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有点甜

千月枫痕 文艺青年9582
“老七?”“老七,快开门!这外面热死了”粗旷的嗓音和厚重的敲门声飘荡在仙云笼罩的孤峰上。一个衣着凉爽的汉子站在孤峰上唯一一座宫殿前,不耐烦的敲着铁铸的大门。“老七,你再不开门我就踹了啊!”平静三秒,铁铸的大门在意料之中打开,一股凉爽的清风迎面袭来,门口的汉子享受般的闭上眼,拥抱这一股凉爽。大门之后有清风,也有一个面容憔悴的白衣短衫青年,青年手中……

有梦萧萧

千月枫痕 何处落归鸿
  我将是会是最特别的,又一次这样想着的时候,我正坐在校园倾颓的围墙上发呆,姜和正在尝试如何以一个优美的姿态从墙上跳到底下不太优美的垃圾堆上,尽管知道我一定没有声音,姜和也没空感应,但我还是下意识的去看她的表情。很好,没有嘲讽,没有惊讶,只是闭上眼睛平静地感受着风,姿态镇静而雍容,仿佛她站在世界中心是天生的上帝宠儿。    有时候我觉得姜和是个……

第六章白兰的选择

千月枫痕 文哥小说
白兰站在黄小龙的屋子门口,真不知先用那只脚,去迈进眼前这犹如天堑般的门槛。片刻的犹豫后,她只好选择闭上眼睛,向前慢慢的移动。同时在里想着:“反正自己以后会一直跟着他……,他也并不像外界所传言的那样……,虽然还有点小……,算了、算了,自己这是想什么呢!”“把门关上。”等白兰刚刚进门,便听道黄小龙的声音传来。听到黄小龙的这句话,还没稳定下来情绪的白兰直接慌了神,不知所措的呆立在原地,那颗心脏更是不受控制的七……

劫火铁头

千月枫痕 悬疑世界
文/铁头刚毕业的那个夏天,我因为忙于找工作,频繁参加各种面试,每天数次进出小区,几乎每次都能看见小山。小山不仅高,还强壮,我估摸他二百斤的体重是有的。每次见到他,他都在抽烟,说抽烟也不对,因为他只是叼着烟,并没有点燃真抽。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叼着烟朝我跑过来,像个大狗熊一样,吓我一跳。我伸手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却见他嘻嘻一笑,叼着烟转身跑掉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我问她。起先我并没怎么在意这个巨大的傻瓜,以及虹姨,那……

红颜祸水(三)萧拂

千月枫痕 今古传奇武侠版
燕无双渡河之后,照旧是一路策马狂奔。想着东方明珠用迷药迷倒了他,他就止不住地好笑。这个精灵古怪的丫头在他醒来时早就不见了踪影,想是早溜了回去。找这个小丫头算账以后可以慢慢来,吴兄弟那边可再拖不得,不然,最后一面怕是见不着了。燕无双赶到时,副寨主秦千龙算着日程,这两日早在寨门口候着了。秦千龙答了声“在”,便领着燕无双上后寨了。“燕大哥来了。”吴夫人回了一礼,便退至身后的雕花大床边。那……

第九章再次情书

千月枫痕 彼的fish
9再次情书想起那天送情书事情,在面对黎晶晶的时候,我尴尬无比,不知说什么好。黎晶晶气质格外的好,她手里拿着奶茶,慢慢的吮吸着,回过头来,黑色的眸子,安静的看着我。不行,我一定要给黎晶晶解释清楚,是范常磊想追她,而不是我,千万不要误会。我开口道:“其实,那天给你送情书的……。”话到一半,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范常磊已经挨了一顿……

中国古都奇谈之北京奇谈故事

千月枫痕 龙玄策
第二章 故宫魅影(上) (1)厉鬼听戏  告诉我这件事的是兰婶,故事发生在大约二十多年前。因为此事,兰婶被组织约谈过,后来又见了不少专家,最后还被迫调离了工作岗位。  那是八十年代初期,一张故宫门票只要三毛钱的美好年代。兰婶托关系找了一份剧组打杂的工作,由于当时兰婶怀有身孕,所以周围的人对她十分照顾,做的事无非就是端茶送水、准备道具什么的杂活。那一年剧组要去故宫……

神医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