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东最后还是推开了我,面无表情的走了。
我们的最后一面见的那么潦草,曾经爱的如胶似漆的两个人,说翻脸就翻脸,就连这吝啬的一面还是我以死相逼,他匆匆过来只是为了把我拽到医院去。
医院的长椅上,我死死的抓住他的胳膊,求他别走,手腕上的血仍在渗透纱布,他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把我抱起,只是任由我一个人苍白的拥着他。他冰冷的样子几欲再次杀死我,我恨自己为什么下手不再狠一些,索性死在他面前,也好过这样狼狈在他面前。(
尔东突然叹了一口气:“另外一个也在那里寻死觅活的,我等下回去还有得忙,这都是什么事啊。”
我努力地使自己不被他的冷漠隔离,双手紧箍着他的腰,把头贴在他的胸前,这曾经是他最喜欢我依赖他的姿势,眼泪慢慢浸透他的毛衣,我固执的以为,他这次依然会被我的哭泣感动。
“尔东,我错了,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珨无,从你告诉她的那一刻就一切都结束了,你怎么能那么残忍的告诉她真相,你知道那对她是多大的刺激吗?我突然发现你很陌生,我根本不了解你,不,是我从来就没了解过你。”
尔东越说越激动,真的就决绝地推开我,完全不顾我还是个受伤的病人,完全不顾前一天我们还是谈婚论嫁的情侣,他就那样走了。
夜,黑的如同我的心里,看不见方向,低下头只能看见自己的脚尖,那曾经错误开始的决定,铸就了我终于落入第三者的第三者的情节中。
我所做的,不过是告诉了她,我曾以一个无辜的第三者出现,而她却是我爱情里现在最残忍的第三者。
她——石捷,是我的好朋友,他的前女友,不,确切的是一直的女朋友。
我,是他的未婚妻。
【孽缘】
我第一次见到尔东,是在安贞华联门前的天桥上。
石捷大老远就冲我招手,珨无,珨无。她嘴角扬着一丝甜蜜,就连和我聊天也没有松开紧挽身边帅气男孩的胳膊。
我是有些不忿的,像我这样一个都市“白骨精”,美貌与善良并存着,怎么会至今落的对影方才成两人。而石捷,凭什么,她不过是一个胸大无脑的花瓶,不,不,她连花瓶都不是。你看她,因为酗酒吸烟几乎糟了那张鸭蛋脸型,脸上的皮肤想被蚀化了一样不能近观;你看她,过早成熟的身材配上80C的胸和她永远不化妆不出门的气质,分明就写了两个字:风尘;你看她……
想着想着,我就忍不住叹气:上天真的是不公平啊!
珨无,你怎么了。
石捷的声音及时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才发觉自己失态了,最可怕的是,我怎么会那么恶毒地去评价自己的好朋友。
其实,石捷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一个温软聪明的大美女,她永远是一副不露声色的微笑着。与这样的女人为敌,胜出的人会很少,像我这样冒失冲动的家伙,必定是首当其冲的送死。我曾经这样对石捷说过。
可是,测试里却莫名其妙地测出了我和她是情敌的结果,我一笑了之,她却一直耿耿于怀。
珨无,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那个测试啊。石捷竟然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和我开起了玩笑,身子更是贴近了身边他的胸膛。
我可没你那么无聊,我大把的事情呢,帅哥对我免疫哦。
我挥了挥手,尽管我对她身边那位很感兴趣,尽管我心里痒痒得不行,尽管我心里已经知道自己输了。嘴巴上却依然不依不饶地赢了一回,我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就准备离去。
走了大约十步左右,我终于还是没忍住回过头去,这一回头,就遇上了他也恰好回头的微笑。心,突然就紧了一下,我听到一声叹息,久远的。
有的缘,潜伏的很深很深,深的让你以为从来就没出现过的时候,就会突然的显出倪端。
半年后的一天,石捷约我喝茶,探测灯一样地在我身上来回搜索着,两分钟后,我就毛了。
“女人,你有病啊,我又不是小偷,别这样看着我。”
“珨无,你和尔东认识多长时间了。”
谁?我有些懵了,大脑搜索引擎飞快地在我的记忆库里旋转了一通,然后非常肯定的告诉她:“我不认识你说的这个人。”
石捷轻轻地抿了一口茶,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玩味样地感伤,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她。我在那一刻就发现比我小三岁的她真的比我沧桑很多,而且比我隐藏的更深,她永远都会是赢家。
我在心里冲自己冷笑一声,珨无,一步错,步步错。
石捷临走的时候冲我莞尔一笑,珨无,我和尔东在一起两年了,你见过他的,我是再也找不到他这样好的男人了,可你那么优秀。他找了你半年,可能你还不知道他是谁,如果你偷了我的幸福,你要还给我哦。
……
石捷走了以后,我趴在茶苑的桌子上旁若无人的陶陶大哭。
摊开掌心,早已是汗水粼粼,湿的还有一张一个小时后去往南京的火车票,那是售票处唯一的最后一张——站票。
三天前,我败在了一个以婚姻为交往前提的男人手里,他用了72个小时不停歇的温暖融化了我以为再也不会为爱颠沛流离的心。
我和他赌,如果我能买到最后一张去往他那里的站票,我就接受他。
他,就是尔东。
【偷情】
严格说,这才是我和尔东见的第二面,却竟像是来续写上辈子未完的情缘。
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自然而然。我们不像情侣那样浪漫甜蜜,更像是一对小夫妻样的轻松和谐。
我们牵手去吃路边摊,在马路上接吻,在房间里安静的各自忙碌着,互相不干涉。他会突然的喊一声:亲爱的,吃饭去吧。我会突然跑到他身后搂住他,像小鸡啄米一样在他脸颊留下一个淡淡的唇印。
我装作无意的问他,是否在十岁的时候出过一场与生命有关的事情。
他惊讶的看着我,然后给我看他小肚子上那刀触目惊心的伤疤,尽量轻描淡写的仿佛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讲述他十岁那年差点使他没命的阑尾手术和车祸。
我的眼泪簌簌地落下,更是紧紧地搂住了他,生怕这一不小心就丢了他。
他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擦了眼泪,强颜欢笑地告诉他,在遇到他之前,一个高僧曾为我看过手相,他说我注定的丈夫就是他,除了说的其他一些特征我现在可以看到确认外,他的过去也确实符合。
他脸上有些尴尬,所有我的过去吗?
我笑,是的,包括那场你没坚持下去的——感情。我用感情换了婚姻这两个字,等他亲口对我说出。
果不其然,他紧拥着我,珨无,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这辈子除了你,我谁也不娶了。那个时候,我和她已经领了证,可是因为我太年轻,不够坚持,还是丢了她,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我一定会坚持的。
在尔东的怀里,我的泪开始倒流,人为什么总要说谎,明明早就知道了结果,却要在这里自欺欺人。
我没有告诉他,高僧还说了一句话,那就是,我们却一定要经历一次生离死别,就算注定的爱人,也不一定会在一起。因为我们是同类,我们都怕了伤害,不肯全心的表达自己,不肯全心的相信别人。他外表的玩世不恭和我故意的无理取闹,势必仍是我们的劫。
他也没有告诉我,他那个居士好朋友也是一早就预言,我们必将面临一场很大的考验,而我们能撑过去的可能性太小。
他告诉我的是,他朋友在我还没出现的时候,就说他将遇到我,并且我会陪他走。
我们的故事就是靠着这样半真半假的谎言开始了,都不愿意拆穿对方,从一开始,这段爱情就是痛苦的。
他很快带我见了父母,包括他的兄弟姐妹,他以为这样就能使自己有坚强的后盾坚持下去;而我也很快地告知了我的亲戚朋友,我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以后的不理智。
只是,全天下都知道了我们的爱,唯有石捷,还在等待着他娶她过门。
我们约定,不管怎么样,石捷也是爱他的,所以就算分手,也要找一个合理的理由,不伤害她的基础上。
因为她说过,如果他背着她爱了别人,她就从6楼跳下去。
就算我将会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她却也还是他光明正大的女朋友。他可以在我面前接她的电话,在她的面前却只能掐断我的电话。
更多时候,我会觉得是自己在偷情。可是,我才分明是他冠冕堂皇的未婚妻啊。
我开始有了恨,对石捷。
【真相】
我奔赴了南京,他却去了北京。
他用了所有的言语,也不能让她答应分手,每次遇到分手的问题,她不是采取沉默就是寻死觅活的哭泣。
他终究是心软的,就这样一次一次的拖延着时间。
我们从开始的默契变成了无休止的争吵,他也累,我也累。只是我们每次会用坚持来彼此鼓励,提醒彼此,这一路走的多么艰辛。
我赶在尔东要回南京的时候出差回北京,一心要躲开他们,避免让他为难,石捷却还是找到了我,从她的眼里我知道她已经知道了真相,于是,我等,等她先开口和我坦白。
却不料,石捷在盯着我看了半天后,竟是絮絮叨叨地拉起了家常。
她说:“珨无啊,你说我到了南京,该找个什么样的工作呢?还有啊,你说,我要去见尔东的爸妈,应该送什么礼物呢?唉,尔东平安夜那天都没送我好礼物,就陪我看了电影。”
我看着她,努力让自己的脸上波澜不惊,我知道她在说谎,因为平安夜那天尔东一直在和我讲电话。
我没有拆穿她,只是笑着说:这些要问你们家的那位,我可没这个智慧。然后,等她继续说完。
估计是见惯了我气急败坏的冲动,石捷有些不习惯我这样的冷静,她就不说话了,过了一分钟后,她说,不和你说了,我要去送他了。
哦?我还是忍不住了问了句,这么晚了还送啊。
她收拾好东西,回头冲我妩媚的一笑,这么多年了都习惯了,每次他走的时候都送他的。
我的心开始下沉,我想起尔东每次上车的时候都告诉我,他是一个人走的,因为一个人拿东西不方便,所以只有上车后才能给我电话。
真相,这就是真相,廉价的真相,却让我付出了这么昂贵的代价。
我和尔东开始争吵,我说,为什么我竟成了见不得光的那一个,我不要这样憋屈,你们这样纠缠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我一个光明正大的未婚妻,天天在这里听别的女人讲和我未婚夫的甜蜜,我不要这么痛苦。
尔东从一开始慢慢的劝我,到了最后他也发火了:“你到底还要怎么样,毕竟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和她还没有到水火不容的时候。名分什么都给了你,我现在只不过不想让她太受伤了,就算结束也好好的结束,我已经告诉她,我再也不会回北京了,我家里也不想我找一个外地的女朋友。”
原来,在他心里,也一直觉得我是第三者。呵,我笑了,我对尔东说,我知道了,原来我一直都是第三者。
看到我眼神黯淡下去,他紧紧的抱住了我,珨无,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好好开始,过新的生活,好吗?
我的泪水慢慢地留了下来,我知道,一个小时候,一切将会改变。、
我和尔东终究是要面对考验的。
【终】
结局就是,我明明知道他已经和她摊牌了,我依然中了她的招,或者是我故意走进了这个陷阱。
她寻死觅活的说她一辈子也不瞑目,尔东信了她。
我不吭声地在自己手腕上划了三道,意思是我爱你,尔东觉得我很可怕。
尔东觉得她是无辜的,是我非要把她牵扯进来,他觉得以另外的借口和她分手,她就会好受一些。他却不知道,她一早就知道了真相,怎会轻易接受这个理由。他更不知道,这样偷来的一个人的幸福会让我一辈子都对他心存芥蒂。
尔东,如果是注定的考验,就必须坦然面对,过得去是一生的幸福,过不去就是一辈子的心结。放了你,也好过有一天丢了你。
我想的是,偷来的幸福终究是要还回去,只是,请允许我以光明正大的姿势重新坚持,等一份再无第三者的第三者的真爱。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