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虎妹,你秋香哥来也!李羊羊

原创作者:飞魔幻杂志,发表于千月枫痕


【一】罢了罢了,历史果然是沉痛的,只能惦记不能身临其境。
话说,我终于知道我老爸,以及他的吊儿郎当工作室为什么一直没有通过ISO国际质量体系认证了。因为,他们那边业余人士所研发出来的业余产品,根本就是有严重的质量漏洞!
比方说, 我手里的这款“神出鬼没”时空机,外型倒还精美,流线型设计,防风防雨防雷电,还附加了手电以及时钟的功能。可是,它在穿梭时空的真本领上,效果简直太差劲了!
半个月前,我拿着它,一边默念唐伯虎点秋香的历史时间一边准备穿梭回去看看这位风流才子到底有多帅。我发誓我一点不差的按照使用说明运用那个机器的!可是,当我经历了一系列眩晕呕吐的时空反应穿到了古代,才发现,不知道是哪个线路搭错了,我千真万确来到古代是真的,可是,左右打听到了唐伯虎的下落才发现,竟然是个穿开裆裤的小正太一只!
我那个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也想像不出这个留着鼻涕舔着棉花糖的唐伯虎小盆友会是日后流传千古的才子帅哥一枚。尽管如此,本着资源节约的原则下,我又四处寻了寻那个大美女秋香,想必也是个屁孩一个吧!可是,经路人指引,我来到了一个烧饼铺,顺着那村民的手指看到了传说中的“那就是秋香嫂”以后,差点没晕掉,竟然是个徐娘半老的大婶!
拜托!我说的是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小家碧玉的秋香姑娘!懂不懂什么叫美女?不是眉毛画成两条蚯蚓腮红比猴屁股还鲜艳嘴唇腥红腥红的就叫做美!
那个被我扯着耳朵吼的领路村民似乎很委屈,一边揉着耳朵一边跟我确定:“姑娘,我没有骗你啊!咱们村儿就这么一个叫秋香的姑、娘……”最后那句姑娘,硬是被我狠瞪着停顿了一下。
罢了罢了,历史果然是沉痛的,只能惦记不能身临其境。我只好握着那机器,调整好程序以后速速离开。
事后,老爸告诉我说,可能是时空机的时间系统不够稳定,所以才导致了我所经历的那种情况。他把机器拿回了工作室稍微调整了下,然后拿给我,让我再试试。
就这样,一个星期以前,我又开始了二次穿越。并不是没有心理阴影,只是,对唐伯虎跟秋香的第一印象太过不甘心。
可是这第二次,更让我情不自禁要吐血。我又抓了第一次问路的那个村民,当他指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告诉我这个是唐伯虎前辈的时候,我哭笑不得只好上前问了句,秋香奶奶还好吧?
唐爷爷却指着一边,对我说:秋香在那里!
我一看,彻底石化——秋香,竟然是个扎着红头绳吃冰糖葫芦的萝莉女……
我手里狠狠的捏着时空机,不知道是要对历史失去信心还是对这个玩意失去信心。可是,就在我启动了归回程序即将回到现代的时候,时空机却不听我使唤的猛烈转动。我惊的看着它转来转去似乎要朝着某一方向飞去,有点恐惧它是不是要自己行动不管我了。留我一个人在古代对着伯虎爷爷跟秋香小妹的隔世情?哦不!
就这样,我加大了力气握住了时空机,嘴里念着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脑海里的意识却在一瞬间,天旋地转。
【二】四大才子?我情不自禁振奋了一下,难道是唐伯虎祝枝山文征明周文宾?
“秋香,老夫人最近的食欲好像变的很猛诶!我每道菜都加了一倍的分量,她中午还跟我抱怨说不够吃!”石榴一边翻炒着锅子里的鸡爪子一边很疑惑的望着我,似乎对老夫人的胃口很不可思议。
“老人家能吃是福,只要注意下血压不要太高,应该没什么问题……”我避开石榴的眼睛,碎念着表达自己的看法。
其实,只要石榴稍微有点脑子,在把烧好的菜递给我以后稍微观察一下,就会发现,等到那菜轮到老夫人桌上的时候,她老人家顶多算是捡到了点残渣烂羹——唉,谁叫这石榴女的手艺这么好,我少吃一口都觉得是对不起那美味。
让我想想,你们现在肯定对我的身份很好奇。好的,应该的,我可以允许你们帮我一起咒骂那个可恶的时光机。它不知道哪根筋抽搐了,没有把是带回到现代不说,竟然直接把我穿到了一个花容月貌的身体里!而且,我一睁眼就听见一干人等齐刷刷喊了句秋香姐,惹的我那叫一个讶异。
也许吧,那个该死的时光机见我对唐伯虎这么感兴趣,直接把我安排进角色里,过瘾个够。
过瘾个头!我才不要正太我才不要那个老掉牙的男人!
可是,一时半会还无法改变局势。因为,时光机不见了!
任凭我命令华府上下丫头伙计们掘地三尺的找,依然不见踪影。当然,不排除他们这些古代人根本就不知道时光机是什么玩意。无奈,我唯有一边偷吃石榴姐做的美味一边等着时光机乖乖蹦到我手里来。
石榴把炉火调小,慢慢煮汤。然后收了围裙,拉着我出去买菜。
我发誓,这是我认为有生以来最为恐怖的事情!
鸡飞狗跳的菜市场里面,彪悍的石榴会一把提起公鸡掂量是否够肥,接着手伸到竹盆里捞起活鱼判断新鲜程度——不管再怎么小心,衣服上或多或少都会沾上几片鸡毛跟鱼鳞。
这天也一样,两个时辰的挑选,让我们俩全身上下都挂满了食材。石榴姐欢天喜地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有多诡异,我则尽量拿袖子遮住面孔免得被人认出来。
可是,在走出菜市街的时候,远远看见小桥上,站着四个白衣飘飘的身影。我刚想跟石榴打听那是什么,却见石榴一把扔下手里海选提拔的大公鸡跟两条草鱼,甩掉浑身上下的小白菜小油菜一路菜花的追过去,一边跑一边嘴里还大声喊着:“啊!四、大、才、子……”
四大才子?我情不自禁振奋了一下,难道是唐伯虎祝枝山文征明周文宾?
再次放眼望去,确定了不是老掉牙不是正太,我急忙跑过去探个究竟!毕竟,电视上塑造的四大才子都相当帅气,若那唐伯虎真的那么有型,也不枉我被那时光机耍一回了!
走近了,发现那四大帅哥已经各占据大街一角摆起擂台,旁边有人说,这是每月一次的才子比赛签名售画,谁在这一天里卖出的作品最多,就算获胜,入选抹布斯才子魅力榜,累计五次以上,将获得年度冠军。
我顺着那议论声音,把目光对准了正东方向的白衣男子,在他的身后,挂着一个巨大条幅,上面写着:东部代表唐伯虎。
虽然古装戏里面,白衣男子总是抢眼又受欢迎。可是,不见得任何人都能把白色穿出独特的味道。好比说这四大才子,虽然个个飘逸俊朗,唯独这唐伯虎,眉眼间少有读书人的服帖,倒有些不易觉察的霸气。
他的白色装扮,丝毫不见温软,却足足蕴含了雅致与坚韧。
一瞬间,我那个心潮澎湃呀!简直想拿个话筒感谢CCTVMTVCHINGV各种V了。时光机啊,你待我真好,这个帅哥太对我的胃口了!
【三】再看唐伯虎,已经呈石化状态,不时把目光落在我身上,像是在问我,该怎么办。
我还在发花痴的痴呆状,竟没有觉察唐伯虎已经朝着我走了过来,手里执一张花鸟图,问我:“姑娘,要买画吗?”
我回过神,看了看他,恰好接到他递过来的一个媚眼。
我先是吃了一惊,然后了然。即使深深折服于他那张俊脸,但我脑子还是清醒的。臭小子,为了赢得比赛不择手段,竟然出卖色相对我使美男计!你也太没道德了!
而唐伯虎,似乎从我的眼神里看出了这些讯息,脸刷的红了,然后很委屈的对我说:“四大才子打擂实在太激烈了,征明他们都这样搞的,我也是形势所逼啊……”
哎呀,我最受不了帅哥难过了。特别,还是像唐伯虎这样,集帅气与霸气于一身的。瞧人家这要哭出眼泪的小模样,教我哪还有心情生气啊!
拍着他的肩膀,我安慰说:“算啦算啦,我又没有怪你,不就是卖几张画嘛,我帮你不就完了么!”
说完这话,发现自己上当了。因为,唐伯虎那家伙阴笑着把我拉近了他的拉拉队,貌似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
战争已经开始弥漫了硝烟的味道,我转头看了看北区代表祝枝山那边,石榴姐站在他的拉拉队里面,正卖力的喊着:“买画何须东奔西跑,还是枝山这里最好!”
话音刚落,文征明那边接了口号:“买画何必东奔西窜,还是征明这里划算!”
拉拉队伍稍微少一点的周文宾那边也不示弱:“买画何苦东奔西逛,还是文宾这里最棒!”
西南北三区的口号都喊完了,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这边。我听见唐伯虎小声咒骂:“可恶,那三个家伙竟然联合对付我!”
我靠!竟然这么可恶,肯定是他们人气一直不如我们伯虎,所以才要三对一。我气不过,一把走过去跳在桌子上对着围观人等大喊:“买画赠送香吻一个,快来买呀快来看,我们伯虎倾情放送,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
一瞬间,好比涌来千军万马,唐伯虎几十张随笔画销售一空,买家们拿着画井然有序的排成一排,异口同声的对唐伯虎说:“亲爱的,来吧!”说完,都侧过右脸,等候香吻来临。
再看唐伯虎,已经呈石化状态,不时把目光落在我身上,像是在问我,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想要得到,就必须要付出嘛!
唐伯虎,自求多福吧。
【四】你到底是哪家姑娘,姓甚名谁?
华府是书香门第,府内的丫鬟伙计们都不比一般,好像谈吐间都能够引几句诗,用几个典故。我在他们之乎者也间实在憋的难受,找机会躲开了石榴,一个人溜出华府。一方面是散心,另一方面是想到处找找,看能不能找到时光机。
可是,才出门没几步,就感觉身后声音有跟随的脚步,我快它就快,我慢它就慢。当我意识到自己是被人跟踪的时候,为时已晚,一个刻意压低的男声响了起来:“站住!”
我暗叫不好,因为此时已经走进了一间不算宽敞的胡同,很不利于逃走。情急之下,猛一回头,却见那跟踪我的不是别人,正是帅哥唐伯虎!
可是——
帅哥今天并不帅,影响整体效果的是那张嘴巴,肿的像两根金锣王香肠,放在那张脸上,显得极不协调。
一只胳膊伸过来摁在墙上,在我回头的瞬间,恰好形成死角,圈在了唐伯虎的管辖范围之内。
我突然脑袋灵光,知道了他的嘴为什么肿的这么夸张,更知道了他今天因为什么而来。
看样子他昨天艳福不浅嘛,要多少个香吻,才能吻的这般惊心动魄!
这样想着,就情不自禁调侃起来:“我说,唐老弟,您的嘴唇看上去真是销魂啊!”这句话所引起的后果是,唐伯虎气愤的脸庞向我靠近了三厘米。一时间,我们中间的距离很是危险。
“你还好意思说!”唐某人的眼神幽怨,今天找我,明显是为自己的嘴巴讨一个公道。
我怎么不好意思了!冲他喊:“喂,要是没有老子,你的画能卖脱销吗?做人讲良心好不好——啊!”
冷不防被唐伯虎敲了一头,他不说正题,反倒一本正经教训起我来:“姑娘家,称自己‘老子’成何体统?你到底是哪家姑娘,姓甚名谁?”
额?本以为风流才子会不拘小节一点的,没想到跟那些书呆子一样,接受不了新鲜事物!我摆明了不要他管,故意回答说“老子老子老子!姑娘我就是老子,唐伯虎,你听好了!我是你秋香哥!”
唐伯虎目瞪口呆,大概没料到我会顶风上吧!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他背后窜了过来,气焰的很:“大嘴!别动!”
“大嘴?谁是大嘴”唐伯虎疑惑了下,回头看了看,我顺着缝隙看到了他身后那个五大三粗一脸横肉的家伙,暗自吃惊,貌似此人才是传说中的强盗吧!
“大嘴!就是你,想跟你娘子活命的话,赶紧把值钱的东西掏出来!”强盗指着唐伯虎,恶狠狠的开口。
“谁是你娘子!”
“谁是她娘子!”
一时激动,我跟唐伯虎急忙跳开离的老远指着对方,两个人又不依不饶的吵了半天,忽然意识到,旁边还有个人在充当观众。
那是普通人吗?那是强盗!强盗!强盗!
也许是意识到这一点,我跟唐伯虎竟然很有默契的,闪电一般冲出了胡同,一路狂奔不说,还在途中不知道谁趁人之危抓住一个人的手……就这样,一直跑一直跑,终于脱离险境。
马上很厌恶的松开彼此的手,两个人离的远远的,尽量不去看对方的眼睛。
【五】这位可人的姐姐,相比就是华府丫鬟里的花魁,秋香姐了。
清早起来,整个华府都在议论说,府上今天新录用了四个奇丑无比的丫头。
老夫人眼光一向挑剔,听石榴说,每年选丫头跟太子选妃一样,想要进华府,姑娘们必须要经历三重筛选才能获准。
可是这次,奇丑无比?!还一次就四个,怎么回事?
到厨房找吃的,顺便问了石榴姐怎么回事。正在做糖醋里脊的石榴言简意赅:“因为是免费!”
免费?也就是说,有四个奇丑无比的姑娘承诺免费来华府做工,老夫人贪便宜就同意了?
哼,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相信世界上有那么凑巧的事。四个丑姑娘,不会是四个小伙子扮的吧!
准备去前院看看,却在走出厨房时发现迎面走来的四大佳人——
平均一米八三的身高,步履稳实有力,骨骼奇大,面目立体,红的惨不忍睹:头花红、腮红、口红、衣服红。
果然是那四个人,四大才子?唐伯虎,看来你是不死心要报复我了?
想法到此,唐伯虎倒先走过来献殷勤说:“这位可人的姐姐,相比就是华府丫鬟里的花魁,秋香姐了!”
我发誓,在此之前从未听过如此销魂的声音。
不过,我倒不想拆穿他们。捉迷藏的游戏,重在捉的过程,而不是结果。强忍住内心强烈翻腾,笑眯眯的对他说:“嗯,看你这丫头,虎头虎脑的,以后就叫你虎妞罢,以后跟着你秋香姐混,如何呢?”
似乎瞥见了唐伯虎狡黠的一笑,但我假装看不见。果然,他冲其余销魂的“姑娘们”使了眼色过后,屁颠屁颠答应了我。
结果可想而知,我安排他烧水劈柴洗衣服摘菜,这个做完做那个,一时也不得闲,摆明了欺负新人。唐伯虎有苦说不出,只能任我差遣。而他的大姐大我,正一边嚼着鲜黄瓜一边悠哉游哉的晒太阳。
唐伯虎在晒衣服,明显是不服气的,时不时要回过头看一眼。我的视线,却由观察他美妙的面部表情专业到腰间,一瞬间,他腰上挂的那个小配件引起了我的注意。
几乎是考虑都没有考虑,我幽灵一样飘到唐伯虎身后,他发现以后吓了一跳,向后退步问我要干嘛,我不顾一切的朝他那个挂件扑了过去——
终于拿到了!我的时光机!嘿嘿,激动万分却发现情况不对,唐伯虎站在原地,长大了嘴巴一动不动。而我,这才发现,刚才太过用力扯那个时光机,不小心把他的裤子也给扯掉了……
【六】
傍晚,华府上下一派安静,初登夜空的月牙弯弯,格外好看。
我美滋滋的拿出了从唐伯虎那里抢来的时光机,准备我华丽丽的荣归故里。
可是,任凭我如何摆弄那机器,那块破铁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急的我就差喊几句天灵灵地灵灵了。
月牙的轮廓越来越大,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圆形。越来越深的夜,我的希望与欢喜渐渐的被黑暗吞噬,一股绝望的伤心感觉袭击全身。最后一次使用时光机无效之后,我颓然的坐在地上。
再也回不去了吗?见不到我熟悉的人,也回不到过去的生活?
越是想着自己回不了家,就越觉得家里的一切都好。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眼泪,模糊了视线。
隐隐约约,似乎听见有人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问:“秋香姐,你怎么了?”
这不问还好,一问,倒觉得无尽委屈了。哇的哭出声音,我眼巴巴回头看着唐伯虎,举着时光机问他:“你从哪里弄的这个东西?你到底是踩它了还是泡水了,怎么失灵了呢?”
是的,我确定旁边的人是唐伯虎,只有他能发出那种介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太监声音。
大概是看我模样太恐怖,唐伯虎声音特别小心的回答我说:“秋香姐,我就是在街变捡到的,觉得特别就戴在身上,并没有踩也没泡啊!”
唉,看他那样子,傻帽一个,跟他讲这是时光机这个东西很神奇也未必能接受的了。现在我也没这个心情,我唯一觉得难以接受的,是我再也回不去了。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哭了。
“秋香姐,有心事就说出来嘛,干嘛一个人哭呢?”旁边人又发出太监音。
可我确实难受,便不顾旁边的是谁,一股脑把心事全说了出来。当然,要自动转换成古代人听得懂的方式,什么离家太久啦回不去啦。唐伯虎连连叹气,感叹:“想不到秋香姐也是情意之人啊!”
眼看着越来越晚,我的伤情丝毫没有减少的意思,紧紧抓着唐伯虎的手也不愿松开——我害怕一个人去面对那种失落。
“要不,秋香姐,今天晚上我陪你睡吧!也免得你一个人难过!”
在唐伯虎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这孙子终于暴露了他的本性,假借安慰之名靠近我,不过我要吃我豆腐。于是,我毫不犹豫就甩了他一巴掌。
但是,马上缩回手又把他抓紧,不愿意放开。委屈的唐伯虎捂着脸,小声嘟哝:“都是女人怕什么……”
竟然以为自己扮女人很成功!也难怪,我一直看他笑话,根本没有揭穿他。
可是真的不想放走他啊,这个时候,哪怕听到旁边有声音,也会觉得很安心。
【七】那幅画,竟然在唐伯虎的房间里被搜了出来。
清早起来的时候,感觉双手双脚基本已经石化。我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坐在地上,靠在唐伯虎旁边,我身上披着他的衣服。
笨蛋!外衣披给我,很容易被人看到他平胸的!
跟电视剧里所有类似桥段的女主角一样,我被一件破衣服感动了。又忍不住打量这个四大才子之首,漂亮的五官,一看就是个会让女人难过的角色。我忽然想,要是自己舍生取义,不晓得能不能管住这个男人一辈子。
结果,自然是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苍天啊,昨天才得到自己再回不了家的噩耗,今天竟然想要收服一个古代人过一辈子!简直没心没肺啊,太不爱戴我们党和人民抛头颅洒热血建设的新中国了!
唐伯虎在我愣神的时候也醒了过来,彼此多少有点不好意思,缓了半天活动了手脚,我刚准备矫情的对他说句谢谢,却见石榴远远跑来,对我讲老夫人不晓得怎么发怒了,大清早召集所有家丁集合。
我跟唐伯虎颤颤巍巍搀扶着跑到大堂,听几个丫头说,老夫人早上去书房,发现房间里少了最喜爱的一幅名画——那画她前一天晚上还见到过。老夫人怒的很,以为是下人们偷的,所以让所有人都集合了来。
抬头,见那老太太,果然是一脸气愤,腻歪歪的开口咒骂了几句,又假装慈悲为怀的问了下面人一句:“到底是谁拿的画,现在主动承认我保证从轻处理。”
但遗憾的是,没有人站出来。
本就愤怒的老夫人只得使出最后一招:搜房。
下人们的房间被挨个翻了底朝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幅画,竟然在唐伯虎的房间里被搜了出来。
老夫人命人压下虎妞,嚷着要严肃处理。唐伯虎只是低头跪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我却觉得不对劲,唐伯虎昨晚明明跟我在一起,他哪里来的分身术去偷画呢!
一时正义,我不顾老夫人正火的厉害,举起手汇报情况:“报老夫人,虎妞他昨晚一直跟我待在一起,根本没有时间去作案啊!”其实我心里还有一点要肯定唐伯虎的是,人家本身就是个美术天才,画画棒的很,犯得着去偷你那破画吗?
唐伯虎偏着头,极度感激的望着我,目光深情。我略有些羞涩,可还没等别过脸,却听老夫人指着我大叫:“秋香,证据在此,你竟还未这贼女辩护!难道,是你们俩合谋不成?”
我目瞪口呆,没想到这老太太这么不讲理,不仅不相信我,还要发号施令把我跟唐伯虎打个几十大板。幸好人缘好,华府的家丁们纷纷求情,免了板子,却逐出了华府。
【八】而我还挺身为出为他拿出不在场证据,我也太栽了我!
“奇怪,秋香不是老夫人的红人吗?怎么会被赶出来呢?”走出华府,我喃喃自语,有点乱。
唐伯虎却开心不已,一直欢快前进。而且,还很自然的扯着我的手,另一只手很贱的指着半空中飞舞的蝴蝶蜻蜓,对我说:“秋香姐你看,好美啊!”
我面无表情的甩开他的手,毫不留情的拆穿他:“你不会是装上瘾了吧,唐公子。”
公子二字,被我说的尤其重点。
唐伯虎的笑容僵在脸上,不过马上恢复过来,淡淡的说:“想不到,你都知道了。”
废话,只有你笨才想不到。
可是,唐伯虎的又一番话竟然让我想不到。
想不到,那画真的是唐伯虎偷的。想不到,他偷那画原本是想要陷害我。
事情的先后顺序就是,唐伯虎原本想要报复我,偷老夫人的画藏在我的房间里。可是当他看到我因为失望所表现出的丧气样,一时同情,就没有雪上加霜。接着,就是老夫人迅速发现丢画,紧急盘查,结果……
“秋香,对不起。想不到为了我,你被华府赶了出来,失去了荣身之所。”唐伯虎异常深沉的望着我,深邃的目光很像那些言情剧里擅长许诺的男主角。
我下巴抽搐着不晓得如何应付这变故。想不到啊想不到,我满心以为傻了吧唧的唐伯虎,竟然就是偷画贼!而我还挺身为出为他拿出不在场证据,我也太栽了我!
可是……可是却有些刮目相看,唐伯虎,比我想的聪明许多嘛!我眼光晶亮的看着他,一副我看好你的样子。
但语气,又不能表现的太过欢喜。我双手叉腰,貌似怒冠冲发,指着唐伯虎字正腔圆:“你小子,歹毒心肠,亏我秋香姐这么长时间罩你护你,还为你丢了饭碗!到头来你却是骗我!走,跟我到华府,把画说明白,我才不要给你个小人作证!”
唐伯虎一下子变了颜色,小心求饶:“秋香姐秋香哥秋香奶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我也是后来思前想后觉得秋香姐人好心好很多好各种好才悬崖勒马,没有铸成大错。秋香姐你就放了我一马吧!”
好,很好。要的就是你小子对我俯首称臣。趁热打铁,我厉声问他:“你秋香哥我已经为你丢了饭碗,在这地方又无依无靠,你说我怎么办?”
“秋香哥,你别愁,丢了那个破饭碗,我养你一辈子!”唐伯虎拍着肩膀冲我信誓旦旦。
我眨巴眼睛,轻声问他:“真的么?”
“如若食言,天打雷劈!”唐伯虎举手起誓。
真想打个哈欠收工睡觉。这一出戏,唱的是我在古代的安家戏份。既然我回不到现代,也不想去做那伺候人的秋香丫鬟,不如就逮住一个甘居我下风的唐伯虎,开辟一片新天新地。
为什么不呢?帅哥才子,有几个女孩不爱,只是恨在没有生在古代吧!
伯虎妞,你都不知道捡了个宝。我这个现代人肯委身于你,还不是那个该死的时光机不给面子,才有了你趁虚而入的机会!
番外小新闻:
据悉,京城突然崛起一家“秋香画廊”,专卖唐伯虎名贵字画,买画均可免费办理会员卡、年度银卡、终身金卡、下辈子钻石卡,并可享受常年字画补色维护。完善的服务体质在字画界跳脱出品,日进斗金。画廊已筹备开业第十五家连锁店,全国同步招商加盟。画廊董事长秋香女士激动的对各位字画爱好者说:“如果没有唐伯虎,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今天的成就,全部仰赖这位一直默默守护在我背后的男人……”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飞魔幻杂志,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