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都市——微不二

原创作者:VVV微不二,发表于千月枫痕

对于女人来说,购物逛街是一种轻松愉快的消遣方式。她们可以为了想买的不想买的各种东西,花上一整天的时间。而绝大多数的时间,都花费在了走路上。往往在打磨完一天的时间之后,几个女人的手上依旧空空如也,什么都没买下。

而作为女人对立面的男人,他们对于购物逛街的看法明显有些深恶痛绝。他们的思维模式决定他们是一个只看结果的物种,所以往往会在购物出发前就已经想好了自己需要什么,只买什么。一件多余的超出计划之外的东西都不会去顾及。

对他们来说,逛街是对于脆弱双脚的酷刑折磨,是被抛弃在试衣间外的无聊时光,是需要刷卡结账时的隐隐心痛。

廉无忧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的担心,他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几乎不曾享受过以上任何一种折磨。因为他自己不需要逛街,也不需要陪着别人逛街。

所有的穿着都是老妈精心准备挑选的,直接送到他的定制衣柜里去。随随便便挑上一件穿在身上,肯定是无比的合身。作为一个母亲而言,廉无忧的老妈无疑是合格的,她清楚廉无忧身上的每一处变化,身高,体重,肩宽,腿长。每一件衣服都像是定制般的贴合着他,风格也搭配得气质优雅,出身不凡。

廉无忧就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真正过着毫不夸张的衣来伸手的生活。

这一点在几个月前有了轻微的改变,因为廉无忧的老妈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姑娘娶过门然后过上新的生活。所以她像往常安排廉无忧的生活一样,理所当然的安排了一场见面。

那个姑娘姓余,余北方,今年二十二岁。姑娘长得好看,家世背景良好,看起来落落大方,人也聪明狡黠,属于门当户对的类型。最重要的是,余北方似乎对廉无忧第一印象良好,见了廉无忧一次就笑闹个不停。

廉无忧本身也是喜欢余北方这个小姑娘的,青春靓丽,活泼可爱,还有一点点的鬼机灵。但这些喜欢全部建立在一种朋友甚至是妹妹的态度上。知道那天老妈突然告诉自己可以准备筹备他和余北方的婚礼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生活发生了如此惊天动地的误会。

“妈,我和北方不是那么回事!”廉无忧低声解释道,在他的母亲面前,他总感觉似乎有种强烈的被压制感,连抗争都不敢用力。

中年女人的脸上是云淡风轻的甜美笑容,看着廉无忧的眼睛里满是温柔而又严厉的克制。她很明白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也明白应该怎样让自己的儿子乖乖听话。

“可是你们两个很般配。”

轻描淡写的一个般配,轻易决定了廉无忧的后半辈子。

“结婚不是让您帮我挑选衣服,这种事情交给我自己不好吗?”廉无忧突然觉得自己从前的悠闲生活成了一种无形的束缚,犹如一张晦暗生涩的蛛网,一步步将猎物包裹,从此再也没有反抗之力。

在此之前,他生活,他存在。每一顿食物,每一件穿着,每一天的行程,全部都有人安排完毕。他舒适地躺在这摇篮当中,几乎从未想过抗争,而现在,当老妈突然决定要将他以后的人生也一起包办的时候,廉无忧才意识到事情已经不像自己想象得那样了。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句话你应该有听说过,她的确是一件最合适你的衣服。”中年女人说出的话,听起来总有些奇怪的感觉,大概是因为说话者本身也是一个女人,如此带有不良倾向的话居然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可是——”

“没有可是。”话语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威慑。中年妇女站起身,摸了摸儿子的脑袋,“你要相信妈妈,妈妈不会害你的。”

说完这些,中年妇女拿起皮包翩翩然而去。

一切计划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作为一个商海上驰骋风云并且获得巨大成功的领导者,执行力就是一切。廉无忧的母亲甚至已经将结婚的日子瞬间确定下来了,先确定结果,然后再来梳理过程。

而接踵而来的几乎全都是难以忍受的折磨,首先就是老妈交代的要好好陪余北方。这件事本来在之前看来没有什么难度,可是一旦想到这个女人即将成为伴随自己后半生的妻子,一种恐惧感突然就从心里跳了出来。廉无忧感觉自己的伊甸园生活突然莫名的结束了,不仅没吃到苹果,还被狠心的丢入了人间。尽管余北方确实是个很好的姑娘,可是廉无忧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她。

“无忧无虑,你在想什么?”北方穿着白色的精致连衣裙,踩着淡蓝色的水晶高跟鞋。好看到仿佛不似人间的仙子。

“嗯,没,没什么。”发呆的廉无忧回过神来,看到的是一张好看得不忍涂染的笑脸,却只感觉到了更加巨大的空虚。

余北方拉起他的手,奔向下一个精致的橱窗。廉无忧面无表情,跟在她的后面。

为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汽车驶入了车库当中,熄了火。廉无忧却没有从车里出来。

他安静地坐在驾驶座,匍匐在方向盘上发着呆。

这种生活,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思考持续了很久,久到有人在车窗外敲打着玻璃提醒他时间已经不早了。

“妈。”廉无忧赶紧下车,看着中年妇女依旧笑容满面地望着他。

“第一次见你这么安静呢,想什么呢?”

廉无忧咬了咬牙:“我可以不结婚吗?”

女人似乎对这个问题丝毫没有觉得意外,语气依旧平静:“因为不喜欢北方吗?”

廉无忧摇头:“或许就像您说的那样,她的确是个很适合做妻子的人,长得好看,性格也很温婉,家世也好,可是我就是对她没有任何的感觉。”

女人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的情绪变化,她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目光里流转的不是往日里的情绪。

“感觉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的生活。她决定了你的未来,是一帆风顺,还是涟漪不断。”中年女人叹了口气,摸着廉无忧的脑袋,“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多想让你一辈子什么都不知道。”

廉无忧迎上母亲的目光:“可是,妈,我已经二十三岁了。我想长大了。”

中年女人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却又很快埋没在深深的担忧当中。

“下个周末,你去陪北方拍婚纱照吧,婚宴的日子已经很近了,记得拍得好看些。”最后的通牒还是下达了,无论廉无忧愿不愿意。

那是廉无忧出生以来的第一个不眠之夜。

穿上定制的浅色西装,被人打理好精致的发型,穿上有些蹩脚而且难受的皮鞋,身材瘦削的廉无忧俨然一副白马王子的样子。有助理跟在他的身后不停地提醒接下来的时间不太够用了,可是廉无忧却面无表情地希望时间更慢一些。

他有些害怕见到余北方的脸,余北方的笑。那会让他感觉内心纠结而且愧疚,因为他已经悄然间做了个不得了的决定。

他得逃,逃离现在的一切。

不管是余北方,是老妈,还是日复一日的无忧生活。

在这样的蜜罐里,他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窒息,所以他在今天前就准备好了远离这里的行动,不需要太多,一提行李,一张机票。

可是在逃跑前,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余北方开口,他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会让女孩子掉眼泪的罪人,可是自己今天做的事情最终将毁掉另外一个人的梦。这种决定的矛盾感充斥着他的全身,让他无法挺直身体去面对每一个人。

如果余北方没有那么喜欢自己该有多好,至少自己可以没有负担的逃走,天涯海角,哪里都是未知。但是现在——

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款款而来,优雅地犹如真正的公主一般。带着甜甜的笑,带着廉无忧最不想看到的喜悦。

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僵硬了,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突然全部都说不出口了。

余北方走过来,挽住他的手,贴在他的耳边说:“无忧无虑,开心点。”

无忧无虑,只有余北方会这么叫自己。这个想法或许正好会和自己的老妈的想法如出一辙,本来在取廉无忧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老妈已经从名字上决定了廉无忧以后要走的道路。

一帆风顺,无忧无虑。

廉无忧从嘴角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心中却不知作何感想,他只是没想好开口的方式。

“廉先生,余小姐,我们可以出发了,十一点以前需要赶到海滩旁边的拍摄点呢。”背后的助理小声提醒,汽车已经在不远处恭候了。

“等一下吧,你们先上车,我和他有点事情说,一会再过去。”余北方摆了摆手,身后的助理点点头,带着随行的人先上了车。

廉无忧倒是有些意外,他不知道余北方会和他说些什么。

“无忧无虑。”余北方看着那些人渐渐走远,嘴上的语气突然变了丝味道,宠爱变成了挣扎,复杂得廉无忧有些看不透她了。

“你是不是根本不想和我结婚?”余北方开了口,目光游离在那件好看的蓝色西装上,手指顺着衣角从下往上,攀爬到了衣领上。

余北方看着廉无忧的好看的蝴蝶领结,小心翼翼地将它解开了。

“这领结太紧,会捆得你难受的。”余北方小声说。

廉无忧顿了顿神,他诧异地看着余北方做的一切,想要说话,却被余北方用食指堵住了。

“嘘——不要说话。”余北方抬起头,正好般配的身高差能够让她毫不费力的看向他的眼睛。

“我担心,你说出来的那些话会让我难受,所以干脆还是不要说最好了。”余北方嘴角笑出狡黠的弧度,这是她最美的时刻。

“无忧无虑,我看得出来。和我待在一起的时间里,你很难受。”余北方的眼睛在闪闪发光,廉无忧的思想仿佛都要为这双眸子沉醉了。

“你是个孩子,还没长大的孩子。不会爱人,不知道怎么爱人。”

“秦妈妈介绍你给我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她说你是个很乖很乖的孩子,从来不会顶撞她,不会叛逆。你太老实,只有一根筋,脑子不懂得转弯,所以经常会被人欺负,幸好还有秦妈妈一直在保护你。”秦妈妈,这是余北方对廉无忧的老妈——秦夫人的称呼。

“所以你才不用长大,才能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但是秦妈妈很担心你,她照顾不了你一辈子,有一天她会老去,会变得没有力气,她已经在考虑了,那个时候的你怎么办?”

“我愿意替秦妈妈保护你。”年纪不大的余北方说出这样的话来,语气里全是不知道是从哪里获得的自信。她今年也才刚刚二十二岁,正是青春年少的年纪,竟然想要肩负照顾另外一个人的责任。

“为什么?”廉无忧眯起了眼睛,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未了解过面前的这个女孩。他看到的只有她生活的表面,至于她的内心,廉无忧觉得自己好像撞上了一堵墙。

“因为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这么觉得了。”余北方在笑,笑的仿佛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她用手探了探廉无忧的脸,小声说道。

“我要你做属于你自己的无忧无虑。”

“现在,转身离开吧。我知道你备好了一切,去外面看看,去从未见过的地方转转,去过你现在想过的生活。等你跑到心累了,或者真正想明白之后再回来——也或许,你根本就不用再回来了。”余北方转过廉无忧的身子,在背后轻轻一推。

“去吧,无忧无虑。”

廉无忧踉跄了几步,回过头,却看见白色的长裙被风吹得凌乱,女孩背对着他噔噔噔的跑开,似乎还滴落了几滴晶莹的液体,只剩下他还傻站在原地发愣。

他的裤子口袋里有着一张机票,机票上印着一个城市的名字。

那个城市在南方。

廉无忧将那张机票攥在手心里,感觉自己似乎离北方越来越远了。

不管是这个北方,还是另一个北方。

(未完待续)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VVV微不二,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关于本文作品合集:
本文是连载作品奇妙都市的其中一篇,您可以通过这里阅读完整作品:>>点击阅读完整合集作品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