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那个闷骚王爷李羊羊

原创作者:飞魔幻杂志,发表于千月枫痕


【一】
也不知道是谁先提出来要放风筝的,反正想法一出,整个寝室都沸腾了,六个人浩浩荡荡张牙舞爪的打点好一切,就轻装上阵,奔到了和平广场。
虽然人多了点,可是架不住地方大,所以,想要痛快的把风筝放起来,并不是什么难题。而且这黄昏傍晚,风力正好,我一马当先,甩开了膀子第一个把风筝放到了上空,然后不停的绕着广场跑,边跑边放线,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它放的最高!
我就这样跑啊跑,跑啊跑,完全沉浸在风筝的世界里,心情无限兴奋……可是,当我觉得手臂有些吃力,并且有些拉不动风筝的那条线的时候,身边有人对我说了句:“王妃,纸鸢在树上挂死了,会拉坏的!”
声音不对!
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身边这个声音不对,然后是她的那句称谓:王菲?
以为是谁恶作剧,我没太在意的回头看了一眼。这看不要紧,却吓的一退三步,指着我面前那个完全是古装电视剧打扮的女孩:“你谁?”
简短问话的同时也看了看周围环境,心底升腾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原本热闹的广场变成了深宫大院、原本热闹的人群变成了——只有面前的一个梳着丫鬟头的古代妞。
我眼珠子来回的转,有点不相信它所看到的。可是,任凭我的眼球速度转的比翻白眼还要快,面前也还是这副萧条的画面。还有,更了不得的,这里似乎是冬天,空气有些微凉不说,地上还有薄雪的痕迹。
再抬头,树上果然挂着一只风筝,她刚才管它叫——纸鸢?【拜托,这里是冬天好不,哪个古代人脑袋长包了竟然冬天放风筝??】
我突然极其兴奋起来,尤其是在低下头看到自己一身古代装束以后,恨不得大叫一声。可是,在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以前,我还是愿意低调一点的,轻轻低下头,指着自己的鼻尖,问那个小丫鬟:“你刚才叫我什么?”
“王妃,奴婢刚才叫的是王妃啊……”
嘿嘿,果然是!
长舒一口气,我再次环绕四周:恩,古色古香的,看上去还满气派的。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哎呀!这就是命运吧!那么多人一起放风筝,怎么就我一个人坐上穿越大巴了呢?嘿嘿,而且,还很好命,王妃,我是王妃诶!
啊!王妃!
急忙拉住那个丫鬟的手,我瞪大了眼睛问她:“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已经有老公了?”
那小丫鬟吓的惊慌失措,嘴巴动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可是我很急啊!急忙问出下一个我极想知道的问题:“那你说,我老公他高不帅不英俊倜傥不?”
小丫头还是很惊慌的样子,不过似乎也能听懂一点,附和着点了点头。看她那么勉强的样子,我有点失望。
唉,刚才还想穿越以后可以大摇大摆在街上调戏几个古代帅哥呢!可谁知道穿的这么过份,竟然是个已婚少妇了!
【二】
我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在古代的容颜,跟本来面目也没差哪去,不过皮肤看上去好一些,可能是古代的胭脂很纯天然,不含化学成分吧!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不是还没见到我老公么!要是见到了,实在恐龙,就当机立断不遗余力的寻找机会红杏出墙。要是长的好看嘛……这个嘛……
可是,我在屋子里转了半天也没见人进来,而且院子里也静悄悄的,一点也不热闹,心痒难当的我似乎真打算应验“红杏出墙”,猛的一蹦,就从院子里蹦了出去。
我哪知道自己这么准!竟然跳出墙利落的骑到一个肩膀上面,那个人平衡力还满好的,来回只晃了两下就站稳了,动作很快的抽出剑,向上一指,怒喝道:什么人!
哗!这剑还真玄,都指到我鼻尖了,但我当时就想起一句话了:骑驴看唱本。乐还来不及的,别说吓了,悄悄往后躲了下,我不紧不慢的问他:你是什么人啊!
心里想的是,反正我是王妃,好歹地位在那呢,没人敢把我怎么样!
事实证明,他确实没有把我怎么样,但就是使劲抖了一下,就把骑在他脖子上的我给抖落掉了,我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我疼的龇牙咧嘴,刚想以身份压人骂他几句,嘴巴却在看到这人的面貌以后失去了语言功能。
哇噻!这个男人还真不是盖的,俊俏的岂止英俊潇洒可以概括?那是相当的英俊潇洒,剑眉星目的,有棱有角的……简直,很极品。
说我花痴一点没错,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就开始调戏人家,学着古代小纨绔的口气,来了句:“小哥哪里人啊?”
那帅哥皱皱眉头,眼睛跟我对视的时候,表情有些奇怪,嘴里发出两个字:是你?
他认识我?嘿,那更好办了!我急忙跳起来,还要再说点什么,却见三四个丫鬟太监跑过来齐刷刷跪在他面前,口号一致:“王爷万福!”
王爷?我慢半拍的在脑子里想了一圈,然后恍然大悟,一把抓起他的袖子,兴奋的指着他大叫:“你你你你是我老公?”
他确实是我老公。只是,貌似不怎么热情。对于我的兴奋表现,他冷冰冰的回给我一句:你刚才跳墙干什么?
几乎是没有思索,我就直接回他说:没干什么,想红杏出墙来的。
话音还没落,就感觉那帮跪倒的家伙们纷纷噤声。
而我的相公,我高贵帅气的小王爷,却黑着脸撂下一句:贱妾,不知羞耻。然后转身走了。
丫的!他吼个毛!
【三】
我回院子里问那小丫头,燕岌北为什么冲我发脾气,还骂人。那小妞摇头半天,什么都不肯说。
算了,不说就不说。指不定就他那个狗屁脾气,对谁都爱理不理的,闷骚吧啦。可就在这深宫待着又实在无聊,我抓着那丫鬟,让她又叫了个丫鬟,跟我一起藏猫猫。
虽然说好是公平猜拳,可是公不公平还不是我的嘴说了算?两个丫头轮流蒙上眼睛,我尽情的在这些间屋子里来回流窜,连跑出了院子也没感觉到,眼看着那丫头直愣愣的就冲着声音跟了过来,我急忙逮着间屋子就钻了进去。
“什么人!”
我连门都没关好就听见里面有人怒吼,似乎还有扑腾的水声。回头看,见一个大屏风在面前,四周有氤氲的水汽,屏风上搭着的衣服在下滑,似乎是里面的人在拿。
哦,原来是有人在洗澡!而且,还是个男人哦!
换作别人也许就赶紧溜了,谁叫他运气不好遇到我呢?我不但不想跑,还一把上前,把即将被拿去的衣服抓住了往下拖。
“混账!你是谁!”
这声喊,似乎有些发飙了,音色都有些变化呢!
嘿嘿,他刚才喊的那句,我就知道是谁了。骂我贱妾的燕岌北同学,今天落在我手里,是绝对不会轻饶你的!
“小王爷,您洗澡怎么不锁好门啊,我一不留神,就大摇大摆走进来了!”我声音带笑,故意要让他气急败坏。
果然,他听到声音,就知道是我,一面加大力气跟我拽衣服,一面气呼呼的冲我吼:“狄遥,你不在自己院子里待着,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有点奇怪哦!他们两口子难道感情不和吗?搞分居?
想法是纯洁的,可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话就有点流氓了,我奇怪了:我是你老婆呀,你把我一个人放在那多没劲!我当然得来找你啦!
燕岌北气结,又以贱妾开头准备怒斥。我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猛一松手,这样,抓着衣服的燕岌北就毫无防备的跌坐在水盆里。
一脚踢开了屏风,我一只手捂着眼睛,另一只手指着他,申明立场:燕、岌、北,不准再叫我贱妾!
让我奇怪的是,房间里突然变的好安静。似乎,刚才的嘈杂声是另一个世界的,屋子里连呼吸声,都是静悄悄的。
我疑惑的放下手,画面是燕岌北拿衣服遮挡住自己窘的要死,更有意思的是,他白净的脸蛋上一片红晕,可是又故作镇定的看着我。
我的坏心眼又来了,一步一步的走近他不说,还伸手掐了他那红脸蛋一把,嘴里嬉笑着:“你这家伙,都老夫老妻了,还羞什么!”
“出去!”燕岌北神经紧张,整个人僵硬了一样,吐出两个字。
笑话,要是听他的话,也不至于待到现在了。我甚至更挑衅的坐在木盆的边缘,就那么不怀好意的看着燕岌北。他越是害羞越是脸红我就越要盯着他看。
最后,自然是腼腆男燕岌北败下阵来,他压低了语气放低了姿态,轻声问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呵,这样不就好多了!我满意的笑了,捏了下燕岌北的脸,夸奖道:你好乖呀!
那么,就告诉我吧!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为什么要分居?
为什么对我不冷不热?
【四】
我真有点哭笑不得。
原来,所谓红杏出墙,“我”已经有过一遭了。当然不是真的我,而是在我来之前,那个古代的狄遥。
狄遥跟燕岌北都跟皇亲沾点边,很自然的被赐婚。可是狄遥此前已经跟一个民间男子海誓山盟,可皇命不可违,只好私下惆怅万千。新婚之夜,却也是跟老情人谋划已久的行动之夜。燕岌北看着空荡荡的洞房,颜面尽失。
尽管,当天夜里就被狄老爷派出的大批人马找到,并再三恳请才让燕岌北同意不将此事禀报皇上。但从此,燕岌北再不理会落跑的妻子,把她独自留在后院,形同冷宫。
我看着燕岌北,他也不屑的望着我,那眼睛里,似乎还有一股幽怨跟疑惑。
他确实该疑惑,心里肯定想:你自己这点破事,还要我再讲一遍!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解释点什么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看着他眼底的那股幽怨,我想,他或许是深爱狄遥的吧!
“那个,对不起。”我匆忙甩了句道歉,然后走出了屋子。
【五】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借用狄遥的身份来古代溜达多久,可是,我想要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为燕岌北做点什么。
狄遥负他的伤他的,我也许没那个能耐去填平他的伤口。但我想,至少能做一瓶止痛药,让他不那么难受的啊。
我走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跟着我一起出来的小丫头早被我甩掉了,王爷府没有皇宫里那么戒备森严,何况我又是冷宫王妃,出门时就那么一个人来跟我,太冷清了点。
看到衣料店的时候我眼睛一亮,想要走进去,却被人从后面拍了下肩膀,然后就被一股力量拖着,从人群中走到了胡同偏僻处。
站稳了,看清了面前,站着一个高大身影,正要看看长的什么样,却被他一把抱住了:狄遥,我好想你。
我被压的喘不过气,好不容易挣扎着脱离拥抱,指着他问:你是谁啊!
这空档,也看清了这厮的脸,是不同于燕岌北的清峻,五官极冷,但眉眼尖的情意,又极到深处。
想了想他刚才那句暧昧的话,很自然的想到,我的那个老情人。
而老情人,也自动报出姓名。当然,是不可置信摇晃我肩膀铿锵有力大声宣布的:狄遥,你怎么了!我是青昭啊!我深爱你的穆青昭!
呃,穆青昭是吧!别随便就情啊爱的,听着别扭。不过,这下我倒是肯定了,他肯定就是带着狄遥私奔的那个人。
实话,我对他印象并不好。
咳,虽然他也满帅的。可是,我怎么都觉得,他那情深,不过是做做样子。真爱一个女人,应该一切都为她的幸福着想。明知道她要成婚,却不顾她的名节带她私奔。最主要的是,他根本没有一个详细的计划,要带她去哪里,就那么无头苍蝇的满城绕啊绕,最后自然被捉住。
我的意思是,如果不能利落的带走她,那就不要鱼死网破,与其三个人不幸福,不如两个人有美满。
我看着穆青昭,正对着他疑惑不解的眼神,对他说:穆青昭对吧,请你忘了我,我也会忘了你。也许我们从前深爱过,可是我们都改变不了命运,那不如就妥协吧,也未必就痛苦。
我说完,干脆的转身,却被穆青昭拉住手臂,恋恋不舍的问我:狄遥,你怎么了?
“是不是你没有拿到密报,没关系,我不会怪你!”
我一把甩开袖子的时候,听到穆青昭的这句话。但也只能冷冷回头,对他说了句:再见。
【六】
回到王府,我准备从小门溜进去。反正我的冷宫院子是侧院,没人会注意到。
但是,偏偏就有人注意了,还就等在我门口,摆明了守株待我。
我眼见着燕岌北站在那,想要转头都来不及,他的冷言冷语已经传了过来:我的王妃,红杏出墙玩的可开心?
墙角缩着那个小丫鬟,看来燕岌北知道我甩掉她自己跑走的事了。我转过身,一张笑脸摆在燕岌北面前:哟哟哟,我的小王爷,你不是已经把我撂冷宫里了吗?是不是舍不得我,所以今天来找我啊?
我要用我流氓的四两,把燕岌北阴霾暴怒的千斤给拨过去。
不出我所料,这个腼腆的小王爷,听到我的话以后立刻脸红起来,表情也微微有些不自然。
而我,自然是乘胜追击咯!
“哟哟,北北小王爷,你脸怎么红了!”我一边说,手一边伸过去,掐了下他的脸蛋。他自然是更加脸红的退后一步,手捂着脸,对我说了无关紧要的两个字:放肆!
“哦对了!我刚才出去是给你买礼物去了,想不想看看?”虽然是疑问句,但我已经当作陈述句的拿出了我的礼物——两条花枝招展的内裤!
虽然裁衣店的老板疑惑半天,但还是按照我的要求做了。反正燕岌北闷骚的很,穿这种夏威夷风格的碎花内裤正适合。
至于这两条内裤引发的后果,我想你们差不多能猜得到。那就是,我们的燕岌北王爷不仅红透了脸,还张大了嘴巴,很典型的目瞪口呆。
我当然没有继续要他试穿一下。我只有流氓的口才,却缺乏流氓的本质,这很不好。
我只是有些话,要对他说。
“燕岌北,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但是我要说。我,不是狄遥。我只是狄遥身体里面的另外一个人,也许以后我会消失,原来那个狄遥会回来。所以,我只想要现在的自己对你说句话,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但如果……”
拜托,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诶!流氓好不容易要煽情一回……燕岌北,你干嘛迫不及待就抱住我!
真的有那么感动吗?
【七】
是燕岌北主动提出跟我一起回娘家的。
我也不知道他是被我感动了,还是从前就很喜欢狄遥,也或者二者因素都有。反正,第二天清早,就对所有人宣布,要让我回归正宫。还不计前嫌似的,跟我一起回娘家,对我爹娘宣布这一喜事。
那两个一直在燕岌北面前抬不起的老头老太太,自然乐的合不拢嘴。唉,傻瓜狄遥,从前你干嘛要私奔呢?你爹娘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一个穆青昭让你连他们都不要了!
回家的路上,我掀开马车帘子,外面景色宜人,空气清新,猛吸一鼻子,却鼻痒的打了个大喷嚏。
燕岌北看我那熊样,忍了再忍,还是忍不住狂笑起来。
果然很闷骚,好像半辈子没笑过一样。
白他一眼,我继续看着外面,远处好像是一条河,安静清爽,周围的树木特别高大翠绿,很是好看。
我回头,随口问了燕岌北一句:你会游泳吗?
燕岌北的笑容很突兀的凝固了,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以为古代人听不懂什么是游泳,就又问了他一句:那你会戏水吗?
他彻底歇菜,甚至表情有些悲凉,干脆扭过头不看我。
闷骚的又一本质:忽冷忽热。
兄弟!这样容易伤风啊!
回到王府的时候,我双手叉腰横在他面前,摆明了他话不说清楚别想混过去。
燕岌北轻声叹气,似乎很为难:狄遥,这件事是我的心结,你容我安静些,好吗?
“不好。”我很坚决:“如果是外人,主动告诉我也未必肯听,可你都说了是你的心结,不解开的话,我永远不敢提。”
燕岌北回到厅堂,饮下半口茶,说起了儿时的往事。
关于游泳,或者说,戏水。
大概十一二岁的时候,他曾偷偷出府游玩,爬山涉水自然要涉个痛快,挑了一条清澈河流一头扎进去,游了几下却感觉再无法移动,脚上被水草缠住了。那河的位置太偏,没人搭救的话情况就危险了,燕岌北吓的够呛,大喊了几声救命,也不知道哪里跑来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听到他喊救命就跳了下来,拖着燕岌北,帮他把水草解开了。惊慌的燕岌北急忙游到岸上去,却忘了身后那个小男孩,因为体力不支,他已经下沉到河底。已经游到对面的燕岌北没有勇气回头救他,却又十分自责,这时候,听见不远处有人喊着“弟弟”,燕岌北急忙跑掉了。
“从此以后,游泳是我的禁忌。所有关于水的记忆,都在提醒我,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如果不是我……”燕岌北哽咽住了,喉咙里发不出声音。
在自己跟他人的生命面前,我们谁都是个懦夫吧。我没有那个权力赦免他无罪,无须自责。可是同样的,我也无法怪罪他。
但我仍然,为自己得知了他内心中那些晦暗的小事,而高兴。
【八】
可是,逼迫他说出关于游泳的往事,只不过是我的另一个线索而已。
关于穆青昭。
他对狄遥的做作深情,还有那个不成熟的私奔计划,都让我觉得,他似乎只是在利用狄遥,达到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除非是怀有深仇,不然,不可能这么千方百计的,想要致燕岌北于窘境。
我偷偷调查了穆青昭,包括他这个名字,都找人查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对于来自现代的我,这点小事易如反掌,不要自己出面就可以让人做的干净漂亮。调查资料证明了穆青昭的身世底细,不过是市井小民,一家三口住在附近的渔村,靠卖鱼为生,排出了是燕岌北政治对手的可能。但他也有些奇怪,不跟父母学习打渔也不念书参加科举考试,反而对习武感兴趣,跟山上的修隐和尚学过几手。之后,比较轰轰烈烈的,大概就是勾引王妃私奔这件事了。不过,听说当快要被抓时狄遥让他跑走了,所以至今,大家都不知道那个跟狄遥私奔的男人是谁。所以,关于穆青昭的资料,自然没有显示出这一记录。
关键时刻丢下“深爱”的恋人,听起来就觉得不可靠。
鄙视的鼻哼一声,我在资料上又看到另外一条线索,穆青昭有个弟弟,八岁的时候落水身亡,他跟这个弟弟关系很好,所以一直很痛心。
我把那些资料往前一推,除了这个死去的弟弟,穆青昭的所有经历表明,他不会跟任何人有深仇大恨的理由。
除了他弟弟。
【九】
我自然没有把那些情况告诉燕岌北。因为我隐隐觉得,穆青昭肯定还要来一次行动。
如果说,把狄遥带出去私奔是他让燕岌北颜面丢失的A计划。那第二步,就是他要借狄遥的手偷出军事密报,让燕家跟狄家双双定罪的B计划。
当年,穆青昭去告过状,说他弟弟是燕王府的小王爷害死的,但当时负责审理案件的衙门老爷把他驱赶了出去。那个衙门老爷,正是狄遥的父亲。
一切都浮出了水面,看似轰轰烈烈的爱情,不过是一场再恶俗不过的复仇计划。
他想利用我,去偷出那相当机密的情报。这样,我成了泄密者,燕岌北保护情报不利,两家都不会有好结果。
与其说穆青昭是为弟弟报仇,不如说他是仇恨所有朝廷不公平的势力而已。
又是一件无法评价的动机。不能说他不该为弟弟讨一个公道,也不能说他这么做就完全正确。
如果说他错了,只是不该这样偏激,在当事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陷害。假如,他找机会跟燕岌北说清楚这件事,说不定,燕岌北会很乐不得的跟他忏悔。
但是,仇恨已经让他冲昏了头。
我知道,即使我拒绝了穆青昭,他依然不会放弃报复的念头。燕家所有的秘密情报都在王爷府的书房传递,这些天,我一直暗中注意,所有进出的人,而且每天晚上都要在院子里散步。
【十】
那一天果然来了。
穆青昭,他溜进了燕王府的书房,我急忙跑过去,脱了鞋子砸到他脑袋上,焦急的喝道:住手!
虽然他一身黑衣,但我还是敢肯定,一定是穆青昭本人。
燕岌北今天下午被皇上传召去了,还没有回来,我就料到穆青昭可能会在这个空档闯进来。夜色已黑,穆青昭会功夫,我这个现代人再怎么聪明绝顶也斗不过他那把剑啊!
见到是我,穆青昭竟然还有脸露出笑容,轻声喊着我的名字:狄遥,狄遥……
“别过来!”
我急忙退后,一点不想应付他。这家伙已经让燕岌北伤透心了,要是被人看见现在这副画面,估计我在做什么,也换不回燕岌北的谅解了。
“告诉我,密报在什么地方?”穆青昭根本不理我的呵斥,一步步走过来,面目狰狞。
“我不知道。”我向后退步,想要大喊来人,又怕这家伙恼羞成怒甩我一剑。我心里紧张的要死,只希望燕岌北赶快回来。
四周似乎有响动,穆青昭急忙回到书房,抓紧时间寻找密报。
我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喊着来人快来人。当时就是豁出去了,反正死也不要穆青昭得逞。
我的喊叫有了效果,提前看到了燕岌北出现,也提前被当作人质,被穆青昭压到了书房里。
似乎是预料中的场面,我甚至,都不觉得害怕。
“燕岌北,他——来偷密报!”即使被穆青昭的剑划伤了喉咙,我还是把这句话完整的说了出来。
“放了狄遥!”燕岌北拔出刀,指着穆青昭。
“瞧你说的,多见外,怎么不告诉他,我们是老情人来叙旧!”该死的穆青昭,死到临头还不忘了毁我的名声!
这句话很奏效,不仅是燕岌北,连周围的侍卫们都为之一震。糟糕,他们不会以为,穆青昭真的是来跟我叙旧的,现在是奸情败露吧!
那可就完全是两种性质了诶!
燕岌北看着我,又看着穆青昭,一言不发。
男人的嫉妒心果然可怕,他怎么不想想,要是我真的跟这家伙偷情,刚才会那么大声的喊出来吗?
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他关于穆青昭,就是怕他觉得,狄遥是因为钟爱旧情人,所以想办法帮他开脱而已。
这件事要说,但不是我说,我不能把自己也当作受害者,因为燕岌北才是最为狄遥伤心的人。只有让事情自动浮出水面,他自己意识到一切。
燕岌北在犹豫,但不是犹疑。我知道,他只是想回忆一些甜蜜的片段,来找一个理由,再次相信狄遥。
这很好。
真的很好,我满意了。
“你信我吗?”我开口,四个字。虽然心里知道答案,可是我还是想听到他亲口承认。
“信。”他点头,又补充:“真也信,假也信。”
瞧瞧,一句信任,也能说的如此动听。
闷骚的魅力唉。
“那穆青昭,我们欠你弟弟的,我还你一条命!”即使知道自己太过自私,代表狄遥做了这个决定。可是,我不允许清醒的她,做出伤害燕岌北的决定。
穆青昭手里的剑真漂亮,衬着月亮散发出幽幽的光。趁他发愣,这剑已经刺到我的身体里。痛的锥心,但我对他笑着说:好了,你报仇了。
我不想跟燕岌北告别,我不想说出什么煽情落泪的话。我只想快速的离去,离去,减免彼此的伤心。
我会回到现代的吧,似乎意识已经在漂流了。可是,燕岌北,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舍不得离去,我把那个带我来的纸鸢剪的稀巴烂,我以为少了那个媒介自己就再也回不去。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原来想要拯救一个人,就必须要搭上另一条性命。
可是,即使在给我一次选择,我依然会说,我愿意。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飞魔幻杂志,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