妫心

千月枫痕 昨日海棠旧
她出生深秋,却惹满园桃花盛开;一出生就引来了百鸟朝凤,额上带着桃花胎记,仿如桃花女神转世。她不发一言,姿容绝色,任由三个国君为之混战。春天的桃花能有多美,她就有多美。见到她,各国争霸的台子,忽地静下去。蔡与息都罢了,连一旁强盛的楚,都变得渺小,比尘埃渺小。文王赢得何等干脆利落,伐蔡灭息。从此,东可取淮夷之地,北可逼郑许洛邑。蛮夷小国,变成了诸侯……

注定逃不开

千月枫痕 枕头人
我所在的病房空无一人,安静得就像白色的天堂一样。我很庆幸自己能够舒心恬静地静静呆着,摆脱了刚才的喧闹与恐惧。门开了,一位医生走进来,看到我醒了,便随口说了一句。“你醒了啊。”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回答他。“你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晕倒了而已,不要担心。”医生安慰我。估计他是看到我残余在脸上的担惊受怕的神情,不忍继续让那种心情折磨我。这一刻,我希望自己是被路人看到晕倒在路上被救到医院的,而不是因为被那群人……

【火影同人】木叶先人与九千绯夜第二话

千月枫痕 鬼鬼-搬砖小粉红
是的,用木遁建房子。不过九千奈并没有吃惊或者无语,她的第一反应是:九千奈盯着柱间,旁边千手和宇智波的族人觉得她都要把柱间大人的脸上看出花来了。被拉住的宇智波男子正在擦汗,闻声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清秀的脸。九千奈感知了一下他的查克拉,并仔细甄别了一下手指上传来的细胞触感,判定这人快三十岁了,虽然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样子。九千奈一下子被他这种亲和的性格触动了,先报上了名字:我叫九千奈,抱歉刚才那边起……

此生此月(五)

千月枫痕 僵尸嬷嬷
第五章次日醒来已将近中午,厨房传来细密的切菜声,母亲正在做饭。我在睡梦中挣扎一宿,头皮隐隐发痛,躺在床上缓了很久,起来洗漱完,走到厨房门口看着母亲熟练烹饪的身影,想到她今年已经五十岁,心中涌现一丝恐惧。“妈。”我从后面抱住她,将额头贴在她肩上,闻到了属于母性特有的味道。“一起床就撒娇。”她笑。“照顾我是不是很辛苦?”我问。“是啊,你这孩子看起来乖,其实从来没让我省心过。”她嗔怪地打我的手背,然后又笑着说:“每个做父母……

烂泥、无良甲方

千月枫痕 冼mx
阿悠忙于为曦晨尝试音乐之路打关系,也没有落下日常工作,为三人接job,保持适当收入水平的工作量。她月底查账时,发现工作室账户少了一笔收入,是来自蓉蓉上个月的合作剧组。甲方叫柯武影视公司,那次是一次微电影拍摄合作,拍的是穿越题材,请了蓉蓉当女主角。阿悠印象好深,因为那次拍摄的主要戏份都在横店,她本来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办法陪蓉蓉去,男朋友也忙,唯有就让蓉蓉自己飞过去。蓉蓉现在会和别人打交道了,已多次试过独自去外地拍戏,大……

桃之

千月枫痕 阿顶的猫
桃·灵第一节我住在一棵桃树里,能看见我的生物都觉得我是只桃树精,然而我只不过是被这棵桃树缚住的灵,但是这棵桃树倒是真的修成了精,他在300年前的今天离家出走了,至今未归。其实我和这棵桃树精也只见过一面,但他却算是我的救“命”恩人。话说差不多三百多前,我还是一名军妓,随着朝廷的精锐之师平叛,当然打仗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军妓嘛,就是让那些常年看不见女人的士兵们得到慰藉。我会的东西多,有个将军很喜欢我,所以我不用去伺候那些……

分手是什么味道

千月枫痕 独食大王
当你们情投意合的时候,什么都愿意分享,甚至不介意交换彼此的口水,即使内含的细菌种类多得吓人。可一旦有人开始倦怠,连呼吸同一立方米的氧气都有种局部地区雾霾很大的错觉。这种情况下的最后一餐,大概什么滋味都吃不出来。离约定的午餐时间还剩五分钟时,丁桥进门了,略略打量了一下翻新的大厅,皱着眉摇着头,最后把目光对准餐桌。桌是上好的原木方桌,略显深沉的色泽……

邂逅