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一座城,住着拾荒人榛子壳

原创作者:榛子壳么么哒,发表于千月枫痕

我想,再也不会有另一个你,让我这样心甘情愿、义无反顾地泥足深渊。

季晓录,人们都说爱是氧气,可是在我的世界里,氧气是你。

——题记

(一)

“白马王子是什么?”

高一刚开学的某一天,当我用这个词跟闺蜜林默絮絮叨叨地形容着你时,她翻了个白眼这样问我。

我鄙视她一眼,“你还别不信,今天我在咱学校对面看见的那男孩皓齿星眸,一身G-STAR从华丽丽的宝马760上走了下来。那气场,那架势,再联想联想他的家世……啧啧,除了白马王子我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

我的唇角不自觉地扬起暖意。季晓录,你看,我连介绍你时都是这么的有成就感。

她嗤笑,那模样分明在嘲笑我白日做梦,“姑娘,现实点吧!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白马王子啊,大街上能遇见个驴就赶紧牵住吧!别到时候连驴都没了,弄个骡子回来,你不嫌丢人,我这张老脸还嫌砢碜呢!”

林默的嘴巴还是那么贱,当然,这跟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长期熏陶有着极大的关系。

每我跟她说起你,那个跟我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孩时,她总是不屑地哼一声,以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直接秒杀了我幼稚的公主梦。

我决定忽略她。不为别的,只因内心对于某种事物的强烈认定。

季晓录,或许你早就已经忘记了,那个阳光暖暖的早晨,我骑车停在校门口,正巧碰见打开车门即将下车的你。

你的眼光不经意间扫过我所在的地方,可就是那种温温软软的光芒,令我的世界忽然天光大亮,一瞬间,天雷地火,似乎再没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的时刻。

那个时候,我不认识你,你也不属于我。

然而那种突如其来而又生猛迅速的幸福感撞得我几乎晕眩,每每想起你,我总是无可遏止自己过速的心跳。

我想,这样的感觉用一个很专业的词语来陈述,应当叫做一见钟情。

虽然所有的人都以为这是我空虚过度的花痴崇拜,可我根本不去理会那些。我爱我的男孩,我寻找我的幸福,关别人什么事?

于是那天回家,我对着星空偷偷许望。很卑微很幼稚的少女行为,且看似不切实际。

我说,我要让自己住进你的心里。

(二)

我没想过我们还能那么快地遇到。

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我驻足,你下车。

那时我才知道,你亦同我一样,都是这所学校的新生。因为家里临时有事,所以晚来了几天。

那一刻,我振奋了,激动了,一颗心无可遏止地澎湃了。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你的身上有一种非常温和的气场,仿佛能够融化万物,谁看见你都忍不住想要亲近。

所以,季晓录,当我得知我们同在一个学校的时候,你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我有多么多么激动。满脑子全身心都是你,恨不得把你的照片做成海报贴在心口,简直比球迷还要狂热,比追星还要疯狂。

我想我一定是走火入魔了,因为当我自己反应过来时,才发现竟然已经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我每天都在设计着如何跟你碰面,思考着怎样跟你搭讪,甚至有事没事跑到你面前转一圈,以便让你发现我的存在。

可惜,事与愿违,在付出了一个月的努力之后,你这个温和无害的好孩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跳梁小丑般的热情。你见到我时依然会对我微笑,只是那样的笑容,仅仅来自于陌生人的友好与善意。

而彼时我们唯一说过的一句话,便是那天在走廊,我“不小心”掉落了一本书,于是你很好心地捡起来递给我,在我满怀期待的目光下对我说了五个字:“同学,你的书。”

我终于明白,你天生性格至此。你对谁都友好微笑,却也对谁都不甚上心。

我于是开始思索着怎样才能不择手段地勾引到你。是的,很无耻的两个字,勾引。

“勾引!你也就这点出息了!”这是在我意气风发地陈述完自己的鸿鹄之志后,林默给出的唯一评语。

我不以为意地笑。

呵,她说她不屑,其实是自卑。像你这样要身家有身价要长相有长相的,她自知没那个身价去高攀,所以才劝我不要去冒这个险。

可我凭什么听她的呢?我吕筱然向来目标明确动力十足,认定了一个人,哪怕刀山火海,我认了。更何况林默自己还跟酒吧里的一个混混搅和不清呢,人家甩她甩得眼都不带眨的,她不照样巴巴地跟上去倒贴。

我见过那个叫苏漠北的男孩,他的眼睛深邃凌厉,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危险而又迷人的气息。我知道林默逃不了了,就像我对你,万般卑微,只因一厢情愿。

可是感情这东西极为玄妙,来的时候躲不掉,走得时候又无能为力。我不想让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我是林默和周朗眼中的妖孽啊!

所以,季晓录,为了你,我决定更为主动地出击。

你不知道吧,我每天斗打扮得花枝招展,要么装淑女,要么玩深沉。就站在你们班门口招蜂引蝶,看看你这只小蝴蝶什么时候才能投入我这朵大牡丹的怀抱。

然而又是一个月过去了,我将古典风、非主流风、清纯风甚至哥特风玩了个遍,没有引来你这只蝴蝶,却招来了一群蜜蜂。

你们班的男生真讨厌,一个二个地跑来围着我非要送我巧克力,还色迷迷地夸我有个性。

我一边不耐烦地打发着他们的谄媚举动,一边苦大仇深地站在门外死死瞪着依旧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你,心里只有一个感觉:爱情到来的时候,很多事情真他妈身不由己!

(三)

我终于跟你有了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可是,却是在医院,林默的病房里。

她为了苏漠北自暴自弃,生生用烈酒给自己灌进了医院。我在一旁骂也骂了,心疼也心疼了,可即使再为她不值,那也不是我们这些局外人所能解决的事情。

苏漠北来了。作为罪魁祸首以及前男友,他理应出现。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你也来了。

当你拿着她落在你车上的钱包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的脑海突然一片空白。

季晓录,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林默,又是什么时候跟她走得那么近的呢?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你甚至开车载过她!

我呆呆地看着你,明知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质问这些,可是,心底却还是抑制不住地酸涩。当我注意到你望向她的眼神时,那一刻,整个人如至冰窟。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打击来得更加凶猛激烈。

你的眼底闪烁着一种很柔和很圣洁的光芒。有喜爱,有怜惜,有心疼,亦有无法复制的迷恋与悸动。

我想,你一定是动心了。你眼里传达出的感情骗不了任何人,那种义无反顾的炽烈就像当初疯狂倒追苏漠北的林默,就像现在对你势在必得的我。

嫉妒的种子自内心破土而出,我终于毫不顾忌形象,泼妇一般地冲着林默尖叫起来,“什么意思?林默,你什么时候坐他的车了?!”

连珠炮似的发问和极度怀疑的目光让所有人的脸色都蒙上了一层难堪,尤其是林默。

那一瞬间,我清楚地看到你脸上的尴尬和心疼,可是你没法去维护她,因为你同我一样,没有开口的资格。

我知道自己很过分,你可以说我重色轻友。可是季晓录,我已经把你在我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升华了,我舍不得责怪你,所以只能责难林默。

那天回去的时候,我主动向你要了电话号码。我问你,“以后我有事能来找你吗?”

你愣了一下,分明听懂了我的意思,却还是温和地说,“当然可以啊。你是林默的朋友吧,没问题,能帮的我尽量帮。”

你的话让我突然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像是一拳狠狠打在了软棉花上,连发泄都寻不到去处。

原来,你所谓的帮忙,仅仅因为我是林默的朋友。原来,对于我以前为你所作的那些滑稽事,你也并非一无所知。

可是,季晓录,你那么聪明,在看到了我的企图之后,并不直接拒绝,只用一句话便否定了我们之间的不可能。

之后的几天,我和林默的关系有了些许不言而喻的暗涌。

她说你帮她不过是出于朋友间的团结友爱,那天你开车载她去医院,只是因为苏漠北被人暗算,路上又打不到车,你才好心送她一程。

看着她那副极力想要跟你撇清关系的模样,我没吱声。

人说缘分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可是季晓录,为什么先遇见你的人是我?而你选择的人,却是她?

(四)

仿佛开始产生了危机意识,之后的那段日子,你开始频频出现在林默的世界。

你请她吃饭喝咖啡,站在她们家楼下苦等,像文革时期的红卫兵,姿态坚定得不容置疑。

你天天跟在她身后,看着我们俩一起上下学,那种虔诚而又沉默的守护,嫉妒得我双目猩红,简直有种杀人的冲动!

直到某天,正在理发店做头发的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让我赶去燕莎,说是你要请客吃饭。

我当然知道她是在给我制造机会。这顿饭原本就与我无关,咱俩非亲非故的,你怎么可能约我呢?可我还是丢下一切,顶着一头尚未完全成型的头发风风火火地就去了。

之所以一路都风风火火,那是因为,我不想让我喜欢的男孩等得太久。

吃完饭,林默让你送我回家,然后一个人很潇洒地走了,说是打算去压压马路消消食。

我看着你徒生失望却又强作欢颜的表情,心里不禁千回百转。

那个傻姑娘!她怎么就这么后知后觉,根本就看不见近在咫尺的你是用多么炙热的目光在膜拜她!

也或许,她知道,只是一直装傻装盲,因为明了自己给不起你想要的。

我为你不值得。可是爱情里,哪来的什么值不值得?我自己还不是这样,一边暗恋着,一边悸动着,所有秘密藏在心里,寂夜无人时悄悄说给自己听。

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我下车,看似无意地问了你一句,“值得吗?”

你的身形立时僵住。可是仅过了短短几秒,你便坚定地回视我,微笑着一字一顿地告诉我,“爱情,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我想,我上辈子一定是个顽强而又勇敢的孩子,这个好习惯延续到了这一世,于是我依然秉承着自己打不死的小强精神,继续做着“追求季晓录”这一伟大的研究课题。

那段时间各地突然风靡起一股“巫毒娃娃风”。那是源于泰国寺庙的巫术,可以帮你达成任意愿望,据说很是灵验。

我买了一个巫毒娃娃,就栓在自己的书包挂扣上,寓意爱情快快到来。

晚上回家,我很幼稚地拿着那张“咒语纸”许愿,依旧是那个愿望:我要住进你的心里。

结果还没来得及收,便被前来串门的周朗跟林默发现了我的白痴行为。他们继续鄙视我,“筱然,你啥时候这么跟风了?不是一直声称自己不走寻常路吗?”

我没心没肺地笑,然而眼角眉梢却在不经意间透出丝丝落寞。

我说,“你们没有发现吗,当爱情到来的时候,再伟大的圣人也只是个寻常人。”

(五)

18岁生日的时候,我请了一帮人到我们常去的Paradise酒吧开派对。叫了那么多人不过是为了掩饰我的司马昭之心,其实在我的认识里,有你一个就够了。

我们坐在昏暗的包厢里,唱歌的唱歌,斗地主的斗地主。只有你一人静静坐在角落里,从始至终望向一个方向,目光清浅柔和。

顺着你的目光看过去,我的心脏蓦地毫无征兆地颤抖起来。

你和林默,一个淡淡微笑,一个温宠相顾。分明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局面,可是在我看来,那么刺目,却又偏偏那么的美好和谐。

嫉妒。我又开始嫉妒了。毫不犹豫地起身坐在你身边,我开始跟你上天入地的调侃,甚至连奥巴马的祖先都侃了个遍。

你只是好脾气地笑,偶尔转过脸回应我几句,可眼光依然望着林默的方向,不曾移动分毫。

最后我问你,“季晓录,你为什么会喜欢林默呢?”

你微笑,眼光愈发柔和。你说,“没有为什么,只因为她是林默。”

我目如沉烬地看着你,终于无话可说。

我没想到自己的生日会在如此荒谬而又悲惨的局面下结束。

医院,死亡和新生交界的地方,我痛恨这里,却不得不来此过完自己18岁生日的后半部分。因为你和林默都受伤了。

派对到一半的时候,苏漠北带着一群人闯了进来。他不过是不服气分手之后林默比他过得好,所以便来折腾,胡闹,非得重新引起林默的注意不可。

我冷冷地看着这个跳梁小丑嫉妒失控的表情,本以为他今晚也不过如此了,没有想到,一场混乱终于还是无可避免地发生了。

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屋子里打成一团。破碎的啤酒瓶和果盘,满地的玻璃渣和爆米花,尖叫,厮打,辱骂……所有的声音混响成一片苍白而又空洞的绝望,宛如地狱的丧钟,在我头顶炸开一片绝响。

我看着你紧紧护在林默身前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心口生疼。我想冲过去抱住你,可是挡在面前的人太多,我被隔出远远的一道鸿沟。

所有的事情就是在那一瞬间发生的。有人拿着半只破碎的啤酒瓶偷袭林默,但是没成功,因为它打在了你的头上。

我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哭得昏天黑地。急救室的灯亮了又灭,我的心像是一只游荡在空中的风筝,那根线就连接着我的心脏,令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它是否会毫无征兆地断掉。

季晓录,原来我们都是一厢情愿的傻瓜。

你根本就不会知道,你越是喜欢她,我就越是痛苦。你多喜欢她一分,我就会多痛苦一倍。

我用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写了一封信,打算在最成熟的时机交给你。

我想,不管你的选择是否会改变,可我仍然要让你知道,有这样一个女孩,她在傻傻地爱着你,等着你。她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知道,为了你,她什么都愿意。

(六)

我的信写好了,可是还没来得及交给你,便从旁人的口中得知,你和林默恋爱了。

你们一起去了游乐园,一起坐了摩天轮。我不知道那天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可是我只看到了血淋淋的结果:你追求她,而她接受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山崩了,地裂了,天塌了……却都形容不出我此刻的感受。我像是被卷入了一个无尽的黑洞,不停地下沉,可是却没有一只手肯拉我一把。

我看见了你们出双入对地出现在学校。姿态那么亲昵,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的关系。

季晓录,你究竟想让我怎么办呢?林默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你是我最喜欢的男孩,你们交握的双手让我有一种被欺骗的背叛感,可即使那么痛,我依然无法阻止自己继续出现在你的世界。

不过,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吕筱然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所以没法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去祝福你们。喜欢就是喜欢,我不容许你被除我以外的人染指,哪怕那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哪怕现在我依然没有这个资格。

我开始跟林默冷战。虽然在这期间,我心里比她更难过。

想想看,朝夕相对的两个人,某一天为了一个男孩心生间隙,然后开始对峙,冷战,僵局。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痛苦也一样。最亲密的伙伴终究成了陌路,这种痛,只有自己最清楚。

我给你发了一条短信,让你6点来学校的天台找我,有话跟你说。

我想,长痛不如短痛,有些事情就像心底的伤口,若不解决,就只能眼睁睁地看它溃烂。

傍晚的风吹得薄凉,我坐在天台上,看着楼下的同学们三三两两离校,突然觉得一个人的感觉是这么的寂寞孤单。

手机的荧光屏始终灰暗。等了很久,直到手机没电,你依然没来。拨打你的号码,那头已经成了无人接听。

季晓录,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你。看似温柔,可是内心决绝坚硬,就连拒绝,都是这样的不动声色。

回到家,我整理书包,却见惊讶地发现,那个巫毒娃娃不知何时丢掉了。只有一根断了的线依旧飘飘摇摇地悬挂在挂扣上,本该连接的地方,如今已成为一片空白。

呵,连上天都不祝福我们,是在嘲笑我情深缘浅吗?

我到楼下的小超市里买了一包红塔山和一只打火机,就站在自家的楼道口肆无忌惮地抽了起来。

第一口的时候我被呛了一下,不过这种事情都是孰能生巧,等到我的姿势越发熟练起来时,这才发现一包烟已经下去了将近一半。

袅袅青烟腾起,熏过我的眼睛,传来一阵阵刺痛。我睁大眼,让这种刺痛不断地扩散,加大。

季晓录,你看,这场独角戏我演得真是彻底。得不到你,我就只能自己折磨自己。

摸一摸脸颊,不知何时已是濡湿一片。将一闪一闪的烟头狠狠踩灭在地上,我慢慢蹲了下来,双臂抱膝蜷缩成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姿势,然后将头埋进手臂里,很小声很小声地抽泣起来。

我想,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流泪的理由了。

(七)

一部《非诚勿扰2》捧红了一首《见或不见》,也将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那段惊世爱情传诵开来。

皆闻他一生浪漫深情,不顾世俗偏见,为爱立下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夙愿誓言。

圣贤者对爱既如此,我们又怎能轻言放弃?

人这一生何其遥远漫长,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是以为自己唱一曲痴狂悸动的青春骊歌。

我于是决定不再坐以待毙。可是,当我真正付诸实践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世上大抵再不会有我这样疯狂而又幼稚的傻子了。

我选择了用最拙劣最自虐的方式去引起你的注意,苦肉计。当我跌倒在你的车前,听着刺耳的刹车声和你焦急的呼喊时,我闭上眼,心里终于落下一丝叹息。

季晓录,你一直以为是你的车不小心撞到了我,却永远都不会知道,是我算计好了时间和冲力,在你刹车的前一秒便后退一步,翻滚在地上,减缓了所有让自己受重伤的可能。

苍白的病房,你坐在床边为我细心地削苹果。我看着你硬净如玉的侧脸,内心突然腾起一股无以复加的内疚。

我想,既然不爱,更是无恨,那么,便让你对我愧疚吧。若能利用这点愧疚守在你身边,也算功德圆满了,不是吗?

我强行将不安的情绪压下去,这才发觉,原来自己竟是这样残忍而又自私的人。

我的自虐终于成功地让你和林默之间有了嫌隙。我看到了她离开时你眼中的落魄与颓败,我想告诉你,她并不是不信任你,只是不忍心拆穿我。

可我不能。因为在我选择爱你的时候,就已经封死了自己所有的退路。是生是死,我都要披肝沥胆地走下去,哪怕这条路的尽头,是一望无尽的深渊。

住院的那段时间,你天天都来陪我。我们的关系开始缓和、亲近,你会渐渐向我诉说你的家人和朋友,却惟独不谈林默。因为那是我们之间无可打破的禁忌。

很久很久以后,当我回想起这段日子时,内心总是无限感慨。

我想,再也不会有另一个你,让我这样心甘情愿、义无反顾地泥足深渊。

季晓录,人们都说爱是氧气,可是在我的世界里,氧气是你。

(八)

18岁那年,我的人生中发生了两件大事,都与你有关。

第一,我们在一起了。第二,我要跟你出国了。

我申请了国外的学校,努力学习英语,和你一起参加雅思备考。

半夜背不过单词时我给你打电话,听见我疲惫的声音,你总是安慰我,“没关系,尽力就好。”

我微笑着应允你。可是心里却在一遍又一遍地默念:季晓录,若我不够优秀,又如何能堂而皇之地站在你身边,陪你相守到细水长流?

你不知道,就在我们关系确定的头一天,你的父亲找过我。他将一沓资料放到我面前,淡淡道,“筱然,我知道你是个很有毅力的孩子,目标也明确,这一点我很欣赏。可是你要知道,门当户对这个概念已经成为我们根深蒂固的门槛。我并非那种不开明的老古董,但我还是想知道,你觉得自己有能力陪晓录走到最后吗?”

仅仅犹豫了一下,我便坚定点头。

于是他笑了,当着我的面撕掉了那一沓将我调查得彻彻底底的资料,眼底精光毕现,“那就做给我看!”

晓录,你看,我用最险的一步棋为整副棋局画上了一个双赢的终止符号。

之所以能够赢得你父亲的认同,那是因为,在那沓调查资料中,还有一张来自医院妇产科的化验单。

我承认,自己手段的确卑劣,可我不悔。

就在我出院的那天晚上,我在给你的果汁里加了一些东西。法国小野猫,很厉害的迷情药。

之后,一夜缠绵,终究彻底改写了我们的结局。

来到英国的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一座城,一个拾荒人在不停不停地行走,寻找。我问他究竟在找什么,他说,他在寻找遥不可及的爱情。

梦醒时分。我挣扎地坐起来,对着窗外莹亮亮的月光,突然无可遏止地泪流满面。

无尽的梦魇之中,那个拾荒人转过头,然后,我看见了你的脸。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这将会是一座空城,没有爱情,只有等待。林默是你穷极一生都无法抵达的彼岸,而你便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归宿。

你不停地寻找遗失的幸福,我拦不得,抓不住。唯有看着内心的伤口一点点溃烂,等待时间的缝合,然后不药而愈,久病成医。

(尾声)

离开你的时候我没有带走太多的东西。然而当我看见茶几上的相框时,我突然微笑起来,轻轻抚摸一下微隆的小腹,然后将它收进了包里。

那张照片里,我们依偎在大本钟前的广场上,我笑得甜蜜,你笑得淡然。

彼时我曾以为,这便是幸福的全部。然而很久以后我才想明白佛家姻缘里所讲的道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些人有些事,不是求便能够求得的。

你用初遇的那抹笑容颠覆了我的整个青春,我却用所有的生命来完成这一场尘埃落定。

等待的日子来得太过艰难,我怕我的存在会成为你的空气——明明缺之不得,你却意识不到。

所以,季晓录,这一次,我不再逼你。

我给你自由,我让你重新选择。倘若某一天你会梦见我,请你,再抱紧我。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榛子壳么么哒,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