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案 樱花供养(上)


第一章 从土中来

“向Z小组求助吧。”L省公安厅,负责人长叹了一口气,他极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但是对眼下的这个案子,他着实无能为力,而且案情重大,已经不是他能够处理的了,“通知T市警方,务必保存好现场,除了周边的调查之外,一切等Z小组到位后,根据他们的安排展开下一步的行动。”

L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在接到T市的报告之后,迅速召开了这个会议,经过了三个小时的讨论之后,终于决定将发生在T市的案件向公安部汇报,请求Z小组的协助。

两天前,一场罕见的台风不同寻常地在渤海湾地区登陆,迅速向内陆移动,T市这个从未受过台风影响的内陆城市这一次也难逃灾难,罕见的降雨让城市交通几乎瘫痪,近十级的大风更摧毁了诸多公共设施,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

台风过后,T市抓紧恢复群众的正常生活,市公安局几乎派出了一切能动用的警力进行抗击台风救灾的行动,就在此时,一宗报警电话又让T市公安局原本紧绷的神经几近断裂。

T市郊区是一片农田,这里遍布着温室大棚,几乎提供了L省大半的蔬菜供应。这场大风也让这里遭遇了灾难,几乎80%的大棚都被这场大风掀翻。

就在这片被掀翻的大棚里,一户远离集中区域的大棚引起了群众的注意,那里种植的并不是蔬菜瓜果,而是一株株的樱花树。樱花树栽种的似乎并不深,这场大风让很多樱花树连根拔起。

然而这也暴露了樱花树下的秘密。每株樱花树下都埋藏着一具尸体。

T市公安局的人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这些久经考验的人也无不为之动容,初步测算,这座大棚里埋藏的尸体超过二十具。

进一步的侦查更让他们感到震惊,凶手并不是将死者藏在了樱花树下,而是这些樱花树就是从这些死者的身体里破土而出的。一株株的幼苗被栽种进被害人的腹部,然后,它们在这些被害人的身体里扎根,根须向下,冲破尸身的束缚,努力让自己站稳,干茎向上,撑开尸身的腹部,努力让自己茁壮。

面对如此恶劣的案件,T市警方不敢擅作主张,迅速向省厅作了汇报,同时开始调查大棚的主人,但是截至L省省厅向公安部发出请求协助的报告到现在,他们还没有任何的发现。对被害人身份的调查也没能取得任何进展。

帝都,郑岩公寓。

“你就不能把这些东西清理一下吗?”

看着郑岩公寓门上那两个用红色的油漆喷刷的“帮凶”两个字,唐贺功皱了皱眉。他没想到事情已经糟糕到了这种地步。郑岩为慕雪做担保这件事本来是极为隐秘的,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但是这些人也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

大家很清楚,慕雪只是有可能参与了案子,但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一切。而作为这个案子实际的主办人,郑岩对此没有任何疑义,甚至为她担保,似乎已经说明了一切。

但是在一周前,有关这个案子的细节在网上大量被披露出来,主笔人对慕雪是否参与了案件持肯定态度,他坚持认为,如果没有慕雪的参与,凶手实在很难悄无声息地将被害人带回家里。至少慕雪包庇了凶手。

而郑岩为慕雪担保,送她出国留学一事也同时被挖了出来,警方再次遭到了民众的质疑。

“继警方曾聘任精神病人侦破案件后,现在,他们又打算将一个罪犯培养成一名警察,我们不禁要问,他们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有没有真正把我们老百姓的安危放在心上过?”

这是那篇报道的最后一段,很显然,这篇报道的主笔不仅知道慕雪已经出国留学,甚至知道她的专业,如果不是从经手人那里得到的消息,他很难知道的这么详细。

“算了。”看郑岩一副无动于衷的神情,只是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门,唐贺功就知道,他根本没把门上的那两个字放在眼里,“我已经找到了这篇报道的主笔,胡三强。”

“我想起了另外一个胡姓的主编,他也喜欢胡说八道。”郑岩笑了一下。

“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唐贺功沉着脸,“那个人你认识,你们有过接触,他不是第一次对你进行这种报道。”

他这样一说,郑岩点了点头,知道了胡三强是谁。他曾经成功报道了他被捕的消息,前不久他们还见过面,以一种非常不友好的方式。

“你不是说过已经搞定了?还说掌握了他足够的资料。”

“但我没法堵住他的嘴。”唐贺功看着郑岩,“他很聪明,上次的案子他的确没进行任何报道,因为我威胁他要是敢报道那件事,我会公开案件的所有细节。但是他报道的是另一件事,我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渠道得到的消息。”

“我们的保密手段让人堪忧。你打算怎么办?”郑岩故意把语气调整成一本正经,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在告诉唐贺功,算了吧,这件事我根本没放在心上,我早说过他一定不会放弃的。

“常规的手段肯定不行,他用的是匿名的方式写的稿子,所以虽然我知道他是谁,但是我没有证据。显然他也怕我们报复,我在想要不要公开那个案子的细节,但是他一定会猜到是我们干的,还会给D市警方带来麻烦。那种人一定会起诉我们侵犯他的隐私。”

“其实我们也可以这样干,不是吗?”

“我们不行。”唐贺功沉下了脸,“那等于是承认了你做过那些事。现在他只敢说是从消息人士那里得到的线索,但是没法拿出证据,我们要是出面就表示承认了这件事,那些被害人家属会把你撕成碎片。”

郑岩向自己家大门的方向努了努嘴,“承不承认都一样,他们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那个胡什么的,刚好给了他们一个这样的途径,就算没有任何证据,只是随便一说,那些人也会相信的。”

“算了,这件事我会再想办法的。”唐贺功叹了一口气,“我来是想问你,那个引蛇出洞的计划,你有多大把握?我们公开宣称‘厨师’被捕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月了,可真正的‘厨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上面已经开始质疑我们的计划了。”

“头儿,实话说,对这个计划我没有任何把握。”郑岩看着唐贺功,一脸的平静,“‘厨师’作为一个连环杀手,具备所有连环杀手的特性,对于自己被冒名顶替,我敢拍着胸脯保证,他一定很恼火。”

唐贺功看了一眼郑岩瘦弱的身体,下意识地说道,“前提是你得有胸脯才能跟我说这话。”

郑岩没有理会唐贺功的话,继续说道,“他现在急于想证明自己才是真的‘厨师’,但正因为是这样,他才不会轻易出手,因为要证明这一点,他必须一点差错都不能有,规律性的东西不能做任何的改变。我查阅过之前的卷宗,他的两次作案都是以中秋节为时间节点的,中秋节前的三周开始作案,现在离中秋节还有两个月,他还没有出手,但是他现在一定已经开始筹备了。”顿了一下,他叹了口气,“头儿,其实我不担心‘厨师’,他并不可怕,如果没有‘厨师长’帮他隐藏痕迹,甚至误导我们的侦破,他恐怕早就被我们抓住了,但是‘厨师长’……你懂的。”

唐贺功默默地点了点头,“我会寸步不离,如果你再次陷入‘厨师长’的陷阱,相信我,我会是第一个向你开枪的人。”

“那最好。”郑岩咧开嘴笑了一下,“不过我希望你能把这个机会留给杜丽,她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比你更迫切地想要亲手杀了我。”

“那你还敢和她在一起?”

“她有权利那样做,那是她应该得到的。”

“好吧。”唐贺功站起了身,“说实话,我有点不了解你了,不过这才是真的你。”他开始向门口走,他得把郑岩的话向部里做个汇报,但是走到门边的时候,他想起了点事情,于是回过头,“慕雪真的没有参与案子吗?”

“当然没有。”郑岩尽量让自己的眼神表现的坦荡一点,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成功了,唐贺功看着他的时间有点长,虽然只有几秒钟,但是他却感觉像过了几分钟一样,一直瞪着的眼睛都有点发酸。幸运的是,唐贺功只是点了点头。

“头儿,我觉得,她将来可能是可以代替我的人。”

唐贺功已经转过去的身体猛地震了一下,“我明白了。”过了半晌,他才说道。

郑岩有点摸不准唐贺功是不是猜到了什么,他反复咀嚼着自己说过的话,觉得那没什么问题,或许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他觉得有点口渴,于是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在床头柜上拿过了杯子,可那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他很少会在半夜起来喝水,但是自从重新捡起了烟,喉咙的不舒服让他加大了饮水的剂量。

他从床上下来,走到饮水机边,打开了开关。他没有开灯,虽然开关就在饮水机的旁边。

但是他很快就察觉到了异常。他的面前好像站着一个人,一个裸体的女人,饮水机的开关就在这个女人的腹部。

他有点难以置信,伸手去按灯的开关,啪的一声之后,灯并没有按照他的预期亮起来。他又按了几下,啪啪啪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里格外的清晰,可是灯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他终于察觉到了异常,静,太静了,静到他听不到外面车辆的声音,也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却能清晰地听到从水流从那个女人的腹部流出的汩汩声。

那个女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她的一双眼睛在黑夜里竟然亮着绿色的光。

“好喝么?”她问他。

他低下了头,看着从水龙头里流出的淡红色的液体,散发着阵阵酒香,夹杂着淡淡的血腥。他手忙脚乱地想要关掉水龙头,可是无论他怎么拧,水龙头却根本无法闭合,从那里面流出的液体也越来越多,已经溢出了杯子,流到了他的手上,粘腻湿滑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他扔掉杯子,用力擦着手,可是从那个女人身体里流出的液体却突然像决堤的洪水猛地喷了出来,几乎在一瞬间就淹没了他。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水?”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哦,原来是你啊。”这是他的第二个念头,然后他闭起了眼睛,任由从慕雪体内流出的混合着鲜血的红酒将他淹没。

郑岩喘着粗气清醒了过来,他冲到窗边一把推开了窗子,新鲜的空气涌入了肺里。他从没像现在这样感到空气的宝贵,梦里那股窒息的感觉真实到如果他没有醒过来,或许就直接在睡梦中窒息死亡了。

但是这种感觉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等他看到那辆熟悉的商务车一如既往地风驰电掣而来的时候,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跑回床边,抓起了自己的手机。

果然,自己又忘了给它充电。

然后,他迅速地穿好了衣服,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冲到了电梯边,他甚至不需要按动电梯的按钮,因为他知道,那部正在上升的电梯的目的地就是他这里。

半分钟之后,电梯门打开,露出了里面怒气冲冲的唐贺功。不过当他看到郑岩已经站在电梯前等着他的时候,张着的嘴动了动,却始终没有骂出口。

那副样子,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在努力呼吸,郑岩忍不住脑补了一下他的旁白,就是《三毛从军记》里那条鲤鱼说的那句,“救救我。”

唐贺功要说的当然不是这句。

“我从没见过这么残忍的凶手。”这是他在电梯里说的话,上车之后,他径直将一沓照片塞给了郑岩。

他不用看,只要看看秦玲和杜丽苍白的脸色就知道,那些照片有多么让人作呕。

第二章 解剖生者

郑岩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将周围嘈杂的声音屏蔽在自己的听觉之外,他现在只想听到凶手的声音。

但是他发现自己完全做不到。

和以往的连环杀人案不同,这一次T市警方的行动稍显缓慢,当他们想起应该封锁现场,避免信息外泄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时,那些嗅觉敏锐的记者已经将这里团团包围了。幸好T市警方还知道将这些记者拦截在外围,但媒体记者们还在源源不断地赶来,一些好事的民众还在不停地拨打着新闻媒体的热线电话。

在这些人群中,郑岩见到了一个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他长得并不出众,但很有特色。这个人的身高大概只有一米六五左右,短手短脚,五官堆积在那张圆脸上,完全挤在了一起,肤色黝黑,那头在别人身上精干的短发在他的头上却成了刺猬。

当他把相机举到眼前的时候,从正面几乎看不见他的脸。

他想起秦玲曾经形容这个人的话——土肥圆。

但就是这个人,却挤在所有媒体记者的前面,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也就是这个人在郑岩从警车里走下来的时候,第一个把相机对准了他。

郑岩现在知道他的名字了。胡三强,那个为了能够自由自在发稿子而留在了一家小报社的记者。他绝对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的,说不定还会添油加醋地写一些不相关的内容。

唐贺功也看到了他,但除了怒目而视,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

“我们已经去联系这家大棚的主人了,目前进展的并不顺利。”本案的负责人,T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名副中队长接待了Z小组的人,没有多余的客套,他径直说道,“这家人说,两年前他们就把大棚租借给了别人,租期是二十年,那个人他们没见过,当年负责经手这件事的人在合同签订后没多久就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找到。我们想根据那份合同找到租借的人,不过她用的身份证是假的,除了根据笔迹判断这个人可能是个女人之外,暂时没有其它的发现。”

“这附近也没人见过那个人吗?”唐贺功一边向案发现场走,一边皱着眉头问道。这场大风来的真是时候,如果不是这场台风,恐怕要到十几二十年之后才会发现这个案子;但它来的也真不是时候,因为它几乎湮灭了所有的线索。不用秦玲说话,他就能判断出,想从痕迹的角度找到线索几乎不可能。

“没有。”副中队长摇了摇头,“从来没人见过,负责这个大棚的人好像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来,有人见过这里晚上亮着灯,但没见过主人,遮挡大棚的东西也从来没有打开过。”

这才符合这个案子特征。郑岩想,在大棚里栽种樱花树,他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这样做,要是被人发现的话,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的,说不定想探个究竟,那时候,樱花树下的秘密恐怕就要曝光了。

“你们看这是什么?”秦玲在一具尸体前停下了脚步,俯下身,拨弄着尸体旁的一根树枝。起初,它应该是竖立在那里的,但是现在,因为那场大风,它已经倒伏在了一边,如果不是秦玲刚好踩到了上面,恐怕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发现它。

她伸手将整根树枝从土里拉了出来,然后,脸上被震惊填满。在树枝的一端,挂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的一端插着一根管子,管子的另一头通过一根注射器的针头连接在那具尸体的手臂上。

她把那个塑料袋拿到眼前看了看,“是医院里用的那种,里面液体的成分现在说不好。”

然后,她根本不理会大家准备再往现场深处走,从第一个死者开始勘查的意思,径直打开了工具箱,旁若无人地取出了一支试管,又从那个塑料袋里取出了一些液体滴进了试管,将一张试纸放了进去。

副中队长脸色有些难看地看了看那些围绕在现场周围的记者,那些人的相机正在闪个不停。他不太习惯在这种场面下工作,很想马上完成现场勘查,其它的工作最好等回到局里之后再进行。但是Z小组的人似乎并不在意,他们情愿立即展开所有的勘查工作,能在现场完成的就绝不会带回实验室。

比如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在最开始接到他们的时候,她的目光还有些胆怯和闪躲,可是一进入现场,她马上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眼睛里再没有任何感情。

他当然不知道,这里的一切在秦玲的眼睛里都只是隐藏着凶手线索的物品,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剖开它们,然后让郑岩把这些线索串联起来。

试纸变了颜色,同样变色的还有秦玲的脸。

她把试管收回工具箱,挑出了一把解剖刀,对准那具尸体的手腕划了下去,浓稠的血液缓慢地流了出来。

“他死的不久,血管里的血还没有完全凝固。”秦玲抬起了头,看着唐贺功,“头儿,我一个人不够,去检查所有的尸体,可能……”她抿了抿嘴唇,“可能还有人活着。”

“那不可能。”副中队长惊呼了一声。

这不能怪他,没人会相信这些人可能还有活着的,他们已经被开膛破肚,被埋在了地下,这种情况下,在任何一个正常人看来都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按照她说的去做。”唐贺功看着这个副中队长,“抽调你们所有的法医过来协助我们。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手下人的判断,因为他们从来没出错过。”

副中队长神色一凛,匆匆走到一边,开始协调人手。

“之前你不止一次怀疑过玲子的判断,所以别再说那种大言不惭的话了。”看着副中队长的背影,难得穿起了长裤,换上了运动鞋的杜丽低声说道。

“医生,现在可不是你来刺激我的时候。”唐贺功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至少在专业角度上,我从没怀疑过你们。”

“那里面到底是什么?”在他们两个人斗嘴的时候,郑岩已经在秦玲身边蹲了下来,问道。

“主要成分是葡萄糖,其它成分得回实验室才能分析。”秦玲咬着牙,似乎在做着一个艰难的决定,“不过我推测,营养素的可能性比较大,维持人体机能的基本营养素。”

“来看这个。”她突然将一根棉签放进了死者的鼻孔里蹭了蹭拿了出来,又掰开了那个人的嘴,用另一只棉签重复了之前的动作,“这上面没有泥土,你能想到什么?”

“至少他们的头没有被埋在土里。”

“我也这么觉得,我有一个想法,但是需要你们帮忙才能验证。”

“怎么帮?”

“多找几个人,围成一圈,我想在这里对这具尸体进行解剖。”她面带恳求地看着郑岩,这种神情她还是第一次流露,“场面会比较血腥,我不能让外人看见,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说这件事。”

“交给我吧。”郑岩向她展露出了一个笑容,走到了那个副中队长的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副中队长先是震惊地看了秦玲一眼,然后皱紧了眉头,半晌之后,他才犹豫着点了点头,挥手叫过了几个在外围的警察,向他们交代了几句。

这些训练有素的警察很快就在秦玲和那具尸体的身边围成了一圈。按照秦玲的要求,他们背对着她,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尽可能阻挡着那些不相干的人的视线。郑岩和她一起走进了这个圈。

这是第一次,秦玲感到自己的手在抖,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一种直觉告诉她,这具尸体有些不太对劲。

“告诉我从哪个位置下手。”郑岩突然挽起了袖子,从秦玲的工具箱中拿出了一把解剖刀。

“你懂解剖?”秦玲有些惊讶地看着他,随即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别让他在案发现场的时候手里持有任何武器,没人知道他会把武器对准谁。”这是唐贺功私下里对她说的话,她一直没有放在心上,直到这一刻。

“不多,但是多少懂一点,别忘了,我女朋友就是法医。”郑岩低下头,避开了秦玲的目光,倒握着那把解剖刀,将刀尖对准了自己。

“还是我来吧,这种事,本来就该是我的。”秦玲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尽快平复下来,从郑岩的手中拿回了手术刀,“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要扩大这棵树造成的伤口,我想看看里面的情况,凶手既然在给被害人注射营养素,我怀疑,她不会让他们轻易就死去的。帮我扶好树,别让它乱动。”

郑岩点了点头,这还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这株樱花树的主干只有胳膊粗细,不止是这一株,这里的二十几株樱花树差不多都是这样大小。

郑岩很难想象,这些樱花树是怎么做到撑破这些人的腹部,却只留下了那么小的伤口的。

“是移植进去的。”秦玲解开了那个人的衣服,看着他腹部的伤口,“凶手先打开了他的腹部,把樱花树放进去,然后再把周围的伤口进行缝合,伤口有开裂的迹象,按照樱花树的生长速度,伤口至少是在两个月之前造成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新打开这个伤口。”

她说着,将手术刀对准了之前缝合的伤口用力划了下去。刀尖刺入肉体的熟悉感却并没有让她冷静下来,而是险些让她发出了一声惊呼。

出乎她意料的,这具原本应该已经失去了循环功能的尸体却在她的刀划破肌肤的那一刻喷涌出了大量的血液,溅满了她的脸,那些血顺着她秀美的脸颊向下滑落,甚至滑进了她的嘴里。

那具尸体也在那一刻发出了一声惨呼。

他没有死。尽管无论从什么角度去判断他都已经是个死人,可是在这一刻,他却发出了本能的呼喊。

“这不可能。”秦玲手忙脚乱地擦着自己的脸,“这怎么可能。”她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只是嘟囔着这句话。

唐贺功听到这声惨叫,拨开人群冲了进来,见到秦玲安然无恙,他长出了一口气,但当他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他知道,秦玲犯了一个所有法医都不应该犯下的错误。

这不能怪她,这是自己这个Z小组组长的责任,他太先入为主了。

围观的人群传来了一阵阵惊呼的声音,显然那些记者就在唐贺功拨开那些警察的瞬间发现了里面的场景,尽管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是对于这些记者来说已经足够了。

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件事传出去,Z小组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他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T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一字一顿地说道,“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在任何媒体上看到,那会影响我们接下来的工作。”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犯罪侧写师Ⅰ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