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恋上仙好多年眠十五爷

千月枫痕 大鱼文学
文/眠十五爷这日,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界突然一阵电闪雷鸣,紧接着,便是一阵婴孩的啼哭声,响彻天界。“胆大包天,竟敢在天界生娃……对了,究竟是男娃还是女娃?”执渊内心是崩溃的,这年头,真的连聚宝盆都能化灵啊,这也太随便了。阿宝是聚宝盆所化之物,自带认主意识,她惊喜万分地看着执渊,觉得眼前这人一定是她爹她娘她老祖宗。执渊蒙了,他虽然天生白发,但也是俊朗非凡,怎么几天没剃胡子,就成爷爷了。阿宝嘴一扁,……

我想和你试一试永远

千月枫痕 叶子总是要开花的
然而查到的结果是,郁青根本没什么“底细”。但是男人盯着纸上“曾从事职业”那一栏,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怎么干过这么多职业?”沈一琮挑着眉头解释道:“我查了,这姑娘挺有骨气的!当年你们公司的基金会有助学金和奖学金两种,奖学金是白给的,助学金说白了是贷款。她当时符合申请奖学金的条件,但她没要,拿的是助学金,也就是借钱上的学。等她考上大学后,就一边学习一边打工,把学费交上的同时把助学……

《一世清梦浮生》第二十四章阴差阳错

千月枫痕 墨雪无香
第一卷 【繁花落尽君辞去】第二十四章 阴差阳错九阿哥拉我去酒楼解闷,依然是他喝酒,我喝茶。“其实,雪嫣,即使已是选择了成全,就别想了。”他悠闲的想要为我解开心结。“那你呢?是真的想成全棠影吗?”我反问道。我们同时沉默了许久。他大口饮下几口酒,才缓缓回答我。“有些人,有些事,其实却了解越不会靠近了,让你了解真相的时候,反而越靠近越是危险的所在。我喜欢,可我必须装作不喜欢她,并且离她远远的,这样只能对我们彼此的关系更好。……

细思恐极

千月枫痕 风与云与山与月
反转篇 管道井里有人?!方俊一直觉得他们公司的管道井设计的有问题。多,太多了。这是一座二十七层的大楼,商住两用,方俊所在的小公司在第二十四层, 而单他们这层的过道,就有不下十四个管道井。这让方俊很不安。因为他总觉得有人藏在管道井里,窥探着他们的一切。虽然这件事他也是最近才知道。这栋楼里,曾经发生过管道井偷窥和偷窃案件。能看到一切的人,总是可怕的。更何况这栋楼里上个月刚死过人。死的人方俊还认识。那是十三层……

云雀叫了一整天

千月枫痕 炸烧温德斯
【二】云雀叫了一整天,傍晚下雨,我将湿冷的雨水和狂风关在窗外。然后回头看着室内一片狼藉,稿纸散落如同我混乱的思绪,整栋房子空荡荡的没有一点人的气息,我能听见水滴在狂风的驱使下义无反顾地撞上玻璃,粉身碎骨。它们残破四溅,然后附着透明的玻璃如眼泪一般不甘心地向下流淌。惊雷之后我忽然醒悟过来,于是提裙奔下楼大声喊叫着她的名字:“瓦纳萨!瓦纳萨!瓦…”……

鬼遮眼Ⅰ:黑水尸镇

千月枫痕 俞鑫童鞋
第十二章 红磷怨冲天  “接下来该怎么办?那个叫什么圈哥的声也不吭,八成是死在里面了。我们还是尽快出去吧,这里总感觉阴冷阴冷的。”巧云捂着肩膀打颤道。  “对,回头我大不了把收他的钱烧给他,也算是不欠他的了。”武成有些哀求地看着阿桓,他忽然觉得自己跟着圈哥来这冒险是多么愚蠢,想到王府里那些兄弟们的尸体,这年头,一条命就值这几个银元?  阿桓似乎还是有……

情深意动第十二章柔情傲骨

千月枫痕 我是云雪
两人转头望见,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跌坐在地上,哭得大声、哭得委屈。小男孩面前站着一个与她们年龄相仿的青春少艾;少艾对着孩子大声说话,态度很不友善。沈初尘的眉头皱了一下又放松,和苏唯伊站起身来走上前去。她把孩子扶起,拍拍身上的尘埃。苏唯伊蹲下身子把孩子护在怀里,检查孩子有没有受到皮外伤。“小弟弟,发生了什么事?” 苏唯伊放柔声调问道。“你们是谁呀?这个小鬼头的家长吗?” 女孩语气不善质问苏唯伊。“不是在跟你……

《倒影迷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