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祖传灵魄金剪

师父给若翎做了一个停下来的手势,示意让若翎上楼去休息,若翎无奈地看了我一眼,独自上楼进了她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我看着师父阴沉的脸,有些害怕他,对他说道:“我也去休息了。”

“去哪里?”师父阴沉着脸,低声问道,我吓得停住了脚步,怯怯地回头看着师父。

师父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剪刀递给了我,可是我不敢接,看上去太珍贵了,我担心自己保管不好。

“收下!”师父皱着眉看着我,不耐烦地说道。

我惊慌地看着师父,摇着头,不敢伸手接住那把金剪刀。

师父急了,抓起我的手,把金剪刀赛到了我手里,我差点没握住剪刀,手一抖剪刀差点掉到地上,师父看见了,帮我把剪刀按在了手心里。

“我不要,我连布料都没剪过,我只会剪纸样,用不上这么好的剪刀。”我把剪刀伸给了师父,拒绝道。

师父没有接受我递给他的剪刀,而是冷漠地看着我,说道:“去给我沏壶茶。”

我走到灶房开了灯,用保温瓶里的开水给师父沏了壶茶,拿到裁缝铺里,看见师父坐在小桌前,目光很冷,冷得我不敢靠近。

给师父倒了杯茶,把剪刀放在了桌子上,站在师父身边,不敢坐下来。

“坐下。”师父冷冷地说道,我应声坐了下来,坐在了师父对面。

师父看着杯中茶水里升起的白雾,低沉着声音说道:“丫头,师父活不久了,没有薛世人的药,我撑不了多久,这把金剪刀是章佳裁缝祖上传下来的,它不是用来裁剪衣服用的,而是用来护身用的,你把它带在身边,可以驱鬼避邪,关键时候,它能救你的命。”

“我不要这剪刀,我上石峰找薛世人取药,让他救你,师父要好好活着。”我看着师父冰冷的眼神,低声说道。

“我不想再受制于他了,也不希望你牵连进来,丫头,你把剪刀收好,给自己的衣服内侧缝一个大一点的口袋,随身带着这把金剪刀,睡觉也不要离身,以后就没有任何鬼魂敢靠近你了。”师父低声说着,亲自给我倒了杯热茶。

“师父,这剪刀看起来并不锋利啊,为什么能斩到那头拦路的大蛇?”我疑惑地问道,心里已经暗暗盘算着哪天偷偷上石峰找薛世人讨药。

“这把金剪刀落到常人手里,只是个摆设,但是落在它的‘有缘人’手里,它就是一把利器,用得恰当熟练的话,一根头发丝落到刀口上都会迅速变成两截,别说斩大蛇了,连隐藏在黑暗里的鬼魂见到它都退而避之。”师父看着桌子上金光闪闪的剪刀,低声说道。

我想起自己手握金剪刀狂斩大蛇的情景,心里明白了,原来我就是这把金剪刀的“有缘人”,难怪师父执意要把它赠与我。

“师父,为什么这把剪刀这么独特?有什么秘密吗?”我看着师父的脸,问道。

师父喝了一口热茶,看着剪刀说道:“关于这把金剪刀,有一个很古老的故事。”

“可以告诉我吗?”我手捧着热茶杯,看着师父热切地问道。

“两百八十年前,康熙二十五年,章佳裁缝的老祖先尹泠风被宣进皇宫做了御用裁缝,大受康熙帝赏识,赏赐了给了他这把天下独一无二的金剪刀,同年冬天,尹泠风在宫中染上恶疾,不治而亡,金剪刀被他的徒弟带到了民间,东南西北代代相传辗转几百年……”师父眼神迷离,仿佛回到了那个年代。

“章佳裁缝的老祖先叫尹泠风?为什么不是姓章佳?”我疑惑不解地问道。

“这是尹泠风死之前交待他徒弟的,其实他自己本就是汉人,只是为了一个满族女人,改了他裁缝的名号。”师父低声答道。

“哪个女人?”我好奇地追问道。

“康熙帝的女人。”师父冷冷地看着我,答道。

“啊,他胆真大!竟然敢觊觎皇帝的女人!”我惊叹道。

“不对,是康熙帝夺了他的女人。”师父冷漠地看着我,说道。

“原来如此,那他一定不是病死的,是康熙帝赐死的!”我大胆揣测道。

师父没有回应我,只是干瞪了我一眼,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别自作聪明,康熙帝想赐死他,不会等那么久,给他在后宫做了差不多一年的御用裁缝。”师父给自己续了杯茶,说道。

“那那个满族女人章佳氏呢?”我好奇地问道。

“她被封为敬敏皇贵妃,给康熙帝生了两儿四女,最后却还是郁郁而终,殁时年仅三十岁。”师父答道,眼神里透着寒光。

“这么年轻就死了?可惜了……”我喝了口茶,叹息道。

师父沉默了,喝着茶,看了眼神龛上供奉的红绸,转而又看了着桌子上的金剪刀,许久才又开口说道:“我的养父母说尹泠风的七魂投了胎,六魄附在了这把金剪刀里,所以这把剪刀才会有灵性。”

“师父,那匹红绸是不是就是章佳敬敏?是不是她死后灵魂附在了那红绸里,所以章佳裁缝才会世世代代地供奉着它?”我自作聪明大胆揣测道。

师父皱了皱眉头,瞪着我,用手用力捏捏茶杯,手上的青筋根根爆出,半天不回答我,我看着师父快要生气的模样,知道自己又话多了,慌忙地低下了头。

“我,我上楼去休息了……”我想趁师父发火前溜掉。

“坐下!”师父拿着茶杯在桌子上磕了一下,怒声说道。

“师父,我错了。”我又坐了下来,连忙认错道。

“你没错。”师父喝了口茶,低声说道。

“真的啊?!不是吧?那应该让这把金剪刀和这红绸待在一起……”我说着,就起身拿着金剪刀走向了神龛。

“你过来!”师父怒斥道。

我拿着金剪刀回过头来看着师父,看着满脸怒气的他,心里想:我又错了?!

“坐下来!”师父瞪着我命令道。

我拿着金剪刀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把剪刀搁在了桌子上,看着师父的眼睛,心里直发凉,心里想:师父会不会罚我今天晚上剪一晚上纸样啊?!

“我告诉你我们章佳裁缝最大的禁忌。”师父看着我严肃地说道。

“什么禁忌?”我问道,看着师父没发火,心里忽然踏实了。

“章佳裁缝的最大禁忌就是,不能把祖传金剪刀和神龛上的红绸放在一起!”师父一字一字地对我说道,像是想要把这句话刻进我的脑子里。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道。

“这两样东西相生相克,放到一起,红绸就会毁掉,剪刀也会失去灵性。”师父冷冷地看着我,答道。

“为什么会这样?”我几乎不敢相信师父的话。

“这是诅咒,是祖训!没有为什么,必须谨记!”师父瞪着我,严肃地说道。

我连忙点头,说道:“嗯,我记住了。”

“饿了吧?晚饭没吃。”师父语气忽然缓和了下来,低声问道。

我看着师父,心里想:早就饿过头了……

“不饿。”我摇着头,说道。

“把这剪刀收好,以后它就是你的了。”师父把金剪刀推向了我,冷冷地看着我说道。

“我不能要,它太珍贵了!”我慌忙拒绝道,自己刚进裁缝铺,真的是无德无能,真的受不起这么大的恩赐。

“你拿不拿?!”师父瞪着我,我看着他的眼睛,感觉有火星快要从他眼里冒出来了。

“不能拿!”我坚持拒绝道。

“你走!现在就走!离开章佳裁缝铺!永远都别回来!我不要你这个徒弟了!”师父站了起来,对着我大声吼道。


阅读完整连载: 诡面金剪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