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里的女孩儿

原创作者:张海生1110,发表于千月枫痕

7、

9月23日,8点,市局会议室。

“琥珀”案已经引起了政法委书记的高度关注,只是因为前期的保密工作做得好,书记又和宣传部门做了沟通才没有在社会上引起轰动。但这不代表警方要对这个案子进行冷处理,相反,市局已经由局长张智义牵头组建了专案组,早晚的专案会必不可少。

但张智义也的确没有打算在这个案子上投入过多的精力,侦查员已经对女童的身份进行了初步的核实,在公安系统联网的失踪人口数据库里没有找到匹配的对象,本市最近也没有失踪儿童的报案,唯一能够匹配上的,只有二十年前的失踪人口赵菲。

但当事人赵凌云在这件事情上却矢口否认,让警方的调查陷入了僵局。

张智义认为,这个案子的调查思路现在已经很明确了,就是要围绕赵凌云展开,有了明确的调查思路,自然也就用不着那么多的人。何况,他这个专案组长也只是暂代,一旦叶珂出院,那他就要回去统领全局,破案这种事,还是要由叶珂来完成才合适。

他老了,思路已经跟不上年轻人了,只有过往的经验还能帮助这些干劲十足的警员们少走一点弯路。

“通过一些技术手段,我们已经取得了死者的部分样本,与赵凌云的DNA进行了匹配,很遗憾,两者之间不具备亲缘关系。”孙嘉羽翻开笔记本,汇报道。

“好,那接下来,我们就传讯赵凌云!”张智义说完,猛地愣住了,“你说什么?”

“死者与赵凌云之间不具备亲缘关系!”孙嘉羽重复道。

“怎么可能?”张智义瞪大了眼睛,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孙嘉羽的鉴定验证了他的推测,就要对赵凌云进行讯问,但法医的结果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你会不会弄错了?”他下意识地问道,大脑在高速旋转着,难道叶珂不是要确认死者和赵凌云的关系,取得确凿的证据后实施抓捕吗?

孙嘉羽的脸色有些难看。张智义连忙摆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孙嘉羽的岁数不大,但早在五年前,刚刚三十岁的她就已经是主检法医师了,这种DNA鉴定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完全不可能出错。

但这也就意味着,赵凌云和此案并没有关系,他要调整接下来的调查思路了。

“还有一件事,我要向大家通报一下。”孙嘉羽没有理会张智义的解释,继续说道,“经过鉴定,包裹在死者身上的不是什么琥珀,而是一种树脂,学名叫做热硬化树脂,是一种工艺品的原料。”

“热硬化树脂?”会议室里传来了一声惊疑,张智义循着这个声音看过去,就见林河的脸色怪异,匆匆地翻动着手里的笔记本。

“有什么话就说。”张智义低喝道。

“找到了!”林河翻动笔记本的手停了下来,“领导,根据我的调查,赵凌云就是靠做树脂工艺品起家的,他退休前,就是我市最大的树脂工艺品厂,凌云树脂贸易集团的董事长。”

“嗯?”张智义皱起了眉。

“领导,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不等张智义说话,林河就说道,“死者就是死在赵凌云的手上,然后被赵凌云封在了树脂里?如果赵凌云就是凶手,那他肯定知道死者是不是自己的女儿,我问他那件事的时候,他有那样的反应也就不奇怪了。而且,他自己就是搞树脂工艺品的,有这方面的条件。”

张智义没有说话,他的大脑此刻在高速运转着。从物理层面来看,赵凌云确实有封存女童的条件,但仅此一条还不能作为证据使用。首先,赵凌云杀害女童的动机现在就不清楚;其次,根据那个把死者送到公安局的人留下的信息,这个东西显然是从赵凌云那里偷来的,那就意味着,赵凌云一直把这具“琥珀”放在家里,这就更说不过去了。而且,是什么人偷出了这具琥珀?又出于什么动机送到了公安局?这些疑点没有解开,所有的推论都是站不住脚的。

“领导,你看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要先拘留赵凌云?”林河急迫地问道。

“赵凌云否认自己家里丢过东西,这件事,你和他周围的邻居核实过吗?”张智义问。

“有啊。”尽管不解张智义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服从的本能让林河迅速答道:“我问了他旁边的两户人家,据他们说,前一天,就是9月20号的时候,有一个搬家公司的来过,听那意思,赵凌云好像打算搬家,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没搬。楼下的保安也回忆说,确实有一辆搬家公司的车在楼下停过,不过那个司机就搬了一个好像是盒子的东西下来,就走了。”

“什么叫好像是盒子?”张智义马上问道。

“保安也不确定,外面用被单包住了。”

“这就错不了了。”张智义微微一笑,“交通大队那边刚刚反馈回来一条消息,我们正在追查的那辆厢式货车,很像是搬家公司的。我说下我的思路,你们看看对不对。”

他清了清喉咙,说道:“9月20号,有人伪装成搬家公司进入了赵凌云家,盗取了装着‘琥珀’的木盒子,21号凌晨,这个人将这个木盒子送到了局门口,让我们发现,并展开侦查,随后我们就去找了赵凌云,但赵凌云否认自己丢了东西,是这样吧?”

与会的侦查员们点了点头,张智义说的根本算不上推论,只是把调查来的信息进行了整合,但这也是目前展现在大家面前的全部事实了。当下就有人喊道,“张局,下令吧,先把那个赵凌云弄过来,到我们手里,他就什么都说了。”

可张智义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他环视了一眼在座的人们,“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个推论建立的前提是这个东西确实是从赵凌云的家里偷来的。偷走这个东西的人之前经过了周密的策划,这说明什么?”

“他知道赵凌云家里有这个。”林河恍然大悟。

“没错。”张智义点了点头,“而且他就是冲着这个去的。”

“也许是小毛贼顺手偷的,结果看到里面是具尸体,就给我们送过来了呢?”一个侦查员辩驳道。

“你会去那个地方偷东西吗?”张智义微微一笑,侦查员愣了一下,慢慢摇了摇头,确实,赵凌云住的地方太破旧了,是贼也不愿意去的。

“好了,那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赵凌云又为什么否认自己丢了东西?”张智义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却没有等着回答,就自顾自地说道,“我们现在还不能动赵凌云,凡事要考虑最坏的一面,就假设这东西的确是赵凌云的,我们的调查已经惊动了他,他肯定已经销毁了所有相关的痕迹。而且,我们不能肯定,送来东西的这个人是不是要对赵凌云采取什么行动。”

“诱饵!”有反应快的侦查员已经吐出了这个词。

“对,就是诱饵!”张智义点了点头,“我们要利用赵凌云找出这个幕后的人。”

这个将女孩儿封印在了树脂工艺品里的人手段太过残忍,绝非正常人能够做的出来。如果就是赵凌云做的,那么抓住了赵凌云,一切的罪恶也就停止了,可如果不是赵凌云呢?如果他的目的就是让警方抓捕赵凌云,而后再跳出来挑衅警方呢?

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

秘密调查赵凌云。叶珂,你当时做出这个决定,一定也是想到了这些吧。

“孙嘉羽!”张智义喊道。

“到!”

“有没有办法把女尸取出来,在尸体上寻找更多的线索?”

“我已经联系过S市大学的物理教授,他愿意提供帮助。”孙嘉羽答道。

“那个程曜?”

“不是。”孙嘉羽摇了摇头,“是新来的一个教授,叫凌宇,这次就是在他的协助下提取到检材的。”

“新来的啊。”张智义犹豫了一下,“这个人我们不熟悉,不是所有人都像程老师那样能够保守秘密的。现在我们要对这个案子进行秘密调查,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我们还是自己想想办法吧。”

孙嘉羽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她理解张智义,从有限的和凌宇的接触来看,他的话实在太多了,话多的人往往表现欲望过于强烈,很难保证,他会不会泄露了本案的一些不适宜对外公开的细节。

“林河!”张智义看了一眼林河,“拿一部分样品去赵凌云的厂子看看,这东西是不是他们那里的。”

“明白!”林河用力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张海生1110,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关于本文作品合集:
本文是连载作品琥珀里的女孩儿的其中一篇,您可以通过这里阅读完整作品:>>点击阅读完整合集作品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