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骨拼图:阴城血尸

原创作者:夜不语-苏醒,发表于千月枫痕

第十章 惊变停尸房

人和人的际遇,有时候就是不同。同样的现象,落在不同人的眼睛里,嘴里又能说出别一番景象来。更何况,限于专业知识匮乏,我对李昌的尸体,并没有太多直观的感受。

但是自己跟踪的这个人,显然也对李昌的死很感兴趣。甚至比我更感兴趣。我偷偷摸摸的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个家伙的背影,暗自猜测。

他,会不会就是躲藏在周伟背后的影子人呢?但为什么,我却对他有一丝熟悉感觉。自己的记性很好,称得上过目不忘。这个人,我肯定在哪里见到过!

这是个年轻男人,顶多比我大两岁。由于背对着我,不怎么看得清模样。他走到电梯井的最顶端,摸了摸天台的地面。

地面被炎热的阳光晒的有些炙热,摸上去很烫手。

除此以外,就找不到任何线索了。

那人郁闷的摇了摇脑袋,叹了口气,开始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叽里呱啦着什么。我朝里躲了躲,躲进了安全楼梯的死角处。可是等了一会儿,居然没见那家伙走回来。

顿时,一股不妙的感觉直冲脑袋。

“你妹的,被发现了!”我暗骂一声,连忙从藏身的地方跑出去。只见刚才还一脸郁闷,仿佛有心结的往这边走的年轻男子,居然拼命的拔腿借着天台,朝别的单元楼顶跑,妄图从别的单元楼逃走。

跑的那叫一个快,仿佛被鬼追赶似的。该死,他什么时候发现我在跟踪的?

靠!又是个演技派!

我再也顾不上隐藏。这家伙绝对有问题,否则干嘛那么心虚呢?自己跑得飞快,不停的追赶。

楼顶天台将紫园小区六栋楼全都连接在了一起,通向别的单元的安全门有的开了,有的没开。那家伙运气不好,拉了几扇门都没拉开,只得继续往前逃。

我越发的断定他和李昌的死有关。说不定,他真的是周伟七人背后的推手呢。

自己虽然是书呆子,但是平时的锻炼从未少过。但那个年轻男人绝对是宅男加学院派,跑着跑着,就没力气了。

追赶的距离越来越近,那混蛋最终实在跑不动了,干脆光棍的在楼上随手捡了一块砖头,转过身一脸准备搏命的架势。

我愣了愣,从兜里抽出一把弹簧刀来。毕竟被李昌等人坑过,不带些关键时刻保险的玩意儿,鬼才会去冒险。我又不傻。

显然,对面的家伙也不傻。他见我拿出了一把不短的弹簧刀,见锋利的刀光在阳光下反射着致命的光泽。顿时傻了眼。

眼神在自己手里的板砖,和我手中的尖刀之间反复来回巡视了几次后。觉得赢的希望渺茫。年轻男人尴尬的笑了几声,干干脆脆的将手里的板砖扔掉,踢远。然后举起了双手,操着浓烈四川话的紧张语调,说道:“兄弟伙,兄弟。我没有恶意哈,莫要冲动,莫要冲动。”

这声音,听着似乎也有些耳熟。

我皱着眉,缓缓的靠近他,没有说话。刀更没有收起来。

男子越发紧张了:“我真没恶意。是兄弟你先跟踪我,我才……”

“你在楼顶上,发现了什么?”我打断了他的话。

男子浑身一抖,连忙摇头:“啥子都没发现。真的,啥子都没发现。”

这位演技派,明显在说谎。而且撒谎撒的还完全没遮拦。

“李昌,是不是你杀的?”我不给他考虑时间,又问。

男子顿时吓了一大跳:“兄弟伙,你莫要乱开黄腔,在兄弟身上泼污水哦。我连自杀都不敢呢,哪有能力杀人。”

这句话,倒是真的。看他见到刀都能吓成这幅德行,要杀人肯定是没胆量的。何况,李昌死的那么诡异。但如果说这男人不知道什么内情,就连我也不信!

在他脸上巡视了几下,自己一愣,终于想起了他到底是谁。怪了,这个真的只见过一面的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疑惑的绕着他转了两圈,手里的刀握的更紧了:“十多天前,你是不是去过一家大学。学校里有个叫赵雪的女孩跳楼自杀了。是你尸检的?”

男子诧异的险些叫出了声,马上矢口否认:“没有。从来没有过。”

“不老实喔,孙先生!”我摸了摸额头,这家伙说他聪明吧,他似乎又有些天然呆。身上套着一层灰色的西装,可是这货里边穿的可是白大褂啊!白大褂!而且那白大褂完全没有整理好,随意用外层西服给乱七八糟的遮住。任谁都能一眼看出他的医生身份。

最主要的是,喂喂,白大褂上的胸牌都露出来了,好不好!

“应该叫你孙医生,对吧?孙喆医师!”我读着胸牌上的名字。

孙喆吓了老大一跳:“你咋个晓得我的名字。难道你会读心术?”

“下次做鬼鬼祟祟的事情,麻烦你先把胸牌给藏好。”我吐槽道。

“晕死。”孙喆低头看了一眼白大褂上的胸牌,赶忙将其塞了进去,一脸尴笑:“不错,我就是个医生。可是我跟李昌的死,真的没啥子关系。”

“看来你还真认识李昌呢。”我将他扔掉的板砖捡回来,垫在屁股下坐着。脑袋思索个不停。真是奇了怪了,一个十多天前检查赵雪尸体的医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他居然还认识和赵雪事件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李昌。

甚至李昌死掉后,他还专程跑到案发现场来调查。李昌的死,跟他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尸体是我发现的,也是我报的警。他究竟从哪里得到李昌死亡的消息?这个孙喆,为什么对李昌感兴趣?

这么一想,李昌的死如果跟他完全没关系的话,简直是说不过去。他到底是什么人?真的仅仅只是个有些天然呆的医生?

见我用怀疑地目光盯着自己看,孙喆哭丧着脸连忙摆手:“兄弟我真的跟李昌的死,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但是你却认识李昌。为什么?”我仍旧纠结在这个问题上。

“这是个很长很曲折,而且要浪费很多时间才能解释的清楚的凄惨故事。”孙喆挠了挠乱糟糟的脑袋,低声骂道:“仙人板板些。我硬是蚕子牵丝,把自己弄来网起了。解释不清啊!”

我冷哼一声,扬了扬手里的弹簧刀:“不想死,就给我说真话。我最近神经紧张得很,谁知道会做出什么冲动事!”

“莫激动,莫激动。”孙喆脖子一缩,突然指着我的脸,大声道:“咦,兄弟伙,你有点脸熟噢。我见过你,肯定见过你。”

“废话,你当然见过我。”我挑明说:“赵雪尸变,跳起来咬死一个人后逃走的现场,我就站在你背后。”

孙喆用拳头在左手掌上一拍:“对头。你就是那个现场最冷静的学生。”

“我叫古尘。既然大家都认识了,那就开诚布公吧。别跟我说李昌是你大舅子的八姨子走失多年的侄子的母亲的二儿子。这些话,鬼都不信。”我瞪了他一眼。

孙喆脸色一凝。这混蛋,不会真想用这种借口忽悠我吧?他到底天然呆成什么程度了?

“好吧,好吧。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我就真人不说瞎话了。自从那天尸检了赵雪过后,兄弟身边就出现了些奇怪的事情。如果不弄清楚,搞不好,老子会死!”

孙喆最终叹了口气,准备说实话。

他娓娓将最近的事情叙述出来,虽然既不曲折也不漫长,甚至没有凄惨的情节。但是却异常的恐怖诡异。

一切,都要从那天晚上,讲起……

从小时候开始,孙喆就善于把今天要做的事拖到明天,把明天要做的事拖到明天的明天,最后拖都拖烦了,干脆一次性拖到第N个明天,然后命名为理想。

孙喆的理想是当一位医生。依赖着他聪明的头脑,这个理想没有变成梦想,顺利的在去年就实现了。24岁的医生,想想都觉得前途无量。虽然这个家伙偶尔犯二,有些天然呆,甚至患有重度拖延症。但是作为医生,他还是合格的。

那天经历了赵雪的事件后,孙喆被吓坏了。他连续请了两天假,第三天跑去上班,结果一去医院就碰到了件令人发指的倒霉差事。本地警局有几名法医休年假去了国外旅游,春城警局人手不够,临时借调几名有法医资格证的医生去处理应急事件。

好死不活,孙喆就是其中一名。他至今都很郁闷,自己干嘛要好死不活无聊到去考法医证?虽然自己从前确实是有考虑当法医的,但那完全是被美剧蒙蔽了眼睛,被美国编剧给荼毒了。

赵雪尸变的事,至今都幻灯片般不停在眼前晃来晃去。

闭上眼都没用处。

现在的孙喆只是想做一名普通外科医生,坚决不解剖尸体。可借调这种事情,根本由不得他。在院长面前抱怨几句后,那只老狐狸大笔一挥,还是将他扔给了附近的警局。

该死,那家警局可是自己最不想去的地方。毕竟赵雪尸变的大学,就在那警局的辖区。

郁闷的到警局报道后,立刻便来了事情。一个老警察将他带到停尸室,指着一具装在白色尸体袋中的尸体让他做尸检。

“这尸体是我们从附近学校边上的荒地找到的。有些诡异。”老警察挠着脑袋,说话慢吞吞:“你搞快点,把尸检报告给我送过来。”

顿时,孙喆心里就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利索的带上手套,将装尸袋拉开。几乎在拉开看到尸体脸部的一瞬间,他就险些一屁股吓的坐到地上。

这具尸体的模样,这悲催的家伙实在是太熟悉了。不就是被尸变的赵雪咬死,拽在手里拖走的男学生吗?至今警察局外都还贴着这倒霉蛋失踪的画像。

怎么好死不死,把他的尸体给找到了。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自己非得要悲惨的替他尸检啊。一个尸变的赵雪咬死的尸体,谁知道会不会也有可怕的问题?

孙喆的害怕,老警察没有注意到,哪怕注意到了也不在乎。他拍了拍孙喆的肩膀后就准备离开:“小伙子好好干,我还有事情忙呢。唉,这地方怪冷的,对我的风湿病不好,就不多呆了。”

“不要啊!英雄,大叔!”这天然呆立刻抱住了老警察的手,哭天喊地:“我怕啊,大爷。老子从小就晕血!”

“谁是你家大爷了。”老警察呸了两声,挣脱他的手就开溜:“别给我矫情,手脚麻利些。”

警察走的那叫一个利索,显然是经历过赵雪事件的两位警官做了宣传,将那诡异事件说的沸沸扬扬。整个警局都害怕了。

这老混蛋走就走吧,还随手关上了门。

走廊本就昏暗的灯光被门隔开,只剩下停尸房中凄惨的白色射灯,以及冰柜里散发出的刺骨阴冷。

孙喆打了个抖,打起精神,只好开始尸检。事已至此,还不如尽快做完手里的事,早点溜回家吃夜宵。

冰冷的尸体脸上布满了抓痕,但是仍旧能看出生前的模样。它死死的瞪大眼睛,似乎生前最后一刻的惊恐,还未在死后消逝。

那翻白的眼珠,孙喆不敢多看。它总让人觉得是在死死的盯着自己,可怕得很。

“天王老子我都不怕,天王老子我都不怕。”孙喆将尸袋彻底拉开,露出了整个尸体。他拿起了解剖刀,左比右划,迟迟不敢动手。

“豁出去了!”再迟疑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孙喆干脆一咬牙,准备先切开尸体肚子看看。可是当解剖刀就要解除尸体皮肤的一霎,他突然‘咦’了一声。

一个东西,猛地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那是一撮头发,干枯的头发。那头发一根根的,每一根都如同尖锐的刺,硬生生的插在尸体的肚脐眼中,诡异的很。孙喆甚至看不出,这头发,究竟属不属于人类。人类头发的柔韧度不高,是不可能插入皮肤的。

更何况,这些发丝明明很纤细,但是插入的很深。估计已经顺着肚脐眼,挤入了尸体的内脏中。

光是用眼睛看,都悚的人头皮发麻。

孙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脐眼位置,总觉得肚脐痒痒的厉害。心理暗示真是可怕的反应呢。

他没敢再继续看,拿起了尸体的档案,敲了敲脑袋:“晕死,老子差点又把标准程序给忘了。”

这货从手术推车中拿出录音笔,按下电源,咳嗽了两声:“法医编号021,孙喆。现在开始解剖编号1011。尸体本名为李进,男性,21岁。死亡原因为颈部大动脉破裂,失血严重。”

孙喆用手术刀轻轻拨动李进的颈项,那伤口狰狞可怖,让他心寒。两个深深的洞赫然出现在尸体脖子上,洞周围没有溢血痕迹,显然是喷出的血很快就被什么给吸走了。

“死者创口为破裂性创伤,疑似灵长类动物切牙刺穿。”你妹的,鬼的灵长类动物。孙喆暗骂,他的两只狗眼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自杀的赵雪明明死了,却又跳起来。狠狠的用突然长出的两根獠牙,咬断了李进的脖子。

但是尸检档案,绝对没法这样写。

“下面,本人将针对尸体创口做进一步的解剖。”孙喆照相后,用解剖刀在其中一个创口上轻轻一划。

接着他立刻就傻了眼。

锋利无比的解剖刀,居然没割开创口。甚至他还听到了一阵刺耳的,仿佛两种硬物摩擦后造成的难听响声。

怪了,这是怎么回事?

孙喆疑惑的伸手摸了摸尸体的脖子,刚刚还软绵绵的尸体皮肤,不知何时变硬了。不,不光是变硬那么简单。甚至用手敲下去,皮肤内还会传来空洞的回响。就如同他敲在了盔甲上。

为了考法医资格证,他可是解剖过大量的尸体,通读过各种尸体在各种环境中的所有变化。但是没有一种,会让尸体皮肤变得如此坚硬。简直就是陶瓷化了般,用解剖刀无处下手。

“这家伙到底哪里被找到的?”孙喆来不及恐惧,职业病冒了上来。他拿起资料夹翻到了尸体信息那一页。

尸体是在昨天,从大学边上的府河一座桥洞里捞上来的。这就意味着,它已经被水浸泡了至少八天。孙喆越看越迷惑,长时间泡水的尸体居然没有肿胀,也没有腐烂。这怎么可能?

最奇怪的事,既然尸体是在河水中。府河里可是有许多食肉的小鱼的,但李进尸身上同样也没有被小鱼小虾啃咬过的痕迹。完全是逆反了孙喆的法医知识!

“你奶奶滴,解剖个鬼。刨都刨不开。”他不死心的又用解剖刀试了试,锋利的刀仍旧接触到皮肤后,就会在尸体的身上打滑。简直比陶瓷还麻烦。

终于孙喆忍不住了,一把放下解剖刀,做双手合十状:“李进兄弟,不是老子不想动刀。是你娃娃自己太坚强了,我搞不定哈。兄弟,今后逢年过节哥子给你烧香点蜡,你就从了兄弟嘛。解剖不了,你让哥子咋个回去交差。哥子还没吃晚饭咧!”

话音刚落,突然,从尸体的腹部响起了几声奇怪的动静。像是深水区有鱼在吐泡般,咕哝咕哝。还没等孙喆反应过来,那‘咕哝’声已经不绝于耳,响个不停了。

孙喆顿时被吓了一大跳。有法医执照的他深知许多尸体一直被冰冻的话,许多化学反应和生物反应都会延缓和推迟。但是一旦将其拿出来,化冰后,物理反应会来带连锁反应。那时候的尸体,是最危险的。

本来煞白的尸体,顺着颈部大动脉已经被抽光了全部血液。失血又泡水后,血管里会充斥满大量河水。河水在冰柜中被冰冻,应该是硬邦邦的才对。可是现在的李进,似乎出现了某种不妙的变化。

尸体的脸皮底下,晕出了一层黑色素。不,不光是脸。裹尸袋露出的李进皮肤下,所有的血管、毛细血管,都腐烂似的出现了黑斑。黑斑越来越明显,干瘪的血管也随之暴涨,粗黑的凸出了坚硬的皮肤外。

整个尸体的皮肤,都发出了破碎般的响声。用解剖刀都割不动的坚硬肌肤在肌肉组织中黑漆漆的血管顶撞下,真的在孙喆眼中,出现了裂痕。

如同陶瓷摔碎似的,裂痕越来越大。那暴涨的黑色血管也越来越明显。没过多久,李进尸体的所有皮肤都瓷娃娃似的,裂开了。

陶瓷般的肌肤噼里啪啦的有些落入裹尸袋中,有些甚至掉在了地上。

陶瓷碰到了瓷砖地板,发出一阵阵刺耳的碰撞声。尖锐的声音将吓傻了的孙喆给惊醒过来。

“格老子,咋个回事哦。”孙喆缩了缩脖子,吓破了胆。他再也不敢呆在这诡异的停尸房里,拔腿就向大门位置跑。

用力拉了拉停尸房的门,立刻孙喆就傻了眼。门一动不动,竟然从外边被锁住了:“那个瘟商大叔,哪么怕哥子跑嗦。”

见门关着,这家伙如开窍般,突然想通了自己遭到借调这回事,肯定被当枪使了。那些老法医哪里是去国外休假了,肯定是见这具尸体诡异,都吓破了胆,不愿意解剖。

“钳子!钳子!”一个人在停尸间中,本就胆小的孙喆全身都不在不停打抖。他想起推车上有一把钳子,应该能剪开外边的链子锁。等他往回跑时,猛然间发现,解剖台上的尸体,又有了新的变化。

尸体已经剥落了所有皮肤,本来苍白的肌肉裸露在空气中。被空调一吹,不知不觉间变得猩红起来。惨红色,从被咬的脖子处蔓延向全身,可怕得很。

孙喆哪里还敢慢吞吞,他一把抓住钳子朝门跑。刚跑了几步,突然感觉背后吹来一阵不知名的腥风。

这家伙整个人都停住了。一股寒意从脚底不停往上冒,他全身呆滞,麻木的扭动脖子往后瞧去。

顿时,恐惧感潮水般席卷了他。

尸体!手术台上的李进尸体!

不见了!

未完待续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夜不语-苏醒,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关于本文作品合集:
本文是连载作品鬼骨拼图:阴城血尸的其中一篇,您可以通过这里阅读完整作品:>>点击阅读完整合集作品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