!”

南木瞪了他一眼道:“快拉倒吧,我看人家挺好的,又有钱,长得也漂亮。你倒是没事了,我的清白算是毁了,我这都成你媳妇儿了”“哈哈哈哈~亲爱的~没事~你看咱俩关系这么好,以后结婚也不是问题嘛!哈哈哈哈”司马相如搂着南木的腰贱笑,南木捶了他一拳笑道:“去你丫的,我可是直男哈哈哈哈”。

  “等等,你爸走了,你们包场这账谁结啊!还有其他菜没上呢,后厨估计等我回去上菜都等着急了”南木正说着,经理就走过来了,看了看司马相如,又看了看南木停顿了几秒道:“你…你怎么回事,你和客人…”

南木刚要解释,司马相如先开口了:“我爸把钱都付了,那些菜让其他服务员上吧,这桌菜我要他陪我一起吃”司马相如话锋一转“你们这家店是我爸手底下房子,每个月租金不少吧?只要你们让南木一直在这工作,给他的工资至少和你的工资一样多,我就会经常光顾你们的餐厅,并且让我爸把你们的租金减半,怎么样?还有,别让他累着,如果我发现南木累着了,或者不在这里干了,我就拆了这家店。”

  南木一听立刻拒绝道:“不用的,你不用这么帮我的,这里的工资已经很高了,我自己好好工作就行。”司马相如道:“不行,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以后就是我铁哥们,别跟我客气,就这么说定了啊,经理。”经理这么一听大喜道:“好的好的!没问题,公子爷~您说了算!我这就去跟老板商量。”“快点上菜!”司马相如喊道。经理应了一声,赶紧跑去了后厅。

  “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大土豪,咱们班里好像大部分都是土豪。其实你只要保密我在这里打工的事就好了…”南木感觉有钱人就是任性。“你再这么说就不够意思了啊,我看上的人,那就是我哥们,你再这么客气我可就不帮你保密了啊~”司马相如假装生气道。“好好好,我错了,听你的,公子爷~”南木笑道。老板亲自过来见了司马相如连忙拍马屁,点头哈腰的奉承,答应绝对不会亏待南木,待遇一定高,瞬间改了刚见南木时的那副嘴脸。

  南木坐在餐桌前没有动,因为根本不知道刀叉怎么用,又不好意思问。看了会儿司马相如拿刀叉的手法,“左刀右叉…”南木小声嘀咕。司马相如问道:“你看啥呢?怎么不吃?”“这就吃…”南木按照司马相如的手法拿起了刀叉,小心翼翼的用叉子卷起了意面。“好吃吗?”司马相如看着南木吃西餐时津津有味的样子问道。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吃西餐…味道还不错…”南木吃着答道。“哈哈~其实中式西餐也就这样,我更喜欢吃纯正的意大利西餐,改天带你去吃个够~你怎么不吃肉?”司马相如爽朗的笑道。“我吃素的。对了,我看着这么几个菜也不算多,不太贵吧?”南木问道。“不贵~包场下来也就不到两万吧~”“咳咳咳!!!两…两万!!!你给我一百我就能买一大堆西红柿给你做面条吃!”南木吓得呛着了,赶紧喝水往下压。

“你没事吧?!”司马相如急道。“没…没事…吓到了…”南木看着刚刚吃下去的这几个小盘子里的珍馐愣了半天,司马相如看着南木的表情笑道:“哈哈哈哈,你还真是可爱呢~好啊~等你改天给我下面吃~”

  司马相如和南木共进完“浪漫烛光晚餐”后,一直陪南木到晚上十点闭店,才和他一起出了西餐厅。“这么晚了,我打车送你回去吧,你家住哪儿?”司马相如关心地问道。“不用了,骑车子一会就到。我一个男的,没事。”南木笑道“明天学校见吧,你赶紧回去吧,不然你爸该着急了”“那好吧,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路上慢点,明天见~”司马相如笑道。南木蹬上自行车:“明天见~”南木挥了挥手,走远了,司马相如眯着眼目送了他很久……

阅读完整连载: 千年蓝花楹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