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琴月晓


1

紫凝失踪已经一个月了,手机也一直无法接通作为她最好的朋友,我可真急坏了。我曾尝试问她的家人朋友,可是他们似乎一点也不在乎,都说不知道,大家都和平常一样忙各自的事,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身边少了一个人,却一点也没有觉得不正常,没人着急,也没人报警,就像是紫凝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说实话,他们的态度让我觉得有点可怕。

我有一个认识很久的男朋友,他叫唐伟,目前在警察局上班。我们中学时就认识,大学时又分在了同一个班。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和相处,唐伟为人勇敢果断,正是我喜欢的类型,于是我们很快便相爱了。不久,我们就在市内供了一间小洋房,面积虽然不大,但是我们都喜欢那个自带的小花园。我们一有空就到花园里嬉戏玩耍、修剪花草,日子过得很是滋润,唐伟也一直对我百依百顺。唯独这次紫凝失踪以后,虽然我曾经多次求他帮忙找紫凝,可是他说警局最近忙于追捕市内猖獗的变态狂魔,无暇顾及我的请求。

对于变态狂魔的事,其实我也有所耳闻。听说是一个穿着黑色连帽长袍的怪人,经常深夜在城里游荡。没多久市内就接连发生了几宗恶性案件。有人专门在深夜对年轻貌美的少女下手,残忍地将硫酸泼在少女脸上。由于怪人出现的时间和地点,都和案件大致吻合,因此警方认为那个神秘人有着极大的嫌疑。可是奇怪的是,警方经过几次潜伏和突击,都没能找到可疑的人物。然而时隔不久,案件逐渐升级为凶杀案,受害者均为女性,脸上的皮肤无一例外都被剥掉,肌肉和筋腱裸露在外面,死状及其可怕。

一连几个星期过去了,警方依然找不到任何线索。市内开始谣言四散、人心惶惶,受害者也随之增加,全市都笼罩在神秘恐怖的迷雾之中。

市民和舆论给予警局的压力越来越大。如唐伟所说,即使他们想,也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处理失踪案。随后警方很快敬告民众,入夜以后,所有市民,尤其是少女,都必须呆在安全的室内严禁外出。希望在抓获犯人前,以此方案来减少受害者。

身为一名女性,试问有谁会无动于衷呢?可是比起那未知的安危,我更担心的,还是我的好朋友紫凝。变态杀手出现和紫凝失踪的时间相差并不远,不管是否巧合,都难免让人觉得有所关联。于是我不断在为紫凝祈祷,而值得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所发现的尸体,都不是紫凝。从这一方面来说,至少能让人稍微安心一些。

话说回来,自紫凝失踪以后,我就有了不祥的预感。其实这事的源头,要从一个多月前说起。

距今一个多月前,一部叫《十字路口美少年》的电影在全球上映。故事改编于日本一部同名漫画,讲述许多不同的人们在深夜时分,向路口经过的一个神秘的俊美少年许愿,然后少年就会为人们解决问题,或是实现他们的愿望。电影并没有华丽的特效或者演员团队,只是简单地剖析了人性和贪欲而已,却不知为何意外地轰动了全球,并在世界上许多国家掀起了“路口许愿”的热潮。

而最近市内出现的神秘人装扮,众所周知,正是电影里那个为人实现愿望的美少年的形象。

警局当然不会相信案件和电影中的神奇魔力有关联这种荒谬的解释。只是单纯地当作是某个狂热影迷或是精神变态模仿电影当中的角色,用这种极度残忍的作案手段来满足自己扭曲的心理需要而已。

事实上电影上映以后,市内就陆续有人声称在深夜看见一名和美少年一样造型的神秘人出现,可是又从来没有人看到过神秘人的真面目。那时毁容案件还没有发生,也没有人把神秘人视为威胁。然后紫凝不知道是受电影热潮影响,还是本身就相信梦想成真这类天真的事情,嚷着要去见美少年一面,顺便许个愿望。用她的话说,要真能实现,那就赚了,要是不行,也只当过了把瘾,经历了一番电影的场景。

不知道是好奇心还是美少年的魔力驱使,当时我居然鬼使神差地也想要去见一下传说中的那个美少年。至于想实现什么愿望,当时也没有多想。只觉得紫凝说得对,不管最后结果怎样,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而对于那件事,我搞不清楚为什么,一直没有跟唐伟说过。

2

那天夜里我借口去跟紫凝吃宵夜聊天,打发了唐伟,便独自一人去了旧城区,花了好些时间和力气才找到传说中美少年出现频率最高那条小巷。我原以为会有很多人慕名前来,可是我所在之处附近都安静至极,见不到一个人影。巷里那一丝丝时有时无的阴凉寒气着实让人害怕。

在旧城区里的都是一些老式住宅区,周围没有供娱乐消遣的场所,住的多数都是一些平庸的老人。一过十点,整个旧城区几乎处于休眠状态,灯光寥寥可数。

我在巷口等了许久也不见动静,不禁在想美少年的传说十有八九是人们炒作编造的,或者美少年出现在了其他地方,没能让我遇上。

我看看表,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我顿时为自己的愚蠢感到后悔,居然浪费大好时间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正当我打消念头准备回家的时候,巷里突然起雾了,雾气模糊了我的视线,而且越来越浓。很快我伸手已看不到五指,每一下呼吸都会吸入大量水汽,味道让人难以忍受。接着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我的心立时跳到了嗓子眼上。

“谁?”我大叫了一声,一方面想问清楚来人情况,更重要的是为自己壮胆。

没有人应答。我一连叫了好几声,对方依然没有回应。我急了,心想怕是遇上了强盗什么的,于是转身就跑了起来。雾气遮住了眼前的路,我磕磕碰碰撞了好几次墙,摔了好几回,又爬起来继续逃命。要是被抓住了会怎么样?我当时没敢想下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停下来倚着墙角喘着粗气。就在这时一袭黑影在我眼前飘过:连帽黑袍!美少年出现了!他仿佛没有注意到我,一刻也没有停下。我惊呆了,只“啊”了一声。黑影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双眼透过浓雾和阴影看着我。我只觉得混身不能动弹,然后就似晕似睡的,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了。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也不知道我是否有向美少年问了什么,或听到了什么。唐伟似乎也没觉得不正常。我怕他会责怪我,于是只字未提,只当是做了一场梦。可是我清楚知道那并不是梦,因为我查看手机才发现,那天晚上紫凝给我发了短信,说她也去了旧城区。而从那以后,紫凝就不见了。

就这样整整过去了一个月,紫凝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怕是出什么事了。每次我跟唐伟说起,请他抽时间处理紫凝的事,他总是以凶杀案调查繁忙的理由推托拖延。我发现他的表情有点奇怪,要问怎么不正常,我却又说不出来。

渐渐地,我的身体也产生了一点变化,每天尽管什么都没做却总觉得累。加之姐妹的失踪、市内的凶杀案,让我每天提心吊胆地过着,似乎神经都有点衰弱了。然而事情并没有这样就结束,过了不久,又发生了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唐伟也消失了。

3

唐伟消失之前并没有任何奇怪异常的地方。可是后来我突然感到不对劲,唐伟已经几天没回家了,也没跟我联络,我打去电话也都转到了语音信箱。一开始我以为是警局加班要追捕凶案嫌疑人,直到局里打电话来家里问,我才知道唐伟几天前开始就没有再上班。我也向他家人和朋友询问过,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事情越来越奇怪,首先是我的好姐妹,接着我最心爱的人也相继失踪,很难想象这都是巧合。究竟紫凝和唐伟都到哪里去了?难道说他们俩都遭到怪人的毒手了吗?我只能这样猜测。

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旧城区里又出现了一具被剥皮的尸体。万幸的是,经过检验,尸体并不是紫凝或唐伟,这让我稍稍松了口气。我不敢再隐瞒去见过美少年的事,怕当中有什么线索,能帮忙找到紫凝和唐伟。于是我把在旧城区和美少年见面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警方。结果如我所料,警方不但没相信,还责备我做出如此危险的事情。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两个对我最重要的人依然没有一点音讯。我无法再这么干等下去,我决定自己去找他们。

事情是从美少年出现开始的,所以从美少年身上应该能找到线索,甚至找到紫凝和唐伟。当时我是这么觉得的,尽管两者之间除了时间,没有任何明显关联。

于是我打算回去旧城区,期望能够再次遇到美少年,找出事件的真相。但是换个角度说,如果美少年只是单纯的变态杀人狂,我也就很可能成为下一个没有皮的受害者。可我不指望警方会相信我曾经遇到过美少年的事,也不想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我是曾经距离美少年最近的人,因此我坚信我是唯一一个能解决这件事的人。

我回到一个月前第一次碰见美少年的小巷附近,还带上了能在夜间拍摄的DV,想要拍下美少年以作证据。我咬牙忍耐着瞌睡熬到了深夜,却没看到半个人影。突然我感觉在某个不远的暗角好像有人在监视着我,当我把四周仔细看了个遍的时候却又没发现异样。我以为是熬夜太累导致神经过敏,可是同样的感觉后来又出现了几次。我开始害怕,同时又抱着一丝能见到美少年的希望,于是我一边等待一边警惕着周围,在漆黑的小巷里支撑着。我就这样既害怕又期待地又熬了好几个小时,最后还是没能敌过睡意,靠在巷口的墙角睡了过去。第一个漫长的夜晚就这样无功而返。

接下来的几个夜晚,我转移了地方,巡遍了旧城区里的各条小巷。结果都让我非常失望,美少年始终没有出现。我甚至还换了好些地方:公园、地铁、废置工地,所有人迹罕至,美少年有可能出现的地方,依然一无所获。只是每一晚都有一个相似的地方,仿佛都有人在我身后看着我。那毛骨悚然的恐惧、一无所获的结果,让我渐渐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了。我的脑子里全是美少年,我感觉在找到紫凝和唐伟之前,我自己很可能先疯掉。

我的身体越来越疲劳,回家后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然后在梦里,一次又一次地,梦见我和唐伟过去快乐的日子。我们一起坐在门前的花园里聊天、喝茶,享受宁静和阳光。然后梦见唐伟回来了,说他现在在一个好黑的地方,好寂寞,让我去救他。每次我醒来眼角都挂着泪,不知道唐伟在什么地方受苦。看着门前没有唐伟照料的花园,里面的花草植物仿佛也没有了生气。有时我还能看到我和唐伟两人的身影在花园里追逐打闹,可是我不知道那一天还会不会到来。

事情一直没有突破。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

4

那天,我正坐在从旧城区回家的地铁上。我已经不记得那是游荡在旧城区的第几个晚上了,一夜通宵让我无比困倦,眼皮不停在打架。而更让我疲倦沮丧的是,美少年再没有出现过。我再无力思考任何东西,在座位上昏昏欲睡。这时,对面一个奇怪的女人仿佛在对我笑。她头上和脖子包着一条薄丝巾,鼻子上还架着一副墨镜,像个中东国家里的女人。我立时提起神来。她的嘴脸也藏在丝巾里,我看不清她的容貌,但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让我触电般振奋了一下。

她和我在同一个站下了车,起初我没当一回事,只当是偶然遇上。后来我走进一间离家不远的超市,买了一些熟食,打算迅速解决掉早餐以后补睡一下。而当我走出超市大门的时候,发现她正站在马路对面,一如在地铁上望着我,仿佛在对我笑着。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意从脊骨爬上头顶:难道这些日子在旧城区跟踪我监视我的就是她?她是谁?又有什么目的呢?我不敢多作停留,转身往家奔去。

回到家里,我已是疲倦不已,折腾了这么多个夜晚让我的身体虚弱了许多。我拖着快要散架的身体移步到窗边,往外扫视了一下房子周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物,随即锁好门窗,倒在床上。想着刚才遇见的那个女人,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少时间,手机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迷迷糊糊坐起身望向窗外,发现已经到了晚上。我摸了许久才找到响个不停的手机,屏幕显示的号码让我的睡意顿时消失无踪。那居然是我再熟悉不过的紫凝的号码。

我迫不及待按下接听键,对面果然是紫凝的声音。我心中这段时间的苦闷和委屈一下涌了出来,哭着问她在什么地方,是否一切安好。倒是紫凝反过来一直在安慰我,直到我情绪平稳以后才说了她最近的发生的事。可怜的紫凝,她在回乡路上遭遇了强盗,所有财物证件都被抢走了。她找了当地警局帮忙,几经波折才把东西补办好得以回家,昨天才回到市内。

说着说着紫凝也哭了,一定是这段日子受苦了吧。她嚷着要见我,想好好哭诉一下近况。我答应马上到她市内的公寓去,让她等着,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出了门。

坐在前往紫凝公寓的计程车上,我心中的重担放下了一半。经过了一个月渺无音讯、让我担惊受怕的日子,紫凝终于回来了。幸好没遇上更坏的事情,从电话上听来,除了受了点惊吓,大概没什么事————至少我以为已经没事了。

可是还有一件事让我依然担忧,不知道唐伟现在在哪里呢?

5

紫凝家的门虚掩着,屋里头的光透过门缝射了出来。那丫头还会给我留门。我这么想着,推开了房门。

房门刚打开,一个黑影没等我来得及反应,便瞬间冲到我跟前,一把搂住了我,力气大得让我无法动弹和呼吸。我心中一惊,拼命想要推开对方。正当我要大叫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那熟悉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好姐妹,吓死我了,我以为以后再见不到你了呢。”

“原来是你这家伙,吓了我一大跳,我还以为有坏人进来了。”我停下挣扎,长吁了口气,略带责怪地说。

“对不起,我前些日子也吓坏了嘛,快进来坐。”紫凝说完头也不回蹦着往里屋沙发跳去。看样子那丫头的确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心中对她仅存的一点忧虑也随之散去。我跟着她走进大厅,一边扫视周围一边坐了下来。

桌上摆着新鲜水果和红酒,和眼前劫后重逢的严肃气氛有点格格不入。靠墙的地方挂着一幅大帘子,看上去是新装上的,不知道后面有些什么。

紫凝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慢慢踱步到帘子旁边,说:“今天叫你来,其实也想和你分享我的一些收藏。”紫凝说完,伸手拉下了帘子。我全身像被无数根细针刺了一般,一股冰冷的恐惧从脚底直钻上心头。帘子后面是一个大木柜,柜子上摆满了装着黄色液体的玻璃瓶。而瓶子里浸泡着的,是有着人体肤色的脸皮。那些脸皮浮在液体中央,就像一张张柔软的面具,空洞的眼窝里仿佛还能透出各种各样的目光。

紫凝脸上依然是那妩媚的表情。看到我惊愕的样子,她若无其事地说:“怎么样?好姐妹,很漂亮吧?”

我怕得不得了,我想跑,可是心里那股对真相的渴望强迫我留下来。我不断暗示自己冷静下来,压制住不停发抖的双脚,准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这些……怎么会这样?”

她换了个站姿,露出惊讶的表情,说:“这些都是我梦寐以求的美貌啊。”

看着我依然一脸的不解,紫凝坐回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红酒,靠在沙发背上开始向我解释。我强忍着心中难以形容的感觉,仔细听着。

“记得大概一个月前我跟你说要去见美少年的事吗?我真的去了。那夜如我所愿,美少年出现了。于是我说出了我的愿望,我想要成为世上最漂亮的女人。你猜美少年怎么说?”紫凝看了我一眼,像是等待我的答案,可是她没等我猜测又接着说,“美少年说只要世上其他女人都变丑了,我不就成为最漂亮的了吗?我听完就震住了,多完美的理论啊!”

这算是什么?我也震惊了,正常的人会这样说吗?可是那个女人不以为然,一边说一边回想着当时的情景。眼里话里都是无比的认同,像着了魔似地拥护着那荒谬扭曲的理解。

“我马上明白了,美少年在帮我变得漂亮,我需要做的只是让其他女人都变丑。所以我弄来了硫酸,夜里找一些女人下手。看着她们毁容的瞬间和痛苦的表情,我心中就有一种优越感,我终于变得比以前更漂亮了!而世上丑陋的人越多,就越能突显出我的美丽。”

我只觉得胸中有一股愤慨和不解在汹涌起伏,恨不得一巴掌掴醒眼前那个病态。

紫凝沉醉于自己的回忆和“成就”当中,完全没有顾及自己是多么自私和残忍。不管是她的精神出了问题还是因为美少年的魔力,她已经彻底疯了。

“可是后来事情变得严重了。”紫凝先前陶醉的表情急转直下,一脸狂躁和忧郁。“不管我毁了多少个女人的容貌,我还是觉得不够满足,我想要变得更加漂亮,比自己还要漂亮。可是我一直想不到办法,所以我又去了一趟旧城区。”

“你又去找美少年?”我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没错,只有美少年能帮助我,而且他也没有让我失望。我说我想变得比自己漂亮,他问我漂亮的概念是什么,当时我没能答上。他告诉我漂亮是没有界限,不能定义的,但是人的脸却是相对固定的,所以只要把自己觉得漂亮的脸据为己有,问题就解决了。”

“我立即醒悟了!”紫凝又恢复了兴奋的神色,“原来我需要的不是毁灭比我漂亮的脸,而是要把它们变成自己的脸就可以了!”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最近市内的毁容恶性案件和剥皮谋杀案的犯人,就是我眼前这个精神错乱的女人,而动机居然是因为想要变得美丽。究竟这女人对美丽的欲望有多强烈,又或者说,美少年到底有多大的力量,才能唆使人做出如此荒诞的事情?

那个所谓的美少年,根本不是电影里那个人们实现愿望的寄托,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它扭曲人们的价值观和理解,从而毁灭他们的人生。

紫凝打开一个瓶子,拿出浸在里面的脸皮。不顾上面还滴着福尔马林和那刺鼻的气味,就这么搭在自己脸上,好像这样那张脸皮就能融入自己的皮肤,镶在自己的脸上一样。她满足地深吸了一口气,透过人皮上眼睛的空洞望着我,说:“怎么样?这是住在对面小区里的模特的脸,你觉得现在的我美吗?”我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这下我彻底相信了,眼前这个真的就是紫凝,一个披着别人的皮,已经变成了丧心病狂的紫凝。

“那接下来你要怎么办?继续杀人,每天只窝在家里,活在别人的皮囊之下么?”我对眼前的女人产生了无比的厌恶,因为她做过的事,更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停不下来了。每次换完皮,都想变得更加漂亮,想去寻找下一个猎物。美少年说的对,美丽是没有界限的,世上总会有更漂亮的人出现。”紫凝说道,“不仅如此,换皮还有一个缺陷,就是剥掉的人皮只能维持很短的一段时间,时限过后就会腐烂,所以我不得不去找替代品。可是最近警方追查的很严密,我已经没有机会下手,再过两天就是期限了。我这些皮支撑不了太久,而且我需要更多更漂亮的脸蛋。”

接下来的事不需要说明也不难想到,紫凝是狗急跳墙。她叫我来的目的,正是因为她找不到替换的人皮,所以才找我这个“好姐妹”来实现她的优越感。

我正想拔腿逃离那个陷阱公寓,却发现身体酥麻,动弹不得。只见紫凝拿着一只微型针筒在我眼前晃着,我恍然大悟,一定是她在我进门强行拥抱的时候给我注射了什么药。

“你这个自私的疯子,难道真的想连最好的朋友都杀掉吗?”尽管知道说服她的机会不大,我还是尽最后努力挣扎一下。

“自私?哈哈哈……”紫凝抱着肚子,笑得弯下了腰。

我就这么看着,疑惑着。她直到笑得呼吸困难,脸蛋也憋红了才被逼停下来,大口吸着空气,让自己平复情绪。

“说我自私?你以为你就是个圣人?还记得你向美少年许下的愿望吗?还记得唐伟在哪里吗?还有脸说我自私吗?”紫凝脸色由狂笑转变成盛怒。

“美少年……许愿?”我努力搜索着我和美少年见面的细节,然而什么也没能回想起来。我只记得那天晚上起雾了,后来的确看到了美少年,可是没来得及说话就不省人事了。

“看来你是忘记了吧?”紫凝说,“那让我帮你回忆一下吧……”

麻醉药的效力似乎完全发挥了,我只觉得视线开始涣散,然后在朦胧中,听着紫凝说出我失去了的那段记忆……

6

睁开眼睛的时候,病床边站着一个穿白褂的医生和几个穿制服的警员。据医生所说,我除了被下了麻醉药和过度疲劳以外,其他没有什么大碍。

确定完我的身体状况,几名警员也向我交代了我昏迷前大概的情况。说是警方从最近几名被剥皮的牺牲者身上发现了关于凶犯的线索,随后找到了紫凝的家,及时把我救了下来。审讯过后,他们只当紫凝是一个患了精神病的女人,而唐伟的行踪,对他们来说目前也还是一个谜。

我没有跟警方说美少年的事,也没有说唐伟的事。给警方留完口供记录,我便回家了,我坚决没让他们送我。因为有些事情,我不想让他们知道。

离开了医院,我以为从今以后会过着没有唐伟的寂寞的日子。可是后来,我却害怕我并不寂寞。

从出院之后开始,一连几天,我依然被跟踪,紫凝已经被抓住了,说明跟踪我的不是她。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家里揭起窗帘偷偷往外面窥探,发现有个黑影在不远的角落监视着我。那个轮廓样貌,我这辈子也忘不了。那不是别人,正是我日思夜想的唐伟。

还有那么几次,有人在半夜里敲门,我起床从门上的猫眼往外看,又是唐伟。要是在以前,我一定马上冲出去扑倒在他怀里。可是现在,在听过紫凝最后说过的话以后,我知道我不能开门。

我把自己困在家里不敢外出,即使饥渴至极也依然呆在房间里,不时往楼下院子里看。唐伟有时会站在下面,死死盯着我的房间。我越来越害怕,我怕一开门他就会进屋,我怕一出去他就会扑上来把我撕碎。晚上我也不敢睡觉,仔细听着任何一点点声响,唯恐唐伟会闯进屋里。好几次照镜子,我都看到唐伟在我身后抱着我。都说出现幻觉的时候,人离精神崩溃就不远了,而这次,再没有人可以救我了。

不久之前,我因为唐伟失踪而寝食难安。现在,我居然为他的回来而备受折磨。要是能解决目前的状况,我甘愿做一切事情。

我的精神和体力几乎消耗殆尽。恍惚间,我仿佛回到了从前:我和唐伟快乐的日子,我们相拥坐在花园里,带着情侣戒指,牵着手抵在额头上遮挡阳光,两颗戒指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回过神来,我低头转动手中的戒指,周围只有漆黑死寂的空房。

随后我又看到紫凝站在我跟前,指着我责骂我,重复着她最后说过的话。她说那一夜向美少年许愿后,她在旧城区见到了我,不小心听到了我的愿望。那时我已经发现了紫凝和唐伟有染,于是我向美少年提出了一个自私的问题:如何可以让紫凝无法得到唐伟,又能让她感受到自己心爱的人被夺走的痛……

我蹒跚地走到工具房拿了一把园艺铲子,打开门来到花园。我已经不在乎外面有什么东西,只是一个劲地挖。许久,我想要找的东西终于浮现在眼前……

那一夜,美少年对我说:“只要唐伟死了,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眼前的泥洞里露出一截腐烂的尸手,指骨上套着的戒指在闪闪发亮……

7

“这种死法可真奇怪啊。”警探袁毅看着花园里拥在一起的两具尸体,一具刚死不久,另一具已经腐烂得不能凭外形辨认身份了。

“杀死了自己的亲人,最后也因为良心谴责而自杀,这不是很常见吗?”搭档肖如风答道。

“可是自杀的人为什么要挖去自己的双眼呢?”袁毅吐出一口烟,说。

“谁知道呢?”肖如风整了整帽子,“或许有不想再看到的东西,或是人吧。”

“真想知道她看到了什么。”

“你相信有恶魔吗?”肖如风问。

“说什么呢?”袁毅被突然这么一句没有关联的话弄昏了头,不过还是说了自己的想法。“恶魔就在每个人心中吧?不管怎样,鉴证科已经确定这就是唐伟的尸体,唐伟找到了,案子算是可以结了。”

“真的结束了吗?但愿吧……”肖如风若有所思地说。


版权声明
本内容禁止转载,如果任何合作意向和疑问,请直接与花生故事联系。

阅读完整连载:下一页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