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树第二次见到凉子时几近暴走。

周末下午,泽树坐地铁回学校,路程很远,他习惯性地插起耳机看视频,谁知竟遇飞来横祸,惨遭黑手。

当时泽树在看无厘头动画,正沉浸在吐槽的乐趣里,身后某个人旁若无人地伸懒腰,肘弯突然重重地撞了泽树的后背。泽树疼得嘴角抽搐,愤怒地转身,不料回头过猛,竟将耳机线拔了下来,动画里那些恶趣味的配音便在还算安静的车厢里回荡着。

泽树手忙脚乱地关了视频,在众人“意味深长”的目光下恼羞成怒地找后面的人兴师问罪。

一见到那个人愧疚的脸,泽树的怒火竟像被孙悟空拿到的假芭蕉扇扇过的火焰山,不减反增。真郁闷,明明很生气,却不好发泄,泽树只能甩膀子往车厢中部走,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那人可是凉子啊,他可不想在地铁上再出什么幺蛾子。

他这一走不要紧,只听身后传来凉子爽朗的声音:“哎呀,泽树啊,我道歉还不行吗?你不会生气了吧?你别走呀。”

泽树不用回头都可以想象到,她现在一定是一手拉着吊环,一手前伸招呼着他,完全就是一副跨个篮子就能去超市抢打折鸡蛋的退休大妈的形象。

周围人纷纷向泽树投来探究的目光,泽树顿时感觉到世界满满的恶意。

一下车,泽树主动站在出口处等凉子,当然不是为了和她一起回学校,只是他必须得向她的“不拘小节”缴械投降,否则还不知道她要在后面喊多久呢。

凉子热情地邀请泽树周末一起去看爷爷,泽树板着脸,没好气地说:“是我爷爷,又不是你爷爷。”

凉子竟也不介意:“小孩子家家的,怎么还记仇呢?哪,你听着,爷爷是长辈,所有年轻人都应该尊敬他,都可以叫他爷爷。”

她那循循善诱的态度,让泽树恍惚觉得自己在上“小葵花妈妈课堂”,只觉欲哭无泪。

从地铁站徒步回宿舍,路上一遇到熟人,泽树冲上去就说“这是我学妹”,生怕别人怀疑他俩的关系。泽树虽然没有女朋友,却也有自己的审美标准。他心里的女神该是蜂腰细腿,穿着包臀裙,踩着高跟鞋,步步生莲的小女人。

泽树转脸看了看身旁穿着花裤子、趿拉着人字拖的凉子,摇了摇头,一声悠长的叹息在心里默默地荡漾开来,他告诉自己,他一定不会喜欢这样的女生。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