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爱你,很久很久榛子壳

原创作者:榛子壳么么哒,发表于千月枫痕

1. 为了活命,我只能选择逃离。

在我夺门而出的下一秒,屋子里传来苏晓光歇斯底里的嚎叫,夏微微,你要敢跨出这道门,就他妈永远别再回来!

摸摸右脸颊上那块火辣辣的五指印,我扒住门框,以一个同样冰冷的眼神狠狠瞪回去,苏晓光,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给了我一条命就能随意践踏我的青春么?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宁愿死在街上!

然后,“嘭”的一声,我狠狠将门甩上。

今年的夏天真是格外漫长。背个破包向着火车站的方向挺进,我决定,离家出走。

我想我真是个又贱又自私的女孩。苏晓光一定没听过东郭先生的故事,救蛇不成反被咬。四年前,若不是他在大街上,将那个被当作小乞丐一样的我背回他简陋的小屋,我现在怎么可能站在这里大言不惭地嘲讽自己是个白眼狼?

我承认,对于这次离家出走我也会难过。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这个男孩,但至少非常依赖。

可是没办法,苏晓光正是利用了我对他的依赖,对我进行一系列的压迫政策,比如不堪的辱骂,比如不问青红皂白的肆意殴打。

而这次的冲突事件也很简单,他跟人火拼,挨了打,需要发泄。所以,我很不幸地再次成了他的靶子。

他救了我,却并未善待我;他给予我惺惺相惜的同情,却无法给予我想要的温暖。

于是,当他的拳脚再次无情地落在我伤痕累累的身上时,为了活命,我只能选择逃离。

我用兜里仅有的钱买了一张咸阳到西安的车票,我想,那里四处弥漫的古老气息大概会令我感到安心。

2. 真巧,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

火车站的广场前,我冲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子走了过去。我说,先生,您家需不需要保姆?您看,我很年轻,能干体力活,而且健康状况也没有问题!

你多大了?他轻笑了声,问。

我苍白地咧开嘴,19。

大概是因为我的体格严重发育不良,他一脸质疑地看着我,却什么都没说。

我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他。大众款式的T恤和牛仔裤,鼻梁硬挺,微扬的蝴蝶唇,举手投足都弥漫着一种危险而又迷人的气息。

真是好看的男子,可不知为何,在遇见他的第一眼,心底便有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

我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打算转换策略,我说,先生,我被父母遗弃了,已经无处可去了。求求您收留我好吗?我不要工资,管吃管住就行。

大概我的样子的确很“楚楚冻人”,他突然笑了笑,伸出手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说,要不,你去我家?

询问的语气,可眼神却写满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

大概我对于“陌生人”这三个字毫无概念,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跟着他走了,就像当初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给我一条活路的苏晓光。

然而在走出几步之后,他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丫头,我不叫先生,我叫离生,夏离生。

我注视着他的眼睛,学着他的语气,一字一顿地说,夏离生,我也不叫丫头,我叫微微。跟您一个姓,夏微微。

这次他是真的笑了,眉眼间弯成一道软软的月亮。他说,你也姓夏?真巧,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

3. 有时我觉得,自己不过是苏晓光养的一条狗。

我跟夏离生回到了他的家。很小的两室一厅,没什么家具,却简洁干净得令人心安。

我以为他并不是什么富家公子哥,至少身上没有那种纨绔子弟惯有的不羁。可他下一句话就把我的梦彻底打碎。

他生笑着揉揉我的头发,轻声说,这是我自己的房子,大学毕业时自己创业,用淘来的第一桶金购置的,你先住这里。我父母那儿还有一套,他们常年居住在国外,我可以去那里。

我呆了呆。不知道为什么,望着眼前这个漫画般的男子,我突然有一种想要亲吻他的冲动。我上前用双臂吊住他的脖子,轻轻说一声“谢谢”,然后突然跳起来一口亲在了他的下巴上。

夏离生吓了一跳,推开我的动作间有明显的慌乱。他猛然后退一步,有些不可思议,眼里却夹杂着某些复杂的情愫。

内心忽然泛起大片潮湿,我站在原地嘟着嘴望着他,楚楚动人的眼底满是狡黠的柔情。

我没有说话,夏离生也没有说话,半晌,我听见他清浅低沉的一声叹息。

那天晚上离生没有离开。我们彼此相拥着挤在那张狭小的单人床上,我把头埋在他散发着淡淡古龙水味道的怀里,喃喃地,讲述我流离失所的童年。

我说,我是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一个人走南闯北,被人拐卖到咸阳,逃了出来,然后成了人人鄙夷却又同情的小乞丐。好不容易有人收留了我,可是他对我也不好,不高兴了就打我。

我挽起袖子,在幽暗的台灯下让离生看我臂腕上大片的青紫和尚未愈合的伤痕。

我说,离生,我已经无家可归了。你收留我好不好?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从始至终他没有说过一句话,可是他的双臂却将我揽得更紧。那种小心翼翼仿佛一种珍惜的呵护,令我的心泛起一层层暖意,就那样昏沉沉地伏在他怀里安心睡去。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苏晓光,这个曾因彼此相同境遇而走到一起的男孩。他救我的时候也不过16岁,可是那张稚拙却坚定的脸却让彼时走投无路的我看到了希望。

我跟着苏晓光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最难熬的那段时间,我们睡过冰冷的地道,住过简陋的窝棚,刮风下雨的天气,两个人冻得缩成一团。有时半夜会突然惊醒,观察城管是否会突然出现,看看对方是否还活着。

好在这个男孩一直很坚强。为了不让我们的生活陷入困境,他终于决定去赌场做打手。

苏晓光自幼被拐卖,孤苦伶仃、颠沛流离的生活让他吃尽了苦头。有时候我很理解他忽而温柔忽而暴戾的性格,那种冷漠狠绝可以让他顽强地生存下来,弱肉强食的年代,软弱势必要被淘汰。

可是,他对别人如此,对我亦是如此。我曾把他当作最亲的人,因为是他给了我重生的机会。可他似乎并不这样想。

这个只为生存而奔走的男孩总是一脸疲惫一身伤痛地出现在我面前,高兴时亲吻,不高兴便是一顿拳打脚踢。旁人都以为我是他的女朋友,可他对我肆无忌惮的身心凌虐让我觉得,自己不过是他养的一条狗,那副救世主的姿态让我的尊严一次又一次地低到尘埃。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将近四年。某一天,我终于再也无法忍受。我不想再过这种反复无常的暴力生活,于是,我选择了逃离。

4. 离生,我不骗你,其实我根本配不上你。

一场梦,浑浑噩噩,恍惚中听见有人轻声唤我“微微”,温和无害的声音。

不是苏晓光,我可以确定。

他永远都是那么野蛮,甚至暴躁。他只会冲我大吼大叫,不论高兴与否,都是大着嗓门扯着嗓子喊我,夏微微,夏微微你给我过来!

午夜惊醒。

我浑身冷汗地坐起来,看见身边依旧一脸安静睡颜的夏离生,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片冰冷的湿润。

离生带我去酒吧参加他们的那个圈子的聚会。

桌上摆了一排百威,地上还放着几箱。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的喝酒。

轮到我了,他们起哄,让我和这里最帅的一个人接吻,前提是,他必须接受我的“索吻”。

我的眼睛扫过在场所有的人,目光与离生接触的一刹那,尚未等我开口,他突然一把拽过我,将我拉过来坐在了他的腿上。

男子的目光深邃而有充满柔情。他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用行动代替了回答。他一手揽在我的腰间,一只手扳过我的脑袋,嘴唇直直印上我的。

长长的一个吻,彷如玫瑰花开过的经年。再度睁开眼的时候,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旋转,只有面前的这个人,依然坚定而又温和地拥着我,仿佛拥抱着整个世界。

嘈杂的起哄和音乐声中,他凑到我耳畔,用只有我们俩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对我说,微微,我很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是真正的女朋友,不是大冒险,不是玩笑。

微微,他叫我微微。

多么柔情似水的几个字,有种被宠溺和保护的温暖。我想,大概也只有离生才能唤出这样千回百转的感觉,可是真的到要答应的那一刻,我却犹豫了。

沉默了几秒钟,我听见了自己小心翼翼的声音,我低低地说道,离生,我的出身和学历都配不上你。我不敢骗你,真的,我一无所有。

他包容地贴了贴我的脸颊,当着所有人的面,宣誓一般对我说,没关系,你有这颗心就够了。从今天起,我不会再让你感到孤独。微微,你还有我。

5.为了我,离生竟然可以连命都不要。

回去的时候已临近午夜。天光黯淡下来,连星星也躲进了云里。

我没有想过我们会遇到抢劫犯。那个警方通缉了近一年的犯罪团伙,却是在这个城市,好巧不巧地被我们碰上。

幽黄的路灯斑驳照在领头男子眼角的那处刀疤上,离生将我护在身后,镇定地看着他,说,钱给你们,放我们走。

他嗤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一个最滑稽的笑话,他说,哈,放你们走?等着你们去报警吗?说着,招了招手,身后的那几个人便围了过来。

群架很快拉开。四对二,并不公平。可世间原本就没什么公平可言,正如我们无可选择的宿命。

从始至终,离生始终不离我左右,将我护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中。有人想冲我下手,于是选择从身后偷袭我。然而没成功,因为那块不知从哪里来的板砖砸在了离生的背上。

我眼睁睁地看着离生的身体在我面前缓缓倒下,他坠落在地的那一刻,那几个人终于看见了我的脸。

领头的男子似乎被惊住了,半天,他终于结结巴巴地开口,微微?!你,你怎么……苏晓光呢?

我蹲下身扶起已经昏迷的离生,有粘稠温热的浆状物体慢慢溢满我的掌心。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宛如地狱的丧钟。

我说,帮我叫出租车。还有,如果不想被抓,就永远不要让苏晓光知道我在哪里!

离生在医院只呆了一周就出院了。毕竟年轻,身体底子好,再者,他身上的伤并未触及到神经或者动脉等地方,想必那几个人并不想闹出人命,出手时都掌握着些许力度。

我淡笑着告诉离生,当时见他流血,那几个歹徒以为出了人命,便逃了。

离生不信,望向我的目光总是充满浓浓的愧疚。然而如今见我安然无恙,他也尚未伤及性命,便不好再问什么,这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有一些人陆陆续续地来看过他,大部分是他酒吧聚会时的朋友。他们开玩笑地说,离生这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为了个小丫头,命都不要了。

我沉默地坐在一旁。

我知道他们都觉得我这个来历不明、一无所有的黄毛丫头根本就配不上离生,我自卑,所以他们说什么我都是静静听着,不敢接话,不敢反驳。

直到离生终于听不下去了,说,我媳妇儿,我不管谁管?怎么,看不惯?那你们自己也找个人献身一把去啊!

见离生认了真,大家终于不再说什么。倒是在几个人陆续走了之后,离生突然问我,微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如果不喜欢,为什么要选择我?如果喜欢,为什么总是对我若即若离?

我低着头,依旧默不做声。

不知是不是在苏晓光那里受了太多打击,我一直自卑,遇见离生后,这种感觉更甚。我知道其实身世什么的并不重要,这都只是我用来逃避的借口。真正让我退缩的,是那种尚未得到便失去的恐惧。

6.离生不知道,打伤他的人,都曾是我的同伙。

离生调养身体的那段时间,我内心总是忐忑不安。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总是找些理由很快地搪塞过去。

我不敢告诉他事情的真相,更害怕他会觉察出什么,再来质问我。

那个犯罪团伙,就是当初跟苏晓光一起混赌场的小打手。最有钱的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拼酒、飙车,没钱了,就去附近的职工宿舍捡人家吃剩的饭菜果腹。

那是一段无人知晓的岁月。说不上相濡以沫,也算是同甘共苦。后来,那几个人不甘心这样的苦日子,跑去赌博,却欠下一屁股债。后来的事情就是这样了,亡命徒走上了不归路,一边抢劫,一边逃亡。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竟如此渺小,他们逃了大半个中国,却在这座古城里让我遇到。

虽然那个人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已经听出了他的声音,可是为了隐瞒,我只得低下头躲在离生身后。

我不能当着离生的面让他们认出我,更不能让离生知道我竟有过如此不堪而又肮脏的曾经,于是,那个人过来偷袭的时候,我其实是下意识地推了离生一把,让那块砖头不偏不斜地砸在了他的背心穴——既不会让他送命,也不会让他清醒。

你看,我就是这么阴暗又恶毒。

我没想到我会在这里见到苏晓光,确切地说是我根本就没想过他会一路找到这个地方来。

就在给离生办出院手续的那天,他将我堵在住院部的门口,只对我说了一句话。

他说,夏微微,你翅膀硬了啊!

我惊恐地看着他,突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错,是惊恐。

我不知道他来找我有什么目的。我怕了,真的怕了。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可就是这下意识的一个动作,瞬间便激怒了他。

“啪!”又是一巴掌狠狠落在我的脸上,我的手腕被他死死攥住,他恶狠狠地说,跟我回去!

我拼命挣扎,歇斯底里地哭喊。旁边的人用一种漠不关心的表情看着我们,也或许有人想来帮忙,可是不敢。

终于,医院的保安赶来拉开了我们。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想说话,便察觉身后有一人轻轻将我拉进怀中。

回头,离生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我,眼底透着沉沉的怜惜。我伸出手,想遮住自己红肿的脸颊,但是离生的动作比我更快。他用手捧住我的脸,伏在我耳畔,用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道,别怕,微微,以后再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7. 我贪恋的幸福,不知还能持续多久。

苏晓光是被人强行带走的。离生只打了一通电话,便将他之前的嚣张气焰全部镇压下去。

我不禁要叹息了。突然想起那句俗语,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离生虽不是地头蛇,可是他有钱又有人脉,这就是苏晓光不战而败的原因。

苏晓光回咸阳的那天,我再度见到了他,就在离生楼下的小花园内。

他静静站在我面前,眉目间满是落寞的沧桑。他问我,微微,你选择他,是因为他比我有钱,能给你丰厚的物质生活吗?

我没有说话,可是他懂。他一直都知道我是那样虚荣而又贪婪的女孩子。

他说,好,我走。不过微微,虽然我经常对你动粗,可是我打心眼里心疼你。真的,见你第一面时,我突然就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我不忍心看到还有人和我承受一样的命运,所以即使自身难保,我依然选择救你。微微,我脾气一直不好,希望你能原谅我。

简单而又质朴的几句话,却让我难过得无以复加。

末了他说,给个联系方式吧,如果可以,我们做永远的亲人。你会是我的妹妹,这辈子是,下辈子还是。

那是他第一次唤我“微微”。我背过身去,终于无可遏止地泪流满面。

我在离生家不过呆了短短一个月,每天早晨睁眼时看见身旁那张美好干净的侧脸,总感觉一切不过一场短途梦。

我们从不做越轨之事,每天就只是相拥而眠。我知道这对于一个健康的成年男子来说是多么煎熬的一件事情,可离生尊重我。我不愿意,他便不会勉强。

窝在他宽厚的怀抱里,偶尔我会想起彼时我和苏晓光相互取暖的场景。可是很快便会遗忘,因为离生这里,有我更想汲取的温暖。

他的身体渐渐恢复如初,闲暇时,他会带我去必胜客吃比萨,带我去游乐场坐旋转木马,带我在这座古城里四处游逛……有时候我会乞求离生不要对我这么好,习惯就像是吸毒的人,一旦上瘾,终生无法彻底戒掉。

可是我又贪恋这样的幸福。就像是偷来的幸福一般,藏着掖着,死也不想让人看见。

没人会懂,只有经历过痛苦,才会懂得平淡的珍贵;只有拥抱过黑暗,才会奢求阳光的温暖。

天气很好的日子,离生带我去大雁塔。两人手牵手一步一步拾级而上,站在七层高的塔顶极目远眺,我第一次觉得,天真蓝,这个世界真美。

有老外走过来,拿着相机叽里呱啦地向我们说些什么。我茫然地站在原地,只听离生用流利的英文跟他们交流。

末了,离生突然走过来揽住我的肩,未等我反应过来,便见对面的闪光灯亮了起来。

我呆滞而又讶异的表情以及离生灿烂的笑容被定格在了小小的镜框里,就这样,外国友人拿着我和离生的合照兴高采烈地走了。直到他们离开,离生才微笑着摸摸我的头,问,微微,你知道他们说什么吗?

我依然茫然地摇头,低落的神情中透着浓浓的自卑。

离生大概也察觉到自己的话碰触到了我卑微的尊严,可他似乎觉得道歉会更让我难过。于是他温柔地吻了吻我的额头,用一种宠爱而又歉疚的眼神看着我,说,微微,你知道吗?他们说,我们是他们见过的最般配的情侣!

8. 我骗了你,其实我只有17岁。

我一直没有问过离生究竟是做什么的。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做软件开发。大学时他便开始了创业之路,身兼老板、股东以及IT,不断开发新的软件,获利越来越多,团队也越来越大。

那天,他靠在沙发上,一脸慵懒而又温和地看着我说,微微,等你过了二十岁生日,我们就结婚吧。

说着,他从卧室取出一摞相册摆在我面前,笑嘻嘻地说,喏,我父母的照片。反正早晚都是要见公婆的,先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我的手在翻开相册的那一秒蓦的僵住,看着相片里幸福相拥的一家三口,我瞬间失声。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就摧枯拉朽地崩塌了。

见我怔怔地愣在原地,下一秒钟,离生的唇突然扑天盖地的覆没过来,我站在原地毫无头绪地愣了将近一分钟,却在他的手伸向我衣扣的瞬间用力将他推开。

我坐在地上仰起头看他,拢了拢衣襟,然后自嘲地笑了起来,我说离生,有件事我骗了你。我根本就没有成年,其实我只有17岁。

接连几天,我与离生的关系暧昧而尴尬。可他不曾问什么,我便也不再多说。

太阳照常升起,生活依旧继续。本以为可以这样稀里糊涂的过下去,然而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那天下午离生回来时脸色并不太好,他说,苏晓光给我打电话了。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我的手机号,这个号码是我的私人号,只有一个人知道。他说是你给的,微微,告诉我,是不是?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紧紧咬住下唇,默不做声。

离生蹲在我面前,伸出手轻轻抚摸我苍白细瘦的脸,有些无奈地问,微微,为什么?

我拉开他的手别过头去,轻声说,离生,对不起,还有一件事我也骗了你。我根本不是被父母遗弃,而是他们贩毒,进了监狱。

看着离生蓦然惊愕的神情,我拎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毫不犹豫地起身出门。

狂奔下楼的那一刻,我蹲在地上,心口狠狠瑟缩在一起,泪水终于潸然而下。

13岁那年的一天,我眼睁睁地看着父母被一辆警车招摇着带走。之后,便开始了一个人流离失所的生活。直到某一天,一伙暴徒齐齐将我堵在屋内,夺走了我的童贞,然后砸烂家中一切,扬长而去。那时我已经穷困僚倒,不得不寻求邻居的帮助卖掉房子以偿还那些巨额的负债。不久后,狱里传出父母不服管教双双自尽的消息。而那一刻,我竟然一滴泪都没流。

离生,你不会明白那是一种怎样无助的绝望。那年冬天,我发着高烧蜷缩在街口,很多路人走过,却又终究离开。

是苏晓光,将两天滴水未尽,烧得快要昏死过去的我背到了医院。当我醒来的那一刻,看着他将热腾腾的粥一口一口送到我嘴边,眼泪突然就无可遏制地流了下来。

四年的生活不是白费。我以为我只是厌倦了那种无休止的暴力生活,可是不然,我厌倦的,其实是我自己。

9. 上帝说,你不是我的。

我终究还是选择了独自离开。就像当初的遇见,来得沉默慌张,走得孤独匆忙。

我回到了咸阳,却没有回那个曾带给过我所有温暖以及忧伤的“家”。

我像个不能被暴露在日光之下的贼,总是躲在一个幽僻静谧的角落,远远地看着苏晓光的一举一动:他领工资时开心的笑容,被老板骂时冰冷怨愤的眼神,他蹲在楼下一根接一根抽烟时的无助和落寞,他喝醉酒后泪流满面呼喊我名字时彻骨的绝望……

疼痛是相互的。晓光永远都不会知道,当我临走前站在门口看见他愤怒无助到绝望的脸,那一刻,我的心被撕裂成一个巨大的伤口,鲜血淋漓地溃烂着,却找不到任何可以根治的解药。

没有人知道,就在我离开的头一天,我因为无休止的反胃和呕吐去医院检查。然后,我得知了一个消息。

化验单上写的很清楚,萎缩性胃炎,已癌变。

我的生命,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医生说,吃药、化疗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我没有钱去看病,就算看了也不一定能治好。所以我放弃治疗,与此一同放弃的,还有我们遥遥无期的未来。

从医院出来之后,我走了很远的路,绕到另一个街区给晓光寄了一张明信片,没留地址,算是一种了结。

我说,晓光,谢谢你,再见。

那是我第一次有了彻底离开的想法,不是短暂负气的离家出走,而是永久的诀别。

我想,我不能再留下来继续拖累苏晓光了。

他给了我绝地逢生的希望,就像是黑暗里的萤火之光,点亮了我求生的意志。可是如今,我已成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沉重的包袱,那样的内疚日日夜夜折磨得我心口难安。我负荷不起。

于是我借着他的家暴逃离了那个地方,不想这一次离家出走,竟然遇见了离生。

无知和无畏让我们上演了一出孤勇而又荒谬的城市爱情,本以为曾经自己的命运已经足够悲苦,然而冲动过后,结局终于让我们看清:只有生长在黑暗里的人,才会渴望阳光的温度。我是那样依赖离生给予我的一点一滴,可是我知道,这些都是我偷来的幸福。

上帝说:你不是我的。

离生,你不是我的,我却像是生长在暗夜里的花朵,那样贪婪地渴求你赐予我的温暖天光。

10. 我会爱你很久,直到我死。

回到咸阳已有半月。由于严重营养不良,我像颗脱水的蔬菜,瘦得没了形。

或许是我的运气比较好,也或许是我的模样太过怜人,一对善良夫妇收留了我,我给他们打工,平日卖些过期的杂志和旧书,日子清苦,却也能维持微薄生计。

天气渐渐转凉,我的身体终于开始呈现出衰弱的状态。剧烈的疼痛扰得我夜夜不得安眠,可是我没有药。除了一次服下两片安定,醒着的时候,我只能忍。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第二天睁开眼,我先是感激于自己还活着,既而便衍生出一种突兀的想法。

我想写一封信,也或者,这个东西应当叫做遗书。

强忍着疼痛起身,拉开抽屉,我用黑色的水笔在泛黄的信纸上一个字一个字用力地写:

离生,我之所以这样不顾一切地去西安,是因为这个城市居住着我未曾谋面的干爸干妈,他们的儿子从小便与我定下了娃娃亲,说好了等我们彼此都成年,便让我们见面。后来,因为不甘平庸,他们开始做毒品生意。我爸妈初期时也曾参与,因为中途退出,他们怕秘密外泄,于是倒打一耙,令我爸妈成了他们罪孽的牺牲品。

离生,你应该知道,在这个社会,没有关系,没有钱财,你是很难生存下去的。那对夫妻用钱买通了所有人,不让我爸妈上诉,甚至用尽一切手段要将知情的我置于死地。我逃出来了,可是我的父母却枉死狱中。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放下仇恨,于是我偷偷利用苏晓光的人脉,在调查了很久之后去了西安。

真巧,老天爷都在对我施恩,让我在去的第一天就遇见了他们的儿子。他的父母已经带着钱财逃往国外,不过没有关系,我还有自己的身体,我还有手段,我会让他们的儿子痛不欲生,撕心裂肺。

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个男孩根本就不碰我,他疼爱我,珍惜我,我长这么大,除了父母,他是对我最好的人。我现在都不知道我究竟爱不爱他,可是我想,能够支持我放弃自己的报复计划,那一定是爱。

因为真正的爱,是不会恨的。

离生,对不起,你就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男孩。或许你爸妈从未向你提起过我,可我很久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你。很抱歉我把无辜的你扯进了这场纠纷,就这么不告而别,希望你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将我忘记。

离生,谢谢你,谢谢你曾给予我的幸福和温暖,那将会是我这辈子最最美好的回忆。

离生,我不知道你还能爱我多久,可是我知道,我会爱你很久。

我会一直都在,直到我死。

11. 那封信,就像寄出了一张空头支票。

冬至缓缓而来,寒霜遍地,似是给大地盖上了一层冰冷薄被。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我最后寄出的那封信,我没有留地址,就像寄出了一张毫无意义的空头支票。无人回复,无人问津。

也好,与其念念不忘,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的身体已经很虚弱,每日只是重复着两件同样的事情:昏过去,再醒来。我孤独而又顽强地活着,很累,然而每当看到第二天的朝阳,又对生命充满了新的期待与希望。

我开始靠数数来计算时间,一分一秒,一天一夜。数得越多,我心里既开心,又难过。

开心的是,我又多活了一天。而难过的是,在我离别之前,竟然仍是孑然一身。

那个人,我们再也无法相见。

12. 如果你会梦见我,请你,再抱紧我。

楼下音像店里还在一遍遍地放着《盛夏的果实》。听着听着,一滴泪,忽然就硬生生地落了下来。

如果你会梦见我,请你再抱紧我。

音乐的最后一个音符将将结束的时候,门铃突然尖锐地响了起来,仿佛声声控诉着我的决绝和冷情。

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嗓音在门口反覆徘徊,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边歇斯底里地喊我,一边用力砸门。

他说,微微,你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微微——!

他叫我微微。那个名字,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叫我。低哑而又悲怆的声线,像是突然间苍老憔悴了很多岁。

我的心剧烈地疼痛起来,像是有刀子一下一下地绞,痛得快要窒息。

颤抖着放下手中缠满残断发丝的梳子,目光有些呆滞地望向镜子里面那双依旧清澈却又夹杂着秘密的杏眼。

倒下的前一刻,我突然笑了。

我对着镜子说,离生,你终于来了。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榛子壳么么哒,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