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的不能吐槽

千月枫痕 灵异档案员王昙
“那就没错了。”我说着话,已经走进了电梯,电梯里没人,倒也方便了我找东西,我扫视了一边电梯,发现里面能藏东西的地方很少,之后我排除了几个地方,把目光聚集在了电梯墙上挂着的广告上,这个广告相框大小木有都很普通,但仔细去看时,却觉得广告的画面有点怪,和别的电梯里的看起来很不一样。被我这么一说,保安大叔“哎”了一声,说:“这……的确不一样,别的电梯里都是广告啊,怎么这里挂的是一幅画……”保安大叔的铲子的确比较……

烟和便利店

千月枫痕 柯达_徐无鬼
“硬利群谢谢。” “20的?” “啊,对。” 烟一点一点画着圈打着转走掉了,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山寨机响了,动次打次的,感觉便利店里一下子红起来,空气都有点红。 我就不爱抽凉烟,很怪异,每次抽完总感觉像是被谁拽着头发强迫清醒。 “北京抽这烟的不多吧。” 因为铃声尴尬的出现,总要找点事情说么不是,更何况是个还不错的姑娘。 “啊,以前上……

可悲的误会

千月枫痕 读物八卦
早年在美国阿拉斯加地方,有一对年青人结婚,婚后生育,他的太太因难产而死,遗下一个孩子。他忙于生活,又忙于看家,没有人帮忙看孩子。因而他训练了一只狗,那狗聪明听话,能照顾孩子,咬着奶瓶喂奶给孩子喝,抚养孩子。有一天,主人出门去了,叫狗照顾孩子。他到了别的乡村,因遇大雪,当日不能回来。第二天才赶回家,狗立刻开声出来迎接主人。他把房门打开一看,到处是血,抬头一望,床上也是血,孩子不见了,狗在身边,满口也是血。主人发现……

醒夜(八)

千月枫痕 设计师苏墨
醒夜没有觉得这是恶作剧,而是想了很久后回复:生命中,还能看见星空,就好。她说,我只知道他在上海。醒夜去图书馆找杂志,确认了她插画师的身份。在圈内小有名气,画作很得欣赏。资料显示,她今年应该读大一。醒夜帮她做了寻找,就是把寻人启事刊登到柠檬杂志上,在父亲公司的广告展位以及各大影院的开端播放那段寻找安洛的视频。LED显示频上播放时,醒夜就站在总公司楼下。仰着头看,那个短发穿着白色粗线毛衣的女孩。也是在那一刻,醒夜决定允许……

月末西凉

千月枫痕 訇不及
他去了宜阳,之后托人修书回府。道是宜阳五月有雪,我不信,便随着跟来。而今已到有半月余,也未见有雪。道句好听的,连柳絮都无。 趴在窗台,望着天。书童站在一侧伺候,我怨怼地埋怨:“与我说五月有雪,我不信随着跟来。而今半月余,连白墙沫子也未见到。” 书童鞠了揖,回道:“爷而今四处繁忙,不得空。待空闲之时,便可看到了。” “莫说此话糊弄,我又不是孩提。”我不满,于是踱步到了院子。 蹲到了梨花树下,我不爱吃梨,却……

演员

千月枫痕 您最帅的好友农文豪上线了
我与父亲是两个世界的人。或者说,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很难有交点。我从不相信什么命运安排之类的云云,比如说上天安排让我初中可以借到钱买手机的同时,必定会安排父亲在我面前演上一出哭戏,动情落泪,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行为。这不是安排吧,更像是一种巧合。我亲眼见过父亲哭过三次,第一次是刚刚说的偷偷借钱买了手机。父亲的观念一直是,一旦用上了手机,成绩必定会下滑……

长安梦华录

千月枫痕 Valentino_咸吃萝卜淡操心
一 长安远【潇湘不语他人泪,只恨此心竟岁长。识君只道相知苦,怎料相思比梦凉。】她坐在去往长安的马车上,一路颠簸。车外车夫的声声催鞭倒像是尽数抽打在了她的身上,真疼。“卫风,还要多久。”她探出头去,询问行程。“回小姐,还需两个时辰,怕是要入夜方才能到……

章一难以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