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少年待我如花韩十三

原创作者:萤火杂志,发表于千月枫痕



一、狗咬李治平

2011年5月,我在宁安中路没命奔跑,跑脱了鞋子,跑散了头发,最终还是没能追上那辆载着丢丢远去的小轿车。丢丢是我养得一只可卡狗,从初二到高二整整陪了我三年,但还是被妈妈强行送给了别人。

所以,我有些恨你了李治平,捎带着恨你爸爸李修齐。据说你家是书香门第,这一点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你们爷儿俩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意。你爹和我爹是分别十多年的战友,在来我家看望我爸之前已经阔别十三年之久,据说,十三年前,我去你家做客的时候你还“强吻”过哦,而彼时年仅5岁的我回敬了你一记老拳,恰好打在了你的右眼上,慷慨地送了你一只黑眼圈。可是,如今十三年已过,你的眼神却还是不怎么好,在故作熟络地进我屋找我聊天的时候,居然一下子踩在了丢丢的尾巴上。你难道不知道狗尾连心的道理么,要知道,我小时候去朋友家抱丢丢的时候它还不满月,我硬是拦住了要给它强行断尾的主人,抱回了家中。一开始,我还不明白可卡为什么都要断尾,现在我才了解,原来是为了预防你这种两眼漏神的王八蛋。

那一天,在被踩到尾巴以后,一向温顺的丢丢毫不留情地咬了你一口。

那一天,我们一家人七手八脚地将你送到了医院,打了疫苗。

我妈妈嘴上不说,但是,却偷偷在网上发布了赠狗公告,5月的某一天当我放学回家,看见它正被新主人丢进后备箱时,就不淡定了。我追在汽车后面一路狂奔,我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我甚至听见了被关在后备箱里的丢丢传来的呜咽声。但是,双脚最终难敌四轮,筋疲力尽的我只能颓然地坐到路边,从书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你上次留下的号码。我记得上次你说,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你全家都搬到了这座城市,如今,丢丢因你而遭此大劫,你自然应该贡献力量。

我在电话里大骂你王八蛋,我大喊大叫着要让你把丢丢找回来。

于是,半个小时后,你便骑着那辆明黄色的单车杀到了我面前。

你将从远处捡回的鞋子丢到我的面前,歪着脑袋看我。

你说:“麦子琪,不就是一条狗么,不要搞得像失恋了一样好不好?”

知道么李治平,我最讨厌你这种爱说风凉话的人,丢丢虽然只是一条狗,但对我来说却比你重要多了,有生以来,我只跟你见过两面,丢丢却陪我度过了无数个日夜,如今,你有什么权利谈论我跟丢丢的感情。

我猛地站起身,光着右脚一跛一跛地走到你面前,恶狠狠地盯紧你双眼,要挟你道:“李治平,有种你再说一遍?”

也许是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你尴尬一笑,将车子停在路边后,走到了我的面前。在躬身看了看我哭红的眼睛后,换了一种语气问我说:“真哭了?”

我猛抽了一下鼻子,抬脚恨恨地踢了一下你的小腿:“怎么办吧李治平,你还我丢丢。”

二、一辈子会很长

你答应帮我找回丢丢了。

可是,由于妈妈是在网上发布的信息,人家来取狗的时候,没留下地址,茫茫人海,哪里去找。

那一天,我央求了好久,才从妈妈那里要来了丢丢新主人的电话号码,可是,电话打过去却是忙音。为了查到更多信息,我甚至还曾到附近商场里的自动缴费机给那个号码交了10块钱话费,为的就是查到卡主的姓名。可是,那台该死的缴费机吞了我十块钱之后,才告诉我,那个号码居然是查不到身份的。直到那时,我才明白也许是丢丢的新主人怕我们反悔,用的是街边顺手买来的25打50的临时卡。

人来人往的商场里面,我气急败坏地猛踢几下缴费机。

见铁皮缴费机瘪下去一块,你赶忙拉起我的手,快速地淹没在了人群中,一直跑出商场才放开我的手,没好气地对我说:“麦子琪,你疯了吧?”

我懒得理你,走远一步,沮丧地坐在了台阶上。

“不要总想那些不好的事情嘛,如果你跟丢丢缘分未尽的话,早晚有一天它会重新出现在你身边的。”

你一边说着话,一边漫不经心地坐到了我身边:“告诉你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怎么样?”

我鼻子里喷出一股冷气,故意将脑袋转向了一边。

“前些天我爸不是一直在帮我联系插班的事情么,最近有眉目了,我很可能去你们学校哦。”

“呵。”

我冷笑一下,对你那自以为是的“好消息”似乎提不起丝毫兴趣,眼睛只紧紧盯着不远处跟在一个美女脚下逛街的贵宾犬,我记得以前丢丢也是这样摇头摆尾地跟我一起逛街的。每当逛到这家商场的时候,它都会在对面那个卖烤肠的小摊流连不去,样子像极了一个淘气的小孩子。

“说个期限吧李治平。”

“恩?”

“你什么时候能把丢丢给我找回来,说个最迟的底限?”

眼圈再次泛红的我几乎是在对你嘶吼了,我看见你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试探了许久才对我说:“一万年怎么样?”

我再次挥拳打向你的眼圈,好在这一次你似乎有了经验,伸手握住了我的拳头,我猛地将你的手甩开,一边头也不回地往回走,一边恶狠狠地告诫你:“李治平,如果丢丢真的找不回来了,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的。”

你的话从背后远远的传来,你说:“麦子琪,一辈子很长的哦。”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原来一辈子,有时候那么那么短。

说实话啊李治平,我没想到两个星期后你真能转来我们学校,而且就在我们班。

也许是因为你的成绩太出色,才能随便选班级的吧。

可是,你干嘛要随便选座位啊,你干嘛搬着自己的桌子做到最后一排我身边,坐在窗边的你挡住我看风景的视线了知道么?

为什么,你的每一次出现都让人心生反感。

班主任向全班同学介绍你的时候,你对着我做鬼脸,我在桌下悄悄地对你竖中指。

奇怪的是,班上许多女孩子似乎对你还挺有好感,欢迎的时候巴掌拍得震天响。身穿白衣的你站起身来向大家鞠躬的时候,我伸腿轻轻地抽掉了你屁股下面的凳子,我本想给你来个下马威,让你的屁股摔八瓣的。可是,神奇的是,你坐了一半,发现屁股悬空以后,居然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僵在了那里。你脸上带着笑,姿势就像是舒服地坐在凳子上,直到全班同学把目光移开后,才漫不经心地拉回凳子,坐在了屁股下面。

你是有点无赖的李治平,进入我们班以后,你绝口不提丢丢的事情,反而三番五次地跟我作对,每到下课的时候你都找我聊天,难道是想本来与世无争的我与全班女生为敌么?你没看到有些女孩看你时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了你么?

知道么李治平,在你到来之前,心里偷偷暗恋着一个男孩,安安静静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就仿佛不存在的麦子琪其实过得挺好的。可是,自从你出现以后,我那原本平静的生活就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坐在你前面的那个男孩名叫陈南征,我喜欢他整整三年了。

当初,我之所以养丢丢,正是因为他家有条母可卡,我本想等丢丢发育成一条健全的公狗后跟他家那条可卡处对象的,可是,你的出现却改变了这一切。

现如今,坐在我对面的你又在大谈特谈小时候亲我被我揍的事情了,你那摆明着是想毁我清誉。

我连忙看一眼前排的陈南征,确定刚才你的话他并没有听见后,狠狠踩了一下你的脚,压低声音对你说:“李治平,不要搞得我们之间很熟一样好不好,你赶紧还我狗,要不鬼才搭理你。”

你的嘴角露着坏笑,仿佛明白我心事似的,转身看向陈南征,接着讲蜷缩的食指举到他头顶,做出了敲击状。

我连忙将你的手拉回来,我听见你笑得有些猥琐,用一种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对我说:“麦子琪,你喜欢那家伙对不对,别忘了哦,小时候我们就私定终身了。”

我搬起桌子上的课本狠狠地丢在你头上,如果,我不能阻止你那不坏好气的接近,至少我可以在陈南征的面前表现得不那么心水你!

三、遗失的油彩画

你说的不错李治平。

你和陈南征除了那“忧郁”的气质外,其实大差不差。

我承认,你也属于帅哥的类型,我也承认高二三班出帅哥,这是整个学校公认的。

可是,你败就败在了那大差不差的一毫厘。

当陈南征忧伤地望着窗外的落叶,而看着漫画书的你却时不时地发出傻笑时;当陈南征坐在操场边支起画架一丝不苟地描绘天空中的云朵,而球场上踢着足球,汗流浃背的你将被汗水浸透的t恤丢到我面前时,我就觉得你有些拿不上台面了。

我伸脚将你的t恤踢成一团,缓缓地走到陈南征的面前,在他身边的草坪里坐下,我想让他把我画进画里。我试探了许久才敢开口跟他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问他,他家的可卡怎样了。

在听到我的话后,手持画笔的陈南征微微愣怔了片刻,旋即,才不无忧伤地对我说:“死了。”

他的话虽然很简短,但依然还是能听出满满的忧伤,我突然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愚蠢的问题了。

回答完我的话后,陈南征就再次拿起了画壁,我故意将屁股向着他的位置挪了挪,与此同时我看见你故意将球踢到了我们面前,呼哧呼哧地跑了过来。

在弓身在我脚下将沾满汗水的足球捡起来的时候,你脸上再次露出了那种欠揍的坏笑,并且还故意用一种不大不小,恰好我和陈南征两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对我说:“麦子琪,你坐在他身边冷不冷啊?”

我知道,你是在用那句话讽刺陈南征冷若冰霜了,可是本小姐就是喜欢他那种沉默寡言的男孩。我恨恨地剜你一眼,举起拳头朝你挥了挥。我本以为你会识趣地走开的,可是,在将足球丢给其他队员之后,你居然不知死活地坐到了陈南征身边,并且用肩膀撞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哎,看不出来么,麦子琪喜欢你!”

那一刻,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就大了,我看见陈南征手中的画笔被你撞落在了地上。而听到你那句话的他,正抬起头来茫然地看着面红耳赤的我。

“是不是啊麦子琪,你是不是喜欢陈南征啊,大胆说出来嘛!”

彼时彼刻,你已经用双臂撑地慵懒地半躺在了草坪上,眼中满是杀人不偿命的无辜。空气一下子变得死一样寂静,我恨不得变成一只蚂蚁,隐藏在脚下被烈日炙烤的发蔫的草丛里。

好在,后来的陈南征只是微微一笑,便收拾起画具,向着教室的方向远远地走去了。

直到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教学楼形成的阴影里,我才长舒一口气,跳起身来,不由分说地在你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你脸上挂着的是一副被人们称作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索性平躺在了草地上,眯着眼睛对我说:“勇敢一点能死啊麦子琪?早死早投胎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我张了张嘴,本想将你大骂一顿,可是却悲哀地发现与你这样的无赖很难理论出一个所以然,于是只能转身愤愤地离开了那块是非之地。

我听见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说:“哦,对了麦子琪,其实我喜欢你。”

我终于忍无可忍,回身抓起别人放在操场边的半瓶矿泉水向你丢去,我看见你轻松地将瓶子接到手中,拧开瓶盖喝了几口后,一边用剩下的水浇灌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笑着对我说:“谢谢你哦,麦子琪!”

其实,后来,我曾偷偷地溜回到操场,在围墙的一角,捡回了那张陈南征遗失在草坪上的油彩画。

四、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说,关于陈南征你已经埋好了伏笔,既然他已知道了我喜欢他,但凡对我有一丝好感的话,不出半个月总会有些有反应。

说到此,你耸了耸肩:“你想啊麦子琪,一块石头摆在你面前,你天天浇水的话,就算开不出花来,也至少能长几根青苔吧。”

你说,要么陈南征压根对你没兴趣,要么他一定会有反应。

对于你的这种理论,我不予置评。客厅里,你老爹又在和我老爹下围棋了,而你,则趁机溜到了我的房间里。你走进我房间的第一秒便看见了那张陈南征尚未完成就丢弃在了操场上的画,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而那张画的旁边摆满了丢丢的照片,看到相框里那只调皮可爱的可卡狗时,你的神色黯淡了不少,尴尬地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而我没有注意到的是,那一天,你从我房间里出去的时候,偷偷顺走了一张丢丢的照片。

于是,一天以后,那份印着丢丢照片的寻狗启示便贴满了全城的大街小巷。

你是要用那种方式来讨好我么李治平,要知道,那本就是你应该做的,毕竟,当初丢丢是因为吃了你的肉,才遭此横祸。你在寻狗启示中大言不惭地说,如果丢丢现在的主人愿意割爱,你必有重谢。可是,你能有什么给人家啊,身为一名穷学生的你总不能以身相许吧?

一开始,我对丢丢的“失而复得”并没有抱多大希望,一如我没指望陈南征能像你说的那样对我伸出橄榄枝一样。

可是,有些时候狗嘴里真得能够吐出象牙,2011年11月27日,仿佛一向对所有人所有事都漠不关心的陈南征居然破天荒地跟我说了第一句话。

课间,他走到我的面前,将一张亲手完成的油画递到我的眼前,简简单单地对我说了声:“送给你。”

直到那时,我才确定,那天,我在操场上捡那张残画的时候,他看见了。平常,他没事的时候总喜欢站在窗口望着操场围墙外面辽远的天空发呆,彼时,没人知道静静地坐在他身后的我到底有多想透过他的眼睛,看穿他那颗善感的心。

可是,等出去自由活动的你回到教室,我一脸得意地将那张油画在你面前摊开向你炫耀的时候,你却用一种毫不在乎的口吻反驳我说:“送你画能说明什么啊麦子琪,也许他仅仅只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有人认同而已。”

虽然,你说这话时故意表现得很轻松,但我还是清清楚楚地在你眼中察觉到了一丝担忧。

我小心翼翼地将那张画着一大片向日葵的油画卷起,藏在了书桌的最里面。

远处讲台上的物理老师又在做那个小车碰撞实验了,手机在裤兜里微微震动了一下,我掏出来,便看到了屏幕上闪烁着的你的名字。

你在短信里对我说:“相信我麦子琪,陈南征那样的家伙只爱他自己!”

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将那条短信删干净,把手机关机,我转脸又口型对你说:“你是吃醋了吧李治平?”

你说的没错李治平,陈南征给了我一个错觉,而事实上他的确自私地只爱他自己。后来的事情无情地证明,他送我画,的确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因为,当我“有意无意”地在其它女生面前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才从另外一名女生的口中得知,其实班上很多女生都曾收到过陈南征送的画。为此,我还被其他几个人深深地鄙视了一顿。

我把陈南征慷慨赠画的行为看做是博爱,我掩耳盗铃般的劝自己——陈南征送你的画是最特别的。可,让人感到遗憾的是,陈南征真的只是送了我一张画而已,而他喜欢的女孩另有其人。

说实话啊李治平,圣诞节晚会上的我是有些懵的。

当时,高二年级所有的7个班一起在学校的大会堂里举行晚会。为了博得陈南征的好感,让他认为我是一名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姑娘,一向很少参加集体活动的我,甚至还上台表演了节目。

可是,当站在聚光灯下的我好不容易才唱完那首五音不全的歌,在同学们的哄笑声中走下台,跑到陈南征身边时却发现原本属于我的座位上,已经坐上了别的女孩。

“其实麦子琪同学的小品表演得挺不错的。”

舞台中央,自以为风趣的主持人对着话筒为我打圆场,周身再次传来一阵哄笑。而我却似乎对这一切浑然不觉,只定定地看着座位上的那个短发女孩,如果没看错的话,彼时陈南征的手和她的手是偷偷拉在一起的。那个名叫赵曼琪的女孩我认识,是高三一班的班花,同时还兼任校广播站播音员。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向沉默寡言的陈南征怎么会跟她搞到一起。据我所知,赵曼琪的形象并不怎么光辉。

“南征,我是不是抢了别人的位置啊?”

看到我后,下巴高高扬起的赵曼琪轻而易举便将难题推给了陈南征,估计要换成我,这种四两拨千斤的功夫至少还得修炼几百年。

我看见陈南征一脸尴尬,试图将手从赵曼琪手中抽出来的时候,却被对方紧紧地握住了。我不想看陈南征为难,于是便主动转身朝着你的方向走去,你身边还有一个空位。闪烁不定的灯光下,恍惚间,我似乎还看见你朝我挥了挥手,摊开双臂作拥抱状。可是,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我知趣地转身离去时,赵曼琪却站起身走到我身后,猛地拉住了我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边示意我坐回座位,一边贴到我耳边冷冷道:“麦子琪,你说到底是谁要抢谁的位置呢?”

我面带微笑地目送她离去,我试探了许久才重新坐回陈南征身边,剩下的时间里,我一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正视陈南征双眼。我本以为事情这样就算过去了,我没指望陈南征能够回心转意抛弃赵曼琪,反正内心喜欢着陈南征的我已经跟他“形同陌路”了这么多年了。可是,三天后,以赵曼琪为首的广播站,居然把那次晚会的录音制作成了一个特辑,在校园上空滚动播放。她还特意完整地保留了我那首歌的全部录音,又配上了诙谐的解说,跟另外一个男播音员在喇叭里打趣说:“我看,麦子琪同学完全有能力进军相声界。”

她那明摆着是要搞臭我。

大雪纷飞的校园里,站在楼角的我抬起头来忧伤地看着那只结了冰凌的大喇叭,我将手中的雪团朝着它狠狠地丢过去,我甚至还脱下了右脚的雪地靴,对着喇叭眯眼瞄准的时候,你就来了。

你跟《红楼梦》里描写的西凤姐似的,人未至而冷笑先至。

你将后背依在墙角,笑着对我说:“麦子琪,偷鸡不成蚀把米噢。”

你那么一说我就恼了,我把靴子重新套到脚上,一下子将你撞开,大步流星地朝着广播室的方向奔去。

就算是全世界都把我看低,我也不能让你看不起。

五、替死鬼

是的李治平,2011年12月28日,我砸了学校里的广播室。

我承认那时自尊心作祟的我是脑袋一热做出了傻事,我忘记了当时广播室里的播放器是开着的,于是便向全校直播了一场闹剧。我也承认,原本呆在教室里的陈南征听到现场直播,气喘吁吁地冲进广播室的时候,我还误以为他是来帮我的。直到他把纠缠在一起的我和赵曼琪拉开,又一脸厌恶地把我推开。

那一刻,原本暴烈异常像个泼妇的赵曼琪立马换上了一副温柔的面具,小鸟依人地躲到了陈南征的身后,居然还轻轻地哽咽了起来。

“麦子琪,你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陈南征下意识地拉起了赵曼琪的手,漫无表情地质问我。瞧他那话说的吧,什么叫我打人啊,刚才我们俩明明是在对打好不好?

心中有千万句理由,可是,当站在陈南征面前的时候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我只像根木桩似的戳在那里,眼眶盈满了泪水。实话实话啊李治平,这一点陈南征的确比不上你,至少你在两个女生争吵的时候懂得沉默,我和赵曼琪吵架的时候,你一直默默地站在一旁,显得很有绅士风度。

直到看见火速奔袭的陈南征向赵曼琪伸出了援手时,才变得不难么淡定了。你上前一步,轻轻地将我向后拉了一下,示意我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最好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你压低声音对我说:“刚才的广播,校领导肯定都听到了,此地不宜久留!”

可是,从小就特好面子,自尊心特强的我怎么会听从你的安排,甘愿就这样败下阵来。我猛地将你的胳膊甩开,上前一步,直直地盯住了陈南征的眼睛。我的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时隔那么久终于鼓足勇气向他说出了心里话。

“陈南征,她喜欢你有什么了不起啊,我也喜欢你呢。”

微微后退一步的陈南征,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冷笑,想来,我的这个做法更加膨胀了他那变态的自尊心吧。而彼时的你,已经及时地拔掉了广播器的电源。

“哟,陈南征,魅力挺大啊,麦子琪喜欢你哦。”

赵曼琪的那句话明显是在提醒陈南征了,果不其然,在听到她的话后,陈南征嘴角的冷笑转瞬即逝,再次抬起头来,看着我道:“对不起麦子琪,我只喜欢赵曼琪。”

李治平,其实早在陈南征和赵曼琪一起看我演小品的时候,我就想到这一点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亲耳听到这个“判决”从陈南征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我的脑海还是有些发懵,我想让自己保留最后一丝尊严,想对他们报以一个祝福的微笑,可是,到最后,说出口的祝福,还是变成了脏字。

想来,班主任和校领导就是在我骂人的时候冲进广播室的。

而你看到来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猛地掀翻了面前的桌子,开始对屋内的设备飞踹踢打。看到你的那一系列动作,我一下子傻在了原地。直到两天后,学校对你做出开除决定的时候,我才猛然间明白,原来,你那是在保护我。

你在校领导面前坦白说那天是你去砸的广播室,原因仅仅是因为广播声音吵到了你睡午觉,而我和陈南征等人是去阻止你的。

你对我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校门口,你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箱子里装着你的课本,衣物,以及那张盖着巨大印章的处理决定。你说:“没关系的麦子琪,反正我才刚来这所学校没几天,大不了再去另外一家学校,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有很多学校都抢着要我呢。”

你说的没错李治平,你的成绩很好,是很多学校争抢的对象。

可是,为什么,彼时彼刻,你脸上虽然一直笑着,而我,还是忍不住微微红了眼眶。

你说:“爸爸时常跟我说,20年前,他跟你爸一起执行任务时,你爸把唯一的一件防弹衣套在了我爸身上,现在我们两家扯平了。”

说话间,将行李箱绑在单车上的你已经跨上了单车。

我上前一步,下意识地拉了拉你的手,压低声音对你说:“李治平,要不,我做你女朋友吧?”

而你却轻轻地推开了。

你摸了摸我的脑袋,笑着对我说:“麦子琪,你这一定是被我感动了,我可不希望你是用这种方式来报答我。”

由于后面拖了一条长长的尾巴,你的单车骑的东倒西歪,而费力地掌控着平衡的你还在对着身后的我挥手,你大声地对我喊:“等着瞧吧麦子琪,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喜欢我。”

站在你身后树荫里的我,突然间破涕为笑,我在心底默默地回答你,一定会的李治平,这一天仿佛已经不远了。

六、等不到结果开花

可是李治平,那一天骑着一辆加长自行车缓缓远去的你为什么那么吝啬。

为什么不慷慨地给我一次全心全意喜欢你的机会。

再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躺在一方不足半平尺的黑色小盒子里了。平日坐在我旁边位置上,那个总喜欢把长腿伸进过道里的你难道不觉得局促么?

再次见到你,我已经被爸爸整整关在屋子里三天。他怕我不能接受上一秒还活的好好的你,下一秒突然就不见了这个现实,直到葬礼时才同意我去参加。

黑色相框里的你还在微笑,而守在你身旁的李叔叔已经比上一次见面瘦了一大圈。

我恨,我当初为什么给狗取名叫丢丢了。

你杀进我的世界是因为它,离开我的世界也是因为它,是不是因为我给它取了这样一个晦气的名字才不小心弄丢了你。

街边卖水果的小贩告诉我们说,那一天,他看见一个骑车拖着一只行李箱的男孩,在巷子里狂追一条棕色的可卡狗,那条可卡狗极其聪明,总是选狭窄的地方逃窜,眼看男孩就要追上它,它却从路口两根护栏中间一闪,消失在了拐角。骑着单车的男孩本以为能够轻松通过,可是却忘了身后那个巨大的行李箱。结果,咚的一声闷响,行李箱卡在了两根护栏之间,惯性作用下,车子上的男孩被直直地甩了出去,脑袋撞在了地面上。男孩挣扎着站起身,又向前追了几步,最终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静静地站在你面前的我不敢哭,我怕我一哭所有人就都哭了。

我本该在你离开学校的时候就提醒你拖着一只大尾巴的单车看起来不安全的,我本该勇敢地向校长自首,说那一天搞破坏的人是我的。

这样的话,后来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吧。

我难过的是,每当晚上做梦梦见你时就好像你还在身边,而睁开双眼,全世界都已找你不见。

我难过的是,其实心中的某颗种子早已悄悄的萌发,又非要等到结果开花。

如今,我所能做的,只有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偷偷烧掉油彩画,烧掉关于陈南征曾经的一切。直到那时,我才悲哀的发现,我们两个人之间所曾拥有过的一切是那样少的可怜,我甚至都找不到一张可以用来凭吊的照片。

2011年寒假,小城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雪。

大雪之中,我曾在你出事的地点,沿着一排排狗脚印找了好久。

我甚至觉得下一秒我就能迎面撞上丢丢了,可最终也未能遇见。

咯吱咯吱的踏雪声中,我用冻红的双手挽成喇叭形状,一遍遍叫着丢丢的名字。

我喊着喊着,口中却变成了你的名字。

“李治平,李治平……”

我不知道喊了多少遍,等意识到自己叫错了名字的时候,才终于忍不住颓然地瘫坐进墙角,呜呜地哭了。

曾经弄丢了爱犬的女孩,后来,连你也找不到了!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萤火杂志,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