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鑫豆瓣厂的故事(5)

七月底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唐无琛周末照样守在茶铺里,打过三圈麻将赢了十来块,一高兴又摸出烟来了点上。最近手头有点紧,抽的烟从二十多块变成了十来块的,唐无琛吸了一口觉得有点不对味,不过也没怎么留心。正当他甩出一个九万时,外头马路上传来那个熟悉的喇叭声。唐无琛抖抖烟灰,翻个死鱼眼:那个虾子又跑起来了!

裴小桓今天休假没穿制服。小伙子短袖衬衫长裤扎皮带,又干净又笔挺,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脚下一双凉鞋式样也好。不像唐无琛,不见客户时候永远一条红背心蓝裤衩绿拖鞋。裴小桓把电动车骑到茶铺边上的梧桐门口底下,小心地把前后轮胎锁上,在树荫底下张望一阵好像在茶铺里寻找谁。看了半天好似没有找到目标,裴小桓叹了口气,慢吞吞走进了茶铺。

裴小桓是红红火火仪器厂新招聘的技术员,不过根据对他之前经历的一些了解,唐无琛觉得这人还不如去当城管好。什么举报出摊占道,什么投诉噪音扰民,时不时来点抓拿扒窃,完全都是跟本职无关的事情,不过这些也让他得到见义勇为好青年的称呼。

裴小桓月初搭乘伙食团采购的顺风车进城办事,跟着来了趟鑫鑫豆瓣厂。当时唐无琛眼圈还青呼呼一大团,唐玉透招呼让帮忙搬货,他心头有气就装死,最后还是放假在家的妹妹唐小月去搭了把手。说来也怪,自从那天之后裴小桓下班和周末有事没事总爱往豆瓣厂里跑,借口都是买散装豆瓣。唐无琛心里还嘀咕:吃得了这么多豆瓣么?全吃下去早该高血压住院抢救了。

不过好歹是客人,再说厂子里来来回回也见过几次,这人还是努力培养的技术骨干,实在没必要得罪。唐无琛叫了倒开水的小妹帮自己接着打牌,拉开竹椅走到裴小桓面前,没什么好气地说:“原料涨价了,现在散装的一袋多五角。”

裴小桓莫名其妙带了点胆怯神色,扶了扶眼镜:“那个……我不是来买豆瓣的……”

唐无琛心里嘀咕不买你就爬散,不过口头上还是问了句:“有啥子事嘛?”

裴小桓顾左右而言它,“你妹妹不在啊?”

唐无琛的妹妹唐小月今年快二十,当初父亲死得早,母亲改嫁没人管。马花娇看她可怜就抱回来当自己女儿养,因为户口原因唐小月上学晚了两年。好在她学习成绩优秀,倒也没怎么受影响。现在姑娘出落得如花似玉,追求的小伙不少,不过大多被唐福禄打跑了。

唐无琛扫他一眼,“我妹儿上城里头耍,你未必是找她?”

裴小桓赶紧摇头摆手,“不是不是!”

唐无琛瞄他一眼,不耐烦地抓了抓发痒起包的脚背,这个天气蚊子太多,唐玉透还节约蚊香不准点。又看下那个妹儿的牌,哎呦,你咋个撤对子了,他心头着急声音也跟着粗了起来:“要搞啥子快点说!我手头还忙!”

裴小桓像是鼓足了勇气,结果还是小小声冒出一句:“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个饭……”

唐无琛惊讶得嘴大张,叼着的烟就从嘴里掉下去,还好裴小桓及时补充了一句:

“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帮帮忙。”

唐无琛眼珠子转了两转,“可以嘛。”

这时候四点来钟快五点了,裴小桓坐在麻将桌边等唐无琛又玩了一阵。五点一刻就骑着他的电动车搭着唐无琛在车后座往镇里方向走。他家里条件不错,给他这边租了一套二的房子,不让他住单位集体宿舍。找到镇上热闹的地方拐了几道弯,两人停在一家很有口碑的特色干锅店前,裴小桓认真锁好前后两个轮胎的时候,唐无琛已经大摇大摆走进了店面。再等裴小桓坐到桌前,唐无琛已经点了一份干锅鸭唇一份干锅肥肠一盆爬爬虾一盆水煮鱼一份卤肥肠一盘泡椒牛柳……等十来个菜肴。

裴小桓擦擦汗,“你吃得完吗?”

唐无琛甩过一计眼刀,“吃不完打包散!咋个不晓得节约?”

裴小桓没吱声,好一阵才哦了一声。唐无琛也没继续理他,对服务员喊了一嗓子:“小妹儿,拿六瓶雪花,冻过的!”

啤酒瓶咚咚放上桌,裴小桓又扶了扶眼镜,认真地说:“我酒精过敏。”

唐无琛自顾自倒酒,“你就不喝嘛,我打包就是咯。”

唐无琛这是心头有气。虽然上回证明第一个偷看女更衣室的不是他,但是谁叫他还是凑个头去看了眼,难保不是一样有偷窥癖。这事情传来传去还是洗不清,不时有人拿这个打趣他。唐无琛憋了一肚子气,卯足了劲今天要宰裴小桓一顿。结果捣鼓一阵也没见对方气得翻脸,唐无琛心说真能忍啊到底是打算求啥,一边想着一边去夹兔肉。裴小桓好像吃不得辣,尝了一点干锅里的青笋就眼睛鼻子都红彤彤的,只好一个劲夹那碟子醋拌黄瓜。

唐无琛暗自哼哼,灌了一大口冰冻啤酒,慢吞吞说:“说嘛,哥子找我帮啥子忙?”

“我们说普通话吧……”

唐无琛于是又说:“你要我帮你干什么?”

裴小桓又扶了一把眼镜,他好像一紧张就这样,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一句:

“我想追唐蕾蕾,能帮……”

唐无琛含着一口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啤酒愣了大约十秒,最后噗一声全喷在裴小桓的脸上。裴小桓眼镜片糊满水雾啥都看不见,他大喊大叫起来:“服务员,餐巾纸!餐巾纸拿过来!”

店里小妹看到这边有人挨了一脸酒雨,放了正收拾的碗筷把餐巾纸塞到他手里。裴小桓摸索一阵擦干净镜片重新把眼镜架上鼻梁,对面唐无琛也缓过劲来,想到这人居然敢调戏老子顿时怒火烧透九重天,正要抓起卤肥肠糊他一脸,结果一听又愣了。

裴小桓一边抹领口,一边忐忑地说:“你是唐蕾蕾的哥哥,我觉得……你可以事先考察一下我的人品和家境。我父母都是国营企业干部,我三个哥哥在机关工作,我工作地方以后也能有正式编制的……”

他滔滔不绝说了一堆,唐无琛倒给打蒙了,隐隐约约觉得是哪里出了错。他憋了好久才冒出一句,“我……妹儿……还在读书……”

裴小桓小鸡啄米似地点头,“知道知道,她高考成绩还不错的。听说为了照顾家里第一志愿填报的是四川大学,真是个孝顺的女孩。我也会注意的不影响她学习的,这个一定保证。我第一次看到唐蕾蕾就觉得她又亲切又温柔,我这二十几年第一次有这样动心的感觉……”

唐无琛拉长脸听他絮絮叨叨一阵,想起那天搬货时候的确是因为不爽没去,唐玉透一急了就喊了他小名,唐小月怕他又跟大姐吵就自己过去帮忙。裴小桓大概以为就唐蕾蕾是唐小月的名字,他刚来人生地不熟,脸皮又薄不好意思主动,这就拐弯抹角找到唐无琛头上。

唐无琛看看还在滔滔不绝的裴小桓,一时间计上心头,当即露齿一笑,“好像你条件还不错,家里具体情……”

邻座突然传来一声充满抒情意味的感慨,“冤孽啊!冤孽啊!”

唐无琛裴小桓一扭头,隔壁桌上有个头发全白的男人正看着他们,那头发有点长就在后脑勺上扎了个马尾,一看表情就神神叨叨。唐无琛上下打量一阵,“你在哪儿吼啥子?”

那个白毛放下啃了个干净的鸡翅膀,拿纸擦了擦手,“我说你们两位啊。”

白毛仔细瞧瞧他们,眉头大皱起来,“两位同志前世有怨,今世不能化解必定还有血光之灾殃及家人。本人研究周易及风水多年,非常善于处理类似问题,为了你们未来的幸福最好……”

他一边说一边挪着凳子靠过来,捏了一张名片晃晃,唐无琛看到上头毛氏周易术数研究咨询中心,当即鼻孔里哼出一声:“哟,那个听说很灵验嘞毛大师嗦。上回你帮我妈算了,说她要发财,结果出门就摔一跤住院,亏钱还差不多!”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