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泥、借酒行凶

原创作者:冼mx,发表于千月枫痕

猪仔文和阿鸠夹份赔钱给水族馆老板息事宁人,送曦晨到医院治理包扎,搞到那夜凌晨。


万幸破碎的金鱼缸没有伤及曦晨的筋骨动脉,但他要留院观察,两人通宵陪同。


次日十一点前,仔文要赶着回去铺头开门看档,留下阿鸠。阿鸠见曦晨还在熟睡,心想他熟睡好过喝醉,然后自己趴在床边也不知不觉继续睡觉。


不知睡了多久,阿鸠被曦晨拍醒,刚睁开眼,他就说要抽烟。


阿鸠屌他,不让他抽。


曦晨一瞬间演技爆发,一副七情上面的恳切哀求状。


“我就只要一支,我求你了。”


曦晨十足一个被断粮多日的大粉友。


见曦晨如此模样,阿鸠不忍心,翻找曦晨昨晚所穿的裤子,找到剩下的半包烟。


阿鸠刚想把烟递给曦晨,饥渴的曦晨都要碰到,他又一手抓紧往回夺。


“出去抽吧。”


他余光见到其他病人及家属瞄着他们两个。


“我残废了。”曦晨说。


“只是割伤,没有什么大不了。我推你出去。”


阿鸠离开房间,在走道找来一架轮椅车,扶着曦晨坐上轮椅后,推他到外面抽烟,自己顺便呼吸新鲜空气。


曦晨说自己很久没有来过医院。


“本来嘛,我也很久没来,很不幸,月头发烧,漏夜来吊针。”阿鸠说,“然后昨晚又带你来。”


“对上一次来医院好像还是高中的事。”曦晨接着自己的记忆说下去。


“那你身体不错。”阿鸠说。


“平时有练功。”曦晨自己说着说着邪笑起来。他是那种说笑话时会忍不住先笑的人。


“什么功夫?”阿鸠当然知道曦晨意之所指。


“什么功夫都练。”曦晨说。


“就是说你偶然嘛,没说你经常。”阿鸠笑他爱面子。


见曦晨开起玩笑,不再提分手的事,阿鸠也就不担心了,无论对他的心情或身体。


“其实昨晚我是故意的。”曦晨突然说。


“故意喝醉?”阿鸠问。


“故意踢爆金鱼缸。”


“何必呢。”


“不是发泄,真得不是发泄。”曦晨吸了口烟,吞云吐雾,“其实我想试一下那种踢爆玻璃感觉,这事想了很久,一直不敢,终于有机会。踢沙包不过瘾。”


“借酒行凶。”阿鸠灵光一闪,说,“既然你那么有兴致,不如又开一部动作片给你。”


“是你想打架吧?”曦晨质问道。


阿鸠装出一副居然被你看穿的惊讶表情。


“我现在打不起来了。”曦晨继续说。


“那还说练功。”


曦晨大学时练过跆拳道,初学那几节课,动作姿势就有模有样,总能轻易做到新手难以企及的事。


他还是绿带时,参加过一次校际比赛,还轻轻松松拿了名次。教练赞曦晨有潜质天分好,若不是他生性懒散,至少还能去打市级比赛,捧个奖杯都可以。


他们当年拍摄最后一部学生作品《夜战》时,阿鸠特意安排戏份让曦晨大秀腿功,在小北一带当着非洲黑人朋友的面上演黑帮仇杀,玩追逐,周街跑,直踢横踢下劈旋梯后踢360旋风踢,层出不穷,更加插大量跑酷动作,腿法与跑跳相辅相成,精彩到爆,演得他精疲力尽。


不过自从拍完《夜战》之后,跆拳道什么的,早就荒废多时,昨晚是曦晨再一次踢出劲腿,一出腿就踢爆金鱼缸。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冼mx,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关于本文作品合集:
本文是连载作品烂泥的其中一篇,您可以通过这里阅读完整作品:>>点击阅读完整合集作品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