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的记忆

千月枫痕 南乡子5120357598
武汉的夜空灰蒙蒙的,连月亮都黯淡无光,试图找到一颗星星也是徒劳的,倒是绵绵细雨,滴滴答答,拍打在行人脸上或是雨伞上,或是车窗,三月的末尾,还依稀透着一丝凉意。 她就站在公交站牌下,小小的站牌挤满了躲雨等车的人,这个点了,人还是很多,有时候分明就感觉到这个城市是那么的拥挤,可这么地拥挤,这么多人来人往,昼夜不息,也只会让……

鬼遮眼Ⅲ:幽冥之门

千月枫痕 俞鑫童鞋
第五章 神秘夜明珠  这时,一阵絮絮叨叨的嘈杂声将茅无极的思绪拉回了现实,这声音中似乎还夹杂着许多嘤嘤呀呀的啼哭,听得人心中一阵阵发慎,凄凉无比。  只见此刻的街道两旁稀稀拉拉地蹲着许多人,都是三两个一群地围在一起,分成了若干股,这些人身下都用石灰画了一个大圈,而他们则或站或蹲,表情哀伤地围在圈外,每个白圈周围都摆上了奠茶、奠汤、秉炬等物事,稍微富裕点的,会点上烛火,置上几盘子酒果,而在圈子……

神医保镖

千月枫痕 久石本尊
陈林神情有些恍惚,感觉这两千万两亦是物有所值了。这颗夜明珠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极其的坚硬,而他的元身是金刚石一种,金刚石亦是钻石的延伸,而这颗又打磨成了夜明珠。陈林看的入神,就像是欣赏着仙女一样盯着这颗夜明珠看,和这宝贝比起来,什么元花瓷,什么乱糟糟的古董,既然黯然失色,纯金的东西那是俗气,字画那是酸气,一切都不能比拟这东西,钻石恒久远……亘古不变的就是这颗宝贝了。陈林喜极而泣,擦了擦眼睛,随后又嘴角裂开……

《死地》

千月枫痕 没错儿945
 天上飘下了洁白的雪花,错落地拍打在周围光秃秃的枝桠上,透过冬日细微的寒风,摇曳着坠落在地上。空气中浸透着干爽的寒意,不时开过的公交车将马路上细碎的积雪压得“咯吱咯吱”响起,偶有几个零散的行人踉跄地赶着路,时而甩甩脚下的雪,远方温暖的家变成了巨大的诱惑,大家都在匆匆前行,完全无暇顾及周围的景色。  唐风是个例外。  他正把自己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饶有兴致地抬头费力地看着一栋大厦的上头。  足足看了几分钟……

神医保镖

千月枫痕 久石本尊
“等会!”陈楚嘿嘿笑:“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刺她的我当然能治好,你们要是给我老老实实的,我或许还能帮她治好腿,要是再和我得瑟,老子就不管了,再说了,你们杀了我能怎么样?我跟我兄弟邵小东的命都是贱命,都不值钱,八辈子贫农了,没富裕过,死就死了,你们可不一样,啧啧啧,一等家族啊,这样显赫的家族女儿却是个‘瘫吧辣子’哈哈哈,真好,真好啊!”“你就不怕遭报应吗?”青睐狠狠瞪着他:“我把你抓住,然后一片片割你的肉,……

阴影里的苏先生

千月枫痕 Grenade_____
苏先生在德国念书,有个女朋友,女朋友姓周。周小姐在国内念大学,普普通通的女生,却一直有着一颗想要改变现状的心。谁都没有见过周小姐的男朋友,甚至是她自己都快忘了这个男生的样子,两个好多年没见的人,通过微信确立的关系,通过微信建立关系,用周小姐的话来说“我他娘的就像在跟马化腾谈恋爱似的”。周小姐平日里很喜欢做文青,更喜欢看球,经常会跟班里的男生讨论……

叫小白的大黑狗

千月枫痕 花儿对你笑___
每天身边都有不同的故事上演 那我就来随便说说 我说的随便指的是我想起什么说什么 那些对于我来说有意思的事儿 当然在你看来也许就那么回事 但是我才不会去管你 因为我不认识你 就怎么神奇 哦 我的天呐我有一条狗 它不是什么血统纯正名狗 就是一条长大特别大的纯黑色的大黑狗 而我喜欢叫它 小白 对就是小白 很多人都问我 它长得那么黑为什么叫……

远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