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对你表白

三人行必有我师,四人行必有两对。

凌溪交了学费以后,同时也得到一个学期三千五百元的生活费,希望努力一下可以拿到学校的甲等奖学金,这样不用太拮据,临出发前把头发去理发店好好护理了一番,买了一支洗面奶,凌溪觉得自己不需要用化妆品,年轻的时候皮肤就是好,素颜就是美,偶尔冒点小痘痘也无伤大雅。

欧晓珠的排场就大了,光衣服就是春夏秋冬四季两大箱,鞋子带的不算多,十七双,化妆品一大袋子,包包选来选去只带了十个,还有卷发棒、笔记本电脑、发卡、香水等等是单独用另外一个大箱子分类装好的,信用卡是父亲欧立军除了新手机以外送给她的大学礼物,额度是六位数,这还不包括银行卡,沈璐的意见是这样的,女孩子要富养,在读书期间不能配车,大学毕业以后可以配车,生活费不能低于每月一万的水平,用完了再刷卡。

所以凌溪在帮她整理东西的时候感慨一句,有钱,真好。钱真的不知道让我错过了多少好东西。

欧晓珠对这一点深表赞同,“世间大部分的快乐都要用钱来买,我很幸运我父母比较有钱。但我以后还是想依靠自己的能力来变得优秀一点。”

人品好到爆发的时候,神都挡不住。宿舍里本来安排了四个床位,另外两个女生竟然就是滨海市本地人,简单的铺了席子和枕头就回家了,据说只有全校宿舍大点名的时候才回来应付一个晚上。

这就意味着这间宿舍就是凌溪和欧晓珠的天下了,两人开心了好一阵,人多好办事,人少好舒适。

尹俊在宿舍门口探出半个脑袋,“两位收拾好了没有?我们在楼下等得不耐烦了。”

“你们先去好了,我还没化妆呢。”欧晓珠笑着说道,要不是看在尹俊是凌溪喜欢的人份上,才不给他好脸色。

凌溪自信的说,我不用化妆,我们一起下去。

她的头发已经勉强可以扎辫子了,只是拿梳子轻轻拢在脑后,橡皮筋一捆,斜着的刘海平添几分俏丽,看着尹俊说道,“走吧。”

“好看吗?”在下楼梯的时候凌溪问着尹俊。

尹俊伸出大拇指,“漂亮!”

在他心里,凌溪是天然去雕饰的那种女生,第二眼美女。路过宿管的门口,那阿姨狐疑的看了他们两一眼,用手指指那块“女生宿舍,男生免入”的牌子。

尹俊吐吐舌头,做个鬼脸,拉着凌溪的手赶紧往外跑,下次可得带点什么好吃的贿赂贿赂这位宿管阿姨。

门口停着两辆自行车,都有后座。开学第一星期,尹俊和潘高峰就买了自行车,是方便、快捷的泡妞利器。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同理于恋爱。

潘高峰觉得凌溪变了,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内心的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也许是变得比以前稍自信一些。

凌溪看到潘高峰,一阵温暖在心头,陌生的学校,熟悉的朋友,能再相聚真是再好不过了,感谢那场中暑让他成绩掉下来几十分,然后录取了第二志愿,能够跟自己重聚,是上天注定的么。

“班长,我们又见面了。”凌溪还不忘记挪揄他一下。

潘高峰有点不好意思了,“还叫我班长干什么。那谁谁谁怎么还不下来?”

尹俊抢话道,“你们家珠珠在化妆,我看有够等的。”

潘高峰听到“你们家珠珠”的时候心头一阵荡漾,抿抿嘴说,等等,等等等等。

你以为你是英特尔处理器啊。

半个小时以后,欧晓珠终于从宿舍下来了,身上雅顿山茶花香水的味道让人着迷,让等她的人深呼吸。

香水的魅力在于此,人未到,已闻到你气息,人已走,空间还遗留回忆。

凌溪下楼之前本来欧晓珠说喷点喷点。

凌溪摇头。

不用香水的女人没有未来。欧晓珠鄙视的看着她说道,你别以为素颜就了不起,不保养,过了三十岁咱们再比比皮肤,到时候你哭都哭不出来。

一阵风吹过,伴随着车后座凌溪和潘高峰的笑声,这算是四个少男少女的大学生活的开端。

滨海大学门口有一条街,全是好吃的和玩乐的地方,欢畅卡拉ok厅的老板热情无比,看到四人结伴而来,立刻安排在一个离大屏幕最近的位置,酒水伺候,矮矮的蜡烛点在透明的水杯里,西瓜切成小船的形状颇为好看。

每个座位上放几支铅笔,几张巴掌大的纸,歌单厚厚一本,一桌一本,想唱什么就翻,大多是根据字数。

凌溪用手指头扳着,认真的把歌名写好,举起桌上的蜡烛在空中摇晃,服务员赶紧弓着腰跑过来把歌单递给坐在一个小房子里的DJ。

凌溪能唱的歌不多,大多是一些老歌,尹俊听得入迷,拼命拍马屁,动不动就进行歌迷献酒,把个凌溪乐得不行。

潘高峰和欧晓珠合唱“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在唱到“让我将心中最温柔的部分给你”时两两对望,深情款款。

然后是潘高峰的“伤感的恋人”,比平时说话的声音更深情,简直要低到地下去,比尘埃还低,不开花,只是蔓延,声音走到每个人的心里。

慢慢的,来的学生多了起来,DJ就要轮流排歌单,根据先后顺序,每桌轮流放,男生们最喜欢唱的是beyond乐队的海阔天空、真的爱你、光辉岁月,还有谭校长的讲不出再见、火美人、罗大佑的东方之珠、光阴的故事之类。

但每到孟庭苇的歌时,四个人都是合唱,原因是可以回到高中的早操时代。只要努力,我们就能用轻松的心情回忆痛苦的时刻。

尹俊和潘高峰合唱的“喜欢你”,一开口让整个欢畅卡拉ok厅沸腾了,两个人的声音配合的天衣无缝,激情四射。

可惜那时候没什么中国好声音和快乐男声,否则没准就可以选上,比什么掏粪男孩组合之类的强多了。也许你很厉害,但你生错了时代。

众人大喊,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一首唱烂了的“海阔天空”在潘高峰和尹俊的演绎下,有了跟原唱般的感觉。

今天我 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漂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可会变

多少次 迎着冷眼与嘲笑

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

一刹那恍惚 若有所失的感觉

不知不觉已变淡心里爱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 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外面路过的学生都被歌声吸引了,挤进来听这感染力十足的声音,那些女生是来看帅哥的。

原谅我这一生爱自由

哪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潘高峰几乎要歇斯底里了,干脆站在桌子上唱,嗓子仍然没有破。

唱歌这件事情,跟写小说一样,关键还是要看天分,否则再认真再深情再努力也是强奸别人的耳朵和眼睛。

一曲又一曲,就算当麦霸也没有人拍桌子喊老板为什么还不放我们这桌的歌,这是音乐的纯粹力量。老板很开心,有人气的地方就有钱赚,管谁唱得好不好。

有两个不认识的男生让老板再配了两个话筒,到高潮处跟潘高峰和尹俊一起合唱,这下更热闹了。

“冷雨夜”的音乐过门特别长,四个男生对看了一眼,心照不宣。管他是谁的歌谁出的钱,只要唱的高兴就好。

淳朴的我们。

几首beyond的歌唱完以后,这才歇了口气,欧晓珠和凌溪的嗓子都快喊哑了,这样的男生,让人骄傲啊。

纸巾帮潘高峰擦了汗,欧晓珠拼命鼓掌,“唱的真棒!”

也该轮到别人的歌了,过来抢歌的两个男生也坐到了一起,带着啤酒和友好的情绪。

干杯!

这两男生是计算系的,都在念大三,一个叫孙武,孔武有力,名如其人,蓝色T恤皮肤黝黑,黝黑的皮肤泛着汗珠。另一个叫高超,高超长发披肩,皮肤白皙面容俊俏,眼睛不大笑起来有点像女生,据他说为了这发型被父母亲戚还有老师同学从小被说到大学,现在终于解脱了,高超去男厕所的时候,经常惹得男生尖叫,“这是男厕所,你走错了!”直到掏出肚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位这才让尖叫的男生禁声,原来有JJ才有真相。

“长的比我还好看,你的存在好没天理啊。”欧晓珠笑得灿烂,一边举起酒杯。

高超用力甩甩头发,“姑娘你这说的是哪儿的话。”他的手上戴着一串木头珠子,沉香的味道若有若无,手指修长,小拇指没有留指甲。他漂亮,但不娘。

“我叫欧晓珠。”

“我是高超,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潘高峰。”潘高峰也伸出手。

高超握了握手指着欧晓珠道,“你女朋友啊?”

“还不是,呵呵。”潘高峰意味深长的看了欧晓珠一眼,她气得嘴巴鼓得跟青蛙似的,憨态可掬,娇憨的憨。

彼此介绍完毕以后,已经酒过六巡,孔武正式提出邀请,他们在组建乐队,和尹俊和潘高峰非常投缘,如果有兴趣,这周六可以到校外“壹加壹快餐”地下室一起排练,刚好还差两个人。

你说的是真的?尹俊不敢相信,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哥们你说话太逗了,我喜欢。高超抬头笑了,牙齿整齐洁白,让欧晓珠有种想把他打晕,把牙齿整个取下来再套到自己嘴里的冲动。

如同男人喜欢看美女一样,女人看见好看的男人也是眼前一亮。对于潘高峰而言,能够参加乐队唱歌是他美好的愿望,他觉得今天简直是滨海大学奇妙之夜。

尹俊趁他们聊的时候在凌溪耳边说悄悄话,有酒气,“我们先走吧。”

凌溪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那带着酒气的嘴巴又凑过来,“别当电灯泡,走吧,我送你回宿舍。”

尹俊和凌溪牵着手很自然的站起来,说了句我们有事先走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闪人。

坐在车后面,风有点凉,九月就是这么的好,珍惜整个九月,一切都希望顺利、快乐。

在湖心岛停下来,停车、拔钥匙,坐在柳树下的座位上,眼睛看着凌溪,让她坐下。

凌溪警惕的站着,“什么事情,站着说。”

尹俊其实也想模仿潘高峰在高三照毕业照时的套路,想对着凌溪就是一顿亲,再好好把心中的衷肠诉说。

同样是男生,同样是315班,同样是考入工程系,同样是对中文系的女生表白,两人却是截然不同的命运。

潘高峰收获了美人的默许和惊喜,尹俊鼓起勇气自信的大步走到凌溪面前,说了句我爱你以后还没凑到嘴巴就得到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和一顿怒斥。

“心里在想什么?你饥渴到连我这样的货色都忍不住的地步,还是觉得我长的丑,没有人喜欢我,没有爸爸妈妈是个孤儿,我天生看起来就是你容易得手的那种女人是不是,所以你要拿去玩弄一番再扔掉换新的是不是,”凌溪一边说一边吼,幸好没被这个流氓夺去初吻。

尹俊摸着红的脸手足无措,早知道是今天这个结果就留在欢畅继续唱歌了,看她哭的这么伤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纸巾也没带,递了个胳膊过去,“别哭了,唉,我就是喜欢你嘛,没有别的意思……既然你不同意,就算了,唉,我早知道不会成功的。但是,溪溪宝贝,你也没必要哭得这么伤心,看吧,鼻涕泡泡都吹出来了…..”

凌溪接过那条胳膊,想起自己的伤心事,又想起他说的那些话,又伤心又好笑,只有拿衣袖用力擦眼睛和鼻涕。

“以后你不可以说喜欢我这样的话了,我们是朋友,好朋友,懂不懂?”凌溪总算止住了眼泪,觉得刚才那样歇斯底里有点不对。

“好好好,我保证不再说爱你喜欢你这样类型的话了。”尹俊真正想说的是我会用行动表示我是爱你的,许多爱情都是从友情开始发展的。

凌溪吸溜着鼻涕,点点头,“这才好。”又觉得说好朋友会不会打击尹俊的自尊心,又补了一句,“其实你是个好男生,家庭条件又那么好,你可以选择更好的。”

尹俊认真的表示赞成,“全部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尹俊真正想说的是今天你的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改天我的巴掌要打在你的屁股上,把你脱光光打开日光灯让我从里到外全部看清楚,看不清楚的我拿手电筒照着看清楚,只由我一个人蹂躏,哼哼哼哼。

凌溪要听见他的心声肯定要崩溃。

回到宿舍,欧晓珠问,你们俩干什么去了,你好像哭了。

没什么,感冒了。凌溪做了个咳嗽的假动作,“那你们呢?”

欧晓珠很回味的感觉,“他骑车,我坐在后面,搂着他的腰,头靠着他的后背上,很美好的感觉。”

凌溪问道,“你真的那么爱潘高峰?”

欧晓珠敷好面膜之前说了一句话,“我是真的很爱他,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明天就要死了,那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定要去再看他一眼。”

“接吻了吗?”

欧晓珠摇摇头,“人家都说我还不是他女朋友呢。”

凌溪松了一口气,睡觉。

一个晚上,高超的眼神几乎都没离开过欧晓珠,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率真的女孩存在,一举一动都凸显出与众不同,好像没有任何城府一般透明,笑的样子能把整个世界都融化。

可惜的是貌似她喜欢的是潘高峰,不停的给他擦汗、拿酒,眼神仿佛也不曾离开。

真失败,活了这么多年才遇见自己喜欢的女生,而且还有主了,人生就是这么不公平。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