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归人



——平林漠漠烟如织

李琏家出来,叶媛媛骑着自行车回了自己的家。

叶媛媛的家,是一个小小的四面都有窗的铁皮房子,里面空间狭小,但是布置得很温馨——床上铺着蓝白格子的纯棉床罩,同色的枕头和被子,床头边是一个原木的床头柜,上面是一个很简单的台灯。

叶媛媛在床边坐了下来,心里有些难过。

李琏和父母住在一起,他们家是一个老式的大宅院,房子那么大,不过有点阴阴的。

叶媛媛觉得李琏还是不爱自己。

李琏喜欢追逐那些漂亮的、活泼的女孩子,只有在闷的时候才会来找叶媛媛。

闷坐良久,叶媛媛怅怅地起身,想去洗洗睡了。

站起来后,她发现窗户都没关好呢,于是走到窗子边准备关窗户。

这时候已是深夜,叶媛媛所住的这条街很僻静,四周都是简陋的铁皮房子——她居住的是社会下层居住的区域——别的街道的高楼上的霓虹灯照了过来,铁皮房子上都是乱七八糟扯来扯去的电线,在霓虹灯的照耀下,简直像是一团五彩的乱麻,和高大的梧桐树连在一起。

叶媛媛叹了口气,小心地关着窗子。

正在这时候,紧挨着叶媛媛的铁皮房有人打招呼道:

“媛媛回来了?”

“嗯。回来了。”

“我等一会儿要去W城贩布,能不能帮我照看小川?”

叶媛媛点了点头:“好啊!”

那边就把一个看上去很瘦小的四五岁的男孩子从窗口递了过来。

叶媛媛接过孩子,安顿孩子睡下,自己梳洗过后,就在孩子旁边躺了下来。

这是公元2100年,科技非常发达,可是社会极端分化,上层和下层社会有着巨大的鸿沟,科技经济发展的成果全被占人群极少数的居住在山上的上层社会占有,像叶媛媛和小川的父母这样的下层人只能生活在这铁皮屋街区,像李琏家那样的下层中的上层居住在不远处的大宅区。

刚睡下没多久,叶媛媛忽然觉得不对劲,她似乎听到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她忙从床上跳起来,跑到了窗边,打开了窗子。

叶媛媛顿时被一阵绝望攫住了。

对面的铁皮房子上飘着一个巨大的两足充气玩偶,可是这玩偶却是有生命的,它在贫民区的房顶上飘来飘去,不断地碰到电线,电线一触到它,马上噼里啪啦作响,还不断冒出小火花。

这情景是多么的漂亮,可是带给铁皮屋居户的却是绝望。

上层社会因为人数太少,害怕下层人数太多,所以隔一段时间就要派出各种怪物来到最底层居住的铁皮房街区,进行破坏各种活动,造成各种伤亡事件,以此来解闷玩耍顺带杀人。

叶媛媛没想到厄运这么快降临到自己头上,她呆呆地看着巨型玩偶,心里突然想到了李琏——在这个时候,李琏在做什么呢?是在外面约会?还是在家里睡觉?无论如何,希望李琏平安。

上层对李琏家这样的下层中的上层还是比较宽容的,毕竟他们也需要为他们敛财的人。

叶媛媛默默关上窗子,在床上躺了下来,紧紧搂住小川。

小川柔软的小小身子蜷缩在叶媛媛怀中。

叶媛媛抱着他,心中怜惜极了:这个孩子,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生活在朝不保夕的铁皮房子里,他还没有见识过这个世界的繁华与热闹,就可能要永远地告别这个世界了。

外面传来焦糊的味道中间夹杂着爆炸声,大火燃起的劈啪声——铁皮房街区已经开始毁灭了。

叶媛媛搂着小川,没有说话,但是手在小川的背上轻轻抚摸着,无声地安慰着他,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忽然,外面传来李琏的声音:“叶媛媛,开门!叶媛媛!”

铁皮门被摇动着。

真的是李琏?不是梦吗?

叶媛媛起身打开了门。

外面站着的真是李琏。

他一步跨进了,拉着叶媛媛就要走。

“小川在床上呢!”

叶媛媛挣扎着抱起了小川,李琏拉着她在外面的街道上狂奔着。

本来他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正在不远的酒吧街区约会,忽然看到天空飘过巨型玩偶,忙出门去看,发现是飘向铁皮房街区。

李琏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心里只有两个字——叶媛媛。

到了这个时候,李琏才发现,他心里只有一个人,就是默默守候他那么多年的叶媛媛。

他向铁皮街区方向奔去。

经过那次大火之后,叶媛媛和李琏的关系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叶媛媛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变成了这个样子,她的心里满是伤感,可是却又无法可想。

没多久,他们的大学生涯就结束了。

叶媛媛成为了一名幼稚园老师,在铁皮房街区的一家幼稚园工作,离家很近。

李琏成了一名医生,在不远的一个医院工作。医生的地位较高,他又喜欢自己的工作,在业务上下了很大功夫,渐渐有了一些名气。

李琏有时候回来找叶媛媛一起出去玩,当然是和很多老同学老朋友在一起。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叶媛媛的心中常常交织着甜蜜、悲凉和希望。

叶媛媛的铁皮屋附近有一座古旧的六层小楼,五楼搬来一户人家,母女三人,母亲兼做经纪人,两个女儿一个叫大宋美,一个叫小宋美,是一对姐妹花明星。明星虽然有名又有钱,但在这个时代社会地位也不高,大小宋美姐妹既美丽又活泼,很快和邻居打成一片,和叶媛媛也成了很好的朋友。

叶媛媛喜欢大宋美和小宋美,喜欢她们耀眼的容貌,喜欢她们数不胜数的华衣丽服,喜欢她们活泼开朗的性格。

李琏经常来找依然,很快和大小宋美姐妹也熟悉了。大宋美知道李琏是医生之后,对相貌俊朗的李琏明显地表现出了好感。

大宋美开始和李琏约会。

他们并没有瞒着叶媛媛。

叶媛媛至此,才真正死了心,她决定寻找自己的幸福。

像叶媛媛这样的人,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无异于蝼蚁苟且偷生,哪里有什么幸福可言?

叶媛媛的要求并不高,她只是想要一个可以和她互相慰藉,一起活下去的人。

她最终通过电脑匹配系统嫁给了霍佳,一个戍边的低级军士。

虽然一直没有见面,可叶媛媛和霍佳很快就通过电脑匹配系统结婚了。反正都是最底层人,连婚礼都可以省略。

得知叶媛媛结婚的消息,李琏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他去叶媛媛家看叶媛媛。

叶媛媛坐在小铁皮屋里,侧着脸看着李琏。她一直告诉自己,一定要戒掉李琏。可是,在见到李琏的那一瞬间,她发现,李琏早已融进了她的血液,刻入了她的心脏,已经成为她的一部分——怎么能够忘怀?

李琏愣愣看着叶媛媛。

他很了解人体结构,可他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叶媛媛。

得知叶媛媛悄悄结了婚,他的心里只有四个字——她是我的!

可是,叶媛媛结了婚,成为了另一个男人的妻子。

“李琏,你来了!”

外面响起清脆娇嫩的声音。是大宋美。

大宋美一阵风地进来,又像风一样卷走了李琏。

只留下叶媛媛静静坐在那里。

叶媛媛以为大宋美会嫁给李琏。可是,有一天,大宋美的婚讯传来,新郎却不是李琏。

大宋美的未婚夫是著名的富豪之子,他们即将到来的婚礼据说极其盛大。

婚礼举行那天,李琏约上叶媛媛和一群老同学去景园吃饭。景园是一个花园式的酒店,里面风景很美,大家玩得很是开心。

叶媛媛担心李琏,一直很是忐忑。

李琏很少说话,他一直陪着叶媛媛在景园的庭院里散步,还给叶媛媛买了一对小金鱼。

两个人静静地走着。

李琏的手不知不觉牵住了叶媛媛的手。

在这一瞬间,叶媛媛想:即使是做李琏的情妇,她也愿意。

李琏也在偷偷看叶媛媛。他发现,原来牵着叶媛媛的手竟然是这样的甜蜜。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

李琏牵着叶媛媛的手一起跑回了自己的家。

他们上了床。

在脱去裙子的那瞬间,叶媛媛羞涩,甜蜜,忐忑,却带着些悲凉。

原来相爱的人在一起,那种事居然那样的美好……

晚上李琏要去医院值班。

他离开的时候,叶媛媛还在沉睡,素净的脸,清秀的眉眼,可是,却是那么的可爱。

李琏在叶媛媛唇上吻了一下,悄悄走了。

他一离开,叶媛媛就睁开了眼睛。

她并没有忘记在名义上,她是别人的妻子。

叶媛媛整理好自己,回了自己的家。刚到家,大宋美妈妈就来叫她。

原来,大宋美的婚礼失败了,男方的父母不同意他们的婚礼。

大宋美一直在哭。

叶媛媛试图安慰她,可是大脑一片空白,找不到一句安慰的话。

小宋美在一边说:“姐,不是还有李琏吗?”

大宋美马上破涕为笑:“是呀!还有李琏呢!”

叶媛媛觉得全身发冷。可是,她无话可说。一方面,她认为李琏爱的还是大宋美这样艳光四射的女子,一方面,她也只是李琏的情妇。

大宋美拉着叶媛媛去找李琏。

听完大宋美的话,李琏冷冷看着大宋美后边的叶媛媛,只说了一句话:“叶媛媛,你怎么看?”

叶媛媛看了李琏一眼,李琏穿着医生的制服,看上去清俊得简直有些稚气。

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

叶媛媛她强迫自己移开了眼睛,她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她是霍佳的妻子。

“大宋美,你和李琏原本就是天生的一对,中间因为种种原因分开了一段,现在复合岂不更好?”

叶媛媛说完这段话之后,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自己说出来的,她不敢抬头看李琏,只是低着头。

大宋美大喜,笑着问李琏:“李琏,你会原谅我吗?”

她虽然这样说,可是眼里带着笑。她很自信,男人在她面前哪个不是束手就擒?

即使是李琏。骄傲的李琏。

李琏的眼睛从叶媛媛那里移了过来,看向大宋美,脸上浮着一层笑意:“我无所谓。”

叶媛媛脸色苍白,勉强笑了笑:“你们聊,我走了。”

风越来越大,刮得外面的电线呜呜直响。没过多久,外面风声渐渐小了一些,却又下起了雪。

温度变得很低。叶媛媛的被子很薄,她掖紧被子,努力缩成一团,可还是冷得发抖。

她想起白天的时候,自己躺在李琏的怀里,想起李琏温暖的肌肤的触感。每一次挨在一起,都像是通了电,麻酥酥的,从大脑麻到脊椎,再到尾骨。

李琏的怀抱是多么的温暖呵……

叶媛媛的心也缩成了一团。

风呜呜刮着,雪簌簌下着。这个风雪之夜既单调,又孤寂。

叶媛媛想:如果李琏回来的话,我就取消和霍佳的婚约,和他在一起好了!

可是,一直到天亮,李琏都没有来。

叶媛媛辗转反侧,最后在风雪声中睡着了。

李琏再也没有来找她。

大宋美和李琏又开始同进同出。

叶媛媛尽量躲着他们,能不见就不见。

可是有的时候,他们还是不可避免地遇见。

有时,是在街道上;有时,是在叶媛媛家的门口;有时,是叶媛媛不经意打开窗子的时候。

大宋美和李琏总是那么开心,牵着手笑着走过,俊男美女,郎财女貌,羡煞旁人。

叶媛媛有些怀疑自己和李琏的那一夜是自己的臆想,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她再也不愿意在这里呆下去了。

风雪的季节还没有结束,叶媛媛就离开了。

她拿着一个小包,离开了这个城市,奔向南方那个边陲小城。

在这个时代,通讯工具被上层人垄断,下层人根本没法使用,所以,霍佳并不知道叶媛媛要过来。

叶媛媛到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被雨水绣满青苔的阴郁边城,似乎永无止息的雨,石头建成的简陋的房屋,青石铺成的狭窄的街道,整个边城甚至没有一条平整的街道——这是一座边关山城。

叶媛媛被人带着穿过一条条阴暗的小街,又经过了一条透着灯光飘着酒气,不时传出女人放荡笑声和男人吆喝声的街道,然后顺着阶梯往上走,终于拐进了一条阴暗的小街。

这条街上的房子都很相似,石头垒成,地基很高,需要登上几层阶梯才能立在门前。

阶梯很窄,叶媛媛站在阶下,带路人上前敲了敲门。

门被打开了,里面没有开灯,叶媛媛只恍惚看到身材高挑的青年立在门里。

带路人回身招呼叶媛媛:“上来吧!”

又对门里的人说:“霍佳,你老婆!”

带路人离开了,叶媛媛站在门前,正在犹豫,忽然被人捏着胳膊拉了进去。

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那人似乎逼近了叶媛媛,一股青年男子特有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叶媛媛不由自主向后退,却一下子碰到了床。那青年再次上前,抱住叶媛媛,湿润柔软的唇贴在叶媛媛脸上唇上。

叶媛媛猛烈地挣扎着,手一下子就挠了出去,触手柔软,似乎是脸。

那人似乎发出“咝”的一声,松开了叶媛媛。

灯很快亮了,一室昏黄的光晕,一个高挑健壮的青年立在灯旁,一手捂着脸颊,一手又来拉叶媛媛。

叶媛媛想往后退,可房子太小无处可退,她只好坐在了床上。

她盯着这个青年,剑眉星目,可是右眼尾到鼻翼有一条刀疤——确实是她在电脑中见过的丈夫霍佳!

霍佳一脸笑,眼睛亮闪闪地凑了过来:“老婆,想我了?”

他一下子就搂住了叶媛媛,马上又叫起来:“你衣服都淋湿了?”

叶媛媛很快就被霍佳脱光塞进了被子里。

霍佳也极快地脱去了自己的衣服。

叶媛媛看着他肌肉贲起的臂膀,劲瘦的腰,长长的腿,心里还在疑惑,正要说话,突然一阵剧痛传来,她张着嘴,两手发颤,浑身僵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叶媛媛在这个南方边城住了下来。

她很快适应了这里。

边城的春季阴雨连绵,难得见一次晴天。阴冷潮湿的春天终于过去了,夏天来到了。边城的夏天虽有阳光灿烂的时候,可是,山太高,林太深,以至于边城的夏天依旧阴凉,只不过没了那无穷无尽的绵绵细雨。

叶媛媛和霍佳处的还行。

霍佳不太爱说话,可是很顾家,把收入交给叶媛媛,只要不执勤就呆在家里,只是偶尔出去和同僚一起喝杯小酒。国家推行的政策是尽量把下层人榨干的高税政策,尽管霍佳的收入交了税之后所剩无几,可是叶媛媛想尽办法节俭度日,他们的生活还算平静。

只是有的时候,叶媛媛偶然也会想起:如果那个风雪之夜,李琏回来找她,事情会不会有所不同?

可是,已经没有如果了。

关于本文作者:
本文原创作者是言情作者平林漠漠,您可以通过这里进一步了解作者详细信息:>>点击了解作者信息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n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