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雷劈过的少女邢走走

原创作者:飞魔幻杂志,发表于千月枫痕


1.午夜的尖笑声
天空好忧伤,云朵好忧伤,桑唇药泪流满面的脸也好忧伤……
呃?桑唇药?云朵里竟然出现了那个尖帽子尖鼻子尖下巴的古怪少女桑唇药!原本站在空旷荒野上培养灵感的文学小青年张顶顶彻底被吓到了!嘴角抽搐的石化在原地,一动不动。
张顶顶一直是Q大学最怪异的人。所谓怪异,也就是说他经常会做出或遇到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他会为一只死蚂蚁举行隆重的葬礼;会拿着一把刀凶神恶煞地追杀被他故意从实验楼放跑的兔子;会在考场上将试卷点燃并露出邪媚的笑;会带着稀奇古怪的人到校园的公共澡堂散步……
不过最怪异的一件事,他没有说,也不敢说。十天前的午夜十分,为了一篇悬疑推理小说不得不在雷电交加的夜晚出去培养灵感。这是他的习惯,不管写什么都要亲自模拟事情的发生过程,以上种种的怪异行为,全是为了文字描写的真实性。话说这一晚,在空旷的操场上,张顶顶听到了有生以为最响亮的劈雷!那是一种能将耳膜震碎,甚至能将房屋震塌的声音,但是他真的很后悔当时狠狠地捂住了耳朵,否则他也不会听到雷声过后的那一串恐怖的尖笑声。
抬眼望去,一道闪电划过眼前,快得来不及闭上眼睛。一个尖帽子尖鼻子尖下巴,身着复古红色长裙的美丽少女突然出现在张顶顶的面前,嘴里发出着与她形象极其不符的阵阵尖笑。火焰般的少女慢慢靠近张顶顶,一步,两步,三步,四步……随着轻轻抬起的那只纤细苍白的手慢慢贴近张顶顶的鼻前,笑声便在瞬间僵住,然后说了句很不着边际的话:“怎么还有气?”
原本呆在原地的张顶顶,听完之后一阵的翻白眼,没好气地回了句:“我又不是死人,当然有气!”
“那么,哪里有死人?”红衣少女追问道,一脸认真的模样。张顶顶在心里打起鼓来,心想这丫头莫非是脑袋出了问题?或者刚刚被雷劈过了?在这么恐怖的夜晚没事找什么死人?
“我没有被雷劈,刚刚那道雷是被我引来的。”读心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凭着写小说的经验,张顶顶一下子就联想到这红衣少女肯定会读心术,所以他不停的在心里念经,告诉自己要心无旁物,六念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喂,你在念什么?你还没有告诉我,到底哪里有死人?”面对红衣少女的逼问,张顶顶的额头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他不停的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许告诉她医院有很多死人,不能说,千万不能说,打死也不能说,阿弥陀佛……
不知过了多久,夜空晴朗了起来,繁星满天。红衣少女突然给了张顶顶一个很好看的微笑,然后转身,脚步轻盈地离开了。只听远处飘来了一声:“谢谢了,我叫桑唇药,后会有期啊哈哈哈……”
谢我什么?我说了什么?我什么也没说吧?阿弥陀佛……
2.养只僵尸当宠物
只见忧伤的天空下起了雨,忧伤的云朵被染成了黑色,那忧伤的古怪少女抹掉眼泪从天而降,狠狠地砸进了张顶顶的怀里……
怎么会这样?上次的午夜事件让张顶顶一阵后怕,几天都不敢走出寝室半步。现在他已经放弃了悬幻题材,开始研究言情疼痛小说了,已经抬头45度角独自忧伤了,怎么古怪少女又一次来袭?
“你不要再哭了!”本来张顶顶不想开口的,可是眼见天又要黑了。他从来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想做个正常人,所以天黑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55555,我就要哭,我养的宠物还不到十天,就全身长满了花毛。555,它要是能长白毛或者黑毛该有多好!5555,我回不去了……”今天的桑唇药依然穿着那件复古的红色长裙,像个待嫁的新娘,梨花带雨的脸,更显美好,美好得让张顶顶渐渐地放松了警惕。“什么宠物?为什么会长花毛?实在不行就再养一只好了。”
“僵尸。”桑唇药轻描淡写地说,似乎这实在是一个很平常的东西。可是张顶顶听到这两个字后,嘴角又是一阵抽搐,大脑一片空白,干笑着说些不知所以的话:“现在养猫养狗都不叫时尚了,就是养一只老虎,那也只能让人想到治风湿,什么都不稀奇。如果养一个僵尸,白天放在哪看门,晚上带出去拉风,那真是倍儿有面子,不吃嘛嘛也香。哈哈,哈哈哈……”
“原来僵尸还有这么多好处?”桑唇药抬起头,眨了眨湿润的睫毛,认真地思考起来。“你跟我一起养吧!我们各取所需怎么样?哪怕你养着不想做宠物,想留着吃肉,那也是不用冰箱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心动不如行动,现在马上动手吧!”
咳咳,养僵尸啊,这真是个伟大的理想!
根本没给张顶顶拒绝的时间,桑唇药拉住他的手,仅仅一个旋转,就来到了一个冰冷的房间。张顶顶四处看了看,只见在房间门的玻璃上贴着三个字:太平间!
他不知倒吸了多少口冷气,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孩是人是鬼是神是魔,总之,除了恐怖还是恐怖。只见桑唇药在一排的尸体旁边看了又看,就跟挑猪肉似的最后挑中了一个额头淤青的青年男人,并将这个死人放到了张顶顶的背上,又是一阵旋转。
这具身体还没有完全僵硬,那散发出来的微微余热让张顶顶想哭,他想大声地叫妈,这十八年来,他从来不知道叫妈是什么滋味,因为他是孤儿。可现在知道了,当人的承受能力接近底线的时候,叫一声妈,确实能缓解不少!随着桑唇药的再一次旋转,他们来到了一片山林,四周树木环绕。桑唇药说在这里容易找到最佳 “养尸地”,说有了这块地,尸变之机会百分之百。
但是张顶顶没有告诉桑唇药为什么他一直不停地叫妈!虽然桑唇药一直在追问妈妈是什么咒语。

3. 假装睡去的夜晚
张顶顶从最开始的不敢相信,到相信之后一脸恐惧地叫妈,再到现在的麻木不仁如行尸走肉。他一直觉得这些古怪的事都应该发生在魔幻小说里,甚至他一度认为自己在为写这样一部新小说做模拟试验。
“小顶顶,你干嘛眼瞪得比后院养的牛还大。本姑娘好歹也是一美女,你不用总是躲起来吧!我现在需要牛眼泪,越多越好!”这已经是桑唇药第N个不合理的要求了,之前她让张顶顶找的三十年以上的黑猫他都还无从下手。更久之前她竟然带着他找到了山上鬼最多的地方,不管人家开不开晚会,一脚上去就说这块地我要了,一边发阴间美金,打发众鬼们。一边还很不要脸的对张顶顶说,这样抢占人家地盘都没有引发战争,果然是有钱能使鬼让地,多美好的事情啊,哈哈……
“到哪里去找牛眼泪啊?”张顶顶一脸无奈地问,此时,他已经习惯了身边这个恐怖少女,至少她还没有威胁到自己。
“笨啊,找头牛狠狠踢一脚。有两个后果,要么收集到眼泪,要么撒腿快跑。不然,我不保证你会不会成为我的下一个宠物。虽然你实在是我心目中僵尸宠物的完美样本,但还是愿上帝保佑你吧!”桑唇药用刚刚清理完尸体的手在胸前画着十字,一脸虔诚的模样。
完美样本?难怪初次见面时,她会那样得意的尖笑。一阵苦笑之后,张顶顶走到了后院牛的身旁。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踢出牛的眼泪,就被一阵凄惨的猫叫吓晕了!也许是因为几天以来紧绷的那根神经断了吧,总之,他晕倒在了牛的脚下,还被牛践踏了几脚那帅气脸蛋。
朦胧中,张顶顶觉得脸部发烫,好像一双手在抚摸着他的额头,接着,他听到了一阵极其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小顶顶,也许我忘了你是人了。唉,你放心吧,宠物的事情我已经全部处理好了,我用一碗白饭一碗鸡血把尸体放入了棺材内,埋入土中。你知道吗?棺材头不要全部埋死,要露一点点在外面。埋土的时候也不能埋得太深,好让它吸收日月精华……”
苍天啊!谁来救救他啊!为什么连晕倒的人她都不放过?他一点也不想听这些乱七八糟恶心外加恐怖的事情,一点都不想!
“你知道的,尸体不可能一两天就变成僵尸。你也不用心急,我有一个小窍门,就是把找一只家里养的黑猫,年龄越大越好,用它的血淋在棺材的头部,这样僵尸就可以很快成长了。只不过你一直没找到,而我刚刚找到的那只黑猫才15岁,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呢……”
这样的碎碎念持续了N久,N久,久到张顶顶很想立刻吐血身亡……
4. 穿过神无的噬灵
十天之后,张顶顶再次被桑唇药带到了养尸地。因为这一天是收获的日子,是美好的日子。自从桑唇药把张顶顶送回学校后,他已经不再写小说了,他不仅放弃了悬幻,放弃了言情,他还开始认真读书,研究论语,研究如来佛祖,可依然难逃厄运。
桑唇药环游了整个世界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仍然是找张顶顶,带他去看“他们”的宠物,尽管之前分手时张顶顶说过再不相见。只见桑唇药极其兴奋地扒开土,又小心翼翼地轻轻地打开棺材盖,可随后却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土堆上,一副呆呆傻傻地念道:“花毛,又是花毛……”
“你怎么了?五彩缤纷的毛多好看!”张顶顶不解地问。
“如果是白毛就是白凶,如果是黑毛就是黑凶,如果是花毛,那么就是发霉了!白凶也好,黑凶也好,它们都可以带我回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又失败了……”桑唇药的情绪有些失控,因为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回去?是啊,她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想到这里,张顶顶的心里掠过一丝冰凉。“只有僵尸能带你回去吗?你的家乡比这里好吗?”
“嗯,只有它能带我穿过神无的噬灵,回到我的王国。那里不一定比这里好,但是那里有我亲爱的璃都,我要成为他的新娘。可就在成亲当天,我却被一阵雷带到了这里,连红色的嫁妆都来不及脱掉。我拼命的寻找回去的路,可是在神无的结界,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穿越。璃都在结界的另一面,用唇型告诉我,僵尸领路。僵尸是我们王国唯一的宠物,因为它忠诚而且拥有强大的能量。可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为什么我这么笨,这么没用……”桑唇药这次没有大声地哭出来,而是闭着眼睛,紧咬着嘴唇,眼泪无声地划过脸颊。
张顶顶有些手忙脚乱,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比往常要快很多。每次看到桑唇药流眼泪,他也会莫明其妙地跟着心疼。
“原来你是想嫁人呀,哈哈,当初我还以为你养僵尸,可能是为了杀掉情敌,要么就是去报仇或者抢银行什么的,总之就是干人不能干的事情,哈哈,而且这宠物不吃不喝不拉,简直是太环保了。”张顶顶挠了挠脑袋,他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但是他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因为桑唇药突然睁开眼睛,发出淡蓝色的光,深遂而幽长。
“你,你怎么了?”张顶顶被那双眼睛盯得发毛。
“只剩10天了,要么是我灰飞烟灭,要么是你长满白毛!”这句话并不长,但桑唇药却说了那么久,一字一顿。张顶顶也怔住了,他没想到唇药突然会有这种想法,他更没有想到她仅仅只剩下10在时间。死这个字,他没有想过。变成僵尸,他更是没有想过。但对于唇药,他见死不救,这是万万不能的。
“也许还有其他办法,相信我!”这是张顶顶有史以来说得最坚定的一句话,所以,桑唇药点了点头,选择了相信。他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认识的人,她绝对不忍心让他死!虽然上面说了极端的话,但在她的心底,宁愿选择让自己灰飞,烟灭。
桑唇药被张顶顶带回了学校。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张顶顶竟然站在校园的涌道上,见人就问:“你是不是阴命之人,你八字是不是很阴,你什么时候死,能不能做我的僵尸素材”之类的话,这些都是唇药曾经对他说的僵尸的必备条件,虽然每次他都捂着耳机不想听,但他却都记住了。桑唇药的嘴角微微上扬,看着眼前这个男孩,突然有些感动。璃都一直对自己很好,似乎与生俱来似的。可是,却没有一次,让她像现在这样心动过。
张顶顶已经好几次都险些让人打到毁容,幸好唇药及时反应过来带他旋转离开。唇药并没有什么法力,她只会一些简单的读心术和瞬间转移法,而她所说的王国是一个非人非鬼非神非魔的神无空间,不受任何管制的自由之国。所以,此刻,面对鼻青脸肿的张顶顶,她无计可施,只能轻轻地为他涂抹药膏。
此刻,有一个主意在她的心底暗暗生成。
“其实我已经找到了。”
“其实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两人几乎同时破口而出。
唇药不想再连累这个善良的男孩,他不该来认识她的,不该承受这些天来自己的小恶作剧。所以,她选择放手。这一生,能够认识一个叫张顶顶的男孩,已经够了。
张顶顶不怕死,因为他没有牵挂。生是一个人,死也是一个人。所以,他愿意成为她的宠物,这样,即使到了另一个世界,他和她,也能永远在一起。
显然,没有人相信对方的话。因为医院里已经好久没有合适的尸体,所以桑唇药不可能找到。而除了这个,也不可能再有其它办法,所以张顶顶也在说谎。
我喜欢你,所以你要幸福。
我喜欢你,所以请你幸福。
同样的两句话,在两人的唇边不知反复地说了多少次,可最后都隐藏了起来,谁都没有再开口。直到张顶顶的背部传来一阵巨痛……
5.隐痕
张顶顶醒来时,已经是八天之后的事情了。而这一天,也刚好是那最后的期限。窗外的阳光很好,寝室还是那个寝室,室友也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跟他打着招呼。只是,他的脑海中明明出现过一个身穿红衣的古怪少女……
“桑唇药呢?”这是他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室友小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上课呢!怎么你也想追这朵校花?估计你没戏,你拼不过那个死人。”
“我是谁?”张顶顶知道自己是张顶顶,他只是开始不明白这个世界了。
“璃都,你是不是烧糊涂了?!我想是的,你这一烧,烧了足足八天!”璃都?唇药要嫁的那个人!可是,我明明是张顶顶啊!低头看了一下床铺的牌子,赫然写着璃都。再看看曾经出版过的小说,都是璃都!璃都!璃都!璃都……所有的名字都变成了璃都!可是镜子里的那张脸还是张顶顶啊!
张顶顶疯了一样的跑出寝室,他要见桑唇药,马上要见!可是当他真正见到时,却突然愣住了。那个长发飘飘,一袭纯白纱纺连衣裙,怀抱书本的女生真的是桑唇药吗?她还活着,只是换了一种感觉,这种感觉真好……
太阳底下,张顶顶的眼泪汹涌而出。桑唇药经过他的身边时,问道:“请问,你是张顶顶的同学吗?我来把他的东西收拾一下,虽然他已经不在了。”
“我就是张顶顶……”仅仅六个字,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说出口,嗓子就像突然间哑了一般。最后,只能换句话说:“我喜欢你。”
成功了!原来没有变成哑巴。可是,桑唇药却摇着头说:“对不起,我喜欢的人是张顶顶。”随后便走开了,云淡风清的模样。
被风吹过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张顶顶想起八天前似乎被人击重了背部,虽然是模糊的,但他看到那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他要带唇药离开,可是唇药却一直将张顶顶搂在怀里,眼泪一滴一滴地砸在他的脸上,那感觉很清淅,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只有五分钟的时间,我只能出来五分钟。赶快跟我回去吧,家人都在等着我们!”男人的声音很急迫,毕竟时间真的是不等人。更何况,这五分钟关系到两条命。
“我不想走了,除非你让他活!”唇药,你赶快走,不用管我,我不要你灰飞烟灭,不要。尽管张顶顶在心里喊了几百遍,可他依然感觉到唇药在不停地摇头。
“你喜欢他?”男人不敢相信地问。
“对不起,你赶快回去吧!你不该来的,就像我不该来到这里一样。可是雷电把我莫明的送到了这里,认识了怀里的这个人,我想,也许,一切,都是注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走啊,快走啊!”唇药的嗓音有些沙哑了,她只是不想再让另一个曾经爱过的男人为她受伤吧!
如果没有猜错,那个男人应该就是璃都!唇药一直念念不忘的新郎。可是,璃都似乎无法接受自己的新娘爱上别人,双拳不断地发出声响。但是,他又不忍心眼看着心爱的女人就这么灰飞烟灭,从此消失。
最后,璃都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式。他用尽所有的法力,让唇药变成了这个世界里一名普通的女孩,而他,代替她,灰飞烟灭。只是,毕竟还是嫉妒。所以,他用璃都的身份占据了张顶顶的躯壳,尽管已随风烟灭的灵魂他替代不了,但他却施了魔法,让张顶顶永远无法说话真相。
原本晴朗的天气,瞬间阴沉了下来。仅仅是一刹那,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仿佛回到了初识的那个夜晚,被雷电送来的红色少女尖声微笑。
唇药,要怎么才能让你知道,我还活着,隐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飞魔幻杂志,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