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飞轮(第五十六章英皇成员)


第五十六章 英皇成员


他们既然约了大头妹来二沙岛,就有义务把她安全送回学校。


公交车上,阿鸠接到绵羊电话。


“我月底跟冷小姐去澳门,帮我在拱北订一间七天。”


“你自己不会订吗?”阿鸠问。


“你有会员卡。”


“好吧,几月几日。”


“11月31日,早上去,晚上过关回来。”


“不用这么早订,这么早不受理。”


“我不像你有经验。”


“大床房。”


“傻,当然是双人房。”


“你讲话的声音这么冷静,一定是很激动了。”


“对,我现在非常开心,她说我们可以试试在一起,不过事先声明晚上要分开睡。”


“峰回路转。”


“是,我也不明白。”


“好自为之。”


“收到。”


“那位怎么办?你决定好真的和她分了?”


“准备。”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


阿鸠哼唱时,另外三人都瞄了过来,在另一旁的横坐在座驾后面大妈也瞄了他一眼,不对,她的视线由始至终都没离开阿鸠……阿鸠心想她知道他在说什么吗?开房……好像没有这么说过。


“你们刚才笑什么。”


“大头妹问肥佬,你肚腩那么大,冲凉要不要用很多沐浴露。”曦晨说。


阿鸠理解到笑点所在,但不在语境当中,笑不出来。


“谁分手?”


不是猪仔文、曦晨,是大头妹最先对刚才绵羊的电话进行发问。


“家健和她老婆。”阿鸠戏言。


“那叫离婚。”猪仔文纠正说。


“二婚在望,”阿鸠对大头妹说,“你的机会来了。”


“有没有人在同一天结婚又离婚?”曦晨问。


“结婚和离婚都要申请手续。”猪仔文说。


“只要有离婚的心,就算还未通过法律程序,也算是离婚。”阿鸠说。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跟你熟的人应该都不是什么好人,没有女朋友是对的。”大头妹说。


阿鸠靠近大头妹,俯首帖耳道:


“如果他分手是为了与其他女生在一起呢?”


“大人的世界真凌乱。”


三人笑了。


“你们笑什么!”大头妹厉声质问。


“笑你无知。”曦晨说。


“学生有什么好笑。我还小,当然不懂你们乱七八糟的事。”


“不是笑学生,是笑你,你的世界太纯洁。”阿鸠说。


大头妹又再次感到无语。


“我们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见识过什么叫乱。”曦晨说。


“其实她也不算纯洁的了,跟三个社会青年出去玩。”猪仔文说。


原本没什么事情发生,经他这话一说,就放佛煞有介事。


“夜倾情。”阿鸠说。


《夜倾情》是广东电视台一档节目。


“切,跟你们出去玩算什么,我试过本来要练团,结果有人没来那天解散,我自己一个在天河游荡。”大头妹大谈自己的威水史。经过两次见面,三人已知道大头妹平日家教严厉,很少上街。言辞之间,听得出她想表明自己独立不怕死。


“什么叫练团?”阿鸠先要解决名词解释问题。


“我是乐队成员。”大头妹说。


提及乐队,曦晨兴致大增,他曾在大学期间组过乐队,担任主唱兼和弦吉他手。他是一时兴起,纯粹是贪玩,很快就解散。


“你居然夹band?”


“不是摇滚,是管弦乐,我弹琴,还有一个拉小提琴,一个拉大提琴,一个吹单簧管,一个吹大号。”大头妹说起这件事时感觉显得很无力,“是我们的爸爸妈妈要求的,想我们练团,找机会去比赛,去签约。”


“小团友们互相不认识?”猪仔文问。


“都说了是爸爸妈妈要求,他们认识,我们之前不认识。”


“练多久了?”阿鸠问。


“初三暑假开始。”大头妹说,“看不出来吧?我好厉害的。”


“钦敬,钦敬。”阿鸠借用“阴茎”的谐音表达。


“我不会告诉你,我曾经差点通过英皇的考试,签约英皇。”


“哪个英皇?”曦晨问。


“就是阿Sa所属的英皇。”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


与大头妹告别后,阿鸠第一个问题是:“英皇签管弦乐团的吗?”


“也许她说的并不是那个英皇。”猪仔文说。


“我也这么觉得。”阿鸠假设着说,“可能她把‘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简称为‘英皇’呢?”

阅读完整连载: 陀飞轮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