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种植机

原创作者:画鹿席恩,发表于千月枫痕

有些经历最终可能只是储存在脑海中的虚拟记忆,在现实中不再有任何存在的痕迹,比如前任,比如商务旅行,比如消失的朋友。记忆细胞们也在不停地互相战斗,争取获得最难忘却的那片脑区域。更多的时候,更多事更多人,可能连记忆都没有留下。

我买了捆面包和半袋激情果,收营员熟练地放到牛皮纸袋里给我,为什么不是塑料袋,可要知道在卢旺达用塑料袋等同犯罪,一旦查出面对的就是关门歇业。就如同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必须上街打扫,不然就是犯罪一样,这个国家的某些法律会让人觉得确实很合理,但是竟然能被严格执行。走出大象超市的时候,我忽然瞥到门口那架古怪的机器,说它是星球大战小机器人的增大版一点不为过,古怪却有老土。其实我很想和其他穿梭来往的人一样漠视着经过的,可是它那墨绿和深粉的配色实在是正中我的下怀,我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

我刚凑上去,这机器仿佛立刻感应到我的脸,迅速启动了,几个字80年代式夸张地闪烁着,忽然亮了起来,吓了我一跳。“记忆种植机”,LED灯醒目地转动着。我敢说这如同大街上充斥的二手日本车一样,又是日本的二手玩具。

“你好,此刻你是我的主人。把最想要种植的记忆用一个字告诉我,我将为你实现。”

这商场怎会如此幼稚,但我还是认真地输了一个“静”字,静刚刚打电话给我说她回国后找到新的工作上班了,听起来她的心情很好,要是她还在这多好。

五个小时以后,我踏进了基伍湖畔的猫肉酒店前台,侍者体贴地送来了热毛巾和一杯及时的马拉库加果汁,宜人的待客之道。基布耶我来过两次,却从来没有住过。其实我一时也没想通老大竟然会突然打发我一个人来基布耶办事,并且附送一晚住宿。我机智地认为这也许真的是那台记忆种植机的效能。公司在这附近有一个项目,事办完了,既来之则安之。

收拾完行李,我到二楼餐厅吃晚饭,酒店设施很普通,不过地理位置不错,在一个湖中半岛上,餐厅是长廊形状,通透的,正对着湖面,那架势仿佛让人随时要和基伍湖好好聊聊。楼下湖边的人工沙滩上悠闲地停着几艘快艇,船主已经下班了。猫肉酒店,是一家希腊式风格建造的客栈,阳台层层叠叠地落错着。

点了一份羊排,一份沙拉,一小瓶啤酒。默默地一个人用晚餐,这在基佳利对我来说很平常,但在这里还是被空旷的环境衬出了深深的寂寥,可是我竟然享受这份寂寞。长廊边挂着的灯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使得餐厅的光线变得扑朔迷离。远远的另一桌欧洲人模样的客人带着孩子在默默地吃晚餐,小声地交谈着,不会打扰这夜色。

吃完饭,回到客房,我半躺在阳台上的躺椅上,身上裹了一条厚披肩,阳台正对着湖面。卢旺达的傍晚暗得很快,没多久,眼前就只能看到暗灰色的一片了,主楼左手旁有一片小小的山头,黑漆漆的树林和风缠绕着,影影绰绰。如果在其他时候,我可能觉得来点音乐是好的,可是现在任何人为的声音都是嘈杂。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曾经有人说这就是安静,这大概只是死亡前的梦境吧。真正的静是周围的自然都在流动,而你的小社会停止了,没有八卦的对话,没有自以为是的音乐,没有电视里的实事点评,没有扔在地毯上的臭袜子,更没有微博头条的娱乐新闻。

我回想起静休假回来的那天,我去飞机场接她。她出来的时候,我差点没有认出她,看起来瘦了足有十几斤。我朝她招了招手,笑容也在我脸上褪去,“怎么瘦这么多,回去没好好吃饭啊。你的宝贝林亮呢?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她没有回应我的玩笑,也不愿意正视我的眼睛,“他,他不在了。”她一手拖着拉着行李,一手拉了我一把,让我调转头和她一起走出去。

林亮回国后突发疟疾,高烧不退,一开始家人和医生都以为是感冒,并没有太重视,后来才发现不对劲,转到有治疗疟疾经验的医院以后,第一天明显退烧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可是第二天晚上再度40度高烧不退,耽误了一夜的治疗时间,第五天就去世了。虽然一再被告知疟疾的危险性,但是我们还是没有料到会发生在这么健康的年轻人身上,会发生在我们的好朋友身上。静陪伴他渡过了最后2天。

静似乎没什么事,她一如往常地上班下班,参加公司间的聚餐,认真地听别人讲的笑话,认真地笑。只是她不太愿意出门逛了。我不得不总去宿舍找她,陪她一起看看韩剧,向她请教怎么做饼干。她还是那么爱听冷笑话,只是眼神常常会变得有些空洞。是的,更爱走神了。一天晚上下暴雨,我困得不行。

半夜醒来,我感觉静在浑身发抖,强忍的抽泣声让我心绪一下沉到底部。我不敢抱她,想假装没有听见。可是无济于事,她颤抖得更厉害了。

“那是意外,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太难受。” 我从嘴里蹦出了无数连续剧里会说的话。

“不是意外,那是可以避免的,也许我根本不应该跟他提议提前休假,不应该去马赛马拉。”

“我明白你很难受,但是只能忍耐,我们要好好活着。亮他是很可怜,还好他捱过去了,听说他死前没有受到太多的痛苦。他是离开你了,但是我们和他一样都会死,这就是生命。过段时间会好的。”

“你说的没错,过段时间就会忘记他了是吗?有时候我坐在草坪的长椅上,一时恍惚就会觉得他在我身边,跟我说着好玩的事情,可是一转眼他就不见了。我脑里总是在旋转着如果不是做出那种选择我和他的生活会怎样,你明白那种感觉吗?无数次不可能的假设在心里循环,一切都被掏空了,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是的,过段时间这种感觉就会消失了。我又会沉迷于其他,只是为了能好好活下去。”

“是这样的,就是为了好好活下去。”

静还是没有转过身来,蜷缩成一团在床的一侧。这种在幽幽黑暗中才能审视自己内心的痛苦尤为让人恐惧。我温柔地拍着她的背脊,希望能给她一些适度的温暖,让她慢慢平静下来。

深不可测的基伍湖水在夜晚发出轻轻的浪涛声,仿佛也在摩挲着我的疲惫。 静辞职离开卢旺达的那个下午,在机场,她略带伤感却又笑容满面地抱着我说:“我们都要好好的,回国再聚。你替我去一次基布耶吧,你知道我再也去不了了。我喜欢那里的静。”我的心中闪过一丝疑虑,我不记得她说过这句话,为什么又会出现在我的记忆中。

我沉沉地睡去了,记忆细胞们又在我的大脑运作筛选着,回复着那些我已经忘记的记忆。而有些记忆确实无论多么久远都呆在属于它的那个房间里永不褪色。

那个记忆种植机,我后来再也没看到过,也许会出现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帮任何人种植一段足以化解一切的记忆。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画鹿席恩,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