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明教西见烟尘飞——(上)


26

遭拒之后,许明净脸色不大好看,“安师兄这是为何?”

安昭尚紧盯留有攀爬痕迹的洞口,“里间不知状况如何,倘使他还有同党埋伏,我们贸然全数进入便是自投罗网。况且其余三处亦难保没被动过手脚,这里易入难出,你与达拉最好守在外头,我亲自带人去探查,如有不测,才能留住安全退路。”

许明净还想开口,安昭又道:“影月弟子已折一人,还有一名不晓行踪,如是……”

话中未尽之意,旁人皆是明白。安昭接过旁边递来火把,方回看他一眼,“你既是领队,再出了意外,夜帝大人只怕会有责罚,届时可要如何交代?”

许明净听这一语,一时心绪百折千绕,隐隐从方才话语中感出一丝细微的触动。他兀自缄默,那头达拉又行发话,“埃沙德斯,里面怕不大安全,你亲自去太欠妥了。”

“我在的话,猝然事发或许还能多护住几人。别担心,我将稳妥行事,断然不会莽撞。”

说话间,安昭已从跟随弟子中点了武功与应变最佳的两人,让他们跟自己一同入内。

达拉道:“只两人跟去,怕是不够。”

安昭将火把探入洞口附近晃了晃,查看那仅容一人通过的两侧夹壁,“太窄了,人多反倒施展不开手脚。”

说罢安昭屈身正待钻入,背后许明净蓦地一声,“安师兄,留心。”

安昭回望他一眼,默默半刻又转过头去,“如有线索,会有人来回报。我尽力找到你的同伴,将他周全带出,你先安心等候。不定最后,还得需要外头的人手帮忙。”

他随后便潜入洞窟,一径行去通道状况变化不定,时而需陡直下行,时而需攀爬绝壁。岔路多如枝桠,每每行到分岔口便要刻上深深印记指示方位。虽有火把照亮,但那薄明微黄的光芒超不过身周方寸之地。三人兜转一盏茶的功夫后,仍绕回了先前经过的一个地方。

那里天生一方小小窟室,里头没一点水汽,并不闷湿,干燥无风的地处尘沙堆积极少,崎岖不平的地面只一层薄薄近乎于无的尘埃,很难留下痕迹。岩体里密如蜂巢的孔洞里偶尔会传来隐约的风啸,传入石山内部时因路途的曲折多变,而又尖利的啸叫转变了低沉的呜呜声,仿佛谁人幽微的叹息。

火把消耗过半,他们仍旧一无所获。

像似低叹的气流声持续不断,蓦地安昭从其中捕捉出一个不同的讯息。

宛如有谁……在远远的角落发出长短不一的痛苦呻吟。

安昭环顾四面,但往来的路径皆无异样。那两名弟子显见也有耳闻,三人不约而同将视线投往上方的幽黑中。

此时外间守候已久的许明净却不明所以地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虽然他的确身处安全地带。

已经这么久了……仍然没有一点讯息……

他抵靠着粗糙的洞壁,席地而坐,莫名感觉到背心后头岩石传来的凉意愈发深重,几乎冷得像冰。而血液写满阿里曼之名的那处,更令人不寒而栗。

许明净握住黄泉刀,尽量不惹人注意地站立起来,开始悄无声息地朝那洞口靠拢。对面的达拉亦心神不宁,丝毫没觉察出那人举止有异。许明净慢悠悠踱至入口,然而转眼之间他劈手夺过一旁弟子手里的火把,似一头灵巧精悍的猞猁一般窜了进去。

他这一下旁人始料未及,达拉正是忧心忡忡,听见喧闹过来为时已晚。推开堵在洞口的众人往内一睇,那簇亮光已化成微弱如豆的一点,想追上也来不及了。

达拉又气又急,但安昭不在,许明净又溜掉,在场能主事的只剩下他一个,哪里又敢轻举妄动,只能将手在嘴边一拢,气急败坏地喊道:“许明净!你给我往哪里跑!还不快回来!”

许明净头也不回,扬声道:“我找到师兄自会出来。”

光亮陡然一灭,想是他拐进那个岔路去了。达拉直想跺脚,思及安昭又确是让他忧心,许明净武艺高强,去了多个援手也好,于是到头来也只得咕哝了一句小混蛋就罢了。

许明净当然听不到达拉的抱怨,他注意到心跳从未如此急速,一场势不可挡的灾难似乎很快就要降临,

那时安昭已借勾爪之助攀上矗立的岩墙最高处,侧耳谛听那呻吟来源,定下方位便探手摸去,那里果然隐藏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岩窝,恰好能容人匍匐而入。安昭沉思一阵,亦疑惑是否有诈,不过寻觅如此之久尚无线索,此处倒也算有所得。若是那失踪弟子或者其他伤者更是非救不可。

当然他伏行时,手中兵刃始终不曾放开。那尽头似乎有熹微光亮,而断断续续地痛吟之声更加明显。安昭到达出口时,静静待了片刻,猝然足跟抵在洞壁上发力一蹬,同时手持双刀跃向前方。弯刀一前一后,以刃为盾护住背心胸口要害,落地时膝弯瞬间微折蓄势愈发,所幸里头没有异状。等上片刻,他才取出火折子点着,执持那微小焰光燃照周围状况。这是一处极深极高形似圆井的山洞底部,中央正横躺一名明教弟子制式服饰的男子,安昭谨慎一探,那人腹部洇开大团血渍,昏迷中时不时发出些痛楚之声。安昭点中他胸周数处穴道护住心脉,掌按在胸口后一股浑厚内力输入,果然男子不多时便低喘几声苏醒过来。

他睁开眼一下认出眼前人是谁,当下喘息道:“主事大人……”

安昭止住他欲起身的动作,他方才迅速查看后已发现这名影月弟子手臂折断,兼有深重内伤,仍是传输真力不绝,一面缓缓问道:“慢慢说,你发现了什么?”

“我在山坡上发现同门被杀,正撞到凶手闪进这洞里,起先绕了一阵跟丢了。后来探路时,看不清状况遭人暗算,从上头摔下来,之后便不记得了……”

安昭凝神思量半晌,“你没看清那凶手面目?”

那弟子皱眉想了片刻,“不太记得,只是……好像那人身边有女子哭声,我也怕误伤旁人才……”

“只有一人动手?”

“是的。”

安昭暗忖想来那人带着女子行动自会不便,出手有所限制,正是因此这弟子才逃过一劫。他侧首对跟来的两人吩咐道:“他伤得不轻,不能耽误,先送出去救治,再让其他人照指示小心进来。”

手下弟子之一问道:“安师兄不与我们一道退出去?”

“那恶徒抓来女子,定是别有所图,我得防范他提早下毒手。”

那弟子素来遵从安昭指示,知他素来有分寸,便将那受伤男子伤势略作处置,小心从原路带出。

安昭继续在洞内静立一刻,这里已能和外界直接相连,几个碗口大的缺口投入一束束来自外界的明亮天光。他取出钩爪,托在手里感受了一下分量,猛地掼向光亮处。

(未完待续)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挖坑兽皮笑肉不笑,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